第十六回 情痴受骗
2021-03-13 23:51:2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已经快到中午了,西门玉霜依然房门紧闭,未曾起床。
  本来,她早上未用早餐,蒲公明便觉得奇怪,只因她是个姑娘家、蒲公明不方便推门察看,现在,他已不得不来敲门,过了很久,房门才打开,只见西门玉霜一夕之间,竟然变得形容憔悴,那原本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也充满了血丝。
  蒲公明“啊”了一声,吃惊的道:“丫头,你怎么了?”
  西门玉霜看也不看蒲公明一眼,声音冷冷的道:“化子伯伯,你是知道的,我从来没受过骗,对吗?”
  蒲公明愣了愣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因为我终于受骗了!”
  “什么?是谁把你骗了?”
  “当然有这么一个人。”
  “究竟是谁?”
  “你认识,就是也住在这里的那个人。”
  蒲公明脸色一变道:“你是说包少侠?他骗了你什么?”
  西门玉霜冷哼一声道:“什么包少侠,你到现在还称他包少侠,他哪一点称得上‘侠’字?”
  蒲公明紧蹙着双眉问道:“丫头,你和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化子伯伯,我先问问你,这两天你可曾见过他?”
  “老夫也觉得奇怪,从前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没见着他,老夫还以为你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呢!听你的口气,好像也没见着他!”
  “他现在正和一个女人缠在一起,我当然也看不到他。”
  蒲公明两眼一直道:“他和哪个女人缠在一起,不可能有这种事吧?”
  西门玉霜咬了咬牙道:“是我亲眼看到的,还说什么不可能?”
  “那女人是谁?”
  “黑凤凰。”
  蒲公明顿时僵在当场。
  他虽然对西门玉霜的话不无怀疑,却似乎又无法不信。
  因为包尚英认识黑凤凰在先,而且两人之间曾有过一段情,两人重逢之后,重叙旧情,也并非绝对不可能的事。
  想到这里,蒲公明故意哈哈一笑道:“丫头,看样子你是吃醋了,其实这也没什么!”
  西门玉霜紧绷着脸色道:“什么!连这种事情都发生了,你还说没什么?”
  蒲公明不疾不徐的道:“想想看,他们两人本来就认识,而且上次黑凤凰又据实说出紫玉佩的下落,如今他们两人无意中遇见了,当然会在一起聊聊,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西门玉霜冷笑道:“如果是在一起聊聊,那当然没什么!”
  “那么他们是在一起做什么呢?一起吃饭、喝酒,是不是?”
  “他们睡在同一个房间,化子伯伯,你听清楚了没有?”
  蒲公明“啊”了声道:“这种事情,你怎么会亲眼看到?”
  “有人告诉我他们的幽会和藏身之处。”
  “在哪里?”
  “就在城外山脚下一幢宅院里。”
  “只怕你是看错人了吧?”
  “就是剥了他们的皮,我也认识他们的骨头。”
  “你可曾惊动他们?”
  “化子伯伯,我看你是越老越糊涂了,他们在做那并见不得人的事,我能去惊动他们吗?”
  蒲公明长长吁一口气,沉吟了半响道:“我看这样吧,等包少侠回来,问清楚以后再说好不好?你如果害羞不好意思,一切有我。”
  西门玉霜一耸黛眉道:“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回来了。”
  蒲公明摇头道:“老夫担保他一定会回来。”
  “你凭什么担保?”
  “老夫看得出,包少侠是一个讲信用讲义气的人。”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替他讲话,他若讲信用讲义气,就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蒲公明显得颇为无奈的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西门玉霜满面冰霜道:“我要杀了他们!”
  蒲公明苦笑道:“就算他们做出这种事来,你也没有理由杀他们。”
  “为什么不能杀?”
  “理由很简单,老夫虽然看得出你和包少侠感情很好,但你们之间却并没有婚约,你没有理由禁止他结交别的女人,至于黑凤凰,你更没有理由管她的私事,再说……”
  “再说什么?”
  “你的武功虽高,想杀他们,却不是一件易事,所以,老夫愿意替你想一个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
  “听说黑凤凰的师傅唐仙子仍在洛阳一带,你不妨去找唐仙子,看她说些什么。
  西门玉霜恨恨的道:“好,我就去找那老巫婆,她若没有一个好的交代,我就先杀了她!”
  蒲公明轻声一叹道:“丫头,别那么冲动,这种事是冲动不来的,另外,老夫再想办法派人通知老偷儿袁多才。”
  “通知他做什么?”
  “他和包少侠是忘年之交,亲若兄弟,也许有包少侠的消息。”
  “难道你的手下就派不上用场了?”
  “老夫当然也要派出弟子找包少侠,总而言之一句话,暂时忍耐一下,等到事情真相弄清楚了再说。”
  “我现在就去找那老巫婆算帐!”
  西门玉霜说完话,佩起兵刃,怒冲冲的出门而去。

×      ×      ×

  包尚英在灵飞洞天一连修习了三天,已把灵飞三式和七字真言,完全渗悟透彻,而且可以运用自如,青阳道长也一直陪伴在他身边。
  在这三天里,包尚英几乎是不眠不休,至于饮食方面,只有来时青阳道长带了一小袋干粮,口渴时也是青阳道长到山涧汲来泉水饮用。
  洞中不见日光,虽有夜明珠照射,却分不出日夜,在这种情形下,全赖青阳道长偶而到外面走走,才知道时间究竟过了多少。
  到第四天的早上,青阳道长出洞后回来叫道:“孩子,时间已到,咱们可以出去了。”
  包尚英这才站起身来,舒展子一下筋骨,深深吸一口气道:“在这三天里,道长也跟着辛苦了,晚辈实在过意不去。”
  青阳道长含笑道:“贫道虽然辛苦些,却是沾了你的光,否则哪能有机会到灵飞洞天来,同时贫道自觉得在这三天里,功力也大为增进,胜过平日十载苦练。”
  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图纸,交与包尚英道:“这个你拿去,回去用心参研修习,特一切热记之后,就把此图毁去,千万不可让任何人知道。”
  包尚英接过图纸,只见上面除了绘有图形外,并有文字注记,奇怪的是墨汁竟是刚干,分明是刚绘就不久的。
  他大为惊诧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青阳道长神色严肃的道:“这是天运图。”
  包尚英茫然道:“天运图是做什么用的?”
  青阳道长一字一字的道:“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武功图解,习得之后,威力更在灵飞三式之上。”
  “道长这图是从哪里来的?”
  “当然是从天运洞天中抄录来的。”
  “天运洞天又在哪里?”
  “就在离此不远,贫道趁你打坐入定之后,进入天运洞天,正好里面有笔墨纸砚,于是匆匆抄绘下来。”
  “天运图上的武功,是武当振的不传之秘吗?”
  “可以这么说,本派千余人中,目前只有掌门人一人修习过。”
  “这样说来,道长把此图抄录后赐予晚辈,万一被掌门人得知,道长岂不有罪?”
  “没关系,贫道已得到掌门人的示意。”
  “请问道长,掌门人对晚辈如此谬爱,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不是说过吗?是有事求你相助。”
  “有什么事?”
  “只要时候到了,掌门人必定会明白告诉你,不必多问,你现在可以走了。”
  “但不知下次何时相见了。”
  “也不必问,该相见的时候自然就相见了。”

×      ×      ×

  当包尚英返回洛阳丐帮那幢大宅院时,已是中午时分。
  进入大厅,只见蒲公明正坐在那里,一副急得像热锅上蚂蚁的样子。
  蒲公明一见包尚英回来,立刻精神一振,从椅子上跳起来道:“包少侠,你可回来了!”
  包尚英也跟着吃了一惊,急急问道:“莫非老夫人那边又出了事?”
  蒲公明摇头道:“不,他们都很好,问题出在你身上1”
  包尚英大感一愣道:“晚辈出了问题,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你不在这里,当然不会知道。”
  “究竟出了什么事?”
  “玉霜那丫头,忽然发了神经,和唐仙子翻脸打起来了,你若再不回来,事情必定越闹越糟!”
  “她为什么和唐仙子打了起来?”
  “这就起因在你身上了。”
  “蒲前辈快请说明白!”
  蒲公明立即把西门玉霜所说的话,转述了一遍。
  其实他所知道的,也只是事情的大概而已,包尚英跺脚道:“岂有此理,晚辈虽然离开这里好几天,却根本没见过黑凤凰的影子,西门姑娘怎会看到我和她在一起呢?”
  蒲公明点头道:“老夫也不相信你会做出这种事来,可是这几天你到底到哪里去了呢?”
  包尚英因为已答应金阳道长,有关在灵飞洞天的事必须守密,只好顿了顿道:“这事就将来再告诉你老人家吧!反正我绝没和黑凤凰在一起,西门姑娘现在人在哪里?”
  蒲公明叹口气道:“老夫不是说过吗?她去找唐仙子算帐去了,听说双方已经打起来了,还有,她也要去找你和黑凤凰。”
  包尚英刚坐下便又站起来道:“走,我们现在就找她去!”
  蒲公明摇手道:“老偷儿已经去找她了,可能不久就会回来,看看他回来怎么讲再说,你先别忙,坐下来,先喝杯茶!’包尚英只好重新落座,一连喝了一杯茶,望着蒲公明道,“西门姑娘既然看见的是黑凤凰和我,为什么却去找唐仙子呢?”
  “她要逼唐仙子把黑凤凰交出来。”
  就在这时。
  厅前人影一闪,天魔手袁多才已快步走了进来,蒲公明迫不及得的问道::“怎么样了?”
  袁多才顾不得回答,却望向包尚英道:“老弟,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包尚英道,“小弟刚回来”
  蒲公明急得吼道:“老偷儿,我问你的话,还没回答!”
  袁多才笑道:“你当着正主儿不问,教我袁某人说什么才好!”
  蒲公明望着包尚英一怔道:“好哇,你什么都知道,却在装糊涂!”
  包尚英正色道:“晚辈实在什么都不知道,难道连蒲前辈也对我有疑心?”
  接着再向袁多才道:“老哥哥,你有话就快些说吧!”
  袁多才两只小眼一翻道:“你先说说这几天都到哪里去了?”
  包尚英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只能避重就轻的道:“这几天,小弟是和青阳道长以及武当掌门人金阳道长在一起,不曾离开过他们一步。”
  蒲公明和袁多才同时一愣,似乎都大感意外,蒲公明抢着问道:“武当掌门人金阳道长也来到这里?”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十七回 诸葛侠隐
上一篇:
第十五回 武当秘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