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得而复失
2021-03-12 18:17:5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唐仙子已完全换了一副面孔,笑吟吟的问道:“西门姑娘,请恕老身罗嗦,我那侄女风儿到底什么事得罪了你啦?”
  西门玉霜微微一怔道:“唐前辈难道还不知道?”
  “老身只收到她求救的信号,别的事半点也不清楚。”
  “唐前辈何不问问令侄女。”
  唐仙子叹了口气,转过视线道:“风儿,你自幼离开父母,姑姑对你未免溺爱了点,希望你的所作所为不要让姑姑太伤心了。”
  黑凤凰不觉羞愧难当,顿时脸蛋涨得绯红,低下头道:“姑站,风儿这次……实在对不起包少侠,至于和这位西门姑娘,倒没有什么。”
  唐仙子冷冷一哼道:“你这丫头,到底做了什么对不住人家的事?”
  黑凤凰粉颈垂得越低:“您听风儿说啊,其实这件事也不见得……”
  包尚英双目射光,望向黑凤凰。
  黑凤凰也在偷偷的看包尚英。
  两人目光一对,包尚英见她既羞又愧的娇容,而且还满眶含泪,心头一软,只好转过头去,但唐仙子却没放过黑凤凰,冷叱一声道:“凤儿,敢做就要敢当,没想到你越大越没出息,自己做错了事。还要往别人身上推。”
  黑凤凰自感有说不出的委屈,又不敢多辩,顿时泪水颇履滚滚而下。
  唐仙子可是把黑凤凰从小带大,知道她一向倔强,在人前从不流泪,如今被自己逼得眼泪汪汪,显然,她心中必有极大委屈,只好叹了口气,语气转趋和缓的道:“姑姑一生闯荡江湖,什么样的人物都见过,可就是拿你这丫头没办法,有什么话就说吧!只要说得有理,姑姑就不责备你。”
  这情形只看得蒲公明顿时起了侧隐之心,他久闻黑凤凰刁蛮泼辣,难惹难缠,如今才知道她也有充满人性感情的一面,自己何不趋这机会打打圆场,不过,他必须找机会说话,当时并未开口。

×      ×      ×

  黑凤凰先幽幽叹了口气,才泪眼婆娑的把经过情形,一一说了出来,她说的全是实情,并未加油添醋。
  最后,她望向包尚英道:“包少侠,我起初并无吞没那块紫玉佩的打算,只因我得手之后。在约定地点找不到你,才一时糊涂,做下错事,如果你当时能守约不离开,我又怎会起下不良之心……”
  说着,竟又掩面哭了起来,唐仙子听得只是摇头叹息,并没再说什么。
  凭心而论,那紫玉佩的诱惑力实在大大了,黑凤凰并非圣贤,又碰上那种机会,也就难怪她不辨道义了,包尚英听黑凤凰这么一说,回心想想,自己的确也难辞其咎,因为他并未依照约定坚守原地,他摇了摇头,也叹口气道:“姑娘说得对,在下的确也有错处,但不知姑娘是否愿意依然成全在下?”
  黑凤凰道:“你是想讨回那紫玉佩?”
  “没有紫玉佩,如何救人?”
  “听说你二哥已经脱险了,是么?”
  “可是还有桃林山庄贾少庄主在对方手里。”
  黑凤凰忽然苦笑道:“可惜我现在已经无法把紫玉佩交给你了。”
  包尚英吃了一惊道:“此话怎讲?”
  “我又把它丢了。”
  包尚英正待开口,西门玉霜已冷笑一声,抢着道:“黑凤凰,我们现在已不究既往,好言好语求你,你这样说话,就大大不该了!”
  唐仙子也紧接着道:“凤儿,武林人物,道义为先,东西在什么地方,快快去拿来。”
  包尚英也一抱拳道:“姑娘请听在下一言,在下只是想以那块紫玉佩为饵,救出贾少庄主之后,那块紫玉佩就原壁奉还,姑娘放心,并且相信在下决不食言。”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只急得黑凤凰一跺脚道:“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我真的把它弄丢了啊!要不我早就回去交给你们了!”
  西门玉霜情急间似乎便准备搜身,就在这时,耳边响起包尚英的传音道:“西门姑娘,看情形她说的可能是真话,不要逼急了她。”
  西门玉霜只得忍了下去。
  包尚英再望向黑凤凰道:“姑娘,我们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觉得奇怪,以姑娘的过人精明和武功。怎会把紫玉佩失落了呢?”
  黑凤凰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道:“东西是在新安附近丢失的,不过我很快就发现了可疑的人,因为那人是朝这条路上来,所以我也一路跟了下来,准备到了这里请姑姑援手,却不料遇上了蒲帮主……”
  蒲公明一躲脚道:“老化子该死,这一耽误,那东西只怕就断了线索,很难追回来下。
  唐仙子轻轻一叹道:“蒲帮主,这不能怪你,谁让凤儿易了容呢?”
  然后转头问道:“凤儿,那人什么来路,你摸清了没有?”
  黑凤凰道:“那人很可能是天魔手袁多才,因此我不敢轻易动他。”
  “天魔手袁多才?这人在江湖上鼎鼎大名,你从前也曾见过他,为什么还认不出来?”
  “姑姑,您该知道,天魔手袁多才一向很少以本来面目在外出现,别说风儿,就算是他的好朋友,在外面遇见他,也也很难一眼认也他是谁来。”
  “你为什么不上前盘查?”
  “那样一来反而弄巧成拙,姑姑,听说他不但三只手的工夫出神入化,即是武功,也称得上是顶尖高手,若我和他正面冲突起来,只怕也很难制得了他。”
  黑凤凰说得不错,天魔手袁多才是一只最不好对付的老狐狸,东西落到他手里,若想要回来,简直和登天一样的难,唐仙子顿感心情沉重,因为她并无把握一定可以追回来,只好叹了一口气,蒲公明也摇摇头道:“若东西真是落在他手里,的确很麻烦!”
  包尚英因初履中原武林,根本不知道中原武林道上,竟有这么多奇人怪客,不觉转头向西门玉霜望去,岂知西门玉霜秀眉紧颦,似乎也无计可施。

×      ×      ×

  包尚英倒是有些不服,冷笑一声道:“什么地方可以找到这人?”
  西门玉霜道:“这老偷儿最让人头痛的,就是行踪不定,可以说是处处无家处处家,尤其他机警多变,要找他算账的人,包括有当今的九大门派,但却谁也找不到他。”
  “这样说来,是谁也拿他没办法?任他予取予求,横行无忌?”
  西门玉霜一向最爱抬扛,但此刻却只是两手一摊道:“不错。谁也拿他没办法。”
  不过她接着又道:“说真的,紫玉佩既然落在他手中,要想讨回来,虽不能说毫无希望,至少不是目前可以办得到,与其费时费力,倒不如改弦易辙,另想办法就贾少庄主。”
  蒲公明点点头道:“这话很有道理,只要你们不逼我老化子替你们找那老偷儿,找别的线索,老化子手下的弟兄,倒还可以管点用。”
  西门玉霜笑道:“这一次。你化子伯伯是自己砸自己的招牌了,我们人少,找不到那老偷儿有情可原,贵帮是武林第一大帮,耳目之众,遍及天下,对天魔手袁多才竟也没办法,未免说不过去吧?”
  蒲公明哈哈大笑道:“你这丫头说风凉话,改弦易辙,是你说明,为了省时省力,我老化子才说出那种话,如果你们不怕时间耽误得大久,老化子就替你们找天魔手袁多才好不好?”
  西门玉霜淡淡一笑道:“别说了,你说你们丐帮消息灵通,当前就有一件事,你们丐帮很可能就不知道。”
  “你要考我?”
  “晚辈不敢。”
  “那你就说说看,什么事丐帮不知道?”
  “那劫持贾少庄主的人是谁?化子伯伯知不知道?”
  蒲公明笑道:“这事和丐帮半点扯不上关系,桃林山庄又没请求丐帮代查,我老化子如何知道呢?总不能没事找事吧?”
  西门玉霜道:“人家已经开山立派,号称天狗门,这么大的事情,你老竟然不知道?”
  “我老化子岂不知道最近崛起一个天狗门,但天狗门弄走桃林山庄贾少庄主,却没有必要知道。”
  “化子伯伯,您别生气,实不相瞒,我们对天狗门的内部情形,只是一知半解,您如果肯帮忙,最好能帮我们仔细查查!”
  蒲公明立即叫道:“周三立何在?”
  周三立应声而至,躬身道:“弟子在,帮主有何吩咐?”
  当蒲公明把周三立叫进厅来,才瞥见西门玉霜正向包尚英挤眉而笑,立时心中恍然,暗暗骂道;“好丫头,脑筋动到我老化子头上来了。”
  但他并未生气,反而觉得更不能丢人。
  立即吩咐周三立道:“传本座‘金鹰令’命九长老亲率追风捕影二丐,立即查明天狗门复命!”
  周三立应了一声:“遵谕”,却并未退下。
  蒲公明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请帮主并示机宜!”
  蒲公明转头问西门玉霜道:“丫头,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吧!越详细越好。”
  西门玉霜轻咳一声,道:“就我们目前所知,有几个江湖老魔,可供贵帮参考,我们发现他们一处分坛……”
  “在哪里?”
  “就在渑池西方离砥桂山不远,是一处山谷。”
  “谷里可是他们的分坛?”
  “不错1”
  “负责人是谁?”
  “坛主就是曾经大闹武当的雪山飞猿钟子奇,副坛主是断魂掌马明堂,此外还有一位黄毛秀才周文彬,似是他们的护法或军师。”
  黑凤凰忽然接口道:“还有一名叫哈八的,外号看天狗,也是他们手下的头头。”
  周三立抱拳道:“多谢二位姑娘指教!”
  说罢,转身退出花厅。
  包尚英随即笑向西门玉霜道:“西门姑娘,我们先回龙虎堡去吧!”
  蒲公明忙道:“你们走不得!”
  西门玉霜摇遥头道:“对不起,我们实在设法留下来。”
  蒲公明皱起双眉道:“你们为什么不能留下来?”
  包尚英见蒲公明有苦留之意,暗道:“即使回到龙虎堡,也得等丐帮的消息,才能着手进行,回去是等,留在这里也是等,何不就留下来,也许能帮帮丐帮的忙。”
  心中有了这种念头,不由微微一笑接口道:“老前辈,贵帮弟子众多,高手如云,何必又要留下我们?”
  西门玉霜笑着道:“包少侠,你这一开口,可就惹上麻烦了。”
  她这样一说,等于自己也松了口,蒲公明跟着也明白了,西门玉霜刚才只是故作姿态,有意放刁而已,心情一松,哈哈一笑的指着西门玉霜道:“谁让你们自己找上门来,我老化子的事,你们好意思不伸伸手。”
  西门玉霜笑道:“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我们也实在有事呀!”
  “你们还有什么事,敝帮办不办得了?”
  “化子伯伯当然办得了,只是贵帮与我们的情形不同,贵帮一插手,小事可能反而变成大事了。”
  “你说说看,到底什么事?敝帮只要力量所及,再大的麻烦也不在乎。”
  西门玉霜轻咳了声道:“那就实对化子伯伯说了吧!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中州双雄,他们正在到处追踪我们呢!所以我们才要回龙虎堡,就近会一会他们,,以便把事情弄清楚。”
  蒲公明哈哈笑道:“我道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看来双方必定是一场误会,就由我老化子为你们化解化解如何?’唐仙子忽然心中一动,转头望了黑凤凰一眼道:“凤儿,这件事的起因,你知不知道?”
  黑凤凰顿时羞愧满面,偷偷望了包尚英一眼,低声道:“提起这什事,是凤儿对不住包少侠……”
  唐仙子啊了声道:“什么?果然又是你惹出来的,快把事实经过说出来。”
  黑凤凰嗫嚅着道:“凤儿是怕被包少侠追到,路上刚好遇上中州双雄的手下人,凤儿便心生一计,说包少侠得了紫玉佩,目的是希望他们拦住包少侠。以便自己安然脱身。”
  唐仙子原就猜想必是黑凤凰使的计谋,一问之下,果然不错,气得摇头骂道:“你这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1”
  黑凤凰低下头道:“那就由风儿去向他们解释好不好?”
  “你本来就该去向他们解释,现在就去吧,咱们还在老地方见面。”
  黑凤凰眼睁睁的望着西门玉霜和包尚英表现得亲亲热热,有如兄妹一般,心里早就有说不出的不是味道,她藉机离开,正是希望眼不见为净,当下应了一声“是”连和别人招呼都没打。便快步离开大厅,蒲公明笑道:“好了,现在有唐仙子一句话,中州双雄的事,就算解决了。”
  西门玉霜道,“既然这件事可以获得解决,我们自然不会再把它放在心上,化子伯伯,你有什么要我们办的事,就请吩咐吧!”
  蒲公明道:“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两位就先请休息,明天再说吧!”
  唐仙子立即起身道:“真的,时间已过三更,老身也该告辞了!”
  送走唐仙子,三人又回到花厅,西门玉霜道:“化子伯伯,我还不想睡,可不可以再弄点吃的来,大家边吃边谈?”
  蒲公明笑道:“老化子早就知道你一定还有事,别急,洒菜马上就到。”
  话声刚了,便见有两名青衣小婢,将酒菜送了进来。
  三人入了座,西门玉霜先敬蒲公明道:“有什么交办的,你老人家就说吧!”
  蒲公明忽然神色现得异样凝重,长叹一声道:“老化子这件事情,实在棘手得很,轻不得,更重不得,唉!”
  “别叹气了,快说吧!”
  蒲公明视线凝注在西门下玉霜脸上道:“我要先问你一件事,令伯把他的神医绝学,传授给你没有?”
  西门玉霜道:“晚辈虽然学会了一点,但却没有经验,化子伯伯问这些做什么?”
  蒲公明忽然转头道:“包少侠。老夫想再问你一件事……”
  包尚英刚要回话,却猛然向花厅门外急声喝道:“什么人?”
  人随声杏,包尚英喝声中,人已飞身出了花厅。

×      ×      ×

  显然,他已发现花厅外有不明人物出现。
  那人影身法奇怪无比,当包尚英追出之后,立即像轻烟一般,一闪而没。
  包尚英岂肯就此罢手。当下,施展轻功,向那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还算追得巧。很快就又发现了那人,那人似乎自恃轻功非凡,根本就不回头察看,因之,包尚英发现了他,而那人却不知道已被人追踪,那人的一身轻功,的确高得惊人,包尚英虽全力疾追,却就是无法追近。
  片刻之间。
  包尚英已追出三十余里路程,仍无法追上,好在目标并未消失。
  一口气又追了二十余里。前面那人才渐渐放慢脚步。
  包尚英利用这段时间,一连三、四个纵跃,把距离追得只剩下六、七丈远,便也放慢脚步,目的是担心被对方发觉后面有人,这时,月光下,他已能清晰的看清那人背影,只见那人身材并不高大,瘦小有如妇人女子,身上穿着一件长衫,但举步跨越之间,步幅却极大,隐约可以看出他乃是两腿奇长的异相的人,怪不得他的轻身工夫也非常人可及。
  又奔了十几里,那人忽然停了下来,包尚英也随即停住身形,他之所以不肯上前追捕,是希望查知那人究竟要前往何处?目的何在?
  包尚英停住后,便伏下身形,就近藏在一处丛草之内,但不影响向外观察,那人回头看了看,并没发现什么。
  当他再起步时。脚步已完全放慢,包尚英保持相当的距离,缓缓跟进。
  一路追蹑之下,两人又走了十几里路。
  此刻,天已黎明,正所谓黎明前的黑暗,大地陡然变得黑暗下来。
  偏偏就在这瞬间,那人已失去踪影,包尚英暗叫了一声:“糟糕”,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忽然微风中传来一丝人语之声,他内心一喜,判定方向,悄悄掠过一排行树。
  果然,行树后面,有一间茅屋,那人语声正是由茅屋内发出,为防被对方发觉,包尚英不敢过于接近,便选定一棵大树,藏身树上,一面偷听,一面监视。
  他很快便发觉屋内共有三人,那三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同,极易辨别,一个人话声斯斯文文,不疾不徐,像是读书人。—个人声音微带沙哑,另一个说话惊是连珠炮,字字不分间隔,听来极是吃力。
  最初三人说了些什么话,包尚英没有赶上,赶上的也没听清楚。
  他开始听得清楚的,是一声叹息。
  接着,便听那声音像连珠炮的问道:“老大,你叹什么气?”
  只听那说话斯斯文文的人道:“事情发展到现在,教老夫很是为难。”
  那沙哑的声音道:“有什么为难,难道那黑凤凰还有啥翻天覆地的手段不成?”
  那连珠炮的声音哼了一声道:“我看那黑凤凰也没什么了不起,自以为得计的把小弟当成大哥一路追了下来,竟然一点疑心都没生。”
  包尚英听得暗暗吁了一口气,大喜过望的暗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偷儿,你可给我摸着你的底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十回 巫山二怪
上一篇:
第八回 妒火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