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2021-07-15 09:07:49   执笔人:玉翎燕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这个突然的发问,也是最重要的发问,大家一时间都怔住了。
  但是,这只是一瞬间惊愕,旋不肿间,宗岳和瞿稼轩同时哈哈一笑,显然,这两个都有了了解。
  瞿稼轩说道:“此老不是中原武林,当可断言,也不是十绝魔君的同类,必可无疑。如是中原武林,三师弟不至不识,如是阴老魔的同路人,七颗雪莲实,不会善与。除此而外,西北为番僧喇嘛把持,南疆为苗人世界,剩下的地方,费心去找,当不致太难。”
  宗岳说道:“晚辈与老前辈所见相同,有一件事无疑是说明这位白衣白发的老丈出处。雪莲实为天下之圣品,只有天山之极的天池盛产,这位老丈按理应是住在天山。”
  孔姑娘闻言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立刻前往天山?”
  宗岳点点头道:“如果一切均如我们方才所说的那样,天山就不宜于去得太早。‘虚灵七式’是峨嵋一派剑术精华之所在,这位白须老丈虽然神功了得,但是,要在这上面增加变化一招一式,谈何容易之事? 所以稍待时日前去,才较合时机。不过,我们此刻就要告辞,倒是实情。”
  瞿稼轩闻言说道:“宗少侠、孔姑娘均是人中龙凤,武林奇葩,老朽等能在峨嵋一晤,实是有幸,正好盘桓数日,稍后同往天山,为何就要离去?”
  宗岳拱手说道:“十绝魔君为害武林,已经十年于兹,我们扫荡魔氛,恢复中原十大门派旧日规模,实在不宜再事拖延。如今十大门派各个后继有人,而且都在苦练武功,各有成就。现在所需要的,是能得到四塞八荒,许多武林同道更多的支持,才足以对抗十绝魔君十年来所造成的庞大势力,所以,晚蜚想在这件事上,稍尽绵薄。”
  瞿稼轩点头说道:“宗少侠的高瞻远瞩,老朽敬佩,但不知宗少侠和孔姑娘此行何往呢?”
  宗岳毫不思考地立即说道:“晚辈此行决定买舟南下,再泛舟南海,去会见南海毒龙尊者。”
  瞿稼轩点点头说道:“毒龙尊者确是值得争取的一位高手,不过宗少侠也不可过于相信他。少侠聪颖过人,必能善自运用。但不知我们何时才能相会,彼此同住天山?”
  宗岳说道:“南海之行至多一月,一月以后,在华山之麓相会。”
  说罢,便和孔素棠姑娘站起身来告辞。
  瞿稼轩和铜冠子,以及徐璜都起身相送,刚刚走出门口,瞿稼轩连声唤止,他匁匁忙走进屋去,取出青溟宝剑,双手捧着,递给宗岳,恳切地说道:“请宗少侠收下。”
  宗岳正要推辞,瞿稼轩立即说道:“敝派师祖擅演玄天大数,于埋藏‘虚灵七式’之时,即已说明宝剑赠给宗少侠,少侠若辞而不受,老朽岂不有违师祖之遗命,此事断然不可如此。”
  铜冠子也说道:“宝剑赠壮士,自古皆然!青溟剑虽然不是天下第一等好剑,却也是古物神兵,宗少侠到处奔波,仆仆风尘,应该佩以宝剑,以壮行色!”
  宗岳见他们说得如此恳切,自也不便坚辞,当时便道谢收下,和孔素棠姑娘双双上道,离开峨嵋后山,取道岷江,雇一小舟沿江而下。
  川中水道,多为狭而险,两岸多山,顺流而下,轻舟随波逐浪于湍湍激流之中,为川中行舟之大特色。李白曾有诗:“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用来描写川中顺江而下的情景,倒也入木三分。
  宗岳此行虽然不在游览,但是身旁有一位“比花解语,比玉生香”的意中人,耳鬓厮磨,遥指江景,在心情上又何异于放舟游览?孔素棠姑娘更是柔情似水,一点喜悦,涂满心尖,这是宗岳和孔素棠二人,在遍是魔氛的武林之中,一次最为心情愉悦的旅程。
  这天,小舟已经到达夔州附近,即将要进入以险闻名的三峡。孔素棠站在船头,迎着那拂面的江风,遥指着前面说道:“岳哥哥!三峡地势险,两岸风光奇,不过,游人到此,也最容易引起感慨良多。你看这江流滚滚,也不知道经过多少岁月,依然是那样汹涌奔腾,浪头如雪,行驶在江水之上的船只和乘船人,自然令人有昔人安在之慨。”
  宗岳点头说道:“古来关于这类感叹之词,不胜枚举,至今尚有许多,传诵人口。棠妹!你还记得么?‘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人生在世上,也不过是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孔素棠笑着道:“我不要听了!我只不过才说了一点行舟的感触,你却一连说出这许多令人泄气的话,什么蜉蝣天地,沧海一粟,把人的一生说得太丧气了些。”
  宗岳却正颜说道:“棠妹!这并不是丧气,而是我们做人的一点警惕,我们了解到人生是如此的短暂,就应该好好地把握时光,创就一番功业,才不负此生。譬如拿我们来说吧!生逢此时,正是十绝魔君横行武林,霸道江湖,十大门派遍遭涂炭,我们如果能够扫荡魔氛,重振十大门派声誉,使武林之中,恢复固有的安详与平静,我们也就不负此生了。”
  宗岳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声,豪气千云,孔素棠姑娘依偎在他的身旁,也不觉连连点头称是。
  宗岳说这些话时,愈说声音愈大,说到最后,只震得两岸回音如潮,嗡嗡之声,历久不歇。
  忽然,在这嗡嗡的回音之中,传来一声冷笑,这一声冷笑,仿佛是一支锐箭,尖锐、锋利,脱颖而出,破空而起,在这一阵嗡嗡的回音声中,显得特别刺耳。
  宗岳和孔素棠两人,不觉当时为之微微一怔,因为这—声冷笑,不仅表现了敌对的意思,而且,也表现了至深的功力,滚滚长江之上,竟是何人?
  当时两人便回过头来向后看去,就在他们如此一回头之际,只见一只乌篷小舟,以疾速从他们的舟旁不远,超越而过。
  本来大家都是顺水行舟,谁也不能超越谁,这只乌蓬小舟,去势如矢,只见有一灰衣人,站在舟梢,手里把撑着一柄很大的橹,每一摇动之间,小舟去势更疾,就如此不消多少时间,渐渐地消失在江水的尽头,隐于一片江上水雾之中。
  孔素棠目送着那远去渐隐的舟影,轻轻地说道:“这只小舟,和这舟上的人,来得很奇怪,看样子是成心冲着我们而来的。”
  宗岳点头说道:“看来他们已经跟踪很久,只不过因为我们浏览江景,没有注意,不过,我们出道江湖不久,少树仇敌,除非他是十绝魔君的手下,否则不致对我们惹事生非。”
  孔素棠翘起小嘴说道:“就是惹事生非,我们也不怕他呀!”
  宗岳眼见日色已近黄昏,两岸削壁高耸,黑夜比平时要来得早,前面就要进入瞿塘峡,水势愈来愈险,他便招呼船家将小舟觅一水流平稳的岩边,紧系起来,待过今夜,天明再行起程。
  少顷,皓月起东山之上,一片银辉,洒落在奔流的江水之上,闪起万道金蛇,不住地在水里乱闪,两岸削壁阴影处分外黑暗,迎光处也是一片明亮。在如此纵目中流,皓月高空的情景之下,人的胸襟为之一爽,沉闷全清。
  宗岳和孔素棠并肩站在船头,他遥指着天际的明月,对孔素棠说道:“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夜泊三峡,难得碰上又是如此明朗的月色,此景此情,人生难得几回逢。”
  孔素棠点头说道:“岳哥哥!三峡的月,别有一种情趣!虽然看不到‘月涌大江流’的壮观,虽然不是‘月光如水水如天’的诗境画意,但是,脚下江流滚滚,万马奔腾,头上清秋月色,银辉遍地,要是诗人到此,只怕也要咏出千古绝句,传诵人间呢!”
  宗岳笑道:“棠妹妹!我们虽然不能吟成佳句,却能畅饮美酒。我在登舟之际,备了一小坛大曲,川中美酒,对此美景良辰,如能畅饮三杯,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孔素棠笑着说道:“岳哥哥,你虽然不是酒量如海,却是最懂得饮酒的人,只有此时此地,小酌三杯真正能领略到饮酒的滋味。”
  姑娘说到兴头上,便招呼船家,端正一些腊味,准备在船头赏月小酌。
  船家果然依言,将原先准备的腊菜烧炒几味,拍开酒坛泥封,倒了两碗,送到船头,宗岳和孔素棠便在船头席地而坐,两人各举碗作浅饮。酒味醇烈,腊味浓香,月色正明,情意正重……此情堪永记,此景难相忘。
  宗岳举杯向孔素棠说道:“棠妹!意不到我们这一趟南……”
  刚一说到此处,宗岳倏地一转身,朗声喝道:“是那位朋友驾临,何不请到小舟,也好把敬三杯?如此藏头露尾,岂是大丈夫行径?”
  孔素棠笑道:“岳哥哥!待我为你请客出来相见吧!”
  这一声“吧”字刚一落,只见她手腕一扬,顿时飞出一条白色匹链,映着月光,向峰旁三丈远近的一个壑中泼去。
  这一碗酒,少说也像一阵没羽飞蝗,人打到身上,少不得要落个骨折皮绽。
  就在这一阵酒箭尚未泼到的瞬间,嗖嗖两声,两条灰色人影,疾如流矢,轻若飞禽,冲天而起,由于去势太急,衣袂带风,猎猎有声。
  这两条人影凌空拔起之余,宗岳早巳飘身岸上,和孔素棠并肩而立,凝神以待。
  这两个人飘悠悠地落到地上,站在宗岳对面约两丈处的地方,因为正好背着月先,面上的容貌,看得不太清楚,但是,宗岳第一眼就看到对面那个人的穿着,头上戴着一道白色银箍,身上穿了一件灰布衫,拦腰系了一根黄草绳。
  这身装束,立即使宗岳想起在峨嵋后山独秀峰上,所遇到抢劫“虚灵七式”的南海门人。他们也是如此一身装束,所不同的,前者头上是戴着一道铁箍,而后者头上却是戴了一道银箍。
  宗岳不等来人开口,便拱手说道:“原来是南海毒龙尊者的门下,两位前来,有何指教?”
  对面那两个人微微一惊,似乎他们也没有想到,自己身份对方一言便道破,两人踌躇了一会,也说道:“你就是峨嵋来的姓宗的朋友么?”
  宗岳立即说道:“在下终南门下宗岳,这位是华山门下孔素棠,日前系路过峨嵋,与峨嵋的太阳神针瞿稼轩老前辈小作盘桓之后,这才沿水道东下,二位今夜前来,但不知有何指教?宗岳无不洗耳恭听!”
  那人冷笑说道:“姓宗的!你休要尽说漂亮话,我且问你,在峨嵋之时,你曾对我们两个师弟,口出不逊之言么?”
  宗岳闻言立即朗声说道:“令师弟在峨嵋计取墨鳞铁甲蛇涎,事后与瞿老前辈小有误会,在下从中化解是实,何曾出不逊之言?令师弟身出名门,为何如此说话不实?真是令人不无遗憾!”
  那人叱道:“你敢骂我们南海门人?”
  孔素棠姑娘在一旁早已不耐,此刻娇声叱道:“我们原以为南海派的人还不错,所以,特地前来准备到南海去见见毒龙尊者,想不到见面不如闻名,南海出来的人,个个都是那么粗鄙蛮横,看来那毒龙尊者也好不到那里去……”
  言犹未了,那两灰衣人其中的一个厉声叱道:“你胆敢辱及本派掌门?你要找死!”
  口说“找死”,身形抢步而前,右手一探,曲指如钧,凌空一式“苍鹰刁食”,向孔素某姑娘左肩抓来。
  孔素棠脚下一扭,口中说道:“回去!”
  侧肩、挫腰、滑步、舒掌,七成功力,一掌劈空,快若闪电地按向那人右腰眼。这一招“拂萍观水”的劈空掌力,出得奇,也进得快,那人没有想到姑娘会如此避招还手,快到如此地步,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左肩向前一撞,身形化作“醉撞山门”,向左冲出七八尺,才勉力将姑娘这一招躲过去。
  一招闪过,那人勃然大怒,唰地一下,从腰上解下那条黄草绳,呼地一招,朝孔姑娘头直砸过来。
  孔素棠娇呼一声:“来得好!”
  柳腰一拧,闪开两尺,身形未定,右手已经一式‘秦王背剑’,将长剑亮出来。振腕—招,抖出碗大剑花,唰、唰、唰,一连攻出三招,凌厉非常,剑光大作,向那灰灰人展开猛攻。
  那灰衣人一招失手,知道对方扎手,顿时便将轻敌的心理收拾起来,凝神一念,全力展开手中的金色软鞭,向孔素棠还击。
  这两个人一时斗在一起,分不出高下。
  宗岳却含笑向另一个灰衣人说道:“两位果然是为了令师弟的一句话,前来拦阻在下的么?”
  那灰衣人停顿了一会说道:“那也不尽然,不过我听到师弟说,你不怕剧毒,功能开劈万斤巨石,所以特别赶来一会。”
  宗岳哑然而笑道:“若说我身能避毒,那是因为我身上有辟毒的红珠玉牌,算不了什么稀奇。至于说我力能劈石,这种功力在武林中也不少见,二位如果就为这点事前来拚命,岂不是有些小题大作?”
  那灰衣人摇头说道:“你用不着骗我!就凭你这份沉稳,已经不可多见。今天一定要领教领教!”
  宗岳笑道:“彼此印证武学,原无不可,但是,在这样美好的月色之下,挥动刀剑,未免大煞风景,何况我此行系专程前往南海,拜会令师毒龙尊者,设若彼此有所失误之处,在南海如何见面?”
  那灰衣人闻言呵呵笑道:“如此说来,你叫我如此白跑一趟不成?”
  宗岳说道:“既然如此,在下倒有一个不伤和气的比武方法,尊驾如果认为可行,彼此倒不妨一试。”
  他说着话,突然张口大声大喝:“二位请暂停手!”
  这一声巨喝,响若焦雷,震得三峡江流周围,回声潮涌,那两个斗得正热闹的人,闻声立即分开,孔素棠姑娘含笑背剑,走到宗岳前来问道:“岳哥哥!为什么叫我们停手呢?”
  宗岳含笑未语,只见对面那位灰友人,面色苍白,手提金色软鞭,摇摇欲坠。
  另一个灰衣人一见睑色也为之一变,向宗岳点了点头道:“尊驾好纯的功力,当今武林之中,能分音伤人的高手,尚不多见,就凭尊驾这一手绝技,在下心服,我们南海再见!”
  说着话,便扶着另一个灰衣人,转身便要离去。
  宗岳在身后朗声叫道:“二位请留下大名,在下到南海之日,也好拜见。”
  那灰衣人回过头来说道:“南海门人向无姓名,我也不便相告,请了!”
  宗岳闻言呵呵大笑,掠身而起,快如鹰隼,抢到来人的面前,拦住去路,朗声说道:“二位究竟是何人?胆敢冒充南海毒龙尊者门下?若不说明,今日这瞿塘峡上,便是一阵刀光血影,血雨腥风。”
  那两个灰衣人闻言一怔,腾、腾、腾的后退了好几步,望著宗岳,半晌说不出话来。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四十九章
上一篇:
第四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