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2021-07-15 09:07:16   执笔人:玉翎燕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这时候,宗岳和铜冠子感激得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心意,宗岳正待伸手上去接过这七颗雪莲实,突然,白发老人倏地又将手向回一收,向铜冠子问道:“老夫忘记问你们一句话,方才你们说到独秀峰来,究竟是为了何事?”
  铜冠子顿了一下,他自觉不能对人家说谎言,便说道:“是前来发掘敝派祖师所埋藏的武功秘笈。”
  白发老人嗯了一声说道:“是什么武功秘笈?”
  铜冠子只有照实答道:“敝派剑术精华的‘虚灵七式’副册。”
  白发老人又问道:“这本副册是否已经发掘到了呢?”
  铜冠子说道:“已经发掘到了。”
  白发老人点点头说道:“峨嵋剑术中‘虚灵七式’,虽然不是精绝之学,倒也是独创一格的功夫,若能稍加修正,在剑术之中,不难放一异彩。”
  铜冠子一时听不懂白发老人说这些话的用意何在,满心不解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白发老人突然又向宗岳说道:“在这七颗雪莲实尚未交付给你之先,老夫有两点意见,但不知你老弟和这位铜冠老道可否能同意。”
  宗岳连忙说道:“老丈对我等恩德无边,有何高见,晚辈岂有不洗耳恭聆之理。”
  白发老人呵呵地冷笑道:“方才老夫已经说过,你我之间,毫无恩惠之可言。老夫交给你七颗雪莲实,你们给老夫相等的代价。谈得好,七颗雪莲实立即交给你,说不妥,我们各自请便。”
  这几句话,把宗岳又说得糊里糊涂,这究竟是什么生意买卖?当时他依然恭谨地问道:“七颗雪莲实虽然不是价值连城,确也是罕世奇珍,这相等的代价,恐不是晚辈等力能所及。”
  孔素棠在一旁说道:“老人家这等年纪,何处不积功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你老人家原本就有救人之心,何必临事又索代价,若是我们出不起代价,你老人家果真就见死不救么?”
  白发老人呵呵地笑道:“女孩儿家说话休要这样妄加断语,你怎么知道你们出不起代价?你又怎么知道老夫会见死不救?”
  宗岳和孔素棠同时问道:“请问老丈!你要什么代价?”
  白发老人一阵呵呵之后,突然转面向铜冠子说道:“老道!这瞿老儿是你的师兄,这娃儿是你师侄,你难道没有一点意见么?”
  铜冠子冷冷地说道:“老丈若肯救人,贫道感之不尽,若不肯一展仁心,贫道亦不能相怪,只是请老丈休要如此相戏,徒然延误时间。”
  孔素棠急着说道:“老前辈!这位老丈方才不是说,决不坐视不救么?”
  铜冠子摇头说道:“孔姑娘!武林之中讲的是仁义,他若肯救人,又何至于强索七颗雪莲实的代价?易地而言,姑娘你会这样做么?贫道会这样做么?相信武林之中,没有人会这样做。除非像这位老丈,他根本未存救人之心,才如此蓄意刁难。”
  白发老人呵呵地笑道:“铜冠老道!你休要以话相激,老夫言出法随,说一不二,七颗雪莲实在此,只要你将那本‘虚灵七式’的副册交给老夫,七颗雪莲实立即交给你救人。”
  铜冠子闻言大吃一惊,顿时宛如五雷轰顶,愕然地说道:“什么?‘虚灵七式’的副册?”
  白发老人点点头说道:“不错!你老道不必过份惊讶,论价值,你们那本‘虚灵七式’副册,比起七颗雪莲实,差得太远,若不是老夫有救人之意,岂肯如此同你交换?”
  铜冠子闻言由惊而怒,厉声叱道:“什么诚心救人?分明你是有心算计而来。‘虚灵七式’是峨嵋一派不传之秘,岂能让你这样轻易骗走?”
  白发老人呵呵地笑道:“你峨嵋一派又待怎么?连根带本都被人家挖断了,还谈什么不传之秘?这不传之秘让你寻到了又待怎样?还不是照样的没有用处?既不能用此报仇雪恨,又不能用之光大门派,这不传之秘只不过是你们峨嵋不求长进,故步自封的东西,老实说,武林之中,各种功力都日益精绝,你们这虚灵七式若不再求变化,将来丢在大路上,都没有人看它一眼,你还如此敝帚自珍呢!”
  这一段话说得铜冠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颏下苍须拂然而动,终于勃然大怒,厉声喝道:“老儿!你敢如此辱及峨嵋一派?……”
  忿然迈步,立即就有举掌拚命之势。
  宗岳忽然心里一动,立即上前拦住铜冠子,低声说道:“老前辈请息怒!待晚辈上前请他再说个明白。”
  铜冠子停下脚步,忽然长叹一声,感慨无端地说道:“宗少侠!其实这老儿所说的话,未尝不是有理。‘虚灵七式’的确已算不得是绝世之学,当年掌门大师兄,身具‘虚灵七式’之武功,还不是在十绝谷内被十绝魔君所杀害!但是,这老儿如此说话,令人无法忍受!”
  宗岳恳声说道:“老前辈!如今救人第一,其他都留待此后再谈吧!”
  他转身向白发老人拱手问道:“老丈对于当年十绝谷之事,知道得甚为详尽,敢问老丈仙乡何处?能否赐知尊姓大名?”
  白发老人还是那两句话:“宗老弟!你是请老夫救人?还是盘老夫的根底?”
  宗岳当时拱手说道:“既然如此,就请老丈救人第一如何?”
  白发老人笑嘻嘻地点点头,走到徐璜面前,塞下三粒雪莲实,又走到瞿稼轩面前,塞下四颗雪连实,可是在他塞下四颗雪莲实的同时,随手就将瞿稼轩怀中的铁盒子,拿到手中。
  铜冠子几次欲扑上前,终于止住,眼睁睁地看着他将那盛有“虚灵七式”的铁盒子,拿到手中。
  白发老人手上捧著那个小铁盒子,笑嘻嘻地说道:“你们放心,老夫眼前还不走,常言道:得人钱财,与人消灾。虽然你们这‘虚灵七式’不值钱,老夫既然拿了,就要负责将你们的人救活。”
  宗岳和孔素棠都围到徐璜和瞿稼轩的身旁,凝神注视,只见不消片刻,瞿稼轩和徐璜的腹内,宛若牛鸣,再过一会,两人口中都流出黑色臭水,尤其是瞿稼轩,还排出许多粪便,其腥臭之气味,令人掩鼻难闻。
  铜冠子这才抢过来说道:“姑娘请便!待贫道来收拾照顾!”
  孔姑娘也自觉站在那里颇多不便,自己便转过身来,准备走到另一边去。就在她如此一转身之际,姑娘突然惊呼:“岳哥哥!你看他在做什么?”
  宗岳一听姑娘如此惊呼,立即旋转回身,留神一看,只见白发老人右手提著一柄极短而又雪亮耀眼的匕首,正在那里剥墨鳞铁甲蛇的皮,他熟练无比的从腹部那一条白线开始,已经很快的剥到蛇尾。
  宗岳不觉脱口叫道:“老丈!……”
  白发老人最后左手一抹,终于将这张虻皮,完整地剥了下来,他提在左手,站起身来,向宗岳笑道:“宗老弟!老夫七颗雪莲实,救活两条人命,只得到一本不甚值钱的‘虚灵七式’副册,太不合算,这张蛇皮,就算它是一点额外补贴好了!”
  宗岳不觉望了孔素棠一眼,踌躇地说道:“可是,这张蛇皮……”
  白发老人呵呵笑道:“老夫知道,这张皮刀剑不入,可以制做一件最好的内甲。宗老弟已经答应送给这位姑娘。不过,老夫既巳看中,你就让与老夫吧!”
  这时候,孔素棠姑娘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好说话。宗岳也眼睁睁地望着那张蛇皮,感到对孔素棠有无限的歉意。
  铜冠子也知道这件事,当时也回过头来说道:“君子不夺人之所爱。老儿!你又何必贪心不足?”
  白发老人呵呵笑道:“老道!叫你一知半解,休要说话。你怎么知道老夫会夺人之所爱?”
  他说着话,又转向宗岳说道:“等到他们两个人黑水流尽之时,自然清醒,回到住处,每人饮用清水四大杯,使告痊愈。不过,宗老弟!你和孔姑娘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你到老夫住处,老夫随时在那里扫径以待。”
  宗岳正要问他住于何处,只见白衣飘拂,人已飘向山的那边,看去很慢,实则快如飘风闪电,虽然是悠悠而去,却是转瞬便消失在烟雾迷蒙的山峰之间。
  这位白发老人来得如此突然,去得也如此突然,撇下宗岳和孔素棠站在那里默然相对,呆呆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忽然,身后有人哼了一声,回身看时,只见徐璜已经翻身坐了起来。
  宗岳大喜,立即又忘方才那不愉快的一切,连忙过去问道:“璜兄好了!”
  徐璜闻言挺身而起,站在那里,怔怔地说道:“我可是中了毒么?”
  他回头又看到瞿稼轩也躺在一旁,大惊说道:“二师叔他老人家也中了毒么?”
  铜冠子拦住徐璜说道:“璜儿!休要惊动你二师叔,他就要醒过来了。”
  果然,瞿稼轩躺在那里,嘴角黑汁已经流尽,下身也已经由铜冠子代他换去脏衣,此刻忽然嘴角微微扯动,继之双眼微睁,对大家看了一遍之后,霍然坐起身来,还没有说话,停了一会,忽又挺身而起,居然一双腿和平常人一样,站了起来。
  在场的众人,莫不大感意外,几手是异口同声地叫道:“腿!腿好了!……”
  瞿稼轩脸上忍不住涌出一点笑容,点头说道:“是的!老朽的腿居然好了!请问三师弟,老朽中毒昏倒以后,一切漠然,究竟是什么药品救得老朽命回?而且居然将老朽这双残废的腿,医治好了。”
  孔素棠姑娘忍不住立即说道:“老前辈!你吃了四颗雪莲实,才将你中的毒,都给清除了。”
  瞿稼轩闻言浑身一振,惊道:“雪莲实罕世奇珍,人服一颗,祛病延年,老朽今日何幸,能连服四颗?是那位高人所赠?”
  孔姑娘接著说道:“是一位不知姓名的白发老丈赠给老前辈的。”
  瞿稼轩急忙说道:“这位老人家现在何处?待老朽前去拜谢。”
  这时候铜冠子再也忍耐不住,走上前去,对瞿稼轩深深一礼,黯然说道:“小弟罪该万死,要请二师兄治以应得之罪。”
  瞿稼轩讶然伸手,一把扶住铜冠子,急忙问道:“三师弟!有话快说,同门师兄弟,还有何事不可商量?”
  铜冠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便一五一十地将白发老人来去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瞿稼轩凝神贯注,倾听着铜冠子的每一句话,一直等到铜冠子说完之后,他依然没有说话,沉默了半晌。
  铜冠子叹气说道:“小弟无能,‘虚灵七式’副册刚刚寻得,便如此轻易失去,小弟尚有何脸见二师兄?”
  说着突然一翻右手,便照自己天灵盖上拍下去。
  宗岳一惊,闪电伸手,一把抓住铜冠子的手腕,朗声说道:“老前辈为何如此迂腐?此事焉能怪得老前辈?”
  宗岳回过身来,对瞿稼轩说道:“这本‘虚灵七式’如果是遗失在一招一式的拚斗之中,当然难辞其咎,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之下,除非眼睁睁地坐视老前辈和徐璜兄的遽尔逝世,做人岂有是理?何况,这位白发老丈分明是有心算计而来,我们一着之失,便到处缚手缚脚,不过……”
  他说到此处,深深地吸了一门气,正色说道:“若论真正罪魁祸首,晚辈确是难辞。若不是晚辈决心除蛇,焉能这样的结果?”
  瞿稼轩摇摇头说道:“峨嵋的‘虚灵七式’是本派掌门之象徵,一旦失于他人,确为难以忍受之事,但事有常情,也有变局,不能拘泥于一成不变之规格,何况此事后果如何,目前尚难定论,塞翁失马,焉知非辐?”
  瞿稼轩停顿了一下,复又接着说下去:“宗少侠对我们峨嵋一派,嘉惠良多,而在此地除蛇之举,乃是悲天悯人之行,事情后至的变化,如何能归咎到宗少侠?老朽即使昏聩不堪,也不致如此荒谬不识好歹,至于三师弟苦心孤诣,谋我回生,老朽感之不及,尚有何言可以相责?”
  瞿稼轩这几句话,说的都是实情,而且,态度都非常恳切,铜冠子和宗岳都一时无话可说。
  忽然间,孔素棠姑娘在一旁问道:“瞿老前辈方才说到,此事尚未定论,塞翁失马,焉知非辐?这两句话,是什么用意?难道失去‘虚灵七式’副册,对我们还有好处么?”
  瞿稼轩笑着说道:“我们回到住处,再作详谈吧!”
  大家各自展开身形,一路风驰电掣,回到住处,铜冠子命徐璜取来一桶清水,瞿稼轩、徐璜各喝了四大碗,顿时神清气爽,逾于平常。
  孔素棠急不待地又叫了一声:“瞿老前辈……”
  瞿稼轩点头笑道:“孔姑娘一定是急于知道老朽为何要说‘塞翁失马,焉知非辐’这句话!其实,这也是老朽一点推论之言,未尽然就是事实。”
  宗岳此时在一旁,禁不住暗自点头,彷佛已经有所领悟。
  瞿稼轩叠着两个指头说道:“这位白发老丈可以断言他不是我们的仇敌,甚而至于可以说他一定是我们的友人。试问,他若是我们仇敌,他又何必要送我们七颗珍贵异常的雪莲实?以他的武功而言,他要在当时那种情形之下,取去‘虚灵七式’,显然不是难事,何必要用雪莲实掉换?宗少侠以为然否?”
  宗岳点点头,孔素棠也立即说道:“那位白发老丈跟踪我们不止一会,以我们浑然无觉的情形看来,他的武功确是要高出我们很多。”
  瞿稼轩接着说道:“此地无旁人,宗少侠和孔姑娘自是用不着隐讳,老朽说句实话,‘虚灵七式’虽然是峨嵋一派不传之秘,但是,就整个武林而言,并不是一种盖世无双的绝学,以那位白发老丈的功力而言,他绝不需要再去学习本派的‘虚灵七式’,甚而至于,我们不妨说句自贬的话,他还不屑于要这几招剑法的秘笈。”
  铜冠子皱眉说道:“此事说来小弟又愈发的不解了,他既不屑于要这本‘虚灵七式’的副册,他又为何要如此算计来掠取?”
  宗岳当时欲言还止,瞿稼轩含笑说道:“宗少侠有何高见,何不请说来以启茅塞。”
  宗岳说道:“晚辈深觉瞿老前辈的话,说得有理。白发老丈曾经说过两句话,他说:峨嵋的虚灵七式,虽然不是精绝之学,但是如能稍加修正与充实,这套剑法不难成为独步武林的绝门剑术。所以,他虽不想要这本副册,但是他却有意要来充实虚灵七式。”
  瞿稼轩呵呵笑道:“宗少侠之言,深得老朽之心。”
  铜冠子说道:“这就是二师兄所说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么?”
  孔素棠忽然说道:“谁知道白发老丈将‘虚灵七式’充实之后,会不会给峨嵋?此事又焉知非祸?”
  瞿稼轩笑道:“他已经向宗少侠和孔姑娘表示欢迎之意,我们自然随着宗少侠和孔姑娘,前去讨取,也许这其间还有很多困难,但是,天下没有容易事。要得到一宗武林绝学,峨嵋一派发扬光大,在此契机,又怎能轻易而得?”
  孔素棠点头说道:“对!我也一定要去!他带走那张墨鳞铁甲蛇皮,我也一定要向他要回来。”
  姑娘说到此处,忽然“啊呀”一声,急着说道:“这位白发老丈根本没有告诉我们姓名和住址,我们到那里去找他呢?”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四十八章
上一篇:
第四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