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虎口脱险
2021-03-14 00:08:3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袁多才、包尚英、黑凤凰三人当晚就回到了独乐宫。
  时间虽已二更将尽,西门玉霜和蒲公明仍未就寝。
  自从包尚英等人走后,因独乐宫的力量己显得单薄,他们难免日夜不安。
  尤其蒲公明,因为了水灵、弓满、苟不理、秦寿等人,而这些人前二人是田北斗的好友,后二人是田北斗的亲信,田北斗等不到他们的消息,岂肯干休,因之,这位丐帮帮主,真可说是日夜不安,坐卧不宁。
  当下,西门玉霜又备了一桌酒席,在大厅招待包尚英三人晚餐,并由她和蒲公明作陪。
  袁多才首先把在天龙谷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我们走后,这边没事吧?”
  蒲公明紧蹙着双眉道:“虽然没发生什么事,但这也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旦情况发生,可能就要严重得不可收拾袁多才沉吟了半晌道:“我倒想出了一个办法,不知二位是否同意,尤其必须西门小妹点了头,事情才可以进行。”
  西门玉霜望向袁多才道:“老哥哥有什么高明办法?”
  袁多才顿了顿道:“以我老偷儿的愚见,不如独乐宫和天龙谷合兵一处,共同对付天狗门。”
  西门玉霜转动了一下眼珠道:“老哥哥是想请大先生和他的手下也到独乐宫来?”
  袁多才摇头道:“不,我是建议小妹,把你独乐宫的人马都集中到天龙谷去。”
  “为什么要这样?”
  “理由很简单,你这独乐宫,虽然是个大庄院,但地方总是有限,而且目标明显,一旦天狗门的大队人马到来,很容易被对方困住,那时必定四面受敌,想突围都不容易……”
  “那么天龙谷的环境呢?”
  “天龙谷虽然范围并不太大,但比独乐宫却大得太多了,而且有天险可守,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入之势,以目前双方的兵力会合一处,至少天狗门无法攻入,纵然敌方能渗进一部份人马,也必可轻易将他们在谷内予以歼灭。”
  西门玉霜低头沉忖了一会儿,似乎很难做出决定。
  许久之后,她才抬起头来,问蒲公明道:“蒲伯伯的意思呢?”
  蒲公明道:“独乐宫属你所有,当然要由你决定,我老化子现在只是一名客人,实在不便多说什么,不过……”
  “不过什么?”
  “刚才老偷儿的建议,倒不失是个办法。”
  西门玉霜又沉忖了一阵子,终于点点头道:“也好,我们就决定明天迁往天龙谷去。”

×      ×      ×

  次日早餐后。
  西门玉霜正要召集所有手下人宣布行动计划,忽然守门的一名丐帮弟子匆匆进来向蒲公明禀报道:“禀掌门人,焦帅叔来了,说要求见你老人家。”
  蒲公明不觉心头大感一震。
  丐帮弟子口中的焦师叔,自然就是焦自安。
  焦自安是田北斗的嫡传弟子,也是田北斗最倚重的亲信。
  二十年前田北斗失踪后,焦自安也离开丐帮不知去向,直到最近,才知他二十年来一直追随田北斗不离左右。
  上次田北斗在邙山一间茅屋中召见蒲公明,正是焦自安深夜到洛阳向蒲公明传递的消息。
  当下,蒲公明把这事告知了西门玉霜和袁多才。
  西门玉霜道:“蒲伯伯用不着多虑,只管让他进来,我马上通知独乐宫所有的人,要她们暂时避开前院,这样姓焦的就不会疑心了。”
  袁多才也道:“他来得正好,我们正不知对方的消息和反应,他来了以后,我们心里有了数,才好设法应付他们。”
  蒲公明点点头道:“待会儿是否仅由我老化子一人接待他?”
  袁多才想了想:“暂时最好由你一人接见他,必要时其他的人再出面。”
  蒲公明又点了点头,直到独乐宫的人全已离开前院,才吩咐那名弟子道:“出去请他进来!”
  那名弟子走后,蒲公明便站在大厅门口等候。
  不大一会儿。
  便见那名弟子陪着焦自安由大门外走进天井。
  蒲公明迎上前去道:“是什么风把焦师弟吹了来?这些天还好吧?”
  焦自安连忙施了一礼道:“小弟该先向师兄问安才对。”
  “自家弟兄,何必客气,快快请到大厅待茶。”
  进入大厅,两人都落了座。
  焦自安四下张望了一眼道:“师兄新搬的这地方,果然比洛阳那处大宅院更好,看来师兄真是个有办法的人,到处都有落脚之处。”
  蒲公明亲自倒了一杯茶,递给焦自安道:“师弟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焦自安道;“小弟自然是先到洛阳,经那边的弟子相告,才知师兄已经搬到这里来,不知师兄为什么要搬到这里来?”
  蒲公明苦笑了两声道:“洛阳是通都大邑,并不适合咱们这种要饭的人居住,而且官府曾放出风声,要丐帮不可在洛阳一带活动。”
  焦自安忽然低下声音道:“师兄,听说你的宝眷正在洛阳,而且令郎就是洛阳县县太爷,令郎不念亲情,竟要把自己的老子驱逐出境,这就令人不解了!”
  蒲公明叹了口气道:“这可能是因为我对他没有养育之恩,所以他才不念亲情,师弟,咱们不谈这些,师叔他老人家还好吗?“焦白安不动声色道:“小弟正是奉家师之命前来见师兄的。”
  蒲公明极力保持着镇定,道:“莫非师叔又有什么指示?”
  焦门安并未立即答话,却向门外望了一眼道:“为什么不见水老前辈和弓老前辈?”
  蒲公明顿了顿道:“连小兄也觉得奇怪,他们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焦自安哦了声道:“莫非他们外出未归?”
  蒲公明颔首道:“不错,两位老前辈说是要出去办点事,一去就没再回来。”
  焦自安愕然问道:“这事有多久了?”
  蒲公明道:“就在小兄由洛阳搬来这里没几日后,到现在已经五、六天了。”
  焦自安呆子一呆,自言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前些天曾和家师见过一面,家师拜托他们一定要随时协助师兄,不可远离,他们也满口答应了,为什么竟会离开这么多天没有消息呢?”
  蒲公明故意沉吟了一下道:“他们两位老前辈交游广阔,故交好友到处都是,可能是被什么人留下招待,也说不定。”
  焦自安摇头道:“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他们两位老前辈虽然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但却绝少结交朋友,尤其洛阳一带,当年根本不曾来过,哪会有什么故交好友呢?”
  “这就奇怪了,不过师弟可以放心,以他们两位前辈的绝顶武功,而且又是两人同行,绝对不会出什么意外。”
  “但愿如此。”
  大厅里开始沉寂。
  蒲公明故意不先开口。
  他在等待看看焦自安还要说些什么。
  焦自安喝了口茶,干咳了声道:“小弟还有一事,必须向师兄问清楚。”
  蒲公明望着焦自安道,“师弟想知道什么,尽管问。”
  “前几天苟师兄和秦师侄也奉家师之命前来看望师兄……”
  蒲公明显出讶然神色道:“有这种事?可是他们根本没来过啊!”
  焦自安大感一愣道:“没来过,这怎么可能?……”
  蒲公明道:“的确没来过,这些天小兄一直没离开这里,如果他们来了,岂有见不着的道理。”
  焦自安紧皱着双眉道:“莫非他们是在路上出了意外?”
  蒲公明道:“这就很难讲了,不过小兄有一事不明?”
  “师兄不明白什么?”
  “苟师弟和秦寿如果要来,必是由华山总坛直接前来,他们怎会先见着师叔呢?”
  焦自安顿了顿道:“师兄有所不知,他们是在路上巧遇了小弟,由小弟带他们去见家师的,家师当时曾嘱咐了他们几句话,所以小弟才说他们是奉了家师之命前来,其实他们本来就是来见师兄的,和家师见不见面并没关系。”
  蒲公明沉忖了一下道:“这就奇怪了,他们为什么至今未到,莫非也在路上出了情况?”
  焦自安摇头道:“不可能在路上出情况?”
  “师弟为何如此断定?”
  “因为这一带目前平安得很。”
  “不见得。”
  “师兄为什么这样说话?”
  “天狗门的人马,目前正在这一带出没。”
  焦自安神色一变道:“小弟也听说过天狗门,但却从没遇上天狗门的人。”
  蒲公明冷冷一笑道:“那最好不过,但愿师弟永远不要遇上他们。”
  焦自安涨红了脸道:“师兄,既然水老前辈、弓老前辈久出未归,苟师兄和秦师侄也没前来,只有麻烦你亲自走一趟了。”
  蒲公明心头一震,问道:“师弟要我到哪里走一趟?”
  焦自安笑道:“小弟岂敢劳动师兄的大驾,这是家师交代下来的。”
  “师叔交代下突什么?”
  “师叔要师兄到他那里一趟,本来,如果能见着水弓两位老前辈或苟师兄秦师侄任何一人,师兄就用不着再去家师那里,但现在他们全不见人影,师兄就势必要和家师见一次面。”
  “不知师叔又有什么事情交代?”
  “当然是有关丐帮的重要大事。”
  “既然如此,就由师弟现在转告小兄也是一样!”
  “这是机密大事,必须由家师亲自交代师兄。”
  蒲公明不觉大为踌躇起来。
  田北斗目前是天狗门的副门主,若去见他,分明是闯进龙潭虎穴。
  但偏偏对方又是自己的师叔,如果一口回绝,后果照样也会十分严重,看来也只有暂时虚与委蛇了。
  想到这里,随即苦笑了一声道:“师叔相召,小兄怎敢不遵,只是我来到这里不久,目前很多重要事情待办,实在无法分身,可否三、五日后再去?”
  焦门安笑道:“师兄去见家师,根本用不了多少时间,而且路程也不远,如果现在动身,天晚前定可回来,何况家师要交待的又是有关丐帮的重要人事。”
  “那么目前师叔人在哪里?”
  “不算远,两个时辰足可到达。”
  “既然如此,就请师弟留下详细地址,你先回去向师叔复命,小兄随后就到。”
  “只是那地方升不好找,必须小弟亲自带路才成。”
  “不妨由我派出一名弟子随师弟先认识一下路径,然后再由这名弟子替我带路。”
  “师兄,你迟早要去,何必在乎这么一点时间?”
  “师弟有所不知,因我派出一名弟子出外办事,必须等这名弟子回来以后才可行动。”
  焦自安因无法说动蒲公明马上走,只好站起身道:“看来也只好小弟先走一步了,不过师兄务必要尽快赶去。”
  “我一定会尽快赶去。”
  蒲公明随即召来一名丐帮弟子与焦自安同行,并亲自把焦自安送到大门外。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三十二回 烟消云散
上一篇:
第三十回 血溅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