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2021-07-15 09:04:50   执笔人:东方玉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却说瞿稼轩说到这里,接着又补充道:“当时三师弟正好下山采办食粮,不在山上,老朽大急之下,来不及返屋取剑,就衔尾疾追,一连追过几重山头,琚儿虽没追到,但竟意外的发现了独秀峰!”
  孔素棠好奇的道:“独秀峰,老前辈以前没有去过?”
  瞿稼轩笑道:“老朽自然去过,只不知它叫做独秀峰而已。”
  “啊!”
  孔素棠张着一双秀目,静待他往下说去。
  瞿稼轩又喝了口茶,缓缓的道:“老朽和三师弟,为找寻敝派‘虚灵七式’副册,也曾到过那座峰顶,但这会追赶那头白色怪鸟,一直追到一处瀑布之下,那怪鸟忽然腾空而上,老朽抬目一望,瀑布左侧一处石壁上,却发现了四个用剑刻着的大字,那是‘一峰独秀’!”
  孔素棠道:“通常在名山石壁上,有人刻上四字,也是常有之事,老前辈不知发现了什么?”
  瞿稼轩道:“老朽在那四个大字边上,却发现了四个小字‘天机子题’。”
  宗岳问道:“不知这天机子是谁?”
  瞿稼轩哈哈大笑道:“天机子就是敝派第九代师祖,也就是把‘虚灵七式’录成副册的那位师祖,这四个字瞧到老朽眼里,陡觉精神一振,同时想起八句道诗中那句‘峨嵋独秀’,和这‘一峰独秀’,岂非暗合?
  那知这一耽搁,再看那只白色怪鸟,早巳飞得不知去向。
  老朽因那座高峰,三面全是陡壁,只有一面,差可攀援,登上峰顶,那里还有怪鸟?
  但老朽却在峰顶那块巨大横石边上,又发现了一处几乎无法看清的剑痕,那正是本门仅有的一种暗记。”
  孔素棠拍手道:“我知道了,那本副册,可能就在那块大石之下。”
  瞿稼轩听得不住点头,道:“老朽和姑娘想法相同,因为那正合了‘叩彼天阍’,尤其下面一句‘化石开山’,更极明显,只要移开巨石,就可得到副册,但老朽瞧了半天,那块巨石,重逾万斤,岂是人力所能移动?
  不过老朽既有如此巨大收获,而且琚儿已被怪鸟攫去,无法追寻,只好赶速回转和三弟计议了再说。
  那知老朽就在下山之时,稍一大意,脚下踩了墨鳞铁甲蛇的蛇涎,刚一奔下山峰,便觉右脚一麻,再也站立不住,一个身子,往后跌倒。”
  孔素棠咋舌道:“这蛇有这么厉害?”
  瞿稼轩接着说道:“老朽发觉不对,登时想到这座山峰上原有一条罕世毒物,心头一凛,立即闭住周身穴道,不使毒气蔓延,幸亏三师弟闻警赶来,把老朽救转,但这双腿,却因此成残,无法复原了。”
  宗岳问道:“老前辈,这墨鳞铁甲蛇,既然奇毒无比,不知可有制它之物?”
  言下之意,大有为世除害的气概!
  瞿稼轩微微一笑,道:“宗少侠问得好,墨鳞铁甲蛇,周身皮鳞,坚轫无比,虽宝刃宝剑,无法伤得分毫,只有腹下一条白线,是它致命之处,但此蛇腹下密布细爪,正好护住要害,即使冒险下手,也万难如愿,只是它鳞甲虽坚,却有一物能制。”
  孔素棠连忙问道:“那是什么?”
  瞿稼轩笑道:“就是两位进门时看到的那锅‘烂柯草’和‘鱼皮胶’熬成的胶汁。”
  宗、孔两人听得好奇,正待发问,瞿稼轩已接着说道:“这‘烂柯草’原是山中一种野草,草干中空,一经折断,立有白浆流出,铁器上只要沾上此草浆水,就会生锈,腐蚀力极强,墨鳞铁甲蛇,遇上生有烂柯草之处,必然远远避开。
  因为铁甲上沾上草浆,一样会腐烂至死,老朽为了此处和蛇窟相距不远,才到处搜罗移植,种在屋外四周,当初原是为了防范铁甲蛇侵袭,不想如今却派上了用场。”
  孔素棠道:“那末鱼皮胶呢?”
  瞿稼轩道:“鱼皮胶也是尅制铁甲蛇的东西?因为铁甲蛇生性怕热,它晚上出来乘凉,铁甲鳞必然全部张开,如果拈上鱼腥,蚂蚁就会成群结队,爬入它鳞甲乱啮。”
  孔素棠拍手笑道:“这真叫物各有制!”
  宗岳问道:“老前辈把‘烂柯草’和‘鱼皮胶’合熬成膏,必有为世除害之心。”
  瞿稼轩太息道:“要想除去它,又谈何容易,此蛇除了正午匿居蛇窟之外,平时都在山前游走,人畜一经遇上,便无生理,老朽为了师门遗物,准备明午冒险登峰,这锅胶汁,也只是防备万一遇上时应急之需罢了。”
  宗岳毅然道:“晚辈不才,倒想和老前辈同行,如能趁机把它除去就好。”
  瞿稼轩吃惊道:“宗少侠同行无妨,不过这墨鳞铁甲蛇,实在奇毒无比,如能远远避开,自然最好,万一遇上,也只能把老朽所熬胶汁制成的药丸,远远掷出,使它知难而退,千万招惹不得。
  而且三师弟为了此蛇毒气厉害,一被喷中,便会毒发身死,才远从乌蒙派求取专解百毒的‘乌风散’以备万一。”
  正说之间,只见徐璜匆匆进来,向铜冠子躬身道:“三师叔,那锅胶汁业已熬老。”
  铜冠子点头,立即起身往屋外走去。
  宗岳、孔素棠心中好奇,也跟着走出,只见庭前也燃了一枝松燎,此时一锅胶汁,已熬成浓膏。
  铜冠子手中执着一支竹片,慢慢挑起浓膏,放入预先置好的一堆黑色粉末中,让粉末擂匀,搓成弹丸大小一颗颗的膏丸。
  孔素棠俯下身子,问道:“老前辈,这是什么?”
  铜冠子边挑边擂,随口答道:这是‘烂柯草’晒干之后研成的粉末,这样就容易携带。”
  宗岳、孔素棠也卷起袖管,帮着徐璜,擂上粉末。
  这样把一锅胶汁擂完,已是初更时分,铜冠子舒了口气,直起腰来笑道:“时间不早,两位也好休息了。”
  大家洗净双手,徐璜便引着两人,到屋后两间小房中安息。
  一宿无话,第二天清晨,宗岳、孔素棠起来,徐璜早巳浑身紧扎,收拾得十分俐落,瞧到两人,笑道:“宗少侠、孔姑娘,咱们饱餐一顿,就要出发呢!”
  宗岳抱拳道:“徐兄,不可这般称呼,我们一见如故,何况十大门派,谊如一家,大家弟兄相称,岂不是好?”
  孔素棠接口道:“对咯,我们十大门派的人,都是叫着弟兄姊妹,将来你和他们遇上了,大家才好玩呢!”
  徐璜脸上微微一红,喜道:“宗兄不弃,小弟正有此意。”
  两人在厨下匆匆盥洗,一同走出,果然桌上已摆好菜饭,大家吃过之后,铜冠子从怀中掏出一个磁瓶,要两人伸出手掌,在掌心倾出一撮药末,嘱咐用水吞服。接着又给瞿稼轩、徐璜一起服了。
  孔素棠闻了一闻,只觉辛辣无比,不由迟疑道:“老前辈,这又是什么药粉?”
  铜冠子自己也用水吞下,笑道:“孔姑娘莫小觑了它,这是乌蒙派的解毒圣药‘乌风散’,服下少许,百日之内,百毒不侵。”
  孔素棠依言用水吞下,只觉一股辛辣之气,直冲鼻孔,差点咳呛出来。
  铜冠子等大家服过之后,才郑重收起小瓶,从桌上取过两个小布袋,递给两人,又道:“这就是昨晚制成的‘烂柯草膏丸’,两位各人带上一袋,万一碰上墨鳞铁甲蛇,只要用打暗器的手法,往蛇身打去。此丸外面虽干,但只要稍微一碰,便可立即黏上,但是两位千万留神,不可和毒蛇对面。”
  宗岳、孔素棠见他说得郑重,便点头应喏,把布袋接过,挂在腰间。
  瞿稼轩背上斜插一支长剑,腰间也佩着贮放“烂柯草膏丸”的布袋,依然盘坐榻上。
  孔素棠惊道:“老前辈不良于行,也要前去?”
  瞿稼轩敞笑道:“老朽双足虽废,双手依然可用。”
  孔素棠不明他话中之意,还想再问。
  瞿稼轩双目一扫,道:“三师弟,咱准备好了,这就走吧!”
  铜冠子答应一声,只见徐璜走近榻前,背起瞿稼轩身子,铜冠子当先领路,走出篱门,便往独秀峰奔去。
  大家一路无话,各自施展轻功,翻山越岭,约莫走了顿饭光景,群山围拱,一峰独秀的独秀峰业已在望。
  宗岳跟在铜冠子身后,只是盘算着,待会登峰之后,等铜冠子取出峨嵋秘笈“虚灵七式”,自己好歹也要冒险一试,如何能够一举把那条墨鳞铁甲蛇除去,也好替世人除害。
  他心念转动,脚下却并没稍慢,依然从容举步,足不扬尘的往前赶路。
  正走之间,蓦见铜冠子往后打了一个手势,身形闪动,一下掠入松林,身后三人,也急急闪身入林。
  举目瞧去,只见从右侧一座小山峰上,忽然飞起两条人影,这两人身法快捷,因相隔尚远,瞧不清面目,只看到两道灰影,起落腾跃,敢情也是往独秀峰而去。
  徐璜压低声音道:“三师叔,昨晚弟子瞧到的,就是这两个人!”
  铜冠子脸色微变,挥手道:“我们快追,但不可露出形迹!”
  说毕,身形一起,藉着树木掩蔽,往两人身后追去,宗岳、孔素棠、徐璜三人,也随著跟了下去。
  不多一会,奔到峰下,那前面两人,势子突一缓,延路向四周察看,好像在找寻什么似的。
  铜冠子等四人,吸气蹑脚,渐渐逼近!
  这时已可看清那是两个头戴铁箍,身穿半长不短的灰衣,腰束草绳的汉子,他们边走边瞧,只听左边一个低声说道:“这是它必经之路,此时快要回洞,师兄,咱们就在这里吧!”
  右边一个摇头道:“师傅再三吩咐,此蛇不但凶悍,而且生性多疑,必须在它巢穴附近,才肯就范。”
  说着,又边瞧边走,俯着身子往前行去。
  左边一个急道:“我的天哪,再过一会,它就会来了,咱们可布置不及。”
  右边一个举头瞧瞧天色,便从身边取出一个五彩木盘,然后又从鹿皮囊中,倾出闪烁有光的一袋细沙,倒入盘中,探怀取出一支黝黑线香,引火燃起,插入木盘细沙之中。
  他这一动作,异常迅速,香才燃起,两条人影,便匆匆站起,往二十丈外一条石壁后面躲去。
  瞿稼轩见状大惊,低声喝道:“这香必是引蛇之物,我们快退!”
  铜冠子也已警觉,立即引着大家往后急退!
  大家一口气退到二十丈外,方始站定,只见从山阴缓缓游出一条全身似墨,鳞甲乌黑有光的奇形怪蛇,一颗蛇头高昂如铲,蛇身足有碗口粗细,长约一丈四五,此时一拱一拱,施施然往方才两个灰衣人站立之处游去。此蛇无论形状、色泽,都使人一见就有怖意。
  那段黝黑线香,燃烧极快,转眼之间,便已烧完,但那股淡黄色的轻烟,却氤氲不散,丝丝下垂,正好淡淡的笼在木盘之上。
  “毒楠香,这两人是南海毒龙尊者门下!”
  瞿稼轩低呼声中,那条怪蛇敢情已经闻到香味,昂起蛇头,不停地向四外乱嗅,突然身形一拱,人立而起,往木盘游去。
  一颗蛇头,缓缓由上而下,向盘中一阵低嗅,它生似越嗅越有味,红信伸缩,毒吻大张,缓缓流出馋涎,一滴一滴,落在盘中细砂之上!
  宗岳、孔素棠瞧得甚是奇怪,只听瞿稼轩低声说道:“毒龙砂!好歹毒的东西!唔,三师弟,我们机不可失,还是赶快上山吧!”
  宗岳不知他说的“毒龙砂”是什么东西?但铜冠子却答应一声,领先悄悄退出,绕过树林,往峰上掠去。
  四人急纵轻蹬,不消盏茶时光,便已跃登峰顶。
  瞿稼轩指挥徐璜,走近中间那方长形巨石右角,要他俯下身去,用手一指道:“三师弟,你拨开泥土瞧瞧,这不是师祖留下的记号吗?”
  铜冠子依言小心翼翼地拨开右角泥土,用手扪了一会,点头道:“二师兄说得不错,这正是两仪未动之象。”
  他说着直起腰来,打量着这方巨石,长眉微皱,为难的道:“二师兄,师祖把副册藏在石下之谜,可能已无问题,只是这方巨石,何止万斤,如何才能把它移开?”
  瞿稼轩沉吟道:“老朽这多天来,一直苦思未解的,也就是当年师祖如何把副册放入石下,但始终找不到答案,不过老朽想起师祖在八句遗训中有‘叱石开山’之言,可能就是指点后世子孙,不妨毁去这方巨石。
  自从师弟往乌蒙求取‘乌风散’之后,我已命璜儿下山采购了一包炸药,只要把这方巨石,炸裂成几块,凭你我的功力,就不难把它移开了。”
  他话音一落,徐璜果然从身边取出一大包炸药,双手递过。
  铜冠子迟疑的道:“二师兄说得极是,只是万一把副册一齐炸毁,这又如何是好?”
  瞿稼轩叹了口气,道:“我未尝不知这是下策,但目前舍此之外,别无他法,真要炸毁,那也只好说是天意如此了!”
  孔素棠忽然想起岳哥哥曾经施展神功,毁去“太极宫”铁壁,此时何不一试?心中想着,就说道:“岳哥哥,你怎不试试‘两仪砷功’,看能不能把这方大石震开?”
  宗岳摇头道:“恐怕震不开呢!”
  他们这一说,直听得瞿稼轩、铜冠子同时一楞,一个人功力再高,也无法震得开万斤巨石,但孔素棠既这样说了,他们心中不信,也只好附和,瞿稼轩呵呵笑道:“老朽倒忘了宗少侠身擅奇功,十大门派谊如一家,宗少侠何妨一试?”
  宗岳俊脸一红,道:“老前辈好说,晚辈恐怕不能胜任呢!”
  说话之间,双掌当胸一抱,默运神功,紧接着双手扬处,往巨石中间笔直劈落。
  他这一发,“五阳掌”“五阴掌”两股力道,同时骤发,只听“轰”的一声巨震,宗岳禁不住往后退出一步,其余四人,全都耳鼓震得狂鸣,那方巨石,果然应声齐中分裂,底下露出一只黝黑铁盒,和一柄形式奇古的长剑。
  这一下直把瞿稼轩惊得口瞪口呆,铜冠子惊愕之余,急忙俯身取起铁盒古剑,送到瞿稼轩手上。
  “哈哈,宗少侠盖世神功,使老朽大开眼界,赐助之德,峨嵋门下当永志不忘!”
  瞿稼轩说话声中,接过铁盒,打开一瞧,只见盒首一张绢笺上写着:“余参演先天易数,发现我峨嵋一脉,当在百二十年后,有一大劫,湮灭香火,几达十年,因此预将‘虚灵七式’,埋入地下,庶后世子孙,不虑绝学失传,此后当有一以山岳为名之人,破石取书,以予昔年随身青溟相酬。天机子”
  瞿稼轩堪堪看完,只听一声厉笑,两条灰影,同时跃落,伸手往瞿稼轩劈面夺来。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四十五章
上一篇:
第四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