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生死边缘
2020-03-24 09:16:47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骆子瑜算来已是年近花甲的老人,但望上去仍是一个潇洒飘逸的中年美男子,足见其内功修为已到了登堂入室之境。
  司马明目眦欲裂的瞪视着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仇和恨,在血管里奔流,怨毒之气,几乎破腹而出,身形簌簌抖动。
  他恨不能把他生吞活剥!
  他恨不能把他撕成碎片!
  骆子瑜,他一分一秒也不能稍忘的仇人,想不到是“梅花会”的幕后主持人。
  他正在经历着生平从未有过的激动。
  他脑海中幻化出师父“邪神许昌”被残害以致死的情景,母亲“散花女王芳兰”被强奸舍子而疯狂的惨相,父亲司马宏被围攻迫杀的血剧……
  终于,他迸出了一句话:“骆子瑜,我要把你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骆子瑜哈哈一阵狂笑道:“你要为许老邪报仇?”
  “不错,师父遗命要杀你!”
  “你办得到吗?”
  “还有,你不会忘记十八年前虎头峰顶那一幕吧?”
  骆子瑜面色大变,离座而起,慄声道:“你是谁?”
  司马明咬牙切齿的道:“司马宏之子,被扫飞绝谷的那孩子,想不到吧?”
  骆子瑜面色再变,口里再度发出一阵狂笑,笑声中充满了阴残狠毒的意味,令人听来毛骨悚然。
  那中年美妇,却满面骇异之色。
  司马明双掌一提,随又放下,他此刻功力全无,手无缚鸡之力。
  他的目光,下意识的一扫那中年美妇,若非自己被阵势所困,单凭“无相身法”,就足可自保,绝不至被中年美妇所乘,失手遭擒。
  “如果我死不了,我一样要杀妳!”他在心里暗念着。
  骆子瑜笑声一敛,阴森森的道:“司马明,这叫做天从人愿,你只好认命了!”
  死亡的阴形,立时罩上司马明的心头,他自知既落入骆子瑜之手,岂有幸理,怨毒至极的嘶吼道:“骆子瑜,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我作鬼也不饶你!”
  “小子,那扇厅门便是你的榜样,我只消举手之劳,你就得化为灰烬!”
  司马明急气攻心,又是一口鲜血,夺口喷出。
  骆子瑜狞笑一声,双掌上扬……
  司马明目瞪如铃,眼角竟然渗出了血水。
  骆子瑜已练成了全部“九阳神功”,出手一击之下,司马明势非被灼成焦炭不可。
  厅内的空气在这刹那之间,紧张得令人窒息。
  司马明怨毒惨厉之状,使得那中年美妇紧蹙双眉。
  在这一刻里,司马明的感受,远超出死亡的恐怖之外——
  师仇、父仇、母恨,将随着生命一起消失。
  施之于人的、受之于人的、一切恩怨情仇,也将趋于幻灭。
  最令他死不瞑目的,是死在不共戴天的仇人手中。
  一连串熟悉的面形,从他脑海里电闪滑过,他的思念,停留在其中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身上,她,正是与他有了夫妻名份的方静娴。
  他不自禁的展露一丝苦笑,他想起方静娴已身怀有孕。
  这是绝望中的一点火花,司马明有后了,不愁将来报仇无人……
  骆子瑜面上乍阴乍晴,双掌迟迟未吐劲。
  蓦然——
  那中年美妇娇声道:“你真的要杀他?”
  骆子瑜阴阴的道:“当然,难道要留下祸胎不成!”
  “可是你考虑到没有?”
  “考虑什么?”
  “他的身后人!”
  骆子瑜面上的肌肉一阵牵动,道:“他身后人,什么意思?”
  “他被劈落‘死谷’而能生还,他所擅的‘无相身法’,‘白骨旗’的出现,你该想其中的因果关系……”
  “可是我不能不杀他!”
  “杀了他的后果……”
  “什么后果?”
  “会给‘梅花会’带来末日!”
  “难道……”
  “暂时囚禁,也许他活着的价值,比杀死他的价值更大!”
  “价值?”
  骆子瑜的双掌,缓缓垂了下去,这“价值”两个字对他有极大的诱惑作用。
  这个曾经获得天下第一高手宝座的奸雄,对第一高手的虚衔,并不满足,他的最终目的是君临天下,唯我独尊,是以中年美妇的话,深深地打入了他的心坎。
  不错,如果司马明的身后人,确实是“无相神女”、“白骨夫人”等这些百岁巨擘的话,目前“梅花会”气候不足,很可能步上末日之途,而扣留了司马明,在万一之时,可以用之作为人质,这价值实在不菲。
  “啪!啪!”
  应着骆子瑜击掌之声,四吊客之首“横死客”急步入厅。
  “主人有何法谕?”
  “把这小子押入地牢!”
  “领法谕!”
  “横死客”一把挟起司马明,向厅外奔去,进入原先的那梅林奇阵之中,顾盼间,来在一座假山之前,“横死客”大叫一声:“开牢!”
  假山居中,立时裂开一个黑越越的洞穴,两个面目狰狞的黑衣汉子,抢步出洞,左右一站,向“横死客”躬身为礼。
  “横死客”大剌剌的道:“七号情况如何?”
  黑衣汉子之一恭谨道:“没有什么麻烦!”
  “现在这小子该是八号?”
  “是的!”
  “七八两号,不比寻常囚犯,务必小心看守,不可疏神大意!”
  “是!”
  “带路!”
  “遵命!”
  两黑衣汉子在前,“横死客”在后,进入洞穴之中。
  司马明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功力尽失的他,只有听任摆布的份儿。
  穴道似乎很深很长,阴霾之气扑鼻,偶尔在转角或下降的石级之间,挂着一盏昏黄惨淡的油灯。
  足足半盏热茶时间,才来到一处巨大的石穴之中,暗淡的灯光下,可以照见一扇扇的铁门,镶嵌在石壁上,谅来这就是牢房了。
  黑衣汉子,打开了左侧第四间牢门,“横死客”一抖手把司马明抛了进去。
  “砰!”
  厚重的铁门重新关闭,司马明被隔在一个鬼域似的世界中。
  司马明紧闭双目,躺在湿漉漉的牢地上,这一刻,他心中空得像一张白纸,什么意念都不存在,他的身心似乎都麻木了,唯一的感觉是绝望和幻灭。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一阵沉窒的剥啄声,把他从无意识的状态中惊醒。
  “喀!喀!”
  那声音仍继续着。
  牢中伸手不见五指,司马明功力已失,目光与常人无异,他无法看清牢中是什么情况,那“喀!喀!”的叩击声,勾起了他好奇之念。
  于是,他站起身来,开始摸索,石牢两丈不到,触手都是滑腻的石壁,在靠里的角落里,摆了一张木床,床上居然还有一条被褥。
  摸索,倾听,他在搜寻那叩击声的来源。
  终于,他发觉那声音来自床里靠牢顶的壁间的一个裂缝。
  他把耳朵贴近裂缝,一个孱弱的声音,在频频呼唤:“八号同难,八号同难,你听见我的话吗?”
  …………
  司马明不由怦然心惊,难道这发声的就是“横死客”叮嘱要小心看守的七号?不知对方是何等样的人物,被关进这阴司冥府也似的地牢来,在好奇心的驱迫下,他用手指叩击了两下牢壁,把口附于裂缝,道:“听见了,阁下是谁?”
  “你是谁?”
  “我!”司马明犹豫了片刻之后,道:“在下司马明!”
  “什么,你再说一遍?”
  那声音充满了激动、颤慄。
  司马明不由心中一动,难道对方认识自己不成,当下又道:“在下司马明!”
  “司马明?”
  “不错!”
  “邪神许昌的传人?”
  “一点不错!”
  那声音变了,像是绝望者的哀鸣:“你……怎么会落入‘梅花会’之手?”
  “阁下是谁?”
  “哦!我……我……兄弟,我是蒲昌!”
  司马明全身一震,宛若晴空一个霹雳,“长恨书生蒲昌”竟然被关在地牢之中,这真是作梦也估不到的事。
  他与“长恨书生蒲昌”情如手足,为了师姐沈玉霞的关系,他勾销了师父与“武林十友”之间的一段仇。
  “回天手蒲昌”为了爱沈玉霞受阻,而致改?号为“长恨书生”。
  沈玉霞为了爱他,而被她母亲“西鬼”禁锢了三十年。
  这一对艰苦的情侣,在三十年之后,得偿夙愿,虽然青春已逝,但晚来的幸福,仍然是珍贵的,想不到……
  司马明不敢再往下想,怆然唤了一声:“蒲兄!”
  “兄弟,你怎么回事?”
  司马明切齿道:我不幸落入骆子瑜手中……”
  “骆子瑜?”
  “不错!”
  “这从何说起,这里不是‘梅花会’的地牢吗?”
  “骆子瑜就是‘梅花会’的幕后主持人!”
  “哦!”
  “蒲兄,你……”
  “有人来了,停会再谈,躺下去,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司马明依言往床上一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在牢门之外,接着,铁门上打开一个方孔。
  “司马明,接你的食物!”
  司马明为了能顺利的和“长恨书生”谈话,按捺住满腔怒气,把食物接了过来,“卡!”方形小孔,倏又关上。
  他把食物往墙角一倒。工夫不大,“喀!喀!”的叩击声又起。
  司马明又站回那裂缝之处。
  “蒲兄,你的经过怎样?”
  “和你分手之后不及一月,被‘四吊客’所擒,据你说‘梅花会’幕后人是骆子瑜那厮,我才明白对方不放过我的原因,看来‘武林十友’之中,离奇死亡的几位,也必是‘梅花会’所为无疑!”
  “对方何以不杀你而把你囚禁?”
  “你该如道我从前的名号?”
  “回天手!”
  “不错,‘梅花会’看上了我的医术,打算迫我投效该会!”
  “你不愿意?”
  “兄弟,你以为我蒲昌是这样的人吗?”
  “蒲兄,我那师姐沈玉霞……”
  “她……”
  “她怎么样?”
  “她……她已经……”
  一个不祥的预感,掠过司马明的心头,慄声道:“她到底怎么样?”
  “长恨书生蒲昌”咬牙切齿的道:“她死了!”
  “死了?”
  “是的,她死了!”
  司马明全身起了一阵痉挛,眼前一黑,几乎支持不住站立之势,他受之于“邪神许昌”的太多,他有心要补报在他师姐沈玉霞的身上,想不到她竟然死了。
  “如何死的?”
  “死在我的身旁!”
  “你的身旁?”
  “是的,她与我同时遭擒,同囚一室!”
  “我说她是如何致死的?”
  “自杀!”
  “什么,自杀?你看着她自杀?”
  “我俩遭擒之时,彼此都受伤极重,而且被散去了功力,被囚禁之后,我一时急气攻心而告晕绝,她一时不察,以为我已经死了,所以……”
  “长恨书生”说到这里,已然泣不成声。
  司马明血行加速,胸臆之间隐隐作痛,钢牙几乎咬碎,激愤至极的道:“所以怎样?”
  “她……碰壁而亡!”
  两滴泪珠,悄悄地爬下了司马明脸颊。
  “长恨书生”继续道:“兄弟,你可以想像得到愚兄我当时的心情,我想随伴她一块去,但,此仇不报,我岂能瞑目,于是,我苟全偷生,兄弟,天幸你到这儿来,我可以完成心愿了……”
  “什么心愿?”
  “沈玉霞为了我,度过了三十年凄楚的岁月,我们彼此的年华,都作了爱情的牺牲,现在,她死了,我怎能离开她,兄弟,这报仇的事,拜托你了!”
  司马明全身起了一阵轻微的抽搐,一股寒气,从心的深处升起。
  “蒲兄,你……”
  “我此生绝不再出这牢房一步!”
  “你……这样做……”
  “兄弟,你对我来说,是奇迹,别人希望死里求生,而我,祈求着能在这绝地里死,兄弟,如果你不被囚入地牢,我的死是一种奢望。”
  “蒲兄,你认为我能活着出去?”
  “当然!”
  这话使司马明心头一震,惑然道:“为什么会当然?”
  “我已经完成了脱困是计划!”
  “计划?”
  “不错!”
  “那你何不照计划脱困?”
  “我的计划是为了别人,而不是为了自己!”
  “为什么?”
  “我说过今生不离此牢,我要在同一地点追随沈玉霞于地下。”
  “蒲兄,你这样做太过份了!”
  “兄弟,这是我求之不得的奇迹,你不必再说什么了,现在我说我的计划,一个时辰之后,你将重睹天日……”
  “不可能!”
  “你未听我说完,怎么知道不可能?”
  “我功力全失……”
  “我知道!”
  司马明骇然道:“你知道?”
  “不错,凡被囚禁于此的,都被制住了功力,但,兄弟‘回天手’这个名号不是侥幸,区区‘断脉闭元’之技,难不了我,举手之劳,我将使你恢复功力!”
  这话,确实令人难以置信。
  “长恨书生”话锋一顿,又道:“我一样被‘断脉闭元’之术,制住了功力,但半个时辰不到,我就自开禁制,恢复如初,否则,怎能完成计划!”
  “什么计划?”
  “牢地岩壳薄弱,一尺之下,就是泥土,我以一月之功,开了一条地道,直达梅林奇阵之外,出困易如反掌……”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十三章 地龙宝血
上一篇:
第十一章 阶下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