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仙子思凡
2020-05-06 09:28:17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长白双环”一左一右攻向了司马明。
  这两个魔头以环成名,可以想见钢环上的造诣绝非泛泛,但见环影千里,满空飞芒,密无点隙,势若骇电奔雷。
  司马明可清楚今日之战是生死之争,对方必然会以群殴的手段对付自己,而当面的一干魔头,都是不可一世的人物,解决一个便减少一分阻力。
  念动之中,双掌挟以毕生功劲,分向左右疾圈而出。
  骇人的劲浪卷处,环影顿息,“长白双环”各被震得踉跄而退。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司马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扑向右方的一人。
  惨号破空而起,“长白双环”之一,飞栽三丈之外,几乎是同一时间,惨号曳空,“长白双环”的另一个被震得腾空而起,泻向五丈之外。
  两个照面,毁去了两个巨擘,这种身手,的确是百年罕见。
  司马明掌劈“长白双环”之后,略不稍停,身形射向了骆子瑜。
  暴吼声中,“火云怪佛”从横里攻到。
  一道排山劲气卷处,司马明前射的身形,被撞得偏荡八尺。
  红光一闪,赤热劲浪罩身涌至,骆子瑜已乘机劈出了一掌“九阳神功”。
  司马明仗着“玉芝神功”护身,并未被“九阳神功”灼伤,但那撼山劲道,把他推开到一丈之外,眼前飘起一片浓烟,夹以焦臭之气,近身草木,已被“九阳神功”烧成了炭灰。
  人影再晃,“五台独目头陀”、“毒爪许远”与“南海四枭”,相继扑出。
  司马明目中喷出骇人的光焰,一招“宇宙洪濛”,迫得近身的六人一窒,“星移斗转”挟以雷霆万钧之势,指向“五台独目头陀”。
  惨哼再传,“五台独目头陀”口血狂喷,跌跌撞撞的冲退两丈,坐地不起。
  “砰!”的一声暴响,“毒爪许远”一掌印正了司马明后心,神功反震之下,“毒爪许远”踉跄退了三步,司马明却前冲七尺。
  “小鬼,躺下!”
  “火云怪佛”蒲扇大的手掌,正迎着司马明前冲之势劈出。
  急切中,司马明挥掌相迎,仓促应敌,劲力可就比不上平常的一半,而对方这一击,却是全力而为。
  巨响挟以闷哼同时而发,司马明侧翻出一丈之外。
  “南海四枭”适时各劈出一掌。
  四道如山劲气合流,其势岂同小可。
  司马明未稳身形,被卷得旋飞而起,泻向两丈之外,若非神功护体,不死也得重伤。
  身形甫一沾地,一个翻滚,站直身形。
  连遭重击而不伤,看得一干魔头寒气大冒。
  十丈外的场中,这时已成了尸山血海,惨嗥之声,撕空裂云,接连不断。
  司马明心切“地堡”众人的安危,偏目一扫,心中不由一震,场中竟然穿插有白衣蒙面女子,他知道母亲的随身“十二使者”已然来到。
  搏斗之惨烈,令人怵目惊心。
  “南海四枭”各发一声怪喝,再度涌身而进。
  司马明咬了咬牙,一招“开天辟地”,陡然施出。
  这一招是“玉芝神功”之中,最凌厉也是最后的一招,他为了一举而废去这四个“穿胸榜”上列名的仇人,第一次施展此招。
  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裂云而起,五丈之内,土崩石裂,回旋的劲气,有若怒海鲸波,激啸排云,土石草木,蔽地遮天。
  四条人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摇曳划空而去。
  “五台独目头陀”原本重伤坐地不起,此刻被劲气回波所震,接连数个翻滚,鲜血狂喷而亡。
  司马明第一次施展这招“开天辟地”,也不由被那超出想像的威力,惊得一呆。
  待到一切声息静止,眼前已失去了骆子瑜,“火云怪佛”和“毒爪许远”等人的踪影。
  司马明望着“阴阳五行阵”,恨恨地一跺脚道:“谅你等插翅难逃!”
  十丈之外的斗场,拚搏已近尾声。
  那些“梅花会”属下,豕突狼奔而遁,撤下满地残尸。
  司马明皱了皱眉,弹身奔了过去。
  一个白衣蒙面女子,疾趋近前,深深一福道:“见过少主!”
  她,正是十二使者之首的余艳秋。
  接着,另十一个白衣女子,先后而至。
  司马明点头为礼道:“谢各位援手!”
  余艳秋娇声道:“少主言重了!婢子等只是执行坛主之命。”
  “巡”“武”二堂主双双近前躬身道:“卑职候令!”
  司马明目光向四下一扫,道:“本堡弟子伤亡如何?”
  “巡堂宋立峰”沉声道:“重伤五名,轻伤十二名,死亡九名!”
  司马明俊面一肃道:“掩埋死者,伤者易地疗治,两位请立即离开!”
  “驸马……”
  “希望照办!”
  “遵命!”
  两堂主施礼而退。
  司马明转向首座使者余艳秋道:“余姑娘等也可以离开了!”
  余艳秋道:“婢子等奉命追随……”
  司马明冷漠的道:“不必了,各位请便,在下尚有大事未完,眼前这一片梅林,便是该会的护坛奇阵,各位不要妄自涉险。”
  说完,不理对方反应,转身反奔入林。
  他自得“宇内搜奇客”的弟子赵家淑指示之后,对这“阴阳五行阵”的生克变化,已了然于胸,是以毫无顾忌的长驱直入。
  奔了一程,突然发觉情况不对,阵势与赵家淑所说的大有出入。
  心念一动,止住身形,极目所至,尽是横生岔长的梅树,间杂着起伏的丘陵小山,他已被深深地困在阵中。
  一股恨意,冲上心田。
  他做梦也想不到赵家淑会来这一手。
  女人心,海底针,的确令人无法捉摸,他为了报仇,手刃“无极双老”,赵家淑曾说过要报复,想不到她用这种手段报复。
  他默念着入阵时的方位,试着退出阵外,但,一阵奔驰之后,愈转愈岔,连东南西北都无法辨认了。
  焦灼和恼怒,使他狂性大发,照定一个方向,猛然挥掌,他希望打出一条生路。
  掌力过处,响起一片倒树断枝之声。
  然而,这样做除了虚耗真力之外,于事无补。
  一阵狂怒发泄之后,他废然的住了手。
  突地——
  身侧响起骆子瑜嘲弄的声音:“司马明,一切恩怨,将从此了结了!”
  司马明不由七窍冒烟,回身望去,却不见人影。
  声音又起:“司马明,念在同门之谊,赏你一个全尸!”
  司马明切齿喝道:“骆子瑜,有种的现身出来!”
  “司马明,你认为本人会和你硬拚,哈哈哈哈,你想差了……”
  “骆子瑜,我不把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小子,来生吧,这辈子你没有机会了!”
  “骆子瑜,卑贱无耻的狗!”
  “小子,骂吧,这是你最后一刻的机会!”
  司马明觑准声音所来的方向,一掌劈了过去。
  除了枝残树折的声音外,别无反应。
  一缕细细的箫声,起自不远处的林中。
  司马明大感愕然,阵中何来这感人的箫声?
  箫声不绝如缕,高山流泉,如空谷足音,又像是微风滑过树梢,使人不自禁的产生一种心怡神旷之感。
  满腹的杀机仇怨,似乎在箫声中慢慢消融。
  箫声一变,幽深缠绵,像是情人夜半私语,又像是怀春少女的低诉,使人荡气回肠,绮念飘悠。
  箫声再变,转为靡靡之音,恍惚中,似有披纱少女,粉面含春,妙相隐约,在眼前婆娑起舞……
  司马明如醉如痴,耳热心跳,绮念横生。
  不对,这箫声来得怪异。
  司马明灵机未泯,蓦然警觉,立即运功制定心神。
  箫声若断若续,不绝如缕。
  渐渐,司马明又感心浮气燥,神不守舍,无论如何持正,总无法阻止那箫声进入耳鼓,意马心猿,竟然关锁不住。
  他闭上了眼,默念“玉芝神功”所载心法……
  “砰!”
  司马明全身一震,身躯一连几个踉跄,暗道一声:“不好!”
  睁眼看处,眼前站定了三个人影。
  一个是血海仇人骆子瑜。
  一个是“梅花会”太上护法“火云怪佛”。
  另一个貌若天仙,轻纱掩体,肌肤赛雪欺霜,似笑非笑,风情万种,手中持了一支尺长玉箫,看上去在二十之间。
  司马明迅速的一扫三人,掌出如电,劈向了骆子瑜。
  骆子瑜面含冷笑,对司马明电光石火的一击,视若无睹。
  “砰!”
  司马明的一掌,切切实实的印上了骆子瑜的心窝,骆子瑜面不改色,一股反震潜力,震得司马明跌坐五尺之外。
  “哈哈哈哈……”
  骆子瑜发出了一长串得意的狂笑。
  司马明一跃而起,遽然之间,他像是跌落万丈寒潭,手足发麻,心房收缩,双腿几乎支持不了他的体重。
  他发觉自己的功力突然消失了,真气已无法提聚。
  这一刻,比起死更难过万倍。
  自己竟然落在了不共戴天的仇人手中。
  一幕往事,电闪映上心头——
  他首次闯“梅花会”,失手遭擒,被对方以“断脉闭元”手法,封闭了功力,囚入地牢,巧逢“长恨书生蒲昌”也在被囚之列,“长恨书生”替他解了穴道,并指引他脱困,“长恨书生”因爱人沈玉霞已死在牢中,不愿生出……
  现在故事重演,他也被“断脉闭元”手法封住了功力。
  骆子瑜笑问那手持玉箫少女道:“若非仙子一曲魔音,这小子恐怕不易如此制服!”
  那少女妙目流波,一不稍瞬的注视司马明,口中漫应道:“他能接受魔音三度而不迷,这种定力,尚属空前未见!”
  司马明目光射向了那持箫少女,无限怨毒,似乎都已在这一视之中。
  持箫少女却报之嫣然一笑。
  那笑是迷人的,但恨毒充胸的司马明毫无所觉。
  太上护法“火云怪佛”沉声道:“这小子与那‘玄天倩女’,不知是什么渊源?”
  骆子瑜面色一变道:“无从想像!”
  持箫少女粉腮微微一变,笑吟吟的道:“护法说的是那个‘玄天倩女’?”
  “火云怪佛”似乎骨头都软了,眉开眼笑的道:“仙子明知故问!”
  “我确实不知道!”
  “玄天倩女,天下只有一人而无双!”
  “哦!这令人难以置信,她还没有死?”
  “本护法若非追踪这小子,误打误撞,还真不知道她还活在人间!”
  持箫少女倩笑依然的道:“两位当记得‘血坛’主人‘武林之神’吧!如果说‘玄天倩女’尚在人世,‘武林之神’可能也在人间,假使这位……”
  说到这里,眼风向司马明一瞟,又道:“真的与‘玄天倩女’有关的话,可得要三思而行!”
  骆子瑜点了点头,道:“仙子,在下已有主意!”
  司马明大惑不解,这持箫少女究系何等来路,年不过双十之间,骆子瑜竟然对她自称在下,“火云怪佛”年已过百,竟然也对她如此……
  心念未已,只听“火云怪佛”嘿的一声怪笑道:“放着人在这里,何不问个清楚?”
  骆子瑜阴森森的道:“在下自有处置,两位请回憩息如何?”
  持箫少女一笑道:“我忽然对他感兴趣了……”
  骆子瑜面色一变,瞬又复原,道:“仙子这话……”
  “我想看看太上会主如何处置他,这点不介意吧?”
  “当然!当然!”
  说着,转向“火云怪佛”道:“太上护法先请回坛憩息,如果万一有警,也好有个照应!”
  “火云怪佛”颔了颔首,晃眼逝去。
  司马明试着以本身内元,冲开被制穴道,但他失败了,这“断脉闭元”手法,确够奇诡歹毒,真元根本无法提聚,当然谈不上冲脉解穴了。
  骆子瑜一把挟起司马明,道:“仙子,请!”
  司马明奋力一挣,宛若蜻蜓撼石柱,不由暗叹一声:“此番休矣!”
  顾盼之间,来到一座土丘之前,骆子瑜用足在地上一顿,土丘缓缓裂开,现出一道门房。
  一列石阶,斜斜伸向地底。
  骆子瑜挟着司马明,当先进入,持箫少女后随,那道门户,自动合拢。
  地道中,珠光映照,明如白昼。
  走近石阶,约莫前行十丈,一间石板砌成的地下室,宛然在目。
  室中陈设,极为简陋,仅有一兀一椅一床。
  看来,这是一间特设的囚房。
  骆子瑜再点了司马明数处穴道,“砰!”的一声,把他抛在地上,自己朝椅上一坐,招呼那持箫少女道:“仙子委屈一点,暂坐床沿吧!”
  “好说!”
  司马明五内皆裂,几乎气得昏死过去,但,此刻他连动弹一下都不可能,只把一双充血的眼珠,直直地瞪着骆子瑜。
  骆子瑜从容不迫的先取下司马明手指上套着的“魔环”,然后,再搜去他腰间的“穿胸利刃”和“血剑”。
  司马明双目暴睁,眼角破裂,血涔涔渗出。
  那一副凄厉怨毒之状,的确使人不寒而慄。
  持箫少女惊奇的道:“血剑?”
  骆子瑜道:“不错,武林中人垂涎的瑰宝!”
  “我有幸一瞻否?”
  “这个……仙子尽管拿去看就是!”
  话声中,把那柄“血剑”递与持箫少女。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血之洗礼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 恨海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