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2021-07-14 14:41:10   执笔人:剑虹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嵩山少林一派,自达摩祖师在少室峰下九年面壁,传下七十二种绝学,数百年来一直领袖中原武林,誉满天下,名驰八表,那知如今这一堂堂大派的掌门之尊,竟被一个不知来头的无名无姓之人,鹊巢鸠占了十余年之久,宁非咄咄怪事?
  塞来暑往,岁月云飞,十余年光阴非短,此一天下驰名的少林禅寺,掌门大权旁落外人之手,武林中一向慷慨任侠的各门各派,竟都噤若寒蝉,不闻不问,这事尤其怪不可言。
  显然,自从天南剑客赵正令忍辱全命,逃出十绝谷,隐匿陕南星子山之后,这十余年中中原武林定是发生了惊人的剧变。
  要不然何以武林正义,竟告荡然无存?
  宗岳虽然年岁尚轻,原是聪明绝顶之人,他听了这一真一假,两个掌门人的一番对答之言,开始不免满头玄雾,听到后来,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了自己终南一派的那个三花羽士。
  他原就有些犯疑,此时在这自称一统大师的黄袍老和尚身上,忽然触动灵机,登时恍然大悟,忖道:“是了!那三花羽士和这个可恶的假和尚,看来都是一丘之貉,我因对师门尊重,一时泾渭不分,竟以长辈之礼对待于他,此当上的不小!”
  宗岳血性少年,一旦发觉上当,不禁怒火狂炽,钢牙猛咬,一股愤愤不平之气,直透华盖。
  方自脑中电转,恨不得立刻胁下生翼,飞到终南山太华峰的凌霄观中,去找那三花羽士算账之时,忽听“啪”一声巨响,场中急风四射,劲气横流,一条人影已被震得踉跄后退,倒挫九尺。
  宗岳骇然张目,不禁吃了一惊。
  在他意想之中,这真假两个掌门人,功力相比,只在伯仲之间,那身材瘦小的一无大师,凭他刚才施展开来的一路“降魔杖法”似乎还稍胜一筹,那知此时,却被那自称一统大师的黄袍假和尚骤发一掌,震得摇摇欲倾。
  只见他老脸之上,苍白如纸,身躯颤动,显然内伤受得很重。
  那一统大师一掌得势,满脸骄矜之色,突然狞声笑道:“老秃驴!你十余年藏头缩颈,我还以为你真的练成了什么震古铄今的奇功异能,原来仍是稀松平常,并无半点强过昔日之处,就凭你这点能耐,你也太不自量力,竟敢跑到少林寺来夤夜约斗,找我一统大师的麻烦?”
  他口沬横飞,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狞笑声中,倒提浑铁禅杖抢步而上,气势汹汹的又自厉声接道:“你这老秃驴早该死了,本座当年初度皈依佛门,大发慈悲之心,纵容你多活了十余年之久,想不到你这老秃驴自寻死路,注定了要遭兵刃之劫,嘿嘿!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本座今晚就索性再发一次慈悲,度化你西登极乐!”
  他说话之时,怪眼连翻,杀机盈面,恶狠狠地抡起手中浑铁禅杖,照定已负重伤的一无大师搂头下砸!
  但听杖挟劲风,劈空而下,呼啸之声震人耳鼓。
  一无大师自知无力抗拒,低宣了一声佛号,瞑目受死!
  藉着树枝隐蔽的宗岳,一见之下,吃惊不小。
  他万没料到黄袍假和尚,立刻就要取一无大师的性命,此时相距数丈之遥,自己身法再快,那及得他杖头一落?
  情急之下,怒火飞迸,忽的反手折了一段枯枝,说时迟,那时快,大喝一声,振腕疾甩而出。
  他“纯阳真气”早已弥布周身,虽是随手一甩,腕力之强,也极惊人。
  但见一段八寸不到的枯枝,去势如急弩离弦,破空生啸,堪堪照定那黄袍假和尚一颗光秃秃的圆颅之上,闪电打到。
  那一统大师闻风知警,杖势一缓,猛地掉转身形。
  他当年既能闯入名满天下的少林寺,逐走一无大师,屈服了数百佛门羊子,自然不是省油之灯,随着身形转动,手中禅杖乌光一闪,早把一段疾射而到的枯伎磕成两截,斜飞出一丈五六。
  就在此时,宗岳双足一登,藉着树枝的弹力,一纵身形,横飘五丈有余,半空中气发丹田,震雷一声叱道:“老东西!你好辣的手段,先吃小爷一剑。”
  他突然现身,来势极为威猛,喝叱声中,人巳凌空下扑,但见长剑闪动,在昏黄月色下,寒光四溢,觑定一统大师贯顶下劈!
  这一剑出手,诡辣绝伦,剑芒如雨,电漩倒卷而下。
  邪一统大师悚然一凛,顿觉凉风被面,剑气飘衣,他因仓促之间,无法辨清来人面目,不敢举杖硬架,蓦的仰身一跃,倒飘八尺。
  宗岳一剑虚耗,人已着实落地,盛怒之下,剑眉飞竖,抡剑一指,喝道:“老东西!佛门善地,慈悲为本,岂容得你这种强横霸道的和尚?快快脱下身上僧衣,报出真名实姓,从今还俗,滚出少林寺外,小爷这三尺青锋之下留情,或许可以饶你一死!”
  一统大师未看清宗岳面目,此时上下打量了一眼,忽然口角一哂,道:“小子!你人小口气倒是不小,本座很想听你的话,可惜你身上好像有股气味,本座难服。”
  宗岳不解他话中之意,怔了一怔,喝道:“胡说!小爷身上,那来什么气味?”
  那一统大师扬起鼻头,故意嗅了几嗅,装出一副阴阳怪气,嘿嘿冷笑道:“不!有气味,一种乳臭未乾的气味……”
  宗岳一听之下,不禁火上添油,方待有所动作,那假和尚一统大师巳突然脸色一沉,厉声接道:“凭你一个黄口小子,竟敢口出大言,冒渎本座佛驾,看我这禅杖一起一落,不把你砸成肉泥!”
  他显然小觑宗岳年轻,没有把他看在眼下,话完杖头一掉,虎虎生风,一招“力劈五岳”,斜肩下砸!
  宗岳初生之犊,更兼绝学在身,心豪胆壮,虽觉他杖头下砸之势,力沉劲猛,但并不在意,直待一统大师招式用老,杖头距离肩头,堪堪只差数寸光景之时,始蓦的闪电一侧,同时长剑一挥,顺着禅杖滑行而止,反削五指。
  这一着辛辣诡异,若非老于战阵者实难出此奇招,宗岳心灵身巧,居然一接之下,来了这么一手。
  这一剑攻其必救,满以为稳操胜算的假和尚一统大师化解无方,当下脸色一变,曳杖飘身,斜纵七尺。
  他虽一招小挫,但对宗岳毕竟存着一种藐视之心,怪眼连翻,忖道:“这小于就算出娘胎便练武功,也不过十几年光阴,老子不信就收拾不下!”
  他飘去虽快,飘回更快,黄袍一闪,呼的一杖“横扫千军”又拦腰疾扫而到。
  这一杖他尽了十成功力。只见乌光乱颤,幻成一片扇形的杖幕,宛如几十根禅杖一齐出手,匝地惊风,卷起黄尘滚滚,威势无伦。
  宗岳觑的亲切,冷哼一声,足尖微点,轻飘飘地纵起三尺高下,刚好让开一股怒挟劲风的杖头。
  忽的大喝一声,临虚发剑,振腕一挥,洒出一片寒芒。
  假和尚一统大师微微一愕,杖头飞旋而起,剑杖相接,响起一片金铁交鸣之声。
  双方正式接手,宗岳施开“绝户剑法”,霎眼之间,攻出一十三剑。
  那一统大师渐渐显得面色凝重起来,忽然晃肩后退,单臂抡杖,暗暗腾出右手,显然,他久战不下,主意已变。
  此时那身负重伤的一无大师,正盘膝坐在一丈以外,突然以一种低沉微弱的语音,吃力地说道:“小施主,小心他的怪异掌法。”
  这一代少林掌门,竟说不出那叫什么掌法,那掌法必是怪异绝顶了。
  话声才了,只听一统大师冷笑一声,道:“老秃驴,你魂游墟墓,还敢多嘴多舌,本座这‘十绝阴掌’天下无敌,你叫又何用?”
  话音甫落,右腕骤翻,一股阴寒劲力,刺骨砭肤,直向宗岳横空涌撞而到。
  一听“十绝阴掌”,宗岳微微一愕,蓦的大喝一声道:“老东西!原来你是‘十绝谷’中的狗腿?”就在这一声大喝之下,已把“五阳神功”凝聚剑身,振腕飞刺而出。
  但觉一缕剑气,飒然冲破掌影,那随着一统大师掌势弥漫出来的一片阴寒劲气,顿时消散。
  原来宗岳在陕南星子山之时,曾潜下苦功,刻意研练,凭他天资颖慧,悟性超人,竟然练成了不藉掌力,能把“五阳神功”凝注于剑身之上,发招攻敌。
  假和尚一统大师做梦也不曾想到,世间居然有“五阳神功”能克制“十绝阴掌”,他略触剑气,立感炙热如火,阴功难聚,登时大惊失色,黄袍一闪,斜飞丈二,惶然半晌之后,始戟指暍道:“奸小子!你这剑术有点邪门。”
  原来他不识“五阳神功”,却疑心宗岳身怀左道旁门之术。
  宗岳狂笑一声,附和着道:“不错!小爷这剑法邪门的紧,如今以邪攻邪,你这老东西服是不服?”
  那一统大师微一错愕,眼皮霎了几霎,道:“你姓甚名谁?何人门下?”
  他先没问过宗岳姓名,此时却是不得不问了,并且还要追询师门,显然对这位突然而来,剑法诡异的少年,不敢低估了。
  宗岳哼了一声,昂然说道:“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号宗岳,终南派第十九代掌门人。”
  一统大师吃了一惊,道:“什么?你是几时接掌终南门户的?”
  宗岳沉声说道:“就在一月之前。”
  假和尚一统大师突然哈哈一笑,道:“终南派掌门人,乃是本座三师弟,道号三花羽土,你这小子满口胡驺,说的牛头不对马嘴,岂非可笑?”
  宗岳闻言,脸色陡然一变,暗忖:“原来他们果是一丘之貉,‘十绝谷’中派出来的爪牙,少林终南二派,既已陷落魔掌,其他八大门派,可能也遭了同一命运,天下武林,忍辱含垢,屈服于十绝魔头一人之下,这真是亘古浩劫!”
  他勉强抑住悲愤之情,冷笑一声问道:“你共有几个师弟?”
  一统大师敞声大笑道:“除少林之外,天下九大门派掌门人,俱是本座师弟,你小子胆大包天,竟敢在本座佛驾之前无礼!”他话到此时,忽然想起了什么,眉头一皱,接道:“小子!你莫非是当年天南剑客赵正令的弟子?”
  原来文士仪投奔到“十绝谷”之时,他也正在谷中,因此对天南剑客赵正令匿隐陕南星子山之事,知之甚详,并在文士仪口中,获悉同门师兄弟,共有二人。
  宗岳俊目一闪英光,朗朗说道:“不错!先师正是当年终南派掌门人天南剑客,与十绝老魔仇如海洋,恨如山岳!小爷要凭这三尺青锋,杀尽你们这批狐群狗党,把那十绝老魔剖腹剜心,祭奠当年惨死十绝谷的九派掌门人和先师在天之灵!”
  一统大师陡地浓眉一挑,面如寒冰,冷冷喝道:“大胆小子!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如今举目天下武林,对本座师尊莫不奉若神明,你小子竟敢……”
  宗岳大喝一声,截住话头道:“你师傅就是十绝老魔?”
  假和尚一统大师哼了一声,道:“当今武林泰山北斗,十绝天尊。”
  宗岳微微一怔,道:“十绝天尊!谁封的?”
  一统大师忽然神色一肃,道:“天下武林十大门派掌门人,共上尊号。”
  宗岳连声冷笑,道:“既是自往脸上贴金,何不索性称作玉皇大帝?”话到此时,双目一睁,怒上眉梢,恨恨喝道:“小爷先杀了你这老狗,再到十绝谷中,去找那魔头算账!”
  长剑振腕一抖,龙吟微作,颤开三朵剑花,刷的一声,分袭假和尚一统大帅胸前三处要害大穴!
  剑摇万点银星,匹练一泻,石破天惊!
  假和尚一统大师目注骇人剑势,悚然动容,霍地旋身滑步,避开正面,但却不退反进,掌势悠扬,一招“金雕剔羽”,照定宗岳斜肩下切!
  这个假和尚一统大师,显然乃是十绝魔君的大弟子,他既被派出来独当一面,霸领十大门派中首屈一指的少林派,功力自是不凡,此时蓄势发掌,立掌如刃,一片阴寒劲气,应掌而生,隐蕴着无穷威力。
  原来他所发出的,又是一记“十绝阴掌”。
  宗岳虽然身怀绝学,对敌经验到底不足,他没料到假和尚一统大师,竟会在自己凝聚十成“五阳神功”的炙热剑气之下,欺身反击,不禁吃了一惊!
  但一惊转怒,蓦的身形一斜,脱出掌影,眉峰耸动,杀气盈面,大喝一声,长剑顺手一旋。
  就在这一声大喝之下,十成功力又陡增二成,虎虎剑风,化成一片热浪,电漩倒流,排云荡气而出!
  但见剑芒点点,怒卷狂涌,阳刚之气,直透剑锋,宛如火星飞进!
  假和尚一统大师,虽是十绝谷中的一流高手,却不识得“五阳神功”,骇然一凛之下,撤掌后退,倒飘出一丈五六。
  宗岳得势不饶人,眉头一轩,厉声喝道:“老狗!小爷今晚不把你活劈剑下,难消心头之恨!”双足一登,身形激射而起,蓝衫猎猎,悬空运剑追袭。
  假和尚一统大师,这十几年中,在少林寺使尽了威风,如今要他栽在宗岳手下,如何肯甘?当下双瞳喷火,大吼一声,抡起浑铁禅杖,硬封剑势。
  剑杖相接,金铁之声大振,响彻四野。
  但那粗逾儿臂的一根浑铁禅杖,虽然挡住了宗岳的剑势,却阻不住宗岳剑尖之上,用“五阳神功”逼聚的一缕剑芒,剑芒如灵蛇吐信,冲破杖幕而入。
  假和尚立觉一股剑气,直透僧衣,宛如六月骄阳,流金铄石,不禁心头巨震!
  事到此时,他心知难以逞强,闪身倒跃,喝道:“好小子!本座一派掌门之尊,胜你不武,有胆的来我寺中,本座命十八罗汉收拾你!”
  显然,他一看苗头不对,借机下台,话完一掉身形,黄袍飘闪,已人去如风。
  宗岳眉头怒耸,嗔目喝道:“老贼!莫说是少林寺,就是十绝谷中,小爷有何不敢?”双足猛弹,便要腾身追踪而去。
  身形方起,忽听那趺坐地上的一无大师重重咳了一声,道:“穷寇勿追,小施主何不少留叙话。”
  宗岳微微一怔,掉头问道:“大师有何指教?”
  一无大师双目微睁,神色一黯,道:“凭小施主这份身手,看来中原武林,将藉小施主之力,拨云雾而见青天,那老贼阴诈百端,小施主何苦夤夜涉险?”
  宗岳心中一动,道:“大师此话何意,莫非少林僧侣,甘心事仇,尽已成了那老贼的党羽?”
  一无大师叹了一声,道:“我佛慈悲,小施主有所不知,那老贼占据少林,已达十余年之久,寺中昔日僧众,多数已被毒害,血染佛门,言之痛心……”
  宗岳愕然问道:“难道如今少林寺中,就只那老贼一人?”
  一无大师摇了摇头,道:“不,这十余年中,老贼已培植了甚多爪牙,其中有的是当年黑道上的成名人物,如崂山三煞韩氏兄弟和巫山一害孙不邪……”
  宗岳闻言,不禁目射奇光,道:“他们肯落发为僧?”
  一无大师重重叹息了一声,道:“落发的只有那老贼一人,其余的俱称少林俗家弟子,还有当年艳名甚炽的女飞贼云七娘,也在寺中。”
  宗岳愕然睁目,道:“还有女的?”
  一无大师双目一瞑,低宣一声佛号,道:“佛门净地,如今已成了藏污纳垢之所,老贼声色满前,朝欢暮乐……”话到此时,忽然一顿,蹙眉一叹,接道:“老衲三宝弟子,罪孽深重,愧对祖师在天之灵,死后历劫,自当永堕轮回,今晚幸遇小拖主,兰因絮果,总算缘份,敢有一事相求,小施主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知能否慨然见允?”
  宗岳怔了一怔,道:“大师有何吩咐?只要在下能力所及,无不从命。”
  一无大师枯瘦的脸上,突然起了一阵抽搐,喃喃说道:“老衲刚才被那老贼一掌,内腑已受重伤,心脉将竭,此时万念皆空,只有一桩心愿未了……”
  宗岳吃了一惊道:“大师!……”
  一无大师缓缓探手怀中,取出一尊高约三寸的绿玉佛像,托在掌心,长长地叹了一声,道:“老衲为少林派第二十七代掌门人,老衲一死,少林一脉已绝,嵩山少林禅寺,从此烟飞灰灭……”他说到此时,神色陡然一黯,重又幽幽一叹,接道:“小施主一派正气,满腔豪情,更兼一身绝学,必能为中原武林存亡兴废,这尊绿玉佛像,为少林三宝之一,老衲想重托小施主……”
  此时夜风飒飒,吹拂着摇曳的树影,天上疏云掩月,清光不朗,景色凄清,一无大师话末说完,忽然一阵急咳,但见他脸色更显苍白,身躯颤动不已。
  宗岳见状一惊,惶然说道:“大师!你怎么样了?”
  目光一瞥,只见一无大师枯瘦的手掌上,托着的那尊绿王佛像碧光流转,随着他颤动的身躯,摇摇欲坠。
  不禁暗忖:“这件佛门至宝,跌碎了岂不可惜?”当下疾忙伸手接过。
  一无大师咳了一阵,忽然双目一睁。
  这位少林掌门人,此时显然已到了油灯将枯之境,大限已届,他双眼无神,以微弱的语音,重又喃喃说道:“老衲在王屋山中,收了一个小徒,如果少林一派不当灭绝,就将这……尊……绿……玉……佛……像……传……”微弱续断的语音列此而止,渐不可闻。
  宗岳发觉不对,藉着蒙蒙月色一着,原来一无大师业已寂然坐化。
  他呆了一呆,抚摩着手中那尊绿玉佛像,暗忖:“这位少林掌门,竟托我替他少林一派立后,这怎么办!”
  忽然,一阵天风吹开浮云,云破月现,清华顿开,宗岳举目四瞩,隐约可见挺拔苍郁的少室峰巍然在望,不禁触动豪情,忖道:“我只要诛除了十绝魔头,少林立后的事,那倒是简单极了,只不知他在王屋山收的徒儿,叫个什么法号?”
  想到这里,忽然动念,忖道:“我先探探少林寺,再到王屋山中一行。”
  他因听人说过,和尚死了,多用火化,当时捡了些枯枝,在一无大师法体四周架了起来,取出随带火摺,一晃而着。
  霎眼之间,烈焰腾空而起。
  宗岳目注着那堆熊熊的火光,禁不住心头也冒起了一团烈火,蓦的眉梢一剔,钢牙猛咬,大声说道:“少林寺的那个老贼,我饶他不得!”
  他一时激动之情,难以自制,长剑振腕一划,映着西斜月色,寒光一闪,腾身飞掠而起,直向少室峰下奔去。
  由于这一派高僧一无大师的黯然死去,使他目击之下,在无限感伤之中,激起了武林一脉同源的敌忾同仇之心。
  他一路奔行,止不住愤怒填膺,恨火高腾!
  脑中电转,想起在陕南星子山之时,师傅天南剑客吩咐他的三桩大事,第一桩便是练成“五阳掌”,寻访十全老人,和连络九大门派。
  如今自己不但已把“五阳掌”练成,并且能把“五阳神功”,凝注于三尺青锋之上,运剑攻敌。
  只是十全老人,宛如天际神龙,可遇难求,委实无处可寻。
  一路思忖,待他奔抵少室峰下之时,漫漫长夜已过,晓色将起。
  他虽初涉江湖,这嵩山少林,却是早巳闻名。
  但见苍松翠柏,一派郁郁森森,使得这名满天下,如今正当历劫未休的少林禅寺,仍然有种庄严肃穆之感。
  宗岳略一犹疑,缓下了疾奔之势。
  方自抡目打量,晨光熹微中,忽听传来一声马嘶。
  马嘶声中,少室峰下,扬起滚滚黄尘,半晌,车声辘辘,但见仆从如云,簇拥着一轮碧油香车,掣电逐风而到。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十四章
上一篇: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