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2021-07-14 18:29:09   执笔人:东方玉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孔素棠冷冷一笑,素脸微扬,视如不见。
  三绝手雷明远,以及雷仁、雷英等父子女三人,看清之下,脸色一变,霍地一致站起身来。
  宗岳向三绝手手一摆,沉声道:“有晚辈在,老伯请坐。”
  说着,缓缓离座而起,向九尾狐注目淡淡地说道:“这儿地方太仄,动起手来,诸多不便,今夜月色还不错,这就请九公主带路,让宗某人去什么‘玄阴大阵’中见识如何?”
  九尾狐秋波盈盈地欲言又止,忽然睨视着一笑改口道:“就你跟十妹二人去,敢吗?”
  咯咯荡笑着,又抛出销魂蚀骨的一瞥,不容宗岳再说什么,蛇腰一拧,转向三花羽士等人挥手娇叱道:“前头走呀!”
  三花羽士等人,如奉纶旨,纷纷循来路纵身跃去院外。红影闪动,九尾狐最后一个飞上墙头,身形微顿,回头又是嫣然一笑道:“怎么还不上来?”
  宗岳向三绝手欠身道:“暂时失陪了!”
  接着,转向孔素棠道:“棠弟,我们去吧!”
  三绝手不便挽留,只好点点头,任一一人离去。望着二条矫捷而洒脱的身形于院墙上翩然消失,如醉如痴的雷英,不禁直目喃喃道:“‘棠弟’、‘十妹’,他们……?”
  初冬寒月,清凉如水;穿过庄前梅林,两兄妹见前路上九尾狐款步缓行,立即脚下垫劲,联袂追去。
  九尾狐似乎有意卖弄,容得两兄妹迫近,头也不回一下,香肩晃动处,宛若红云趁风,剑穗飘飘,冉冉而起。
  去势既迅且疾,而身形却能保持一贯的优美姿势。
  这一手,确为当今武林中所罕见,然在目下这对兄妹之前,就算不得什么了。孔素棠一声轻嗤,便待腾身超越,宗岳手一带,低声笑道:“万一吓跑了,岂不弄巧成拙?”
  孔素棠一笑作罢;二人乃仍以原先的速度遥遥跟随着,不消片刻,巨峰当道,终南已至。
  循坡而上,约半里光景,抵达灵霄观。
  月色下,灵霄观前,三花羽士带着三十余道人,一字横排着,见九尾狐领着两兄妹来到,手一挥,道人们立即退向两边。
  九尾狐回身招手一笑,领先入内;两兄妹相继步入,身后咯哒一声,三花羽土已然将观门以铁闩闩上。
  灵霄观为终南名胜之一,庭院宽敞,殿宇伟煌。
  这时,三清宝殿上,灯火如昼,太上老君神像前,四根合抱红木巨柱之间,十六名仅披着一袭粉红明纱的绝色少女,人手一幅红绫软带,各守方位,明眸闪瞟着,脉脉含情,春满桃腮,一个个羞答答地弄带以待。
  九尾狐人升殿阶,目光至处,忽然回头嗔叱道:“这是谁的主意?”
  十六名明纱少女,均是一呆;身后院中,三花羽士一怔之下,慌忙上前躬身嗫嚅着低声说道:“他们,不……不是来破‘玄阴大阵’的么?”
  九尾狐恨恨地低骂了一声,瞪眼挥手喝道:“这次算了,以后少跟我自作聪明,滚你的去吧!”
  三花羽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想辩又不敢,连应了好几声是,这才茫然而惑然地翻着眼球退去一边。
  两兄妹见了,也不禁有点奇怪,暗忖道:“这也挨骂,岂不冤枉?”
  十六名少女见三花羽士受责,一个个怯生生地望着九尾狐,娇躯半转,准备着待命离去。
  九尾狐目光一扫,冷冷吩咐道:“留下来!”
  这一来,除了一个九尾狐,余者如三花羽士、十六名少女以及宗岳、孔素棠两兄妹,均不禁大感迷惑。
  九尾狐转过身来,粉睑已换上一片春意,向宗岳款款注目道:“真的想试上一试么?”
  宗岳胸脯一挺-,昂然冷笑道:“开玩笑也得看人。”
  九尾狐掩口咯咯荡笑道:“看奴怎样?”
  宗岳脸色一沉道:“最好放正经些!”
  九尾狐益发笑不可抑地道:“男女之间,一正经,那……那……还有什么意思?”
  宗岳剑眉一掀,正待叱喝,孔素棠闪目四扫间,好似恍悟及什么,芳容一红,突然一扯宗岳衣袖,低呼道:“岳哥,不行!”
  宗岳愕然回过脸来道:“什么不行?”
  孔素棠又羞又急地道:“别上当,这阵式根本就是‘姹女迷阳大法’中的‘消魂图’,所谓‘玄阴大阵’,纯属欺人之谈。”
  九尾狐咯咯笑道:“毕竟十妹识货!”
  宗岳向孔素棠匆匆说得一句:“棠妹,你别管。”
  跟着,迅速回过脸去喝道:“‘消魂图’又待如何?”
  他心想:“这些什么‘法’、‘阵’、‘圆’,总结一句,最大的技俩,不外是‘色相’和一些下流动作之诱惑,只要定力够,任它千变万化,我都当做一堆‘红粉骷髅’看,其奈我何?”
  谁知宗岳愈显得不在乎,身旁的孔素棠,也就愈显得无比着急;红脸,扯衣,跺足,愈急却愈说不出话来。
  九尾狐以袖掩口,直笑得前仰后合。
  宗岳见身旁知心人急成这付样子,虽明知其中可能另有蹊跷,但因一时改不过口来,只好一概不理,睑色一沉,向九尾狐怒目冷喝道:“如何印证,划出来!”
  九尾狐手一托,笑得打跌道:“那就先请宽衣呀!”
  宗岳切齿恨恨骂道:“真不要睑!”
  九尾狐毫不为意地向孔素棠一指,笑喊道:“问她吧!看奴这话是否是好意?”
  宗岳心头火起,直待不顾一切地扬掌劈去,忽听身旁孔素棠恨恨一跺足,似正转身移去,回过头来一看,果不其然,心头一凛,忙赶一步,促声道:“棠妹,怎么回事?”
  孔素棠脚下一顿,猛然返过身来冷笑道:“你以为你的武功高,还问我则甚?”
  孔素棠柔情似水,与青城“散花女”公孙小凤的娇憨率直恰成对照,于今,宗岳见这位从没向自己板起脸来说话的可人儿,竟然生了这么大气,不由得微微一呆,皱眉喃喃道:“我只是气她不过而已,如说这种阵法真有什么厉害之处,你不明说,叫我如何知道?”
  九尾狐弯着腰,拍手笑喊道:“告诉他呀,十妹。”
  大殿外,吹进一阵清风,明纱飘扬,烛影摇红,清风过处,满殿幽香四溢,远远站立着的三花羽士等数十名道人,一个个口角流涎,目光发直,直勾勾地瞪着十六名少女明纱中隐约的苗条胴体,如醉如痴。
  孔素棠经宗岳这一逼,一张芙蓉脸蛋,不禁再度霞飞两颊,挣了又挣,忽然忿忿地哼了一声道:“她叫你……宽衣……你……没生耳朵么?’
  “那是她下流,关我什么事?”
  “你以为她说笑话?”
  “难道是正经不成?”
  “那就算我说错好了。”
  “咦,这就怪了,就算这是她们这种阵法的规矩,我又为什么一定要依她的吩咐去做呢?”
  孔素棠忽然身躯一背,跺足道:“你去,你去!”
  宗岳也不禁有气道:“你等着看好了!”
  九尾狐大笑接口道:“要‘看’的,怕不止十妹一个呢,这种‘眼福’谁肯错过?”
  宗岳厉声喝道:“贱婢找死!”
  他不了解孔素棠有口难言的苦衷,被孔素棠吞吞吐叶所憋着的一腔闷火,正好泄到九尾狐头上,这时,口喝着,一步踏出,扬掌便打。
  尽管宗岳已动真火,九尾狐仍然毫无惧意,香肩微侧,笑意不改,似是一等宗岳真个攻至,便将闪去十六名少女群中。
  没想到,宗岳掌式未发,孔素棠已然娇叱道:“你敢!”
  宗岳一呆,板脸不悦地道:“棠妹,你疯了么?”
  孔素棠被骂得眼眶一红,两串清泪,滚滚而下,什么也没说,头一低,返身便往殿外奔去。
  宗岳茫然不知所措,九尾狐忽然高喊道:“十妹留步,听我说。”
  孔素案身形略顿,九尾狐向宗岳责备道:“你们男人呀!十九如此,外麦看上去既英俊又潇洒,就是一项缺点,不能体会我们女人想说而无法出口的心底话。”
  紧接着,又向孔素棠含笑瞠责道:“这种‘呆头鹅’,你就是打比方,他都不一定能会意,何况你刚才一股劲儿的斗气,可说什么都没说,你又怎能怪他?”
  孔素棠缓缓转过身来,头仍低着,一声不响,九尾狐这番责备,显然为她所默承。九尾狐头一摇,笑了笑,又向宗岳道:“咱们十绝谷中十姊妹,以这位阴妹妹最小,不管这位阴妹妹对我这个小姐姐看法如何,但我这个小姐姐却对她异常投缘,现在,免得你们两口子滋生误会,还是由我来向你说明了吧!”
  宗岳哼了一声,没有开口。九尾狐向十六名少女手中的红绫软带一指,接着说下去道:“那红绫的两端,看到没有?”
  宗岳依言看去,这才发现,那些红绫带长约丈五有余,别的异状没有,只是两头微折,似乎装着一些什么在里面。
  九尾狐笑了笑、接着说道:“那里面装的,叫做‘金蝉粉’。”
  宗岳眉峰一皱,喃喃脱口道:“‘金蝉粉’?金蝉脱——”
  九尾狐噗哧一声,掩口接道:“对了,金蝉脱壳,如说成‘脱衣’也未尝不可。”
  宗岳睑一红,恼羞成怒,沉声叱道:“你若不要脸,尽管脱好了!”
  九尾狐又是噗哧一声,掩口笑道:“我当然先脱。”
  宗岳厉声断喝道:“你脱关我什么事?”
  九尾狐摇摇头,又叹又笑,自语道:“这般毛躁,怪不得十妹生气。”
  宗岳本已火升华盖,一听提起孔素棠,蓦忆及刚才的一段,只好强忍下来,九尾狐轻轻嘿了一声道:“单我一人脱,有甚稀奇?”
  宗岳以最大克制力量,忍住没有表示,九尾狐见他有诚意听下去,这才冷笑着接下去说道:“老实告诉了你吧,这种‘金蝉粉’,见衣即透,触肤奇痒难禁,愈忍愈痒,到后来,任你玄功通天,也叫你心酸体麻,欲哭不得,欲笑不能,满地翻腾,嘶叫如疯,而唯一的解除之法,便是褪尽衣衫,不着一丝一缕。”
  “鬼话!”
  “我这样照实告诉你,纯为十妹代说,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只要十妹同意,试一试也不妨。”
  宗岳本待发作,偶而瞥及孔素棠正目凝九尾狐,似为九尾狐直言无讳而露着满睑惊讶,不禁一愕收势。
  九尾狐见他已信,接着笑道:“那么,你再想想看吧!这种阵式为什么会叫做‘消魂图’?如男女双方均穿得好好的,又何‘消魂’之有?宽衣解带,乃为正式较量的第一步必循手续,如不照做,也不过自找麻烦,多遭折腾,结果仍非就范不可,请问,那样做了后,你还有必胜的信心吗?”
  宗岳冷冷一笑,暗忖道:“我不进阵你能怎样?”
  九尾狐看透他心意,也斜着一双秋波,荡笑道:“是的,你若坚持着不入阵,我当然奈何不了你,不过,这样一来,我若先于阵中肉袒以待,同样的,你岂非永远也奈何我不了呢?”
  宗岳做梦也没想到这种邪阵根本不以功力取胜,从孔素棠方面证实,九尾狐显非虚言恫吓,同时,什么都可以一试,若说邪粉真个有灵,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弄得一丝不挂,还成何体统?
  想着,不由得面红耳赤,大感进退两难。九尾狐手一指,笑道:“你看你,想想脸就红了,要如果真的入了阵,恐怕三个回合不到,甚至我只要……”
  孔素棠忽然走了过来,向九尾狐注目问道:“你竟肯和盘托出,用意何在?”
  这一问,正是宗岳想问而没问出的一句话,当下不禁暗佩道:“惭愧,毕竟她心细,我就只知道动武。”
  九尾狐显然胸有成算,这时从容地一笑答道:“当然有用意了!”
  孔素棠目不转睛地追问道:“能加以说明吗?”
  九尾狐一指宗岳道:“我说出一切秘密,第一个原因是为了这种阵法虽可瞒得了他,却瞒不了你,刚才,你嘴说任他去,但小姐姐清楚异常,你走不远的,临至紧要关头,你一样会出面阻止,所以说,小姐姐不妨送个顺水人情。第二个原因,说来你们两位可能都不怎么相信,今天,我根本就没打算藉这个胜他!”
  孔素棠注目不语,九尾狐返身又指着远处的三花羽士说道:“刚才小姐姐骂他擅作主张你们不也看到了么?”
  孔素棠冷冷一笑,接口道:“十绝谷的九公主,向有女中诸葛之称,这些兵场上的虚虚实实,我看说不说都是一样。”
  九尾狐淡淡一笑,侧目道:“如小姐姐以事实证明呢?”
  “愿意看看。”
  九尾狐以手一指宗岳道:“现在,只须你这位宗少侠将身上这件蓝外衣,以及头上那幅蓝色方巾除下,小姐姐立即将‘消魂图’阵式撤去!”
  这算什么意思呢?显然的,连心机玲珑的孔素棠也给迷惑住了。九尾狐又是淡淡一笑,缓缓接道:“这一点,应该不必犹豫,小姐姐相信,男人除去头巾,并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同时,小姐姐相信,宗少侠在蓝外衣里面,一定会穿有下少衣服,如果怕小姐姐我言而无信,他一样可以不进阵,小姐姐拿了他这二件衣巾,当也好,卖也好,大概也发不了什么财。”
  孔素棠一声不响,仍在思索;宗岳暗忖道:“她这话对呀!”
  当下什么也不说,迅速解开衣纽,将外衣脱下,同时将头上方巾一拉,遥遥掷去九尾狐手上,冷笑道:“拿去,看你弄什么玄虚。”
  孔素棠虽然戒备,却没有加以阻上;说也奇怪,九尾狐将宗岳衣巾一把接过后,果然转向十六名少女喝道:“退去一边,远点!”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三十八章
上一篇:
第三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