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2021-07-15 08:55:12   执笔人:东方玉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十六名明纱少女,碎步疾走,远远退去五丈之外。
  宗岳和孔素棠,愕然相顾,愈看愈糊涂;九尾狐待十六名少女去远,忽又转向三花羽士沉声喝道:“取本观财物帐册来。”
  宗岳和孔素棠又是一怔,三花羽土也似乎有点莫名其妙,但仍一声不响地依言走去殿后,不一会,捧来一堆帐册。
  九尾狐接过,挥手又喝道:“备车!”
  三花羽士嗫嚅说道:“备车?”
  九尾狐道:“昨晚不是叫你准备的么?”
  三花羽士道:“是的,早准备好了。”
  九尾狐道:“套好!”
  三花羽士吃吃地道:“十辆都套?”
  九尾狐道:“都套!”  、
  三花羽士一呆道:“全观总搬?”
  九尾狐瞪眼道:“你想留下?”
  三花羽士慌忙躬身道:“不……不……我……是说……要去哪里?”
  九尾狐厉声喝道:“谁做主?”
  三花羽士忙不迭答道:“是……是……是。”
  跌跌跄跄,连爬带滚,转身下殿而去。宗岳和孔素棠看了,心里虽然纳罕,却无法发问,只有静观以待。
  九尾狐转过身来,将那堆帐册往地下一放,指了指,向宗岳堆笑说道:“终南财物,巨细无遗,都载在这上面,少侠如不放心,可在我等离去前先清点一下,少了照赔。”
  九素棠插嘴道:“这怎么回事?”
  九尾狐嫣然一笑道:“回十绝谷,怎么样,你去不去?”
  宗岳瞠目道:“不比了么?”
  九尾狐睨视而笑道:“你们的目的,无非是光复终南,现在我们自甘退让,由你们兵不血刃将失地收回,难道不好吗?”
  宗岳手一指道:“那么衣服怎不还我?”
  九尾狐笑吟吟地说道:“真小气!”
  接着,脸色一沉道:“终南一派的基业,与这两件衣巾相比,孰轻孰重?”
  宗岳因想不出九尾狐要拿走他一顶头巾和一袭蓝外衣的理由,误会对方有意侮辱,不禁有气,正想板脸责喝时,孔素棠抢着温和地问道:“九公主拿走这个有说处么?”
  九尾狐点点头,缓下脸色说道:“一样的话,好几种说法,有些人说了,令人生气,有些人说出来却和悦动人,十妹,我佩服你。”
  捧了孔素棠,却骂了宗岳,宗岳怕知心人多心,只好忍住没开口,九尾狐顿了顿,转向宗岳,冷冷说道:“让你听了高高兴吧!如依我胡媚娘的心性,阁下今天想令我们离开,怕还没有这般容易,老实告诉你,这是十绝谷主的命令!”
  两兄妹一呆,九尾狐将手中衣巾往前一送,冷笑着接道:“要取回,也无不可,胡媚娘拚着受责,向二位重新领教一番也就是了。日前谷中来人虽说宗少侠曾与谷主交换一掌,形容得如何如何的了得,因而谷主下令,如遇阁下回到终南,便得相让,我胡媚娘却偏不信这个邪!”
  两兄妹齐齐一喔,顿然领悟,原来九尾狐是拿宗岳衣巾回去做信物,好证明她的确是将终南让给了宗岳。
  因此,一时间,二人都没话可说。
  俗云:好男不与女斗,宗岳切齿的,只是十绝魔君一人,九尾狐虽是谷中一名公主,而且声名也不太好,但是,话说回来,传言是传言,没有亲眼看到她手染血腥,毕竟无法下绝情。
  所以,他仰起脸,避开九尾狐的视线。
  九尾狐见二人已无异词,转身手一招,随领着十六名少女下殿出观而去。
  刹时,满殿归入岑静,宗岳俯身取起一本帐册,随意掀开,忽见扉页上有一行字迹犹新的附注,这样写着:“不受指使之道人十五名,柴房内。”
  看着,不禁皱眉头,忙拉了孔素棠一把道:“快去柴房内看看。”
  殿后柴房内,一灯如豆,十五名破衣道人,都已瘦弱得不成人形,宗岳为他们一一活开血脉,然后将今夜经过,约略说了一遍,最后,指着一名辈份较高,年事也较长的老道吩咐道:“最近一段时间内,木处大概不会再有什么麻烦,派中事务,暂交你掌管,本座有事暂时离开,半年以后回来。”
  众道人已知宗岳为终南本代掌门人,这时,一致下拜,行过大礼,宗岳分别加以奖慰了一番,忽叫一名道人去取来文房四宝,匆勿写就一道事函,交予那名年事较长的道人,说道:“天亮后,送去三绝手雷大侠庄上。”
  孔素棠看了,甚为不解,不禁皱眉问道:“我们不去了吗?”
  宗岳摇了摇头道:“不去了。”
  孔素棠诧异道:“为什么呢?”
  雷氏一家,待人都好,但是雷英的热倩,却令宗岳深感不安,他觉得,自己与孔素棠名份已定,一个公孙小凤已够烦恼的了,如再加上一个雷英,实在穷于应付,九尾狐等人既去,雷氏处已无祸患可言,能不去,还是不去的好。
  这些,他当然不便提出解释,于是,支吾了一下,说道:“没有什么……我,只是想……昔日的十大门派,如今‘少林’、‘武当’、‘南海’、‘华山’、‘青城’、‘黄山’、‘昆仑’、‘长白’、‘终南’等九派,都有了消息,情况不明的就只剩下‘峨嵋’一派,由这儿往汉中,经子午谷入川,路途也不太远,我很想先去峨嵋看看。”
  孔素棠沉吟着点了点头,没有开口。
  第二天,二人至长安城中另外买了二匹骏马,扬鞭向星子山方向进发,一路上,二人一直谈论着这次九尾狐的事,却始终想不透其中所以然来……。
  九尾狐胡媚娘说,这是谷主的命合!
  这话是真的么?是真的!而所不同的,便是十绝老魔并没有令她在宗岳身上取回什么信物,更没有令她藉一顶头巾,一袭蓝衣去设计一个陷阱。
  一个月之后,十绝谷韬光洞中的诸小掌门人,一个个功行圆满。
  经过一番计议,群小决定分批先往终南会合宗岳与孔素棠。前面数批,顺利上道,最后一批,却在出谷时出了岔子。
  走在最后的,是“斑灰神童”顾大可和“散花女”公孙小凤二人。
  那是一个隆冬的清晨,二人循秘道走出十绝谷,抬眼四望间,忽于白雪如银的山道远处,发现二人二骑。
  二人按辔徐行,似在欣赏沿途雪景。
  左边是个高冠灰衣道人,右边一人,蓝衣蓝巾,年事好似甚轻,尤其那一身蓝色装束,在一片银白中,更是显眼。
  公孙小凤注目间,忽然低声喜呼道:“宗岳哥哥!”
  呼声出口,人已腾身追去,斑衣神童起步虽晚,但因为他轻功超绝,身形微晃,眨眼追及。
  一面疾奔,一面向公孙小凤道:“他怎会在这里出现的呢?”
  公孙小凤见宗岳身边没有了孔素棠,喜悦不可名状,这时脚下不停,眼望前面,兴奋地叫道:“谁知道,我只晓得我没看错。”
  斑衣神童又朝前面那身蓝衣望了一眼,无话可说。
  前后相距,原仅半里光景,二人不消三五个起落,便已追及。
  斑衣神童虽急于想上前看个究竟,但他知道公孙小凤好胜心强,不敢超越,于是,故意落后一步,让公孙小凤抢在前头。
  公孙小凤高喊一声:“喂——”
  人如鸟投林般,一个箭窜,已抢去蓝衣人马前。
  目光至处,芳容一变,忽像泥偶般木然呆住。斑衣神童见状,心头一震,纵身赶过去,转身抬头之下,也不禁呆住了!
  马上二人,因“斑衣神童”和“散花女”的突然现身拦道,正不悦地一勒马缰,将马停了下来。
  左边那名道人,年约四旬上下,獐头鼠目,生相猥琐之至。
  而右边这位被二人误以为“宗岳”的蓝衣人,柳叶眉,桃花眼,眼波汪汪,神态佻达,显然是名不太正经的女子。
  这二人,正是“三花羽士”和“九尾狐”胡媚娘,自是不需交代的了。
  二人回至十绝谷,因听说群小常在附近出没,便商得老魔同意,终日在附近这一带乘马徘徊……
  前面走的几批,都是半夜出发,所以没遇上。
  而现在,恰该斑衣神童和散花女二人走霉运,无巧不巧地落入这名心计过人的九尾狐算中。
  这时,九尾狐强抑着兴奋心情,故意叱道:“好狗不拦路,你们这算那一套?”
  散花女公孙小凤于失望之余,心头正有着一股无名怨气,经这一骂,火气更旺,杏眼一圆,正待发作时,斑衣神童忽然以目示意,将公孙小凤止住,同时抢出一步抱拳打躬道:“抱歉,抱歉,是在下二人看错人了。”
  直起身来,故意漫不为意地向九尾狐身上那袭蓝色外衣一指,接着道:“因为我们有个朋友,也是这种装束。”
  两小以前没见过“三花羽士”和“九尾狐”,心中虽然猜疑,却不敢十分断定二人与十绝谷有关,所以斑衣神童还在自作聪明的“投石问路”;而“九尾狐”和“三花羽士”,经过谷中人描述,业已从身形相貌上知道了两小为谁,这时,九尾狐听了,心底下不由得一阵暗笑。
  她也故意绷起脸来道:“天下穿蓝衣服的人,就只你们朋友一个么?”
  斑衣神童心想,对呀!宗岳一身蓝衣,不过是普通的蓝布,这种蓝布随处均可买到,只不过他穿起来比别人更显得俊逸一点而已,又怎能说天底下就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有这种衣服呢?”
  公孙小凤杏眼闪动了片刻,忽然冷笑道:“这象是男人的衣服呢!”
  九尾狐也是冷冷一笑道:“少见多怪。”
  公孙小凤蓦地注目喝道:“很好,现在请阁下将左边肩胛上那块小白痕的由来解释解释!”
  宗岳这袭蓝外衣,群小眼中,可说都很熟悉,可是由于各人对宗岳接近的程度不同,事实上也有着一些差别。
  这袭蓝衣,情感最深,观察得最密致的,便是现在这位散花女公孙小凤。
  你道公孙小凤现在所指出的那块“小白痕”是怎么回事?原来群小自“七子山”相遇后,彼此间一见如故,平常嬉戏笑闹,百无禁忌,公孙小凤是其中顶顽皮的一个,有一天,她趁宗岳调息入定,一时童心大起,拿纸笔写了个“一段呆木头,想入非非”的小纸条,以饭粒贴上宗岳肩头,群小见了,哈哈大笑,笑声将宗岳惊醒,虽将纸条取下,却留一块白痕,宗岳一直未曾将它洗去。
  斑衣神童循声望去,脸色也不禁一变,天下巧合之事固然很多,但巧到这种程度,那就不太可能了。
  九尾狐知道差不多了,当下也故意一变睑色,装出一种心虚的惊惶之态,并故意一拉马缰,做出一个转身欲跑的准备姿势。
  三花羽土加油添酱,故意漏口低声埋怨道:“活该,谁叫你连一个囚犯身上的衣服也要拿来穿的呢!”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三十九章
上一篇:
第三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