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2021-07-15 09:04:11   执笔人:东方玉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孔素棠抢着答道:“他是我哥哥终南宗岳,我叫孔素棠,是华山门下!”
  老人听得身子似乎微微一震,脸色也同时一变,接着勉强笑道:“原来两位还是名门高弟,老朽倒失敬了!”
  话声才落,只听屋外,有人响起洪钟般笑声,说道:“二师兄,药物齐全,看来这次定可成功无疑,噫,璜儿呢……”
  风声飘然,从屋外飘然走进一个人来,目光一转,瞧到屋中宗岳、孔素棠两人,便倏然住口,接着问道:“二师兄,这两位是谁?”
  宗岳举目瞧去,只见面前站着一个头戴铜冠,身穿古铜道袍的长须道人,满脸风尘,两道烱烱目光,只是打量着自己。
  榻上老人道:“三师弟辛苦了,这是两位迷了路的小客人,这位是终南门下的宗少侠,这是华山高弟孔姑娘。”
  他把“终南”“华山”四个字,特别说得沉重!
  铜冠道人,突然脸色一沉,哈哈大笑道:“想不到终南、华山的高弟,也居然连袂赶到……”
  “唰”门外又窜进一条人影,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生相魁梧的劲装少年,他才一进门,铜冠道人喝道:“璜儿,你炉火正旺,又跑到那里去了?”
  魁梧少年连忙躬身道:“启禀两位师叔,弟子方才添火之际,忽然看到林外有两个装束怪异的人,打山前经过。”
  铜冠道人双目乍睁,瞥了宗岳两人一眼,问道:“你可曾被他们发现?”
  魁梧少年摇头道:“弟子隐身林中,没被他们发现,只是听他们口气,好像也是……也是……”
  铜冠道人道:“也是为了墨鳞铁甲蛇而来?”
  魁梧少年点头道:“听口气,好像就要在明日午时动手。”
  铜冠道人脸色铁青,口中“唔”了一声,忽然转脸向宗岳、孔素棠冷笑道:“真人面前,勿必说假,两位也是有为而来的吧!”
  他说话之时,双门精光暴射,脸色十分严厉。
  宗岳愕然道:“在下兄妹,确系山行迷路,远远望见炊烟,才寻到这里,借问出山路径,蒙这位老丈相留,道长何出此言?”
  铜冠道人冷笑道:“你们不是自称终南、华山门下?”
  孔素棠气道:“终南、华山门下,又待怎的?”
  铜冠道人大笑道:“十年以来,江湖早成鬼域,十大门派,全沦魔爪,你们还不是恶魔阴古希的徒子徒孙?”
  宗岳剑眉一轩,朗笑道:“原来道长把我们当作老贼门下!”
  铜冠道人听得一怔,奇道:“那么你们是何人门下?”
  孔素棠哼道:“道长没听说过江山代有才人出,十大门派,沦落魔爪,固然已有十年,难道就后继无人了吗?”
  铜冠道人惨笑一声,点头道:“后继有人!哈哈,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再说阴古希爪牙遍江湖,即使十大门派,后继有人,也难是这恶魔的……”
  孔素棠没等他说完,抢著道:“眼前我岳哥哥就是终南派的掌门人,一举收复终南派,哼,阴古希有什了不起?”
  她身上穿着宗岳的一袭长袍,秀发披肩,侃侃而言,十足的须眉本色!
  榻上老人目射兴奋之色,问道:“两位此话当真?”
  孔素棠娇笑道:“两位高蹈深山,自然不会听到近日江湖之事。”
  榻上老人疑信参半,瞧了宗岳两人一眼,又道:“宗少侠既是终南掌门,不知和天南剑客如何称呼?”
  宗岳肃身道:“老丈说的,正是先师!”
  榻上老人瞿然一惊,喜道:“原来宗少侠果是赵兄的传人!哈哈,宗少侠,你收复了终南派?”
  宗岳听老人称呼自己师父做“赵兄”,定是师父执友好无疑,当下连忙躬身道:“老前辈想必是先师友好,不知如何称呼,请恕晚辈不知之罪。”
  榻上老人蔼然笑道:“宗少侠不可多礼,老朽瞿稼轩,这是三师弟铜冠子。”
  宗岳听他说出罂稼轩和铜冠子,不由心头大喜。
  自己曾听十全老人说过,当年十大门派高手,其中峨嵋太极真人有两位师弟,一个叫太阳神针瞿稼轩,一个叫铜冠子,自从十大门派掌门,在邛崃十绝谷惨遭十绝魔君毒手,十大门派,数年之间,尽入魔爪,这两人也相继失踪。
  当然所谓失踪,十之八九,也遭了十绝魔君的毒手,不想竟在这里相遇,尤其铜冠子,长年戴着一顶铜冠,极易辨认,自己怎会想不起来?
  心念转动,肃然作揖道:“晚辈曾听十全老人说过两体老前辈大名,晚辈兄妹,这次前来峨嵋,就是为了访贵派有无后人,不想误打误撞,会和两位老前辈相遇,真是万分的荣幸。”
  太阳神针瞿稼轩听到“十全老人”之名,双目乍睁,愤然道:“宗少伙,你说的十全老人,可是当年和十绝魔君联合散发请柬的十全老人吗?这老贼和十绝魔君沆瀣一气,假藉‘公开印证武学’,要十派掌门同赴邛崃作证,不想蛇蝎居心,十大门派掌门人,同罹毒手……”
  宗岳连忙摇手道:“老前辈原来还不知道当日情形,十全老人和十绝魔君相约比武,其实是上了阴古希的恶当,他老人家走后,九大门派的掌门人,才相继遇害。”
  瞿稼轩奇道:“九大门派的掌门人相继遇害?还有一派没遭毒手?”
  宗岳黯然答道:“那就是先师,他老人家当年舍众独生,被阴老贼废去武功,留得一命,忍辱负重,实是为了重振十大门派,消灭老贼的大计着想。”
  瞿稼轩、铜冠子,一齐重重的吁了口气。
  宗岳就从当年十全老人和十绝魔君在十绝谷比武,一直说到自己收复终南派,和孔素棠寻上峨嵋,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这一段话,直听得瞿稼轩和铜冠子不住点头,那个魁梧少年,站在一旁,听到九大门派少年掌门,同心协力,结合在一起,共同讨贼,脸上流露出向往之色。
  瞿稼轩等宗岳说完经过,使叫道:“璜儿,你听到没有,九大门派的后人,业已全出江湖,你年纪也不小了,正该追随他们之后,为武林除害,为峨嵋争光,还不快去见过终南掌门宗少侠,华山掌门孔姑娘。”一面又向宗、孔两人笑道:“这是敝师侄徐璜,今后还望两位多多提携才好。”
  徐璜依言跨上两步,向宗岳、孔素棠抱拳为礼,大家虽是初见,却觉十分投契。
  铜冠子吩咐徐璜前去备饭,孔素棠站起身子,想跟去帮忙料理,罂稼轩摇手道:“孔姑娘只管请坐,山居简陋,吃的东西,都是现成,用不着帮忙。”
  不多一会,徐璜果然端着一大锅饭,和几盘菜肴出来。
  因瞿稼轩不能行走,便把桌子移近榻前,又搬了几张木凳,让铜冠子、宗岳、孔素棠坐下。
  铜冠子笑道:“两位胡乱吃点吧!”
  宗岳一瞧桌上,已放了五六个盘子,装着烤獐、熏免、青菜、竹笋,倒也香气扑鼻,一面连忙逊谢道:“老前辈太客气了,晚辈兄妹,今晚要不是找到这里,说不定还得要挨饿呢!”
  徐璜方才听宗岳说到独斗十绝魔君,心中对他不胜钦佩,这时不住的替宗岳挟菜,大家边吃边谈,一阵工夫,便已吃完,徐璜收拾出去,又沏了一壶山茶进来。
  宗岳瞧着瞿稼轩问道:“老前辈行动不便,不知可是运岔了气?”
  瞿稼轩端着茶碗轻轻呷了一口,叹息道:“好在两位不是外人,这事说来话长,当年江湖上把武当、终南、华山三派,加上敝派,合称‘四大剑派’,两位总听人说过?”
  宗岳点头道:“贵派‘乱披风剑法’一经施展,宛如风摆杨柳,飘洒万点,使人无可捉摸,晚辈以前曾听先师说过。”
  瞿稼轩苦笑道:“如论敝派的‘乱披风剑法’,远不如贵派的‘伏魔剑法’气势磅礴,但敝派却另有‘虚灵七式’,不为外人所知。
  这七式剑法,为峨嵋镇派绝技,代代相传,只有掌门人才能练习,而且必须由前面一位掌门,口传心法,十年前敝师兄在邛崃遇害,这‘虚灵七式’,便尔失传。”
  孔素棠惋惜道:“啊!这多可惜。”
  铜冠子微微一笑,瞿稼轩又道:“敝派前代师祖,当然也曾预防后世子孙,万一遇到意外,这套镇山剑法,岂不因而失传,所以曾把‘虚灵七式’,录成副册,但究竟藏在何处,因年代久远,已无人可知。
  而且,历代师祖都是代代相传,从没发生过意外,大家也就把这副册之事,并没十分重视。”
  孔素棠失望的道:“那岂不等于失传?”
  瞿稼轩摇头道:“但敞派留传下来八句有关副册藏处的道诗,却人人均知,因为敝派规定,每当新掌门人接事之初,必须当众朗诵。”
  孔素棠道:“不知这八句道诗,怎么说法?”
  她性子较急,心中想到,不山脱口问了出来,但话一出口,忽然觉得这是人家派中秘密,自己怎好相问,一时不禁粉脸发赧,人也局促不安起来。
  瞿稼轩自然瞧得出孔素棠面情尴尬,这就微微一笑道:“这八句道诗乃是:‘虚灵洞天,七式英精,藏之名山,传之后人,峨嵋独秀,叩彼天阍,叱石开山,赐尔青溟’。”
  孔素棠掠着鬓发,故意迟疑道:“这八句话,当真内藏玄机,恐怕不是适逢其会,谁也猜详不出来。”
  瞿稼轩莞尔道:“姑娘说得极是,因为这八句话,虽然历代掌门,都曾当众宣读,但这只是一种仪式,大家跟着念过就算了,谁也不会去用心推详。”
  宗岳好奇的道:“老前辈,后来呢?”
  瞿稼轩黯然叹了口气,道:“唉,这事还得从头说起。十年前,大师兄太极真人,应十全老人和十绝魔君之邀,赴邛崃十绝谷作证,一去不返。但是没有多久,十绝魔君竟然派他门下妖女和法元贼秃,率领—批爪牙,夤夜袭击敝派。”
  “啊!”
  宗岳、孔素棠同时啊了一声。
  铜冠子沉痛的道:“那时‘太极宫’只有贫道和十二个门下弟子,变起仓猝,而且贼人个个身手不弱,贫道拚死激战,还不知道这些贼人,和敝派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十二个门人,同时罹难。贫道也连负重伤,仅以身免。
  第二天赶到二师兄隐居的瞿唐峡,不想贼人们竟然不肯放过,如影随形,追踪而至,连累了二师兄一家大小,全遭毒手。”
  瞿稼轩脸上掠过一丝痛苦之色,摇头道:“这是姓阴的老贼,对咱们峨嵋派斩草除根的做法,和三师弟无涉。”
  接着又道:“老朽因师弟身负重伤,急需觅地治疗,而且眼看敌人也太以厉害,仅凭老朽一人,无异以卵击石,这就硬起心肠,抛弃家人,护着三师弟避开仇人耳目,落荒而走。”
  孔素棠义愤于色的道:“阴老贼真该碎尸万段!”
  瞿稼轩惨笑了笑,又道:“老朽当时只顾向山中急奔,等到发现三师弟伤势沉重,束手无策之际,差幸遇上一位老年猎人,那就是璜儿的祖父。
  他见老朽师弟,奄奄一息,就留到他家暂住,一面并采了许多野生治伤的草药,替三师弟悉心治疗。
  这样过了一月光景,三师弟的伤势,已逐渐复元,那知法元贼秃,两次围攻,都没把老朽和三师弟截住,无法向姓阴的老贼交账,这就派出了许多爪牙,四出搜索,务必追杀而后已。
  老朽两人的行踪,终于被他侦知,在一个月黑星稀的晚上,大批高手,突然掩至,可怜那老猎人一家,只会一点粗浅拳脚,那是贼人们对手,片刻工夫,便已悉遭毒手。
  老朽和三师弟拚力迎战,依然众寡悬殊,只得奋力抢救出老猎人一双爱孙,浴血突围,这就是璜儿和他的孪生兄长琚儿。”
  他说到这里,徐璜早已泪流满面,忍不住痛哭出声。
  瞿稼轩老脸也黯然久之,才道:“老朽和三师弟带着两个只有八龄的稚子,辗转播迁,隐迹深山,同时痛定思痛,想起三百年师祖遗留的基业,毁于一旦,而且大师兄在日,又并无传人,这两个孩子,骨根尚佳,不如替大师兄收作弟子,也许将来可以重振峨嵋,报仇雪恨。这就由老朽和三师弟两人悉心教他们武功,一面更急于找寻当年师祖手录的‘虚灵七式’副册。”
  孔素棠听得出神,急急问道:“后来呢?”
  瞿稼轩道:“老朽和三师弟几次磋商,觉得师祖当年遗留副册,虽没说出藏处,但绝不会超出峨嵋的范围。”
  孔素棠道:“对啊,这八句道诗上面,就有‘峨嵋独秀’之言。”
  瞿稼轩瞧了她一眼,点头道:“姑娘兰心蕙质,猜得一点不错,当时老朽师兄弟,也因这一点,才悄悄回到峨嵋后山,在这里住了下来。”
  孔素棠给瞿稼轩当面夸奖,心头极是受用,不由掠了掠鬓发,娇笑道:“老前辈,你找到‘虚灵七式’副册了?”
  瞿稼轩摇头道:“没有,老朽和三师弟,找遍峨嵋全山,依然一无所获,但十年来,琚儿、璜儿总算勤奋好学,敝派武功,差不多已学会了十之八九……”
  宗岳自从进门之后,这许多时光,只看到徐璜一人,但听瞿稼轩口中,却还有一个琚儿,不知他去了那里,这就问道:“老前辈,还有一位徐兄,可是下山去了?”
  罂稼轩神色又是一黯,道:“那是去年秋天,琚儿正在庭前练武,忽然大声惊叫,等老朽赶出,琚儿已被一只白色怪鸟攫走,凌空飞去!”
  “白色怪鸟!”
  孔素棠低低说了一声。
  瞿稼轩道:“不错,那白色怪鸟,比普通雕鸟略小,但似乎力大无穷,抓着琚儿,看去丝毫不见费力。”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四十四章
上一篇:
第四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