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2021-07-14 14:42:11   执笔人:剑虹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宗岳愕然惊视,晓色蒙蒙中,只见那车帘黄底金纹,绣着一只彩凤,翠羽艳光,鲜丽夺目,随着微风波动,栩栩如生。
  车前四个锦衣大汉,一律盘马弯弓,气势之盛,显赫惊人。
  宗岳诧然忖道:“那里的侯门官眷,莫非是来少林寺进香的?”
  想念之间,车马来势如风,那当先的一个锦衣大汉,已策马近前,怒喝道:“瞎眼的小子!还不让路?”
  宗岳原有回避之意,没料到那大汉竟然出口伤人,他少年盛气,当下剑眉一竖,愤然喝道:“你骂那个?”
  那大汉一勒丝缰,陡地面色一沉,叱道:“哼,你小子还敢顶嘴,万概不想活了?”蓦的拈弓搭箭,弦响处,“嗖”的一声,一支带羽利箭,直奔宗岳咽喉射到。
  箭疾流星,快逾电光石火。
  但仅凭这一支箭,纵有百步穿杨的神射之能,又岂能伤得了宗岳分毫?他身形微闪,左腕疾抬如电,霍地骈出食中二指。
  说时迟,那时快,两指如钳,早巳夹住了那支疾飞而到的羽箭箭杆。
  他微一着力,一支带羽利箭,立刻折为两断,掉落地上,同时脸色一变,勃然震怒喝道:“可恶豪奴!一言不合,竟敢草菅人命,你家主人是谁?”
  他不愿节外生枝,故意略显身手,提鬲嗓音,想有人出来打个圆场,陪两句不是,也就算了。
  那知主人竟不出面,似是有意放纵豪奴欺人。
  此时四个锦衣大汉,一齐腾身下马,当先那个大汉浓眉一扬,叱道:“看来你小子还学了几手,那就用家伙吧!”
  探手腰间,“唰”的一声,抖出一条乌黑闪光的软鞭,猛的便欺身而进,笔直地点了过来!
  宗岳双目如炬,冷冷喝道:“好!既然这等没有王法,那就怪不得我了。”他身躯微微一侧,长剑振腕疾翻,用了一个“粘”字诀,直向鞭身之上贴去。
  就在此时,另外三个锦衣大汉,亦已各掣兵双出手。
  左面的是一柄雪亮的雁翎钢刀,刀风盈耳,斜眉劈落。
  右面的是一支垂着红色络缨的烂银短戟,直攻胁下要害。
  背后是对金光耀眼的判官笔,笔影纵横,飒然而至。
  这三般兵刃,几乎是同时攻到,凌厉之势,端的猛恶绝伦!
  宗岳虽然腹背左右受敌,但却并未丝毫慌乱,忽然大喝一声,奋起神威,长剑陡一震!
  但听剑身发出一声轻啸,那使用软鞭的大汉只觉虎口一麻,鞭梢斜弹而开,马步浮动,倒退了七尺。 宗岳就势身躯一旋,剑光疾转如轮,响起一片金铁交鸣之声。
  登时人影披靡,左右背后三个锦衣大汉,各被震退数步。
  就在这时,场边忽听响起一个银铃般悦耳的采声:“啊!好剑法。”
  宗岳愕然睁目看去,顿觉眼前一亮。
  原来那辆碧油香车的车帘之前,此时正袅袅婷婷俏立着一位盛妆丽人。
  但见她穿着一身翠绿,宫髻云鬟,珠绕翠鬟,望之若仙。
  那绿衣丽人左右,分立着四名青衣侍女,俱都在十六七岁上下,一个个体态妖娆,粉面生霞。
  四女手中,分捧着玉箫、古琴、云拂和一柄黝黑生光的带鞘长剑。
  宗岳心中大奇,暗忖道:“这是什么来头?”目睹珠光宝气,美人如玉,不由神色为之一呆。
  绿衣丽人端详了宗岳一下,忽然款摆腰肢,缓步移前几步,嫣然一笑说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宗岳怔了一怔,没有说话,那使软鞭的大汉,忽然叫道:“小子!难道你没长耳朵?咱们大公主在问你话啦!”
  宗岳微微一愕,心道:“大公主!难道她是当今皇上的女儿?”不禁目射奇光,烱烱地投射在那绿衣丽人睑上。
  只见绿衣丽人展颜笑道:“小弟弟!你武功不俗,不知是那位高人门下?”
  如果真是皇上的女儿,必然深居宫廷大院之内,那里会知道武林之事?宗岳脑中电转,反问道:“你是大公主?”
  绿衣丽人点头一笑,道:“不错!我是大公主。”
  此时朝阳已升,晓色云开,林头珠露,映着初上旭日,点点生光。
  绿衣丽人气度雍容,举止高贵,言笑之间,风媚无限,宗岳呆了一呆,道:“我要走了。”
  绿衣丽人忽然一整脸色,道:“什么?你要走?”
  宗岳眉头一轩,沉声说道:“怎么?我不能走?”
  绿衣丽人忽又盈盈一笑,用手指了指林荫深处,道:“名闻天下的少林禅寺,就在此处林中,小弟弟到过没有?”
  宗岳摇了摇头,道:“没有!”
  绿衣丽人妙目一转,道:“既然没有到过,何不随同前去瞻仰瞻仰。”
  宗岳暗忖:“我本来是要到少林寺中去的,可是随着你们这一大群前去,未免太不方便了。”当下欠身说道:“在下无此兴趣,公主请便吧!”
  绿衣丽人蓦的脸色一变,道:“你阻我车驾,挫我侍卫,难道就此算了?”
  宗岳吃了一惊,道:“公主欲待如何?”
  他虽然心头有点犯疑,口中仍然称地公主,因为他一时之间,委实摸不清这位绿衣丽人的底细。
  只因为他自幼跟随师傅天南剑客,隐匿陕南星子山,甚少见过世面,以为“公主”定是皇上的女儿,却不知江湖之中,对这个“公主”的名号,经常有人僭用。
  原来这位绿衣丽人,正是十绝谷中的大公主崔蝶仙。
  她貌如春花,心肠却极是毒狠,在十绝谷中,颇得十绝魔君宠爱,独揽大权,当日文士仪投到十绝谷中,便是由她担任主考。
  后来文士仪带着十绝谷中两名高手前往陕南星子山,终于使十余年忍辱的天南剑客赵正令,饮恨在一支淬有剧毒的纯钢袖箭之下,一半也是出于她的主谋。
  可惜宗岳此时,茫然不知。
  但崔蝶仙却对他起了疑窦。
  她眼看宗岳一招之下,便震退了四个锦衣大汉,不禁心头一沉。
  她不动声色,先是问名盘姓,接着又问宗岳师承那位高人,而且语气神态装做得分外亲切感人。
  岂料宗岳已提高了警惕之心,不愿在一个陌生之人面前表露身份。
  崔蝶仙疑窦愈深,念头一转,便又想把他诱入少林寺中,然后设法加以探询。
  那知宗岳又不上钩。
  如今天下武林一统,尽在十绝魔君的控制之下,像宗岳这等一剑出手,便已露出头角的人物,崔蝶仙在末查明他的身世之前,岂肯轻易放过?
  当下微微一笑,道:“小弟弟!你好倔强的性子。”突然笑容一敛,图穷匕见,绿影一闪,出手如电,春葱般的五指,直向宗岳右腕脉门扣到。
  宗岳骇然一凛,沉声叱道:“好!你敢暗算于我?”蓦的右腕一沉,左手骈出两指,反向崔蝶仙“曲池穴”上点去。
  崔蝶仙因而一抓落空,娇躯一斜,横跨两步,登时柳眉飞竖,狞声笑道:“小鬼!你要逼得本公主施展辣手么?”
  刚才叫得甜甜的“小弟弟”,忽然之间,变成了“小鬼”,并且话音甫落,织掌又扬,一片阴寒劲气应掌而生,直向宗岳“肩井穴”上闪电拍到。
  宗岳此时,早巳不信她是真的公主,略触掌风之下,更是心头掹省,禁不住剑眉双剔,喝道:“哼!‘十绝阴掌’!”
  就在这一声大喝声中,气发丹田,早把“五阳神功”弥布周身,百穴自闭,滑步避开一击,同时长剑斜掠,反手撒出一片银芒。
  崔蝶仙莲足一点,飞弥起八尺高下,长裾飘风,露出一条粉白的玉腿,半空中拧腰作势,一滚一翻,落在九尺以外。
  她花容铁青,冷冷喝道:“小鬼!你竟识得‘十绝阴掌’?”
  宗岳口角一哂,道:“这有什么稀奇?载在‘十绝真经’第九册,十绝老魔自以为天下无敌的掌法。”
  他不仅识得“十绝阴掌”,并且一口说出了这种掌法的源流,言词神色之间,更流露出一种鄙薄和不层。
  崔蝶仙暗吃一惊,不禁圆目双睁。
  原来她虽习过“十绝阴掌”,却并不知道这“十绝阴掌”的来源,万没料到这个邂逅相逢的陌生少年,竟然一口道出,而且言之凿凿,教她那得不惊?
  宗岳顿了一顿,犀利的眼神,打从崔蝶仙微带惊愕的睑上一扫而过,冷笑了一声,接道:“你自称公主,一记“十绝阴掌’被小爷识破,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你是十绝老魔的姬妾吧?”
  崔蝶仙忽的柳眉一竖,怒声叱道:“好个小鬼!你敢胡说八道,十绝天尊是我义父……”她一向骄横任性,喜怒随心,十绝魔君的十大弟子,尽都怕她几分,如何受得宗岳这等凌辱之言?登时银牙咬碎,杀机盈面,恨声接道:“小鬼!本公主今天非把你活劈掌下不可!”
  宗岳冷哼一声,道:“少说大话……”
  话音完了,崔蝶仙业已闪电欺身而到。
  她二度进手,果然不同寻常,倏忽之间,一连拍出七掌。
  这七掌一晃而过,势若暴雨骤风,掌掌不离宗岳周身要害大穴,卷起匝地狂飙,滚滚寒涛,灭势奇猛无比。
  宗岳骇然大震,一时之间,竟被迫得手忙脚乱,连连后退。
  幸好他早已把“五阳神功”提聚周身,百穴自闭,要不然,在崔蝶仙这一连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袭猛攻之下,不死也得重伤。
  因为崔蝶仙这连环拍击而出的七掌,掌风阴寒透骨,若无“五阳神功”的一股阳刚之气,纵是绝顶高手,也万难抵挡。
  而宗岳虽是手脚慌乱了一番,毕竟毫发无损。
  崔蝶仙掌势—顿,讶然失色,疾声喝问道:“小鬼!你是何人门下?”
  宗岳硬接了七掌,未还一招,暗暗提气一试,只觉经脉畅行,内力绵绵,并无半点不适之感,心头巨合—落,傲然冷笑道:“你还没见过我的武功吧?”
  崔蝶仙冷笑道:“正要见识见识!”
  宗岳脸色一变,道:“来了!”长剑左右一摇,崩的—缕银虹,疾泻如电,彷佛长虹经天之势。
  只听崔蝶仙哼了一声,道:“这又何奇?……”话末落音,突然觉出不对。
  原来宗岳剑势方出,剑风已到,崔蝶仙顿觉剑气袭衣,遍体炙热;有一阵灼肤如焦之感,不禁芳心大骇。
  总算她心灵身巧,纤腰一拧,斜飞丈二。
  此女心机如海,忽然扬声冷笑道:“既有这等绝学,却不敢道名报姓,说出师门派别,如此藏头露尾,算得什么英雄好汉?”
  宗岳鼻孔一哼,道:“小爷乃是终南派第十九代掌门人,昨晚已告诉了少林寺的一统假秃驴,又何必瞒你?”
  崔蝶仙暗吃一惊,初上的朝阳,照在她美丽的脸上,神色倏忽数变,道:“你莫非姓宗?”
  宗岳昂然答道:“正是。”
  崔蝶仙冷笑一声,道:“自古长幼有序,终南派第十九代掌门人岂能轮到你的头上,你还有个师兄文士仪就不算了!”
  一听对方提到文士仪,宗岳顿觉怒火狂炽,眉峰一耸,道:“他可是在十绝谷中?”
  崔蝶仙螓首一点,道:“不错!”
  宗岳钢牙一咬,恨声说道:“弑师叛逆之徒,我宗岳非把他剖腹剜心,斩肉为泥,并连十绝谷中所有之人,一齐斩尽灭绝,方消心头之恨!”
  崔蝶仙冷哼一声,道:“你好大的口气,莫教山风吹闪了舌头!”
  她微微一顿,又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那文士仪乃是识时务之士,莫说凭你这点能耐,就是有通天澈地之能,也孤掌难鸣,你竟敢大放厥词,和咱们十绝谷作对?”
  宗岳双目一睁,道:“作对又怎么样?”
  崔蝶仙妙目一转,道:“作对么?只有死路一条,如果肯听信于我……”
  宗岳冷笑一声,截住话头道:“有何高见?”
  崔蝶仙轻抬皓腕,理了理鬓边被晨风吹散了的乱发,绥缓说道:“你虽自称终南派第十九代掌门人,却是有名无实,如果肯投顺十绝谷,我必在义父面前保荐于你,使你得遂心愿,做个真正的终南派掌门人。”
  宗岳嘿嘿一声冷笑道:“那很好,可惜我不肯觍颜事仇,只想杀仇为快,看剑!”
  他一时激愤之情,再也无法自制,蓝衫一闪,蓦的欺进一步,但见惊虹乍展,手中长剑快疾电掣,振腕飞刺而出。
  崔蝶仙眼看宗岳一剑刺来,凛于他刚才初显身手时的那股炽烈如火的无形剑气,登时娇躯一斜,避开正面,厉声叱道:“小鬼!你想找死!”
  就在此时,那手捧带鞘长剑的青衣侍女急急奔了过来。
  宗岳一缓剑势,大声说道:“让你取剑。”
  崔蝶仙取过长剑,还未拔剑出匣,忽听遥遥传来一声呼叫:“大妹子!快宰了这野小子。”
  宗岳扭头看去,只见一片苍松翠柏以内的蜿蜒石径上,奔来一大群人。
  其中有僧有俗,当先一个,黄袍飘闪,正是那假和尚,嵩山少林禅寺的当今掌门人一统大师。
  他手擎浑铁禅杖,步履如飞,霎眼之间,已到近前。
  宗岳凝神以待,怒聚眉峰,忽的大喝一声道:“老贼!小爷先要宰你!”
  他这一声大喝,宛如春雷乍展,跟着一纵身形,电闪云飘,长剑疾转如轮,漩起八尺方圆一片光幕,直朝一统大师搂头下罩!
  这一剑又狠又快,辛辣凌厉惊人,正是“绝户剑法”中的一记杀手绝招“月黑风高”!
  尤其这一招之中,凝注了“五阳神功”,更非寻常剑招可比。
  假和尚一统大师对于宗岳,原已存着几分忌惮之心,此际敢于飞步而来,一方面是因为带来了帮众,同时也仗着有崔蝶仙在场。
  原来假和尚一统大师,虽然是十绝魔君的大弟子,并获得了“十绝阴掌”的传授,但却自知不如这位大妹子崔蝶仙的心机和造诣。
  师徒虽亲,怎敌得上义父义女?只看这位大公主香车驷马,扈从如云,就知道她在十绝谷中是如何的气派。而且,凭她在十绝魔君面前撒娇撒痴,十绝魔君除了“十绝阴掌”以外,另有什么秘功绝学,传授于她的,自然必较十大弟子为多。
  假和尚虽心有所恃,那知宗岳宝剑不肯饶人,就在他尚未立定身形之时,一声喝叱之中,绝招已施。
  但见无边剑气,挟着点点繁星,宛如飞迸的火花,怒卷狂飘,倾头下盖,假和尚不禁骇然一惊,心头猛震。他禅杖一撩,虚晃了一下,忽的仰倒身形,双足猛弹,一式“金鲤倒穿波”,贴地平飞而退。
  宗岳轩眉叫道:“那里逃!”双足一登,凌空运剑追袭。
  只见蓝衫猎猎,环绕着一片白蒙蒙的剑气,纵身一跃,业已追蹑而上,长剑抡动,振腕飞霜,电漩倒劈而下!
  此时假和尚一统大师犹未立起身躯,宗岳心头一喜,暗忖:“我且先替一无大师,报了少林一派之仇。”
  那知剑光未落,忽听一前一后,同时传来两声娇叱,金风破空之声,分两路呼啸而到。
  宗岳霍然睁目,只见两点寒星,奔向门面,背后一股凉风,也已劈近脑后。
  他虽存心伤敌,却不得不先求自保。
  千钧一发之间,悬空作势,双腿一屈一伸,剑光上撩,疾转如轮,整个身躯迎向两点寒星撞去。
  但闻“啪啪”两声脆响,磕飞迎面射来的两枚柳叶飞刀。
  蓦的拧腰变势,掉臂一招“回光返照”,扫向背后。
  两剑相触,响起一阵龙吟轻啸,一震而开。
  宗岳着实落地一看,发现那使剑蹑袭自己的,正是大公主崔蝶仙,而打出两支柳叶飞刀的,却是个花布包头,年纪约在三十开外的中年美妇。
  那美妇虽然有点美人迟暮之感,但姿色风韵,似是未减当年,尤其那一双水淋淋的眼睛,更是荡态撩人,风骚入骨。
  宗岳目光一抡,轩眉叱道:“你是什么人?敢用暗器伤人?”
  那美妇眼波一撩,咯咯笑道:“我叫云七娘,难道暗器不可伤人吗?”
  宗岳一怔,忖道:“云十娘!你不就是一无大师所说的女飞贼么?”
  思念之间,忽听崔蝶仙一声冷笑道:“小鬼,还问什么?你要有本事就杀了地!”
  宗岳微微一愕,暗暗奇道:“什么?她要我杀了云七娘?”一时之间,满头玄雾,不由睁目向云七娘看去。
  云七娘脸色微微一变,道:“大公主,我可没有得罪你啊!”
  崔蝶仙厉声叱道:“你这妖妇飞短流长,竟敢说起我的闲话来了,本公主这番特地赶到少林寺来,为的就是要整治于你!”
  忽听假和尚一统大师接道:“大妹子,你可不要轻信人言……”话到半中,忽然浓眉一竖,霍地抡起手中浑铁禅杖,照定宗岳斜肩下砸!
  但听杖挟劲风,呼呼生啸!
  这一杖来的太已突兀,宗岳一惊之下,晃肩滑步,堪堪让开怒挟啸风的杖头。
  “蓬”的一响,杖头击在身畔一块山石之上,火星飞迸!
  这一杖虽然砸在一块山石上,却仿佛敲击在宗岳心头,登时打从心底冒起一股怒火,咬牙切齿叱道:“老贼!你亵渎佛门圣地,掌毙一代高僧,已引起天怒人怨,今天正是你凶终隙末之时,还不纳命?”
  他恨极之下,竭尽十成功力,长剑倏然一转,嗡嗡作响,振腕刺向假和尚一统大师胸口。
  出手电掣,光影明灭,令人眼花撩乱。
  那一统大师,早巳对这位年轻的敌手又恼又惊,他刚才因见宗岳听了两女斗嘴出神,挥出一记冷杖,那知一杖砸空,眼前一花,宗岳的一柄长剑,业已飞刺而至。
  他惊弓之鸟,黄袍一闪,慌忙飘身疾退。
  宗岳恼恨交并,如影随形,倏忽之间,一连攻出九剑。
  假和尚一统大师左闪右腾,险象环生,忽然扬声叫道:“十八罗汉齐上!”
  他这一声令下,登时人影乱窜,只见刀剑辉映,禅杖齐举,果然有一十八人从四面八方环攻而到。
  但说也可笑,这十八罗汉中,竟有半数以上,都是带发的罗汉,服色装束,一望而知,俱是绿林豪客。
  像这样一批乌合之众,居然成了少林寺的“十八罗汉”,可见这位假和尚一统大师,把少林寺闹成了怎样的一塌糊涂和乌烟瘴气。
  宗岳又恨又怒,忽的身形一旋,急转如风,登时掌剑并施,但是血光连冒,惨号相继,十八罗汉之中,当场躺下了两个。
  人数既有十八,其中也就不乏骠悍之徒。
  宗岳虽然身怀绝学,但这等近身相搏,以一人而对十余人之众,一剑一掌,也有应接不暇之感。
  假和尚一统大师见状,嘿嘿冷笑道:“小子!你就认命吧,快些放下兵刃,佛爷一念慈悲,也许教你落个全尸!”
  他抡杖而立,隔岸观火,眼看人影乱转,把宗岳困在核心,满以为这一下子,纵然已有两个“罗汉”在对方剑掌之下升天,但这一战,必可以多为胜。
  宗岳闻言,不禁怒上加怒,蓦的一声大喝,长剑一挥,荡开三般兵刃,左腕一翻,照定一个使虎头双钩的紫棠脸大汉拍去。
  一片金铁之声大震,那紫棠睑大汉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跄踉后退。
  宗岳双足一登,跃出重围,剑光如轮,直向假和尚一统大师电奔而到。
  此时那大公主崔蝶仙,正和云七娘争吵不休,没有注意到场中的变化。
  她们争吵的显然事涉丑闻,大公主虽然面红耳赤,并且说了要整治云七娘,但此刻却并末动手。
  只苦了假和尚一统大师,他眼看宗岳旋风卷到,一惊非同小可,掉头身形,向一片苍松古柏之间,狼狈而逃。
  宗岳怒上眉峰,狂叱一声,人影激射而起。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十五章
上一篇: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