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技震少林
2020-05-06 09:18:51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不速而至的美少年,正是司马明的妻弟方子玉。
  方子玉会突然在此现身,的确大出司马明意料之外。
  骆小玲娇唤了一声:“玉哥哥!”
  司马明大感怔愕,看样子骆小玲是方子玉的爱人,这的确是意想不到的事。
  方子玉扫了司马明一眼,转向骆小玲道:“玲妹,怎么回事?”
  “他要杀我!”
  “杀妳,为什么?”
  “他说与我爹有仇,他已毁了我外公!”
  司马明忍不住道:“子玉,你姐姐和师父呢?”
  方子玉愕然道:“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
  “不是在谷内吗?”
  “哼,那里已成一片焦土,是‘梅花会’的杰作!”
  方子玉面色大变。
  骆小玲讶然道:“玉哥哥,你认识他?”
  “他是我姐夫!”
  “什么,司马明是你姐夫?”
  “不错!”
  司马明目注方子玉,沉声道:“要她把那本书还给我!”
  “书,什么书?”
  “无相宝籙,我受人之托送回少林寺!”
  “无相宝籙,武林瑰宝!”
  方子玉面色一连几变,终于向骆小玲道:“还给他!”
  “不行!”
  “妳不听我的话?”
  “他会杀我!”
  “有我在此,他不会!”
  司马明乘对方说话之际,身形似魅,爪出如电,一闪回到原来位置,“无相宝籙”已到了手中,出手之快,惊世骇俗。
  骆小玲发出了一声尖叫。
  司马明此刻要毁去骆小玲,可以说易如反掌,但,他踌躇了,因为她是妻弟方子玉的爱人,他下不了手,不杀她的话,心里委实吞不下这口恶气。
  方子玉惊疑的向司马明道:“姐夫,你说我姐姐和师父失踪了?”
  “嗯!”
  “谷中已被烧成焦土?
  “是‘梅花会’的杰作?”
  “不错,骆子瑜还在谷中与我交过手,可惜被他兔脱了!”
  方子玉面上掠过一抹难以觉察的杀机,向骆小玲身边一靠,道:“玲妹,我姐姐和师父失踪了,是妳父亲率人下的手!”
  骆小玲委屈的道:“那不关我事,你又没有透露过你的身世,谁知道……”
  “可是我方子玉睚眦必报?”
  “玉哥哥,你……”
  “玲妹,妳的身体已属于我,当然不可能再嫁他人,死了也是我方家的鬼,妳说是吗?”
  骆小玲骇然向后一退身,道:“玉哥哥,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对你的爱?”
  “没有,我知道妳真的爱我!”
  “那你……”
  “我忽然发觉我不能爱妳了!”
  骆小玲粉腮大变,慄声道:“你不爱我了?”
  “不错,不是不爱,而是不能爱!”
  “玉哥哥,我……”
  两颗晶莹的泪珠,滚落骆小玲的腮边,看来她对方子玉的爱是很深的。
  方子玉面不改色的道:“玲妹,妳不要怨我?”
  “我……玉哥哥,我爱你呀!家父做的事其过不在我……”
  “谁要妳是他的女儿?”
  “你……准备怎么样?”
  方子玉俊面一变,道:“我要杀妳!”
  这话使得一旁的是司马明心头一震,大声道:“子玉,你胡来……”
  但,迟了,司马明一句话还没说完,一声凄绝人寰的惨号,已告破空而起,使人为之毛骨悚然。
  方子玉真的杀了他的爱人,这真是匪夷所思的事。
  这面如冠玉的少年,想不到心肠如此狠毒,居然能向心爱的人下毒手。
  司马明不由毛发俱竖,慄声道:“方子玉,你竟然真的杀了她?”
  方子玉若无其事的道:“我方子玉睚眦必报,这只能怪她父亲!”
  司马明全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第一次见识到这种残酷无情的人,而这人,年纪还不到二十。
  “方子玉,你太残忍了!”
  “司马明,我称你一声姐夫,请你说话客气一点!”
  司马明不由气往上冲,他并非惋惜骆小玲的死,因为骆小玲是他血海仇人之女,而是震惊于方子玉这种丧失人性的行为,当下冷哼了一声道:“你不承认这种行为几近疯狂吗?”
  “这一点我确未想到,我只想到姐姐和师父的下场!”
  “她们并不见得就已经死了呀!”
  “不管如何,她总是该死。”
  “方子玉,你这种行动才真该死!”
  方子玉阴阴一笑道:“司马明,你别认为有多了不起,若非看在我姐姐份上……”
  “怎么样?”
  “我一样毙了你!”
  司马明肝胆皆炸,怒极反笑道:“你何不出手试试?”
  “你以为我不敢?”
  喝话声中,一掌劈向了司马明当胸,掌至中途,一颤而幻成一片掌影,如瑞雪飘飘,罩向上盘十二大穴,这一击之势,可说奇诡狠辣到了家。
  司马明愤怒填膺,“九阳神功”挟以十成功劲,硬封过去。
  闷哼声中,方子玉弹退两丈之外,口血汨汨渗出。
  司马明反而一呆,他想:自己出手重了些?
  方子玉满脸怨毒之色,目中光芒闪烁,厉声道:“司马明,别怪我心黑手辣……”
  蓦在此刻——
  一声喝斥,倏告传来:“子玉,敢对你姐夫无礼!”
  喝话声中,一条人影飘然落地,来的正是司马明的阿姨王芳翠。
  方子玉惊悸的向后退了两步,一屈膝道:“参见师父!”
  王芳翠冷冷地瞪了他一眼,道:“子玉,你竟敢一而再的逃了出来,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若再为非作歹,绝按门规第一条处置!”
  “玉儿知过了!”
  司马明这才施礼道:“阿姨好!”
  “明侄,怎么回事?”
  司马明把经过简略的说了一遍,气得王芳翠娇躯乱颤,回头狠狠地对方子玉道:“子玉,你确实死有余辜,你姐姐为了顾全父母遗命,百般呵护你,有一天你姐姐会毁在你的手里!”
  方子玉俯首无言。
  司马明道:“阿姨,静娴平安吗?”
  “她很好,你怎么问这句话?”
  “这……没有什么,随口问问罢了,她人呢?”
  “四出寻找这孽障,可怜她……唉!她太善良了!”
  “侄儿到谷中,发现……”
  “梅花会为了怀疑你隐身谷中,不惜纵火焚谷!”
  “哦!”
  “明侄,你的功力似乎……”
  “侄儿已达到‘血剑’‘魔花’。”
  “啊!真的,可喜可贺,对你母亲和仇人的下落有眉目否?”
  “这个……还没有!”
  “那你应该竭力寻找你母下落,否则当年参与苍山血案的凶手将无从查起?”
  “是的!”
  “我也尽力为你寻访!”
  “谢阿姨!”
  “你目前作何打算?”
  “侄儿受人之托,赴少林了却一段百年公案。
  “送回少林失经‘无相宝籙’!”
  “哦!如此你走吧!”
  司马明别了王芳翠师徒,重新上道,扑奔嵩山少林寺,他本想把“梅花会”的幕后操纵人就是骆子瑜的秘密,告诉他阿姨王芳翠,但一想又忍住了,他要独立索仇,不愿任何人插手。
  这一天,晨曦初露,晓雾未开,少林寺前,出现一个丰神似玉的冷漠少年。
  他,正是司马明。
  上次在少林落败被囚的往事,又映入他的脑海。
  于是——
  他有一个疯狂的决定……
  “何方施主,恁早驾临敝寺,请止步!”
  两个粗眉大眼的和尚,现身山门外的道中。
  司马明停下了脚步,冷冷的道:“司马明二度拜山!”
  两僧人一看,来的赫然是上一次把少林寺闹得乌烟瘴气的司马明,不由惊愕的退了一步,其中之一打了一个问询道:“施主有何贵干?”
  “通禀你们掌门,司马明有事求见。”
  “施主请稍待!”
  两僧人如飞而去。
  工夫不大,一个法相庄严的老僧,行云流水般来到山门。
  司马明一看,来的是知客“了悟”和尚,扛抱拳道:“大师请了!”
  “了悟”和尚宏宣一声佛号道:“司马施主重临敝寺,必有所为?”
  “无事不登三宝殿,在下当然有所为而来!”
  “请问……”
  “在下见到贵掌门人之后,自有交代!”
  前车之鉴,使“了悟”和尚大感惶惑,一顿之后,道:“少施主何不说出来意,贫僧也好据以通禀?”
  司马明冷冰冰的道:“在下不见到贵寺掌门,恕不奉告!”
  “如此贫僧有方尊命,请施主……”
  “在下以礼求见,大师最好不要刁难,否则的话……”
  “怎么样?”
  “在下会直接去见贵寺掌门,毋劳大师通禀了!”
  知客“了悟”老脸骤变,道:“阿弥陀佛,少施主目中无少林……”
  “这可是大师自己说的!”
  “佛门乃清净之地,施主请三思!”
  “在下说过有事而来!”
  “请述来意?”
  “时间未到!”
  “贫僧难以应命!”
  “如此休怪在下无礼,要闯山门了!”
  知客“了悟”身后,闪出八个壮年僧人,手持齐眉棍,一字排开,堵住山门。
  司马明冷哼了一声道:“大师,在下可没有出手之意,如果贵寺不谅,逼在下出手,一切后果由贵寺自己承担,在下恕不负责?”
  知客“了悟”激动得簌簌而抖,慄声道:“施主当不忘往日的教训?”
  “了悟”话中之意,当是指上次司马明败在“慧光”大师手下,束手被擒,囚入“清心室”那一段往事而言。
  这正触到司马明的隐痛,狂妄的一笑道:“大师,在下无一日稍忘!”
  “了悟”一窒,道:“少施主今天的来意,莫非是要……”
  司马明打断了对方的话道:“在下不耐久候!”
  “少施主如不说明来意,贫僧无法接待!”
  “如此请闪开!”
  知客僧“了悟”老脸再变,身前的八个僧人,各将手中齐眉棍一扬,看样子如果司马明要硬闯的话,他们势非出手不可。
  场面在一时之间骤呈紧张。
  司马明不屑的冷冷一哼道:“你们要讲打?”
  “了悟”厉声道:“神圣之地,不容亵渎!”
  司马明存心一雪前耻,但无意伤人,当下暗运“玉芝神功”护住周身,口中冷笑连连,道:“在下不信这个邪!”
  话声中,举步便往里闯。
  知客“了悟”口宣一声佛号,举掌便劈。
  司马明不闪不架,视若无睹。
  “砰!”的一声暴响,“了悟”和尚但觉这一掌如击在一块生铁上,腕痛如折,一股潜劲反震得他一个踉跄,撞在山门之上。
  司马明已进入山门之内。
  如雷暴喝声中,八根齐眉棍,挟奔雷骇电之势,呼呼罩身击到。
  闷哼声中,人仰棍飞,八个少林弟子,全做了滚地葫芦。
  司马明连头都不回,直逼寺门……
  震耳佛号传处,五个白眉老僧,抢步出了寺门。
  来的,正是少林五老。
  司马明一抱拳道:”各位大师别来无恙!”
  五老一个个在惊骇之中泛出怒容,为首的“虚无大师”合什道:“少施主要重演上一次的故事?”
  司马明傲然道:“故事不会重演!”
  “请述来意?”
  “求见贵寺掌门方丈‘了禅大师’,有事交代!”
  “施主请把话说明白些?”
  “这已够明白了!”
  这时,知客‘了悟’和八个弟子,灰头土脸的赶了过来。
  “虚无大师”白眉一掀道:“少施主逞强伤人……”
  “在下可未曾出手,大师何不当面问个清楚?”
  “虚无大师”目注知客“了悟”。
  “了悟”垂眉低目道:“弟子等被护身神功所震,但并未受伤!”
  “退下去!”
  “了悟”和八弟子合什而退。
  五长老齐齐面泛骇色,首座“虚无大师”回顾四长老一眼之后,道:“少施主如不说明来意,老衲等无法应命!”
  “不许在下入寺?”
  “不错!”
  “五位自信能挡得了在下?”
  “施主未免太过目中无人!”
  司马明别有居心,有意激起事端,当下冷笑一声道:“在下要闯了!”
  说着,举步前欺。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十八章 天伦泪
上一篇:
第十六章 盖世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