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2021-07-14 14:42:55   执笔人:剑虹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假和尚一统大师因震慑于宗岳的玄奇武功,不敢轻攫其锋,但他逃的本领却是很大,眨眼之间,业已穿林而入。
  宗岳衔尾疾追,穿行于一片苍松翠柏之中。
  林木茂密,只见那一统大师黄袍飘闪,奔行如风,忽然一晃而没。
  宗岳赶到地头,遍搜不见,忽的踊身一跃,拔起三丈五六,半空中拧腰变势,身形飘地落在一株参天古柏巅头。
  纵目望去,但见碧瓦红墙,飞檐隐隐,原来合数百年一直领袖中原武林,名满天下的少林禅寺,就在左侧不远。
  宗岳暗忖:“那老贼准是逃入寺中去了。”
  他本待追进少林寺,忽然念头一转,忖道:“何必急于一时,就让这老贼多活几个时辰吧!”
  原来他冲折了一晚,此时已微觉有点疲困之感,决定找个僻静之处,好好憩息一番,待得夜暗之后,悄悄掩入寺中,去闹它个天翻地覆。
  主意打定,当即飘身下树。
  他因不想立刻闯入少林寺,也不愿再回头去找崔蝶仙和云七娘,略辨方位,直向正北走去。
  盏茶时光不到,重又穿林而出。
  展目一看,但见眼前横亘着一堵削壁,高约数十丈,壁上藤萝倒挂,野蔓横生,在晓日映照之下,翠色如黛。
  宗岳心中一动,忖道:“这地方不错。”
  他走近崖壁之下,长剑反插背后,纵身一跃,拔起三丈七八,右臂一撩,抓住一丛藤蔓,接着提气轻身,施展“游龙术”,攀藤附葛,瞬息之间,便已缘上崖头。
  这堵悬崖虽不算太高,但却险峻异常,宗岳估计,决不会有人来此打扰,当下就在崖头选了个适当之处,盘膝坐了下来。
  一天易过,又是黄昏。
  宗岳经过了一天休憩,精力充沛,暗忖:“据昨晚一无大师所说,如今少林寺中,尽是些狐群狗党,我今晚不杀它个落花流水,誓不为人。”
  此时暮色已降,明月未起,宗岳卓立崖头,遥遥只见少林寺中灯火辉煌,并隐隐有一片笙歌之声,随风送入耳鼓。
  这座数百年来庄严圣洁的少林禅寺,历代戒律森严,不许妇女入寺,如今竟公然奏起女乐之声,宗岳虽非三宝弟子,但此情此景之下,也禁不住一股无名怒火直透华盖,七窍生烟!
  这确实难怪,佛门之中,不闻金经呗唱之声,却是这等靡靡之乐,教他如何不怒?
  他紧了紧手中长剑,重又攀藤附葛,飞落崖下。
  但听乐声袅袅,飘垂四野,并夹杂着女人银铃般的冶荡欢笑。
  这阵阵的乐声,淫靡的笑语,声声如一柄铁锤,敲击在宗岳心头,他狠狠地一咬钢牙,忖道:“我要见一个杀一个,杀的一个不留!”
  他愤火高张之下,片刻难忍,蓦的一纵身形,迎着乐声疾奔而去。
  他此时没有任何顾忌,只知要杀人泄愤。
  怒火狂炽,身形如电。
  那知刚刚穿身入林,忽见眼前人影一闪。
  虽然林木幽邃,漆黑如墨,但凭宗岳的功力,已然目能夜视,晃眼之间,他已看出是个身穿灰布僧袍,光顶圆颅的小沙弥。
  他脑中一转,怒火腾眉,沉雷般一声低叱道:“小狗!你是少林寺中派出的暗卡么?人家欢乐,你来守夜?看剑!”
  一声“看剑”,剑发如风,但闻一声轻啸,精芒电泻而出。
  只见那小沙弥身形一斜,避开正面,一对晶莹的眼珠,宛如两颗并列的明星,打量了宗岳一眼,低声道:“施主!小僧并没惹你!”
  宗岳一剑刺空,跟着一剑又到,沉声喝道:“小狗!你惹不惹都是一样,少林寺中的狐群狗党,小爷一个不饶!”
  小沙弥身手不弱,僧袍一闪,又避开了一剑,道:“阿弥陀佛!施主何必要跟出家之人为难?”但听呛的一声,手中也多了一柄光华夺目的长剑。
  宗岳剑眉一竖,道:“你这小狗也算出家之人?”
  小沙弥神色一肃,道:“施主此话何意?小僧摩顶受戒,三岁之时,便已皈依佛门,如今已一十三年,怎的不算出家之人?”
  宗岳俊目闪光,仔细打量了那小沙弥一眼,但见他睑如皓月,生得眉清目秀,看来果然只有十五六岁左右,不禁暗忖道:“那一统老贼好计算,自己削发为僧,霸据少林,居然也收了几个小和尚来装点门面?”
  当下冷哼一声,叱道:“小狗!少林寺中,如今已没有一个好货,你就说的天花乱坠,小爷又岂能饶你一条小命!”
  他刚才两剑落空,这一出手,唰!唰!唰!倏忽之间,一连攻出五剑。
  这五剑一晃而过,但见银花飞舞,精芒乱颤,剑势威力祈及,林木萧萧,落叶纷纷而下!
  这等凌厉惊人的剑法,假和尚一统大师于一接之下,也曾经望影而逃,不料这个小沙弥竟然青胜于蓝。
  但见他虽然握剑在手,却并未挺剑相架,只是僧袍飘闪,身如游龙,穿梭于绵绵剑影中,履险如夷,口中并道:“施主好剑法,不知何故要和佛门弟子作对?小僧虽是少林门下传人,却非在少林本院出家。”
  宗岳本已震于这小沙弥奇奥莫测的轻功身法,闻言更是一怔,道:“你在那里出家的?”
  小沙弥右手握剑,左手立掌当胸,道:“王屋山。”
  宗岳猛的一震,道:“令师何人?”
  小沙弥低宣了一声佛号,道:“敝师上一下无,少林派第二十七代掌门人。”
  宗岳一听,不禁目射奇光,道:“小师父,你这话可是当真?”
  由“小狗”变成了“小师父”的小沙弥,一听宗岳忽然改变了称呼和态度,也不禁微微一怔,打了一个稽首道:“佛门无诳语,小僧岂敢乱说。”
  宗岳暗忖:“一无大师昨晚弥留之时,分明说他在王屋山中收了一个小徒,并交下一尊‘绿玉佛像’,托我将来为少林一派立后,只可惜他当时没说的仔细,便即溘然坐化,这小和尚看来倒是不俗,不知是真是假?”
  当下眉头一皱,道:“小师父法号怎么称呼?”
  小沙弥稽首答道:“小僧悟果,不知施主……”
  宗岳轩眉说道:“敝姓宗,单名一个‘岳’字。”
  那小沙弥悟果,突然双目一亮,道:“施主莫非终南派第十九代掌门人?”
  宗岳霍然一惊,奇道:“小师父从何得知?”
  悟果略带稚气的圆胖脸上忽露喜色,长剑顺手一送,剑尖入地数寸,双掌合十一拱,说道:“果然是宗掌门人,小僧幸会了……”他微微一顿,接道,“小僧一直就在王屋山中,前月家师出山云游之后,山中忽然来了一位奇人……”
  宗岳怔了一怔,道:“一位奇人?”
  悟果点了点头,道:“是一位老丈!他告诉小僧说,敝师已来至少林,要小僧急急赶来,并说可能会遇上一位终南派的掌门人宗少侠。”
  宗岳双目一睁,道:“那位老丈叫什么名字?”
  悟果稽首应道:“那老丈自称‘缺一神翁’。”
  宗岳暗暗称奇,忖道:“缺一神翁!好怪的名字!他怎知道我这初出江湖的终南派掌门人?”
  一时脑中电转,忽又问道:“那位一缺神翁,又有何奇?”
  悟果微微一笑,道:“一缺神翁学究天人,武功高不可测,要非蒙他老人家传授了小僧一套‘迷形幻影’身法,刚才在施主绝高无俦的一连五剑之下,怕是难逃一劫!”
  宗岳脸上一红,道:“只怪在下出手孟浪。”
  悟果忽然神色一肃,这:“施主可曾见到过小僧的师傅么?”
  宗岳斗然心头一震,道:“令师?……”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答覆才好,蓦的探手怀中,手指触到那尊“绿玉佛像”,忽又转念,暗下忖道:“你师傅已经死了,可是我此时不能告诉于你,也不能将这尊‘绿玉佛像’就此交你,必须待到十绝魔头及其所有爪牙一齐伏诛,整个武林重复清平之时,当着各派之人,说出昨夜之事,始能宣布你为少林派第二十八代掌门人。”
  莫看宗岳年纪甚轻,却已抱有旋乾转坤之志。
  他主意打定,当下眉头一皱接道:“小师父可知道自从令师远离少林本院,驻钖王屋山之后,这十余年中,中原武林业已变色,少林派已有了一个假掌门人么?”
  悟果肃然答道:“小僧已听一缺神翁老前辈提起此事。”
  宗岳一整脸色道:“小师父既然想找令师,我们何不先闯闯少林寺?”
  悟果眉头一扬,道:“小僧原有此意,想去寺中瞧上一瞧。”
  宗岳双层一耸,道:“小师父少林弟子,岂可不归少林禅院?那就走吧!”一拉悟果袍袖,人影双闪,穿林飞纵而去。
  十绝魔君独霸中原武林十余年,直至今天,才出现这一僧一俗的少年,敢向虎口剔牙。
  只因两人在林中一阵耽搁,已消耗了个把时辰,及至奔至少林寺外,但见灯火零落,笙歌已歇!
  宗岳凝目打量,只见眼前的这座名刹古寺,虽然已堕魔劫,但在溟溟夜暗之中,依然巍峨雄伟,壮观非常。
  尤其环绕寺宇的一堵红色高墙,触目之下,令人有种庄严肃穆之感。
  忽然风吹檐头铁马,传来几响叮当之声。
  宗岳心念一转,忖道:“不知那一统老贼,到底把这片佛门净土,弄成了如何模样,趁此良机,何不暗中一探?”
  当下低声道:“小师父!你敢杀人么?”
  悟果怔了一怔,道:“这个……”小和尚顿了一顿,清秀的面庞上,现出了一种犹豫之色。
  宗岳微微一哂,道:“不敢么?”
  悟果肃然说道:“小僧佛门弟子,如非情不得已,不敢妄开杀戒。”
  宗岳心中一动,暗忖:“看他小小年纪,一心向佛,将来准是一位有道高僧。”也自神色一肃,道:“小师父!那你就留此把风,待我进去看看。”
  悟果愕然道:“宗少侠要杀人么?”
  宗岳剑眉一竖,昂然说道:“不错,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我要把这座少林禅寺之中的狐群狗党,杀个精光!”
  话音未了,腾身已上高墙。
  此是夜风飒飒,浓云蔽月,宗岳艺高胆大,卓立墙头,纵目四扫,但见院宇沉沉,空庭寂寂。
  他猛提了一口丹田真气,就墙头上双足着力一弹,穿空拔起四丈,直向一角飞檐之上落去。
  忽听一声低叱:“好小子,夤夜入寺,意欲何为?佛爷打发你了。”
  原来那檐角之下,早就伺伏着一人,喝叱声中,长身而起,扬腕一点乌光,直奔宗岳胸口打到。
  这一着大出意料,而且相距甚近,暗器出手便到。
  宗岳一惊非小,但此时身形悬空,闪避无方,登时振腕一抡,但见三尺青锋,光影如网,幻起一片剑幕。
  但听“当”的一声,一枚“三菱钢梭”被他长剑一震,斜斜飞了开去。
  说时迟,那时快,他震剑生花,撒开一片剑幕,整个身影,仍然疾冲而前,就在他一脚登上檐瓦之际,只听对方一声厉喝:“好小子,再吃佛爷一掌!”
  随着这一声喝叱,一股凌厉掌风,排空涌撞过来。
  宗岳脚未踏实,竟被这一股强猛掌劲,震的倒飘三尺,虚空疾降而下。
  但他仗着“纯阳真气”护身,虽然硬吃对方一掌逼下檐头,却未受伤,当下猛提一口丹田真气,双足一踹,借力上腾,平升八尺。
  半空中身形一滚一翻,重又踏上檐头。
  这一下,大出对方意外,方待扬腕发掌,宗岳长剑电泻,业已临头飞斩而至!
  措手不及之下,但听惨哼一声,鲜血狂喷,削去了半只脑袋,身躯轰然倒下,震碎了七八块琉璃碧瓦。
  宗岳凝目一看,这位自称“佛爷”的,原来是非僧人,劲装疾服,外罩玄色披风,十足的江湖豪客打扮。
  不禁暗哼一声,道:“这大概是十八罗汉之一了。”
  就在此时,香风一飘,忽又传来一声娇叱:“你好大的胆!敢在少林寺中杀人?”
  宗岳霍然睁目,只见殿脊之上立着一条人影,罗衫猎猎,倒提着一柄银光闪闪的长剑,正是白天在寺外会过的云七娘。
  她虽在叱责宗岳,但俏丽的睑上并无半分怒意,流波顾盼,媚眼如丝,嘴角之上,笑态盈盈。
  显然,她在临敌卖俏,彻露色相。
  但却打错了主意。
  宗岳剑眉一耸,喝道:“无耻贱妇!亮剑吧,小爷今晚进入少林寺,见人必杀!”
  云七娘妙目一转,道:“难道也要杀我?”
  宗岳厉声低叱道:“为甚么不杀?除非你这贼婆娘是铜打铁铸之身。”
  云七娘嫣然一笑,道:“看来你真要杀我?这真是五百年前冤孽,我是水做的啊!”她眼角一瞟,显出万种风情,千般媚态。
  宗岳脸色一沉,冷冷喝道:“那一统老贼现在何处?”
  云七娘微微一笑,道:“要杀他么?”
  宗岳昂然说道:“你猜的不错!”
  云七娘媚声一笑,道:“要想杀死一个‘十绝天尊’的大弟子,少林派的掌门人,可不是一桩容易之事,除非……”她微微一顿,重又瞟了宗岳一眼,接道:“你怕不是那丫头的敌手吧!”
  宗岳冷冷喝道:“谁?”
  云七娘柳眉一剔,道:“崔蝶仙。”
  宗岳脸色一沉,道:“崔蝶仙是谁?”原来白天在林外,他虽曾和崔蝶仙动过手,却只听那锦衣大汉叫她“大公主”,并未及问名盘姓。
  云七娘忽然压低了嗓音道:“你凶什么!少林寺中,并非没有高手,只不过此时都寻乐子去了,我只要扬声一叫,凭你一人一剑,纵有通天之能……”
  宗岳冷笑一声,道:“我先杀了你!”
  他初生之犊,不畏狼虎,根本不理会云七娘之言是真是假,话完剑眉一耸,脚踏琉璃鸳鸯瓦,闪电欺进三步,振腕刺出一剑。
  他不动则已,动如脱兔,声出剑到,迅疾惊人。
  云七娘话未说完,忽见—片刺目白光,飞袭而至,不禁心胆一寒,她手中本扣住三枚“柳叶飞刀”,但却不想出手。
  显然,她另有打算,纤足一点,闪电般倒飘而起,恨声说道:“你敢追来么?”
  一无大师曾说她是“女飞贼”,果然轻功身法惊人,但见她柳腰一折,人已如旋风舞柳,一溜轻烟般越过了两重殿脊。
  宗岳进入这座少林寺,就曾说过见人杀人,此时如何肯罢?双足一蹬,也自闪电般飞纵而起,跟踪追了过去。
  两人一前一后,点窜如飞,在一路重阁飞檐之上,如履平地。
  宗岳虽凭一股激愤之情,追敌深入,却也处处留意,追过几重殿脊,只见云七娘身形一矮,忽然飘落檐下。
  宗岳赶至一看,只觉花木扶疏,幽香阵阵,原来是座广阔的庭院。
  几丛翠竹之内,隐隐透出灯光。
  只听云七娘的声音道:“就只你们两个守在这里?”
  另一个娇声接道:“是!就只婢子等两人,掌门人有令,任何人不许擅入。”
  宗岳凝目看去,一丛翠竹之下,果然有三条人影,只听云七娘道:“难道连我也不许进?”
  那婢女道:“掌门人如此吩咐,小婢等不敢不遵,娘娘请回。”
  云七娘哼了一声,道:“假如有强敌入寺中,凭你们两个,阻挡得住么?”
  另—个婢女接道:“娘娘放心!莫说这少林寺一向无人敢闯,纵令有什么强敌吃了熊心豹胆,婢子等也立刻可以放出警号,召集全寺高手,何况掌门人和大公主……”
  云七娘冷笑—声,截住话头道:“你们只认得大公主,不把我娘娘放在眼下了?”
  只听两个婢女同声道:“娘娘误会了,谅婢子等怎敢……”
  云七娘笑了笑道:“那倒是我错怪你们了……”说着忽然向前面的一条碎石尘径,扬手一指,接道:“是谁来了?”
  宗岳觑的确切,只见两女方一回头,云七娘手起剑落,精芒两闪,两颗人头已滚瓜落地。
  不禁微微一愕,暗忖:“莫非她想改邪归正?”
  他胸无城府,一见云七娘杀了两个婢女,登时飘身落下檐头,轻叫了一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七娘回眸一笑,道:“你不是要杀人么?我替你开路,要杀杀双啊……”蓦的一纵身形,穿入丛竹幽篁以内,一晃不见。
  宗岳怔了一怔,暗忖:“她叫我杀谁?”
  放眼看去,竹影摇曳,灯光若隐若现,暗忖:“这是什么所在?”当下紧了紧手中长剑,纵身而入。
  他顺着一条蜿蜒的碎石小径,行约百余步,但见眼前形势一变,现出一幢精舍。
  那精舍长窗及地,锦幔低垂,并隐隐传出笑语之声。
  宗岳心中一动,忖道:“刚才那两个婢女提到掌门人和大公主,莫非就是一统老贼,和那个叫崔蝶仙的在此?”
  他美玉无瑕,心中宛如一张白纸,虽恨那一统老贼占据了少林寺,为非作歹,却从未想到过男女淫秽之事。
  因此云七娘对他流波送盼,他也无动于衷。
  此时只是偶然想起那婢女之言,心头顿朗,想起云七娘说的“要杀杀双”,更认定精舍之中,准是一统老贼和那大公主崔蝶仙了。
  当下真气暗提,贴地一飘,点土不惊,已到了那长窗之下。
  猛闻一股浓郁芳馥的酒香肉味,透窗而出,直注鼻端,只听一个男的声音,嘻嘻笑道:“大妹!为兄对本门‘姹女玄功’,已经好久没练了,难得大妹子鸾驾莅止,今晚……”
  只听一个女的娇声道:“你想的怪好,除非你先把那淫妇杀了。”
  宗岳心中一动,暗忖:“什么是‘姹女玄功’?”当下又凑上两步,用剑尖轻轻撩开窗幕。
  他不看犹可,这一看之下,不由得俊脸飞红。
  同时,火冒三丈。
  原来精室之中,此时一张镂花的八仙桌上,杯盘狼藉,那大公主崔蝶仙已换上了一袭粉红色的晚装,酥胸半掩,娇颜酡红,斜斜地躺在一张流苏软椅之上。
  那自称自道的少林派掌门人一统大师,此时丑态毕露,正站在大公主面前,满面殷勤地打躬作揖。
  大公主星眼乜斜,但却不理不睬。
  宗岳看在眼里,正自怒气腾眉,那知目光略抬,大公主身后,还并排站着四个全身赤裸的少女,肤光如雪,耀眼生花。
  清净佛门,居然活色生香,宗岳不禁一声冷哼。
  室中的大公主崔蝶仙,忽的一纵而起,纤指双弹,震灭了两盏高悬室顶的八角琉璃灯,“嗤”的一声冷笑道:“可是姓宗的小子?”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十六章
上一篇:
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