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波诡云谲
2020-02-16 09:14:44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发仙娘”在认出自己的师门之后,逼问师兄骆子瑜的下落,同时对自己骤下杀手,若非她的门下白衣少女丁婉暗中做了手脚,自己已早死多时了,这又为了什么?难道“白发仙娘”与自己师门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也想到那欺师灭祖的师兄骆子瑜,在十四年前夺得天下第一高手的荣衔之后,下落不明,他也是师父遗命必须找到的人。
  “偷星盗月施万全”的话声,打断了他的沉思。
  “小子,如你能找到‘长恨书生’,你决死不了!”
  司马明别有深心的道:“我会的,我将不遗余力的找到他!”
  尚小芸喜孜孜的道:“明哥,这可好,我们要把握这一线生机!”
  当然,她不知道司马明是另具用心。
  “偷星盗月施万全”转向尚小芸道:“小妞,不久前被‘无影之毒’毒毙的是妳妹妹?”
  尚小芸神色一黯,凄然道:“是的,那是舍妹尚小娟,还有她的朋友李文祥,也同遭毒手!”
  “所以妳因此而找上小毒物?”
  “是的,我判断那毒绝天下的‘无影之毒’,除了‘北毒’父子,恐怕……”
  “这当然难怪妳,‘无影之毒’是传说中的一种奇毒,恐怕‘北毒’也会对之束手,妳妹妹是无辜牺牲的!”
  尚小芸骇然道:“老前辈知道其中始末?”
  “不多,一个大概。”
  “可否请老前辈指示迷津?”
  “偷星盗月施万全”一颔首道:“话须从‘血剑’说起……”
  提到“血剑”,司马明不由精神一振,“血剑”曾是他父亲司马宏之物,他父母因‘血剑’而丧生,他自己也是死里逃生,“血剑”他必须追回,因“血剑”而结下的血债,他必须索讨,而另一方面,他师父“南邪”临死交代,希望他能取得“血剑”“魔花”练就绝世身手,以清理门户,因为叛门弑师的师兄骆子瑜,自盗食“九转还阳草果”之后,功力已超过乃师,这可以说只是“邪神许昌”的奢望,但司马明是有心要完成这个愿望的。
  尚小芸接口道:“难道当时我姐妹受托之物,当真是‘血剑’?”
  “偷星盗月施万全”眼晴一翻道:“别打岔,听我老人家说,十五年前;‘血剑’出世,引起一场血劫,得主‘四海游侠司马宏’夫妇和一个三岁大的儿子惨死,据说‘血剑’落入‘东魔’之手。”
  说至此一顿,又道:“不久之前,江湖忽然传出‘血剑’落入‘毛山二鬼’之手,老夫当时大感讶异,‘东魔’是‘武林四异’之一,功力较之‘南邪’、‘北毒’、‘西鬼’不遑稍让,得手的东西,岂会再度落入旁人之手,同时以‘毛山二鬼’的身手,又焉能从‘东魔’之手取得‘血剑’?……”
  司马明表面上故作镇静,但内心却激动到无以复加。
  尚小芸迫不及待的道:“以后呢?”
  “黑白两道高手,闻讯赶到‘毛山二鬼’的巢穴‘金边洞’,发现二鬼已横尸洞口,于是众口纷纭,认为‘血剑’又已被人捷足先得……”
  “偷星盗月施万全”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又道:“无巧不巧,一个黑衣老者,身怀一个尺长的油布包,于是引起了劫夺,那老者重伤突围,行至中途,伤重不支,恰巧碰上妳们姐妹,所以把布包托妳们带到成都‘药王庙’交与庙祝!……”
  尚小芸不住的点头,道:“老前辈对这事已全盘了解了?”
  “对妳妹妹下毒,劫走布包的人,自称‘毒中之毒’……”
  “毒中之毒?”
  “不错,武林中在此之前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但他所使用的‘无影之毒’,确实可以算是‘毒中之毒’……”
  “那布包确是‘血剑’?”
  “不是,只是一支千年参王!”
  尚小芸若有所悟的道:“对了,晚辈曾到成都‘药王庙’查过,那庙祝新死不久,想必是等着那支参王治病,想不到出了这个岔子!”
  司马明疑云不释的道:“毒中之毒是否发现他抢到手的不是‘血剑’?抑或他的目的乃是那支参王?”
  “偷星盗月施万全”目光一扫司马明道:“毒中之毒在得手布包之后,曾当场打开检视,见是一支参王,愤而掷落地面,后来念头一转,又拾了回去,由此判断‘毒中之毒’志在‘血剑’?”
  “梅花会的假‘血剑’又是什么蹊跷呢?”
  “这事令人费解,老夫想他不出,也许‘梅花会’有某种阴谋……”
  “阁下曾现身发警语,又是为了什么?”
  “老夫走了眼,不知那‘血剑’竟然会是假的,发话警告的目的,只是唯恐‘毒中之毒’为了‘血剑’大施毒手,那当时在场的岂不是不明不白的去掉性命!”
  “哦!”
  司马明总算澄清了一个疑问,但,事情却更趋复杂——
  “毒中之毒”究竟是什么来路?
  “梅花会”以假“血剑”招摇,引起争夺,是有意还是无意?如果是有意的话,目的何在?
  真“血剑”是否仍是在“东魔”之手?
  “毛山二鬼”横尸“金边洞”是否确如传言,是因为“血剑”而致?
  他废然的摇了摇头。
  尚小芸唯一关心的,仍是司马明所中的“百日归”之毒,以一种希冀,迫切的目光,注视着“偷星盗月施万全”道:“老前辈,‘长恨书生’是否真的能解他所中之毒?”
  “偷星盗月施万全”乜斜着眼道:“我老人家不能保这个险,不过这是一条唯一可走的路!”
  “您老人家足迹遍江湖,可否请指示如何才能寻到‘长恨书生’?”
  “什么,足迹遍江湖,妳小妞儿的意思是我老人家偷遍了天下是吗?”
  “晚辈不是这个意思!”
  “长恨书生蒲昌据说已死,但被人劈开坟墓,却又是座假冢!”
  说着目光有意无意的向司马明一扫,司马明一颗心不由怦然而跳。
  尚小芸秀眉一蹙道:“如此看来,‘长恨书生’显系有意避世,寻觅起来,怕相当困难……”
  “天下事万般随缘,这倒不一定!”
  “东门舜那小毒物确实够毒,既系彼此误会,何须下此毒手?”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南邪’‘北毒’一向是水火不能相容,遇上机会当然不愿不白放过,何况他又伤了他!”
  “北毒既是以毒称绝,天下谁敢与敌?”
  “他名列四异之一,岂能不顾名头,动辄用毒,何况老毒物平生极为自负!”
  “老前辈隐身屋梁为时很久了吧?”
  “嗯!”
  “您老人家也是怕毒,所以到现在才现身?”
  “偷星盗月施万全”老脸一红道:“丫头好利的嘴,不过,我老人家并非是怕,而是另有原因不愿招惹那老毒物!”
  司马明岔开话题道:“那‘毒中之毒’是什么形象?”
  “一个黑逾墨染瘦削颀长的怪人!”
  司马明点了点头,记在心里。
  尚小芸情深款款的道:“明哥,我们该走了?”
  司马明心念一转,暗忖:自己要办的事太多,至于解毒,那是非常渺茫的事,百日的时间转瞬即逝,自己必须尽力做些事,如果有尚小芸在一起,势必增加许多不必要的顾虑,但当着“偷星盗月施万全”之面,他也不好说什么,点点头道:“是的!我们该走了!”
  “偷星盗月施万全”突地一摆手道:“且慢!”
  司马明剑眉一紧道:“阁下还有话要说?”
  “你们此去是否全力追寻‘长恨书生蒲昌’的下落?”
  尚小芸抢着答道:“当然!”
  “那好,如果你们能先老夫找到他的话……”
  司马明讶然道:“阁下也在找‘长恨书生’?”
  “不错!不过这是受人之托,你小子不必追问了,如果你们寻到他的话,告诉他老夫急于要见他!”
  “可以!芸妹,我们走!”
  说着举步离开破殿,尚小芸向“偷星盗月”福了一福,道了声:“再见!”才跟着司马明后面,向庙外走去。
  出得破庙,司马明停住脚步道:“芸妹,天涯茫茫,‘长恨书生’既存心避世,要找他何异大海捞针……”
  “是的,可是这是唯一的希望,我们不能放弃!”
  “我有一个计较!”
  “什么计较?”
  “我们分头寻访,这样会更好些!”
  尚小芸粉腮一变,道:“明哥,你要离开我?”
  “芸妹,妳听我说下去,以三个月为限,我们仍在这破庙见面,不见不散!”
  “如果……如果……”
  “怎么样?”
  “你不来呢?”
  司马明的内心,起了一阵痛苦的痉挛,这简单的一句话,包含了多少痴情、关怀、盼望和至诚。
  他真的不会来吗?
  他为什么要来呢?
  解药,那只是不可能的奢望,三个月之后,他的生命已到了终点……
  但,他仍强作笑容,道:“芸妹,相信我,我会来的!”
  尚小芸的眼圈又湿润了,以一种扣人心弦的声音道:“明哥,我相信你,但有一句话你必须记住,我的生命,是你生命的一部份,它附托在你的生命里,这就是说,同一的生命,只有同一的结果,决不会有两种结果,不论这结果是好还是坏!”
  司马明的心弦,为之巨震,虽然,他万分不情愿对方成为自己的殉葬者,但,凭言言能改变对方的决心吗?
  他伤感而又茫然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两人凝注了片刻,默然分手。
  他们没有互祝珍重!
  他们没有说再见!
  因为“珍重”两个字,是对既定命运的一种讽刺,而“再见”,也将是断肠的时刻,除非,际遇能扭转命运,但彼此明白,那是极渺茫的事。
  人生最珍贵的是初恋,然而他俩的初恋是苦涩的。
  司马明强迫自己把她的倩影从意念中暂时逐出,他必须精密的安排他的行程。
  先赴青城,找青城派掌门凌云生。
  再赴少林,找元虚和尚。
  然后转往崂山,寻崂山双剑。
  最后,全力查探“东魔”的下落,追出杀父母的仇人,顺便查觅“长恨书生”,至于“血剑”“魔花”,清理门户,恐怕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了。
  心念一决,豪气顿生,但一种可怕的观念,也自下意识中升起,那便是为了索仇,为了争取时间,他将不择手段。
  两天之后,他到了青城山“三清观”。
  行近观前,不由一窒,心想难道又要扑空不成?
  只见观门紧闭,阒无人迹。
  他连叫数声,没有半丝反应。
  心念几转之后,突地扬掌向观门劈去,狂飙卷处,发出一声“轰!”然巨响,木屑纷飞之中,观门已被劈出了碎屑,散满一地。
  这一声巨响,即使是聋子也听到了,可是奇怪,仍然不闻任何声息。
  司马明已意识到事有蹊跷,不由眉锋紧锁,略一犹豫之后,一闪身进入观中,忽见两个蓝衣劲装汉子,怒目切齿,横剑而立,不由冷哼了一声道:“我道是全观的人都死绝了,原来……”
  话只说得一半,已看出这两个蓝衣汉子情形有异,忙咽回了以下的话,抢前两步,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原来是两具尸体,从那尸状看来,显然是被绝顶内家高手,猝然点中死穴,所以死后眼不闭,尸不倒。
  看来“青城派”已遭到了非常的变故。
  抬头一看,又是骇然大震。
  观院之中,横七八竖,尸首不下十具之多。
  是谁下的毒手?
  司马明越过观院,向里走去,但见遍处都是尸体,血腥扑鼻,厥状之惨,令人不忍卒睹。
  走完最后一进,不由废然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道:“都死了,全观上下,没有半个活口!”
  他怀着满腔怨毒,前来索仇,想不到“三清观”已遭血洗。
  这是他做梦也估不到的事。
  他努力镇静了一下心神,想——
  “白云古刹”取住持僧“知空”的人头,是他首次出手,一切顺利,之后,这件血案立时轰传江湖。
  “长恨书生蒲昌”假冢遁世,原因不详。
  “五湖帮”帮主楚彬,突然暴病身故,虽然他看到尸身,但死状可疑。
  现在,“青城派”竟被血洗。
  这一连串的事故,都是在“知空和尚”被杀之后发生。
  是巧合?
  是预谋?
  或是另有蹊跷?
  心念之中,不自觉的出了一身冷汗,事态的演变,不但出人意料,而且可怖,把几件已发生的事故,加以分析,表面上似乎是一个连续,但实际上根本不能联为一谈,似乎风马牛不相及。
  准此而论,他不知自己要找的其他几个师门仇人,又将发生了什么惊人之变?
  他茫然扫视着这最后一进屋中的尸体,他不知道“青城”掌门凌云生是否也在其中,因为他与凌云生未谋一面,完全陌生。
  他的目光,停留在廊沿之上的一具尸体上,从衣着,年龄和相貌,他判断这具尸体可能就是凌云生。
  但,人死了,他还要劈尸不成?当然不会!
  他对索讨师门血债,信心已发生了动摇。
  一连串的事实,显示出这其中有令人难以想像的因素存在。
  ……………………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四章 以血易血
上一篇:
第二章 白发仙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