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波诡云谲
2020-02-16 09:14:44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像是置身在一个离奇的境地中,茫然无措。
  突地——
  一声冰冷而带着颤慄的呼唤,把他拉回现实:“司马明,你这种手段,近于残酷!”
  司马明骇然回身,只见阶沿之下,颤巍巍地立着那分手不久的青衣蒙面人。
  青衣蒙面人,会在此时此地现身,的确大出他意料之外。
  “小兄弟,原来你就是近日轰动江湖的‘邪神’门下司马明?”
  “不错,这一点我不否认!”
  “你到此寻仇?”
  司马明心中一震,道:“不错,蒙面兄何由得悉?”
  青衣蒙面人激颤的道:“你记得我曾对你说过,我与‘长恨书生蒲昌’是莫逆之交,所以对于昔年‘武林十友’与令师结怨的经过,略知梗概,那是一个误会……”
  “误会?哼!”
  司马明在“五湖帮”总舵之内,听帮主夫人说了一句“误会”,现在,这神秘的青衣蒙面人,又说出了“误会”两个字,难道……
  心念未已,青衣蒙面人突然厉声道:“小兄弟,你这种行为天人难恕!”
  司马明剑眉一挑道:“蒙面兄,什么行为?”
  “你不能因一人之故而血洗全观?”
  “你准知道是我下的手?”
  青衣蒙面人骇然道:“难道不是?”
  司马明恨恨地点头道:“我来迟了一步,不能手刃师仇,可惜!可恨!”
  “小兄弟,如此说来不是你?”
  “我希望是我,我来时有这个意思,如果凌云生不现踪的话,我将不择一切手段,可惜,我迟来了一步!”
  青衣蒙面人双目之中,充满了惊诧骇异愤怒的复杂表情,略不稍瞬的瞪视着司马明,最后,一变而为黯然之色,自语般的道:“是谁下的毒手?”
  司马明对青衣蒙面人的突然现身,甚感疑惑,脱口问道:“蒙面兄何以会来此间?”
  “寻‘长恨书生’的下落!”
  “寻‘长恨书生’的下落?”
  “是的,我在获悉‘长恨书生’坟墓被毁,竟然是一座空墓之后,就开始探查他的下落,因为我与他乃是莫逆之交,不能不查个水落石出,此间主人,是‘武林十友’之一,所以也列为被查的地点之中。”
  “哦!”
  “小兄弟,他的墓可是你毁的?”
  “不是!”
  “不是,那是谁?”
  “一个神秘的女子!”
  “奇怪,以我所知,‘长恨书生’并未结怨于任何女子。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子?”
  “一个长发覆面的黑衣女子!”
  他本想把黑衣散发女子交代自己转告“长恨书生”的几句话说了出来,但转念一想,对方既不是“长恨书生”说也无益,于是把将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青衣蒙面人低头思索了片刻,摇摇头,显然他想不出司马明口中所说的那神秘黑衣女子,是什么来路。
  倏地话锋一转道:“兄弟,你真的是‘南邪’的传人?”
  “兄台不信?”
  “不是不信,只是令师……”
  “他没有死!”
  青衣蒙面人慄声道:“他没有死?”
  “是的,他老人家被暗算失腿残目,但奇迹似的竟然没有死,直到……”
  “怎么样?”
  “最近才毒发功散去世!”
  “哦!小兄弟,你可愿意听我一道当年结怨的经过?”
  “无妨说说看!”
  “据说当年名震江湖的‘武林十友’,其中的三人,被‘邪神许昌’无故杀死,其余七友,悲愤之余,向‘南邪’兴师问罪,‘南邪’名满天下,七友自然得知决非其敌,但,手足折翼,岂能缄默,岂知交手之下,事情大出意料之外……”
  “怎样?”
  “南邪功力似没有预计之高,所以七友虽然伤了五人,但仍算是得了手,事后,‘长恨书生’回想当日事情始末,发现这是一个预布的陷阱……”
  “他发现了什么?”
  “第一,‘南邪’杀死三友,只是传言,没有人在现场目睹;第二,‘邪神许昌’在当时有中毒的迹象;第三,你那师兄骆子瑜一直作壁上观,这不近情理……”
  “那当时‘长恨书生’为什么不道出来意之后再动手?”
  “令先师自视极高,而且性情怪僻,有人侵入住地,马上就出了手,使七友毫无发话的机会,当时他这一出手,更证实了传言不虚,所以才产生了那样的后果!”
  “是的,这似乎是误会,罪魁祸首是骆子瑜,但七友难辞其咎!”
  青衣蒙面人凄厉的一笑道:“可是七友除了‘长恨书生’下落不明之外,已悉数遭了毒手……”
  司马明这一震非同小可,骇然道:“什么,七友已全遭毒手?”
  “不错,‘崂山双剑’陈尸湘阴道上,‘少林元虚’暴骨开封城外……”
  司马明蹬蹬蹬蹬连退三步,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说来,师父的仇不用报了,仇人已全部离奇的死亡和失踪。
  青衣蒙面人激动得身形簌簌而抖,接着道:“起初我认为是你做的,现在才知道另有其人,至于这向‘武林十友’之中的四友下毒手的,令人无从揣测!”
  蓦然——
  一阵阴森刺耳的冷笑,倏告传来,那声音有如午夜枭啼,再加上荒山、古寺,遍地横尸,这情景的确使人毛骨悚然。
  司马明和青衣蒙面人齐齐吃了一惊。
  只见一个面目死板阴沉的灰衣人,幽灵似的站在三丈之外的院中,一望而知,这灰衣人是戴了面具的。
  司马明冷电似的目芒,朝这灰衣人一扫,冷冷的道:“阁下何方高人?”
  灰衣人不答反问道:“你就是‘邪神许昌’的传人司马明?”
  “不错!”
  “嘿嘿嘿嘿……”
  灰衣人发出一阵阴森至极的冷笑,笑声配合着他那死气重重的脸,令人不寒而慄。
  司马明冷哼了一声道:“阁下有什么好笑的?”
  “没有什么,太巧了,这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可马明心中大是骇然,这灰衣人竟是冲着自己而来,自己出道日浅,谈不上结仇树怨,八成是师门老帐,当下剑眉一扬,道:“阁下要找我?”
  “不错!”
  “有何贵事?”
  “取你性命!”
  司马明一怔之后,哈哈一笑道:“阁下口气不小,办得到吗?”
  灰衣人毫不思索的道:“易如反掌折枝!”
  “为了什么呢?”
  “因为你是‘南邪’的传人,这够明白了吧?”
  司马明暗忖,果然不出所料,是师父生前树下的敌人,这口吻似乎和“白发仙娘”同出一辙,心念之中,冷冷一笑道:“阁下总有个名姓的吧?”
  “有,但你不配问,阴司路上,老邪会告诉你!”
  司马明登时火高千丈,杀机冲胸而起,重重一哼道:“本人成全你!”
  青衣蒙面人突在此时冷喝一声道:“此地的血案,是否阁下杰作?”
  “是又怎样?”
  “青城派与阁下有何深仇大怨,而致阁下施展这人神共愤的血腥手段?”
  “你这一问是多余,你踏入此观,便已注定了死数!”
  司马明满腔怨毒,无处发泄,此时已到了无法按捺的地步,大喝一声:“好狂妄的家伙,我先劈了你!”
  随着喝话之声,双掌挟以撼山慄岳之势,劈向了头戴面具的灰衣人。
  灰衣人口发阴森冷笑,单掌斜斜一挥……
  司马明但觉击出去的劲道,宛如撞上了铜墙铁壁,“轰!”然一声,反震而回,他这一惊,委实非同小可,对方的功力,高得令人难以置信,电掣收掌,横移五尺。
  青衣蒙面人却在此刻,出手攻向了灰衣人。
  灰衣人不屑的哼了一声,一晃,竟然鬼魅般的欺到了青衣蒙面人身前,伸手便朝青衣蒙面人当胸抓去,闪身、避招、出爪,快得犹如一瞬。
  青衣蒙面人亡魂大冒,避已无及,举脚电闪踢向对方“丹田”要穴。
  这完全是拚命之着,他固然非伤在对方爪下不可,但对方的“丹田”却卖给了他,两败俱伤之局,似已形成……
  灰衣人在这任何人均不及收手的情况下,竟然滑身斜出三尺。
  青衣蒙面人一腿踢空,人也跟着旋开五尺。
  两人距离已在丈外。
  灰衣人厉哼一声,呼呼劈出两掌,这两掌不但奇快绝伦,而且劲道万钧。
  青衣蒙面人惊魂未定,排山劲气,已罩身击至,急挥掌封去……
  震耳欲聋的巨响,挟以一声惨哼,一条青影,飞泻落入殿堂之中。
  几乎是同一时间,灰衣人身形一连两个踉跄,口里轻哼了一声。
  原来就在灰衣人出手震飞青衣蒙面人的同时,司马明以毕生功力,推出一掌,他的目的本是要解青衣蒙面人之厄,但迟了半秒,青衣蒙面人已被对方震飞。
  灰衣人桀桀一声怪笑道:“司马明,许老邪真的死了?”
  司马明不答所问,呼的又是一掌劈出。
  灰衣人身形一弹,轻易的避过这一掌,又道:“许老邪的‘魔环’,想来是传给你了?”
  司马明怒目切齿的道:“不错,你想怎么样?”
  “嘿嘿嘿嘿,你死在目前,所以必须问明白,以免落到别人手里!”
  “你准知你不会死?”
  “你何不试试看?”
  司马明怒哼了一声,一招“流金化石”顿告出手。
  这一招“流金化石”,曾把“北毒”之子东门舜击成了重伤,在当今武林之中,能接得下这一招的,恐怕为数不多。
  岂知事情竟然大大出人意料之外。
  灰衣人不闪不避,双掌一划一圈,司马明的招式不但施展不开,反而被迫得向后退了三个大步。
  “司马明,许老邪还有什么绝着传给你,无妨全抖出来亮亮相,否则你会死不瞑目的,错过此刻,你永远没有机会了!”
  司马明气得七窍冒烟,但心中却凛然不已,对方的身手,高得骇人听闻,竟然能消解他的绝招“流金化石”,但,孤傲成性的他,岂肯低头。
  暴喝声中,司马明第三次出手,攻向了灰衣人。
  灰衣人一弹身,又避了开去。
  司马明收势之际,“九阳神功”应念而生,这一击如果不成功的话,后果就实在堪虞了。
  一股灼热的劲浪,随挥掌之势暴卷而出。
  灰衣人阴森森的道:“九阳神功!”
  身形不闪不避,左掌一圈一引,右掌疾劈而出。
  司马明感觉自己全力发生的“九阳神功”,在对方一圈一引之下,竟然被引向了一侧,不由心胆俱寒,要想收势,已是不及,另一股排山劲气,已罩身击到。
  “砰!”
  司马明身形连晃,蹬蹬蹬后退八尺之多,忍不住闷哼出声,一口逆血,夺口喷出。
  灰衣人得意至极的狂笑一声道:“小子,你得自许老邪的,也不过如此,还有什么绝着没有?”
  司马明已知自己决非对方之敌,但对方既然冲着自己而来,堂堂“南邪”的传人,难道还逃避不成,反正自己身中“百日归”奇毒,只有百日生命,万一不幸,又何争于多活这一百天。
  心念之中,迅快的取出“魔环”套在中指之上。
  灰衣人乍见“魔环”,那透过面具的双目,立时闪射出一种骇然但又贪婪的神色,冷冷的道:“魔环,半刻之后,它将易主!”
  司马明俊面抖露一片恐怖杀机,向前逼近了数步,一运神功,“魔环”顿时暴射夺目光华,但那光是一束,像剑尖逼出的剑芒一样,芒长一丈有余。
  灰衣人自言自语的道:“这‘魔环’在本人手上,两丈之内取人首级,大概决无问题!”
  司马明冷哼一声道:“一丈之内,取你的首级,大概也没有问题!”
  话声中,上步挥手,一道长约丈许的森森环芒,疾扫而出……
  灰衣人一个倒弹,电射两丈,已到了院中,显然,他对“魔环”的威力,仍有所畏惧,不敢轻撄其锋。
  司马明再度上步,下了阶沿,也立身院中。
  被灰衣人震飞落入殿堂之内的青衣蒙面人,这时,已经站起身来,靠在那紫檀木的巨桌之旁,一动不动,若有所思。
  司马明双目圆睁,迫视着灰衣人道:“在杀你之前,我希望知道你的名号和来意?”
  灰衣人嘿嘿一阵阴笑道:“司马明,我的名号你不必知道,来意就是要杀你,我还可以告诉你一理由,就是因为你是‘邪神许昌’的传人!”
  司马明不由肝胆皆炸,厉喝一声:“你死定了!”
  手指上的“魔环”棱芒暴涨,手掌挥动之间,环芒交织成了一片光幕,罩向了灰衣人,响起一片森冷可怖的丝丝之声。
  灰衣人展闪腾挪,轻灵飘忽得像幽灵似的,始终不触及光幕。
  以“魔环”应敌,全凭一股真元由环上逼出,时间久了,真元消耗至巨。
  灰衣人似乎深知其中奥妙,凭他奇绝武功的身法,在院中不断飞掠激晃,使司马明疲于奔命。
  盏茶工夫之后,“魔环”光芒锐减,威力仅在八尺之间。
  司马明心中大感焦灼,他已感到内力亏损至巨,额角鼻头,汗珠累累。
  适时——
  灰衣人出手反攻,就激晃不息之势,从不同方位,击出了九掌,劲气狂卷,有如千重逆浪,从四面八方击撞向同一目标。
  就在灰衣人九掌攻出之后一一
  光芒顿敛,惨哼声中,司马明被击得倒飞回阶沿回栏之上。
  灰衣人一晃身上了阶沿,再度扫出一掌。
  “砰!”挟以半声惨号,司马明口血飞迸,横飞入殿堂之中。
  青衣蒙面人移身展臂,正好把司马明接在怀中。
  灰衣人缓缓上前两步,站在殿堂门槛之外,双目之中,闪射出慑人厉芒,语冷如冰的道:“你是自决,还是要本人出手成全?”
  青衣蒙面人下意识的退了两步,心中寒气股股而冒,暗道一声“完了”,凭他的身手,要逃出灰衣人之手,恐怕还不容易,再加上手中抱的司马明,真是只有死路一条,不禁望着手中昏迷不省的司马明黯然一叹道:“小兄弟,恩怨情仇,从此一笔勾销!”
  就在此刻——
  一阵鬼嚎也似的怪笑,震耳传来。
  灰衣人霍地回身,只见院地之中,站着一个肤黑如漆,身着黑袍的瘦长怪人,远远望去,那不像是人,像是一段烧焦了的木头。
  通体上下,唯一的一点白色,那便是怪人的眼珠。
  青衣蒙面人远在殿堂之内,也为之股慄不已,凭他的江湖阅历,竟然猜不出这黑肤怪人的来路。
  黑衣怪人白多黑少的眼珠骨碌碌一转,以一种极其刺耳的声音向灰衣人道:“堂堂‘梅花会’会长,何必面具罩脸,难道见不得人?”
  灰衣人似乎骇然惊震,不自觉的退了一步。
  青衣蒙面人这一惊非同小可,想不到这灰衣人竟然是神鬼不测的“梅花会”会长。
  “梅花会”会长何以要血洗三清观?为什么要追杀司马明?
  灰衣人冷哼了一声道:“阁下报个万儿出来?”
  “你承不承认你的身份?”
  看样子这黑炭般的怪人,似乎并不能确定灰衣人是否真是“梅花会”会长。
  灰衣人嘿嘿一笑道:“本人不否认!”
  黑衣怪人点了点头道:“如此我告诉你,区区在下就是‘毒中之毒’!”
  “毒中之毒?”
  “一点不错。”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四章 以血易血
上一篇:
第二章 白发仙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