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救兄出险
2021-03-12 18:09:1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李振东深知不吃跟前亏的道理,只好与孟大海相对一声苦笑,不敢再说什么,随在哈八身后,乖乖的向谷内走去,到得一座大木屋前,哈八才回过头来,吩咐道:“两位不要乱走,就等在这里。”
  这时,身后随末的那三人,已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李振东与盂大海胆战心惊之下,只有唯命是从,哈八进入木屋转了一下,便走了出来道:“两位已蒙坛主恩准,收列麾下,归老夫指挥,两位以后必须小心谨慎,服从上意,否则,莫怪老夫不念故旧之情。”
  怎么会有这种情形发生?
  李振东和孟大海几曾要求过对方收录?哈八不是带他们来看热闹的么?
  两人气得简直要发疯,但事到如今,他们已看出身入牢宠。如果不识时务,倒霉的还是自己,好在两人都有一套见风转舵的本领,当下,不但毫不表露心中感受,而且堆出一副恭顺态度,欠身齐声道:“是,是,以后还请哈老多多教训。”
  哈八脸上也有了笑意,点点头道:“这才是老夫的好部下。”
  话声未了,突听半空之中,“噗”的一声,发出一声震响,抬头望去,只见头顶上方数丈处,残留着几股轻烟,由浓而淡,渐渐消失。
  哈八道:“包尚英入谷来了,你们暂时躲一躲,别让他发现。”
  一挥手,带着两人躲到一堆丛草后。
  包尚英来势如风,他们身形刚藏好,包尚英已出现在视线之内。
  只见他两三个起落。便已到达木屋前。
  这时,木屋内人影连闪,奔出八人,排成一行,挡住了包尚英。
  包尚英双目射光,朗声道:“在下已将紫玉佩取来,屋内哪位出来答话。”
  屋内发出“黄毛秀才”周文彬的笑声,道:“包少侠,你已将紫玉佩取到,为什么不见黑凤凰一起前来?”
  包尚英道:“既然紫玉佩在我手中,她来不来有何关系?”
  “黄毛秀才”周文彬冷声道:“没有她在场,不行!”
  “有什么不行,你们要的是紫玉博,不是她。”
  “包少侠,你笨老朽可不笨,你道你手中的紫玉佩是真的么?”
  包尚英猛然一愕,寻思道:“我找不到她,莫非她已将真紫玉佩带走了?那么,我手中的紫玉佩又是哪里来的?”
  只听周文彬道:“老朽再告诉你一个消息,黑凤凰此刻只怕早已逃到百里之外了。”
  “这事尊驾怎么知道?”
  “别问得那么多,老朽若不知道,现在岂不当场受骗,包少侠,老朽明白告诉你,那真的紫玉佩目前在黑凤凰手中,你虽是聪明人。可惜同样也受骗。”
  包尚英觉得对方的话并非空穴来风,随即一抱拳道:“那么在下就先行告辞,等找到凤姑娘后再来换人,但愿你们好好看顾家兄。”
  周文彬笑道:“我们已经有人去找她了,你用不着多此一举,我们现在可以另外再谈谈。”
  “难道你们肯把家兄现在就交出来?”
  “只要彼此谈得拢,有何不可,包少侠,请进屋来!”
  包尚英心念电转,暗暗忖道:“这些人无信无义,万一谈判不成,我岂不成了自投罗网的网中之鱼?……”
  他自是不肯上这种当。冷然笑道:“在下用不着进去,尊驾出来也是一样。”
  活声中,周义彬果然出现在屋门之前,但并末走近包尚英。中间隔有三丈左右。
  只见他一挥手,沉声道:“包少侠,你转头看着四周的情形。”
  包尚英游目四顾。但见十余丈外的四周树林中,人影闪动,到处都是埋伏。
  包尚英微微一笑,道:“你放心。这点鬼蜮伎俩,还吓不倒在下。”
  周文彬道:“你现在已是瓮中之鳖,老朽只要—声令下,你便死无葬身之地。”
  他话音一顿,冷笑了几声,又道:“包少侠,你现在的处境,无需老朽多说了,老朽见你一表人才,心中甚是喜爱……”
  “在下何须你来喜爱?”
  “咱们不必斗嘴,只要你能答应老朽—件事,你不但可以要回令兄,而且你今后在江湖上还可到处受人尊敬,不知你意下如……?”
  “尊架要在下答应什么事?”
  “加入我们的天狗门!”
  包尚英不觉笑道:“原来你们是大狗门,在下为什么好好的人不做,却要去当一条狗呢?”
  周文彬干咳一声道:“此狗与彼狗不同,这是天狗。”
  “不管天狗地狗,狗总是狗,在下没有必要由人变狗。”
  “你现在已知本门是天狗门,要想活着上出此谷,便只有进入我们门中。”
  包尚英本不想再与对方罗嗦,唯有出手杀个痛快,才可稍解胸中闷气,但又不能不顾及二哥尚在对方手中,心急及此,迫得他不得不和对方继续敷衍,于是,他不动声色反问道:“你敢拿这话来胁迫在下,可知道在下是什么地方来的?”
  周文彬哈哈一笑,道:“者朽若不清楚你的出身来历,就不会对你这样客气了。”
  包尚英冷声道:“你知道在下足什么来历就好,若你们对在下胁迫过甚,吃亏的必定还是你们。”
  ‘
  “本门自门主起。对令尊无不敬仰尊崇,所以才极力邀请少侠加入本门。”
  “此话当真?”
  “门主的意旨,老朽岂敢添柱加叶。”
  “这样说来,在下倒可以考虑。”
  周文彬大喜过望。只要他能说动包尚英加入天狗门,毫无疑问的。便是立了一场大功劳。
  但他又恐包尚英三心二意, 于是加重语气道:“包少侠,为了令兄,你根本用不着考虑,再则,对你必定大大不利。”
  包尚英笑遒:“你少拿话吓人,你们门主既然有意邀在下加入贵门,谅你也不敢亳无顾忌的对付在下,何况,一但闹翻了,谁吃亏谁赚偏宜还很难说!’这几句话,正说到周文彬的心里去,迫得他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包尚英按着又微微一笑,道:“这是件大事,在下必须好好考虑一番,否则,若找不到藉口,将米如何向家父母交代?”
  周文彬固不敢逼迫过甚,只好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你想找藉口向令尊令堂交代,究竟是什么藉口,可否透露一二。”
  “家父母一生为人最重信诺,我们兄弟在外行道,亦莫不皆然。因此,在下想出了一个办法,不知你们方不方便答应?”
  “什么办法,请讲!”
  “在下想和你们打一个赌。”
  “打什么赌?”
  “在下意欲与贵坛土凭凭功力一决胜负,贵坛主如果胜了,在下即投入贵门,如果在下有幸占了光,那就请你们把家兄放出来。”
  周文彬笑道:“年轻人勇气可嘉,你可知道我们坛主的厉害?”
  包尚英笑道:“在下自然料得到贵坛主很厉害,在下匹有自知之明,决不是贵坛上对于,只有败在贵坛主手下,回去才好交代。”
  “你虽然说得不无道理,可惜敝坛主目前不在。”
  “那么在下退而求其次,和副坛主比划总可以吧?”
  “副坛主也不在!”
  包尚英一直不见“雪山飞猿”锤子奇和“断魂掌”马明堂现身,便猜想他们必是亲自追赶黑凤凰去了。
  如今经周文彬亲口说出,心里更是笃定,少了两个大魔头在场,自己突围的希望自是更大了。

×      ×      ×

  这时,他表面上紧蹙双眉,似在犹豫。
  接着,不屑的望了周文彬一眼,似是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周文彬一见包尚英那副神态。便不由胸中火起,心想:“好小子,你以为老朽号称“黄毛秀才”,就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么?也罢,现在就要你见识见识老朽的厉害!”
  当下。双目忽然凌芒暴射。一声冷笑道:“此地现在都由老朽作主,老朽不才,陪你少侠走两招如何?”
  包尚英故意重新打量了周文彬一眼,皱了皱眉头道:“如果在下败在你这位秀才手中,说出来只怕难以让双亲相信。”
  周文彬更是被激怒,吼声:“者朽并不希望你故意落败,你有多少高招绝学,尽管使出来,老朽还想看看你们无名岛究竟有多重的斤两,能让我们门主另眼相看。”
  包尚英故意勉强点点头,道:“你既然这样说,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周文彬嘿嘿笑道:“用不着客气!”
  提起这位“黄毛秀才”周文彬,别看他位在坛主、副坛主之下,只是在这处分坛坐第三把交椅,但他的实权甚大,坛主、副坛主对他无不言听计从,至于包尚英,虽然由无名岛初初出道江湖,但在龙虎堡和贾铁山等成名人物交手过后,此刻根本没有把周文彬放在眼里。
  只是,他单枪匹马,对方人多势众,又想到二哥的安危,不免仍心存顾忌。
  但见周文彬身形一起,跨步之间,人已到了包尚英身前不远之处。
  他手中拿着一把铁骨摺扇,摺扇开合之间,发出沙沙之声。
  当下,他冷冷一笑,道:“包少侠用什么兵刃,请亮出来吧!”
  包尚英的目的,是如何突围出这山谷,另图良策,再来搭救二哥,因之,他现在不能客气。
  当下,他探腰取出一副如意金轮,分执两手。
  周文彬拉开架式道:“包少侠请!”
  包尚英一声“有僭了”,肩头微晃,身形一起,如意金轮带起两道风声,向周文彬攻去。
  周文彬一声冷哼,铁骨摺扇急电而出,一道乌光由上而下,闪电般向包尚英的腕脉点来。
  包尚英淡淡一笑,挫腕收势,立足如轴,身子一旋,转到周文彬左侧,轮影一闪,拦腰砸去。
  周文彬早在包尚英身形移动时,横向错开一步,让过来势,挥扇反击过去。
  两人身形一合,立即以快制快,各自抢攻,转瞬间对拆了六、七招以上。
  周文彬早知包尚英身手出众,但却并不相信他能比得上自己四、五十年以上的武学修为。
  哪知道一交手,他才觉出自己完全低估了对方,也高估了白己,又拆了三、五招之后,心中不觉大为焦急起来。
  反观包尚英,攻势却是越来越紧,出招有如狂风暴雨,手中的双轮,直似两道足以令人眼花缭乱的光圈,疾如电转,着着攻向周文彬要害。
  周史彬很快便只剩下招架之功。
  双方攻拒了片刻。
  只听周文彬一声闷哼,已被包尚英点中穴道。
  包尚英手下留情,并未以如意金轮伤人,否则,周文彬岂止被点穴而已。
  包尚英收起如意金轮,微微一笑,道:“怎么样,究竟谁输谁赢?”
  周文彬老脸涨红,顿了顿道:“好吧,这次赌约算你赢了。”
  不过他心里却说:“我就算把你二哥交给你,看你怎样带他走出谷去。”
  当下,他表现得极为爽快,向一名大汉挥挥手道:“去把包二侠请出来,交给包少侠!”
  谁知包尚英却朗声道:“且慢!”
  周文彬不知包尚英心存何意,脸色散微一变道:“老朽说过的话就算数,如今依约交人,我想你包少侠应该适可而止了。”
  包尚英笑道:“尊驾放心,在下决不是得寸进尺那种人。”
  周文彬不悦道:“既然如此,且慢什么?你这位老弟打的什么主意?
  包尚英笑笑道:“我是想到家兄在你们这里很好,在下又何必急急带他离开,同时又顾及到尊驾放走下家兄,只怕不好向你们坛主交代。”
  包尚英聪明过人,早已顾虑到带走二哥有困难,若包尚杰仍被迷药迷住,武功无法发挥,在重重包围之下,在不易逃离此谷。
  如果只是他一人,即使对方布下天罗地网,他也自信有办法突围。
  只听周文彬冷笑道:“老朽如何向上级交代,不用你管,你今天不带走令兄,以后就莫怪老朽不认帐了。”
  包尚英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我相信尊驾一定不是个不守信的人。”
  周文彬似平有些答不出话。
  包尚英忽然沉声道:“对不起,为免动起手来造成伤亡,现在就请尊驾送在下出谷。”
  周文彬愕了一下,冷笑道:“包少侠,你未免打错主意了,你就是带了老朽在身边。他们也不会有什么顾忌,照样要出手拦阻。”
  包尚英道:“可惜你们坛主与副坛主不在,如今你是众人之首,他们不可能不顾虑你的安危。”
  话声一落,他已掠到周文彬身后,右手在肩上拍了一下喝道:“带路!”
  周文彬被制住穴道,虽曾暗中进行破解,只因对方点穴手法怪异,就是无法解开,此时又见他精明透顶,甚至自己的二哥都不带,想给他加个累赘的包袱都不行,不由暗叹一声!
  他无可奈何,只好举步前进。

×      ×      ×

  就在这时。
  人丛中行人大叫道:“大家决不能放这小子逃出谷去!”
  叫声过后,眼前人影晃动,十几名劲装疾服大汉,各仗兵刃,迅快的向包尚英围了过来。
  周文彬脚下一停,回头望了包尚英一眼,嘴角掀起一丝奸笑道:“怎么样,你挟持老朽作人质的办法,已经行不通了。”
  包尚英没开口,只是向周文彬推了一掌,要他继续前进。
  那些天狗门的门徒见包尚英不为所动,立刻便有三名大汉,暴喝一声,向包尚英猛扑面来。
  包尚英气定神闲,瞄眼问道:“三位可是要过来动手?”
  话声中,左手中的如意金轮,已脱手打了出去。
  只见轮光一闪,金轮飞向一名大汉肩头。
  那大汉冷笑一声,举起手中鬼头大刀,便向如意金轮迎去,哪知,他的大刀与金轮一触之下,那大刀身便一分为二,而如意金轮却去势不变,一闪而至。
  那大汉惨叫一声,应声而倒,—条右臂已被那如意金轮齐肩切下。
  如意金轮切断那大汉一条手臂之后,并未落地,不知怎的,凌空一个盘旋,又飞回包尚英手中。
  另外那两名大汉已被吓得胆裂魂飞,急忙半路撤退,倒纵了回去。
  周文彬情不自禁再回头望望包尚英,只见包尚英脸上如罩冰霜,双目之中,杀机毕现,副凛然难犯模样。
  周文彬心头不禁暗凛一下,只好一挥手道:“你们让开。今天就放了他。”
  其实。周文彬即使不如此交代,那些天狗门门徒也决不致在此时轻举妄动,人没有不怕死的。
  包尚英手拉周文彬。闪身上出入群。很快便已离开包围圈数丈之外,来到谷门,包尚英才解开周史彬穴道,笑道:“多谢尊驾护送,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周文彬实在老奸巨猾,居然道:“要不要者朽再送一程?”
  包尚英淡笑道:“我看不必了,尊驾是否认为在下这次安然出谷,全是由你带路的功劳么?”
  “包少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实对你说,你们就是在谷内埋伏千军万马,也别想能拦住在下,在下要你护送,只不过足避免双方伤亡太重而已。”
  就在此时。
  只见谷口外一裸大树后,忽然转出一条人影。
  那人直向这边举步而来,很快便来到包尚英和周文彬面前。
  包尚英向那人望去,原求是位翩翩潇洒的年轻人,长得眉目如画,神采夺人,俊俏风流中而又显得文质彬彬。
  来人也在留意打量包尚英,然后一抱拳一礼道:“兄台该是位正派人物,为什么却和这种人结伴而行?”
  接着,视线转向周丈彬,冷哼一声,现出一脸鄙夷之色。
  包尚英淡然一笑,道:“在下与这位老人家,说不上是朋友,只能算是认识而已。”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七回 中州双雄
上一篇:
第五回 偷梁换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