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刀剑相向
2021-03-14 00:06:1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当儿,大厅内静得连根绣花针落在地上都可听到声音。
  苟不理和秦寿全呆在当场。
  蒲公明向前两步道:“你们这两名欺师灭祖的丐帮叛徒,现在还有什么话讲?”
  苟不理极力保持着镇定。
  他手握剑把道:“掌门师兄,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蒲公明冷笑道;“你们两个叛徒方才所说的话,我全听到了,现在根本没有你们再狡辩的余地!”
  谁知苟不理却哈哈一笑道:“大师兄,小弟和秦师侄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是否还要我再解释解释?”
  “你就解释吧!”
  黑凤凰上前一步。
  她一手将蒲公明扯到一边道:“蒲帮主请站到后面去,对自己帮内的人,你可能心软下不了手,为丐帮除奸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蒲公明的确不忍心亲手杀死自己的同门师弟和弟子。
  他依言退到大门一侧。
  苟不理和秦寿到这时才猛地想起这一男二女中的少年人可能是包尚英,因为江一帆败在包尚英手下的事,他们都听说过。(晕!江一帆跟俩鬼出了趟差!)
  由带想到包尚英,连带的也料到这两名年轻女子中可能有一个是西门玉霜。
  想到这里。
  两人都不禁打心底冒出冷气。
  江一帆的武功,他们是知道的。
  他们两人的身手全无法和江一帆相比,连江一帆都不是包尚英的对手,眼前的情势就可想而知了,何况还有一个西门玉霜助阵。
  但他们岂能束手待缚。
  他两人互递了一个眼色之后,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剑齐出,闪电般集中火力攻向包尚英。

×      ×      ×

  在他们的想法,在包尚英猝不及防之下,自已的一方,很可能就一击奏功。
  只要解决了包尚英,再分别对付西门玉霜和黑凤凰,便大有获胜的机会。
  岂知包尚英早就有备。
  以他的身法,独战苟不理和秦寿,也用不着费多大气力,何况西门玉霜和黑凤凰也在同一时间出手迎敌。
  一阵兵刀交击之声过后,仅仅两三招,苟不理和秦寿便都倒地不起。
  他们倒地不起是被点了穴道,因为包尚英三人必须把他们留下沾口,交由蒲公明处置。
  当下,三人收起兵刃,退到一旁。
  西门玉霜回头道:“化子伯伯,现在看你老人家的了。
  蒲公明走近前来。
  他先望了苟不理一眼道:“苟师弟,你和秦寿这畜牲处心积虑想谋害于我,究竟是谁的主意?”
  苟不理咧了咧嘴。
  他咬咬牙道:“你去问田师叔去!”
  蒲公明道:“那是田师权的主意了,你为什么要听他的?”
  “他答应了小弟一个条件,那就是由小弟做丐帮帮主。”
  “你就这么喜欢做帮主?”
  “不是小弟喜欢,若小弟不从,田师叔就要杀小弟灭口。”
  “田师叔为什么要你做帮主?是否还有什么条件?”
  “有,他要小弟做了帮主之后,必须听天狗门的,因为他是天狗门的副门主。”
  蒲公明再问秦寿道:“畜牲,你呢?”
  秦寿低下头,哪里还能说什么。
  西门玉霜道:“化子伯伯,他们已经罪证确凿,何必再问?”
  蒲公明凝着脸色道:“他们身上还有一封信,哪位把它搜出来。”
  黑凤凰应了一声。
  她很快便在苟不理身上搜出一封信。
  可能为了保密,信封上没字。
  黑凤凰不便迳自开拆,随即交与了蒲公明。
  蒲公明打开一看,果然是田北斗写给弓满和水灵的,要他们就在今晚配合苟不理和秦寿,将蒲公明结果,并把住在这里的所有丐帮弟子,全数歼除,不得留下一个活口。
  蒲公明只看得既愤且悲。
  一边咬牙,一边也流下了眼泪。
  他作梦也没想到,田北斗身为丐帮前辈,对自己人竟是如此狠毒。
  他把信笺撕得粉碎,长长吁了一口气道:“老夫先离开一步,就由你们三位看着办处置!”
  苟不理和秦寿知蒲公明宅心仁厚,若由他处置,他们尽可把责任推在田北斗身上,强调长辈之命不敢不遵,自己也许还有活命的希望。
  如今蒲公明撒手不管,就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
  苟不理情急间大叫道:“掌门师兄,您别走!”
  蒲公明止步回身道:“你们既然已经认了罪,求饶已经没用了。”
  苟不理泪流满面的道:“小弟和秦师侄自知罪孽深重,但丐帮的事,必须丐帮自己处理,您是帮主,怎可走开不管呢?”
  蒲公明冷笑道:“在你们的眼中,早已没有我这个帮主了,所以我只好交给他们三位处置。”
  苟不理哀叫道:“师兄……他们终究是外人,外人不应该……管我们丐帮的事啊!”
  蒲公明道:“他们虽然是外人,但对老夫却比自己人还亲,这些天来,老夫的事都是他们代为处置的,处置你们,又有什么不可?”
  “师兄……”
  “别叫得那么亲切,在你们眼中,早已没有我蒲公明了,现在叫得这么亲切,又有何用?”
  西门玉霜道:“化子伯伯,你要走就走吧,用不着再和他们罗嗦,这里的事,我们一定会遵照你的意思处置。”
  蒲公明点了点头,走出大厅。
  苟不理和秦寿似乎又来了一线希望,因为他觉得,如果这三个年轻人是遵照蒲公明的意思处置他们,也许就又有活命的希望。
  他用哀恳的眼光望着三人道:“三位都是什么人,也好让我们叔侄二人有幸拜识一下。”
  西门玉霜面色如罩寒霜。
  她冷笑道:“你们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对吗?”
  苟不理目瞪口呆,说不出口,西门玉霜接着道:“也好,一个人如果连死在谁手里都不知道,的确是件窝囊事,现在本宫主就替你们介绍介绍。”
  苟不理依然张口结舌。
  西门玉霜道:“其实你们应该猜得出我们是谁才对?”
  苟不理因听西门玉霜自称本宫主,并已先风闻最近江湖上新成立了一个独乐宫,忙道:“莫非宫主是西门……女侠?
  ……”
  西门玉霜道:“用不着叫得那么罗嗦,不错,本宫主正是西门玉霜。”
  她指指包尚英:“这一位姓包,虽然新来中原不久,但他的大名,却已用不着我来再说了。”
  苟不理咧嘴,像个哈巴狗般道:“原来是包大侠,果然是位了不起的英雄人物!”
  西门玉霜再指指黑凤凰道:“至于这位女侠,就由她自我介绍吧!”
  苟不理抢着道:“莫非是女中豪杰……黑凤凰姑娘?……”
  黑凤凰哼了一声道:“看来你虽然算不仁见多识广,却也并不孤陋寡闻!”
  苟不理原来是坐在地上,这时极力挣扎着由坐变跪,龇牙咧嘴的叩头道:“三位饶命!三位饶命!”
  秦寿也有样学样,做什么说什么,全和苟不理一样。
  黑凤凰笑道:“再怎么也是死,用不着来这一套了。”
  然后转头道:“是你们两位动手,还是我动手?”
  西门玉霜颦起眉道:“最好别弄脏了我这大厅。”
  黑凤凰道:“那就还是抬到后山行事吧,宫主请命人找两条麻袋来。”
  苟不理和秦寿顿时杀猪般喊叫起来。
  黑凤凰探手点了两人哑穴。
  她冷笑道:“现在让你们知道,水灵和弓满那两个老魔头,都已向阎老王报到去了,全是本姑娘监斩的,一事不烦二主,待会儿本姑娘也要负起责任,料理你们的后事。”
  苟不理和秦寿霎时脸色大变。
  但两人因无法发声,只能咬牙切齿而已。
  这时已有两名丐帮弟子送来两条麻袋。
  黑凤凰再把苟不理和秦寿点了一次穴道,吩咐道:“把他们两个装进麻袋,扛到后山,再找个人来,带上挖掘工具。”
  丐帮的两名弟子哪曾料到竟然是自己人埋自己人,而且被埋的两人又全是丐帮的首脑人物。
  不过他们都已知道苟不理和秦寿图谋不轨,他们为对帮主效忠,也只有遵照黑凤凰的话去做。
  黑凤凰言出必践。
  她担心两名丐帮弟子在路上把苟不理和秦寿放走。果然亲自负责监督,把两名丐帮叛徒在后山埋掉。
  独乐宫又清静了两二天。
  虽然水灵、弓满、苟不理、秦寿已先后处置掉,但蒲公明还是心情沉重,他心里有数,麻烦的事必定还在后面。
  唐仙子和黑凤凰仍住在独乐宫。
  由于她们是对西门玉霜真心相助,西门玉霜对她们非常感激,尤其和黑凤凰,原先是情敌,现在则已亲切得有如姐妹。
  青阳道长则两地奔走,经常把这边的消息,向掌门人金阳道长传递。
  金阳道长本来要回武当,但因要协助丐帮以及大先生诸葛龙和独乐宫对付天狗门,不得不决定暂时留在洛阳一带。
  独有天魔手袁多才,自从解决了水灵和弓满后,便离开独乐宫,至今没有消息。
  此刻大厅里坐着三个人,蒲公明、西门五霜和包尚英。
  他们正在商议如何应付未来的情势。
  西门玉霜道:“化子伯伯不必发愁,这里是独乐宫,若天狗门派出大批高手前来,首当其冲的便是我,连我都毫无所惧,您还担心什么?”
  包尚英道:“两名老魔头和贵帮的两名叛徒已除,等于去了蒲前辈的心腹大患,您老人家应该高兴才对。”
  蒲公明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正因为杀了他们四人,老夫才日夜难安。”
  西门玉霜问道:“为什么?”
  蒲公明道:“他们都是天狗门的人,更是老夫那田师叔的心腹,老夫那田师叔把他们派到这里来,一直得不到消息,岂肯干休!”
  西门玉霜笑道:“你老人家认为令师叔下一步会怎么样?”
  蒲公明紧蹙双眉道:“他必定会继续派人来刺探消息,到那时老夫该如何应付?”
  “那正好。”
  “正好什么?”
  “令师叔若陆续派人前来,咱们就—批一批的把他们消灭。如此一来,岂不正好可以逐次消灭天狗门的力量。”
  “若老夫那师叔亲自前来呢?”
  “化子伯伯放心,他是天狗门的副门主,也是一只老狐狸,决不会轻易冒险到这里来,若他真的来了……”
  “怎么样?”
  “连他也一起宰掉,到那时,天狗门也就差不多了。”
  “老夫是说他若带着天狗门的高手倾巢而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咱们目前的力量,足可抵挡一阵,万一抵挡不住,就撤出独乐宫去,慢慢再想办法。”
  “贤侄女,你该想到,到那时必定伤亡惨重。”
  “咱们武林中人,干的就是刀头舔血的生活,尤其如今要消灭天狗门,必须付出代价,就算壮烈牺牲,又有何惧?”
  蒲公明不禁低头,他自愧身为一帮之主,在行事上竟不如眼前的两名晚辈来得慷慨激昂。
  就在这时。
  袁多才由外面急步而入。
  袁多才一副仆仆风尘模样,一看就知道他是远路而来。
  蒲公明忙起立相迎道:“老偷儿,这几天你都到哪里去了?”
  袁多才才落了座,取起桌上茶杯,一连喝了几口茶。
  他说道:“我是从大先生那里赶来的。”
  包尚英抢着问道:“大先生那边近来情况如何?”
  袁多才摇头一叹道:“大先生目前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我赶来独乐宫,就是要向大家报告这消息的。”
  包尚英迫不及待的问道:“老哥哥请快说明白!”
  袁多才道:“天狗门又派了无影毒神童子基带了七、八名高手到天龙谷去……”
  包尚英茫然问道:“天龙谷在什么地方?”
  袁多才道:“大先生住的那片峡谷,就叫天龙谷。”
  “他们去做什么?”
  “逼大先生交出三山令。”
  “莫非大先生已把三山令交给了他们?”
  “三山令是号令中州武林同道的最高信符,若被天狗门得去,后果将不堪设想,大先生就是拼着一死,也不会交给天狗门。”
  “事情是怎么办的?”
  “当时天龙谷只大先生一人和一名老仆,若拼战起来,大先生武功虽高,也必凶多吉少。
  好在对方目的是想得到三山令,若置大先生于死地,讨不到三山今,反而得不偿失,同之,他们在临走时撂下几句狠活。”
  “什么狠话?”
  “他们三天后将再到天龙谷,若届时大先生仍不交出三山令,他们就火焚天龙谷,并把大先生掳进天狗门去处死。”
  包尚英听到这里,低头沉吟了半晌。
  接着他道:“难道大先生就想不出对付他们的办法?”
  袁多才道:“大先生唯—的办法,就是离开天龙谷,但他却又不忍心天龙谷惨遭火焚,因为那是他二十余年来一手建立起来的隐居之所?一草一木,都和他有着深厚的感情……”
  “他就该发出三山令调兵遣将。”
  “他的确已经发出了三山令。”
  “那就该不必担忧了。”
  “老弟,你该知道,大先生的基本手下,你已见过不少,虽然效忠于他的旧日部属不下百人,但若论武功,皆非一流。
  纵然全数到达天龙谷效命,也绝对抵挡不住天狗门的高手, 一旦双方刀兵相见,必定伤亡惨重,这是大先生最不忍心看到的……”
  “那么老哥哥的意思?……”
  袁多才望着包尚英。
  他透出恳求的神色道:“我正是回来搬请救兵的,希望这边的人,能赶往天龙谷相助一臂之力。”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三十回 血溅山庄
上一篇:
第二十八回 痛歼魔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