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2021-07-15 09:09:10   执笔人:剑虹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宗岳虽听天羽秀士说得清清楚楚,公孙小凤和斑衣神童顾大可,在“十绝谷”中失手被擒,中了迷魂之药,但却忍不住要问。
  显然,他对天羽秀士的话,仍然存着几分怀疑,想在这位十绝谷中的大公主崔蝶仙口中,获得证实。
  只见崔蝶仙阴阴一笑,道:“青城派的掌门人公孙小丫头,还有还有......”
  宗岳双目一睁,怒道:“快说吧!”
  崔蝶仙仰脸一笑,得意地说道:“还有你们认为当世奇人,但十年前便败在我义父手下,那十全老儿的弟子,斑衣神童顾大可,你看当得一个掌门人么?”
  宗岳暗忖:“如此说来,倒是真的了。”当下冷冷一哼,道:“我不相信。”
  九尾狐胡媚娘眼角一瞟,道:“不相信么?叫你看看。”
  手腕一扬,方待有所举动,只听崔蝶仙道:“九妹,慢点。”
  胡媚娘垂下手来道:“大姊还有话说?”
  崔蝶仙点了点头,星目流转,朝着宗岳嫣然一笑,道:“十妹夫,我有几句话说。”
  这一声“十妹夫”,叫得好不亲热,孔素棠又不禁脸上一热,一直红到脖子,宗岳眉头一扬,沉声喝道:“有话便讲,这称呼……哼!”
  崔蝶仙格格一笑,道:“这就奇了,在那山神庙中,十全老儿作媒,我义父当面许婚,把九妹配你,现在人都已经过了门,生是你宗家的人,死是你宗家的鬼,你抛弃了公孙丫头,难道还想抛弃我这位十妹不成?”
  宗岳大喝一声,道:“胡说!”
  崔蝶仙星目一扬,道:“你既然不想抛弃我这位十妹,叫你一声十妹夫,这没有错呀!”
  宗岳鼻孔一哼,道:“她姓孔,当年华山派卧薪山人孔掌门人之后,和十绝魔头血仇似海,不共戴天,是你什么十妹?”话到此时,忽然震怒,剑眉一轩,喝道:“青城派公孙掌门人,和十全老人的弟子斑衣神童现在何处?如不立刻交出人来,你两个就莫想生离这座瞿塘峡!”
  右臂一振,青溟剑嗡嗡作响,青芒闪射,寒风习习而生,大有一言不合,立刻动手之意。
  崔蝶仙也自玉面一沉,道:“你要见他们两个,那很容易,只是他们已经是十绝谷的人。”忽然目光一转,转向孔素棠,接道:“十妹,义父的意思,要你回转十绝谷,并劝劝十妹夫,要想和义夫作对,那是以卵击石。”
  孔素棠看了宗岳一眼,柳眉说道:“小妹在十绝谷中一呆十年,大姊待我甚好,我不和你作对就是,至于要我重回十绝谷……”
  九尾狐胡媚娘忽然格格一笑,截住话头道:“难道十妹要和我作对?”
  孔素棠冷冷说道:“那要看你了。”言下之意,对这位十绝谷的九公主,还不如对大公主崔蝶仙客气,话到此时,粉面微微一沉。
  崔蝶仙妙目一转,道:“十妹,你要仔细考虑,凭你们这一班儿,决定成不了什么大事,义父的意思,只要你肯回转‘十绝谷’,仍然派你作华山派的掌门人,十妹夫么,仍然是终南派的掌门人。”
  宗岳大喝一声道:“崔蝶仙,你的废话不少!”
  崔蝶仙掉过头来,微微一笑,道:“听说十妹夫练成了两仪神功,不知是真是假?”
  宗岳眉峰一耸,道:“你想试一试么?”
  崔蝶仙笑了笑道:“十妹夫别拿两仪神功唬赫于我。须知还有人不服哩。”目光一转,重又转到孔素棠脸上,接声说道:“十妹要是没有转圜余地,重返义父膝下,这十公主一缺,不能悬久,愚姊已禀明义父,找人接替。”
  一个公主的头衔,可以随便找人接替,实属千古奇闻。
  孔素棠自从获知十绝魔君就是她的杀父仇人之后,早已对十绝魔君恨之入骨,哪还想做什么“十公主”,只因这位大公主崔蝶仙,平素待她不错,一时间放不下脸来,此时不禁口角一哂,道:“不知找谁接替?”
  崔蝶仙神秘一笑,道:“青城派掌门人散花女公孙小凤。”眼波飞掠,故意从宗岳脸上一扫而过,媚笑接道:“义父还准备传她‘姹女神功’、‘迷阳大法’。”
  宗岳对于散花女公孙小凤,原本有几分微妙的感情,一听崔蝶仙说,准备要公孙小凤接替“十公主”,心中已自不耐,及至听到“姹女神功”,“迷阳大法”,禁不住怒火狂异,直透华盖,嘿嘿一声冷笑道:“大公主,九公主,何人接替?”
  崔蝶仙微微-愕,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她虽聪明绝顶,最上心计,被宗岳这突然一问,也不禁有点茫然。
  宗岳一紧手中的青溟剑,勃然变色喝道:“因为大公主和九公主,今天就要在这瞿塘峡中毕命!”话完腾身而起,一招“星河摇斗”直奔崔蝶仙点去。
  人剑合一,势奔雷电,端的凌厉无比,猛不可挡。
  崔蝶仙显然无心对敌,冷笑一声,道:“九妹妹快退!”
  一声招呼,和九尾狐胡媚娘双双倒飘而起,衣袂猎猎,凌空一折,好快的身法,眨眼之间,隐入了一座突出江岸的悬崖之后。
  宗岳艺高胆大,冷哼一声道:“哪里逃!”落地一弹复起,凌空追去。
  孔素棠一拧细腰,连足轻点,也自跟踪而至。
  悬崖之后,乱石纵横,宗岳举目望去,崔蝶仙和九尾狐胡媚娘已失所在,但却隐隐听得一声冷哼道:“且看你的’两仪神功’吧。”
  这分明是崔蝶仙的声音,就在她语声甫落,乱石从中,忽然转出两人。
  一个是散花女公孙小凤,另一个正是斑衣神童顾大可。
  宗岳目光一接,惊喜之下,竟忘了天羽秀士之言,一个大步而前,道:“公孙姑娘,顾兄……”
  他话未说完,忽然觉出不对,只见公孙小凤红影一闪,银虹乍展,恶狠狠一剑,分心刺了过来。
  同时之间,斑衣神童顾大可大喝一声,直扑孔素棠。
  公孙小凤的青城剑法,原以快速见长,奇诡制胜,这一剑蓄势而发,出手带啸,一剑刺到,剑光如轮,耀眼生花。
  宗岳心头一凛,顿时想起了天羽秀士之言,总算他心灵身巧,侧肩滑步,堪堪避开正面,让开一剑。
  抬头看去,只见公孙小凤脸色苍白如纸,星目中黯然无光,果然,显现出一种失魂落魄的样子。
  但功力未减,一剑落空,霍地旋身翻腕,剑走轻灵,人似柳如絮,眨眼之间,一连攻出九剑,猛点猛削,连劈带刺,一时剑花错落,寒光大现。
  宗岳左避右闪,暗暗叫苦,猛喝一声道:“公孙小凤,你中了迷魂之药!”
  公孙小凤宛如未闻,忽地揉身而进,长剑一掷,直向宗岳下盘扫到。
  宗岳双足一点,让开一片剑影,滑足而过,忖道:“看来我只好先制住她的穴道,然后再想法子。”左腕一扬,凌空骈指如戟。
  方待一指点下,忽听顾大可大喝一声。
  宗岳扭头看去,只见斑衣神童顾大可双掌翻飞,把孔素棠逼得节节后退。
  孔素棠也已习成了“五阴玄功”,怎会对付不了斑衣神童顾大可?只因她刚才也听天羽秀士谈过,这位十全老人的弟子,中了“迷魂”之药,所以不敢使出绝学对敌,逼得落了下风。
  斑衣神童顾大可却是愈战愈勇,掌激汤成气,砂石横飞。
  宗岳见状大叫道:“棠妹,快点他穴道。”
  孔素棠猛被他提醒,纤指一扬,斑衣神童顾大可闷哼一声,颓然倒下。
  宗岳掉转身形,又避开了公孙小凤一连三剑,猛地挫腰迈步,指出如风,点了公孙小凤的昏穴。
  且说“十绝谷”的大公主崔蝶仙,和九尾狐胡媚娘,双双隐伏在乱石从中,一见宗岳和孔素棠二人,兵不血刃,制服了公孙小凤和斑衣神童顾大可,不禁齐是一惊。
  何事吃惊?原来毒计落空,画虎不成反类犬。
  大公主崔蝶仙故意宣布公孙小凤和斑衣神童顾大可投了“十绝谷”,原是想造成宗岳等一班小掌门人的自相残杀,因为这样一来,不论是谁个剑底飞魂,谁个掌下送命,对“十绝谷”总是有利。
  不但此也,她两个并想趁宗岳和孔素棠,被散花女公孙小凤和斑衣神童顾大可缠到精疲力尽之时,然后双双出手,把孔素棠擒回“十绝谷”,将宗岳制于死地。
  因为自那“山神庙”一役,十绝魔君赔了夫人又折兵,对这批后起之秀,已不敢稍存轻视之心,只因颜面攸关,自己不肯出面,却把对付这一批小掌门人的责任,交付给他一向宠爱的大公主崔蝶仙身上。
  而这一批小掌门人中,主要的对象,就是宗岳。
  因此,她和九公主胡媚娘计议,把公孙小凤和斑衣神童顾大可,用一种“迷魂”之药,迷乱了心神,而接受她们的控制,这一计委实甚毒。
  岂料诡计虽妙,却被一位绝代高人天羽秀士跟踪在她们身后,把公孙小凤和斑衣神童顾大可中了“迷魂”毒药之事,告诉了宗岳。
  要不然,宗岳纵然不会出手伤了公孙小凤,而公孙小凤也奈何不了宗岳,两人倒是有番苦杀。
  而斑衣神童顾大可和孔素棠之间,就难以想象了。
  崔蝶仙眼看毒计落空,不由银牙猛咬,在那一座虬蹲的巨石之后,一拉九公主胡媚娘道:“九妹,你看怎么办?”
  九尾狐胡媚娘道:“有大姊在场,十丫头至少要忌惮几分,与那姓宗的小子,他究竟不是铁打的金刚,我们……我们……”
  崔蝶仙冷冷地道:“九丫头,快说啦。”
  九尾狐胡媚娘轻轻一笑,道:“大姊,小妹之意,还是用‘迷阳大法’。”
  崔蝶仙妙目一转,道:“人手不够啊。”
  九尾狐胡媚娘眼角一瞟,道:“大姊,他是铁中汉,你是绕指柔,只要你肯使出看家本领,对付不了那小子,小妹不信呢。”
  崔蝶仙柳眉一轩,抿嘴一笑,道:“九丫头,你是说要我一人对付他?”言下显然已经动心。
  胡媚娘笑道:“大姊,我知道啦,你是怕十丫头碍眼,小妹作了好事,把她引了开去,让你好和那小子……”她似是猜准了崔蝶仙的心意,话未说完,柳腰一折,人已从那乱石从中一掠而出。
  宗岳一眼瞥见,喝道:“你这妖狐狸出来了?”抡剑便待动手。
  胡媚娘媚眼飞舞,笑道:“怎么啦?”
  宗岳脸色一沉,剑眉一斜,厉声喝道:“可有解药?”
  胡媚娘故装不懂,道:“什么解药?”
  “迷魂之药的解药。”
  胡媚娘心中一动,媚声笑道:“自然有啦。”
  宗岳跨前一步,喝道:“拿出来!”
  胡媚娘轻轻一笑,道:“在我大姊身上。”
  宗岳目光四扫,怒声喝道:“她在那里?”
  只见乱石之中,大公主崔蝶仙轻盈俏步而出,她似是片刻之间,经过了一番美容,但见脸润桃花,目澄秋水,嫣然一笑,道:“我在这里。”.
  胡媚娘一见崔蝶仙出场,登时脸色一沉,指着孔素棠道:“十丫头,你刚才对大姊那般客气,对我好象没瞧在眼里,你既然不想重回‘十绝谷’,我也就不认你了,只好拼上一拼,把你擒了回去。”
  一式乳燕掠波,斜射九尺,纤掌一翻,照定孔素棠头劈落。
  孔素棠冷冷一哼,道:“你把我擒回‘十绝谷’?说得好容易啊。”香肩一错,皓腕倏扬而起,“蓬”的一声,两人硬接了一掌。
  两人同出十绝魔君门下,九尾狐胡媚娘自非省油之灯,她着落实地,嘿嘿一声冷笑道:“十丫头,再接一掌!”揉身而进,一掌拍了过去。
  孔素棠秀眉一耸,道:“谁还怕你不成?”左掌一挥,“蓬”然一震,右手微骈二指,抢前一步,直向胡媚娘“肩井穴”上疾点而到。
  胡媚娘娇声叱道:“死丫头,你好狠的心。”蓦的罗袖一掷一甩,硬生生把孔素棠点出的一股劲疾指风,化解无形。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掌指兼旋,霎眼间十招已过。
  胡媚娘原已打定主意,故意在拆招换掌之时,把孔素棠引了开去。
  宗岳对孔素棠本有几分耽心,怕她吃了九尾狐胡媚娘的亏,此时见她占了上风,心下也就落了一块石头,瞥了地上的散花女公孙小凤,和斑衣神童顾大可一眼,蓦然双目一睁,注定崔蝶仙喝道:“快拿解药出来!”
  崔蝶仙展唇一笑,道:“求人之事,何必如此发凶!”
  宗岳鼻孔一哼,道:“你以为我是软求么?”
  崔蝶仙微微一笑,道:“是硬要?”
  宗岳一亮手中青溟剑,轩眉冷笑道:“你明白就好,只要你牙缝里露出半个不字,五步之内,看我教你溅血横死,魂扫离恨之天!”
  崔蝶仙暗暗一提真气,媚声笑道:“不!”
  宗岳勃然震怒,大喝一声道:“看剑!”口说看剑,三尺青锋,早已出手如风,剑带起一片耀眼精虹,势如匹练横飞,雷奔电闪,直朝崔蝶仙迎面飞刺而至。
  这一剑又狠又快,并在三尺青锋之上,凝聚了“五阳神功”,剑气弥漫,登时方圆六尺以内,炎热如火,流金铄石。
  这一剑要换常人,纵不穿胸贯复,亦难禁受,但这位十绝谷的大公主,就在她真气一提之时,已把“五阴玄功”弥布周身,此时嘿嘿一声冷笑道:“好厉害的剑法!”罗衫飘闪,猛掉身形,直向乱石从中飞去。柳腰轻折,姿态妙曼,一起一落,带起一片香风。
  宗岳轩眉厉叫道:“不交出解药,休想逃命!”剑光闪闪,腾身追了过去。
  只觉香气扑鼻,醉人如酒,顿感浑身血脉,循环加速起来。
  乱石如林,千门百户,崔蝶仙只落石林,回过头来嫣然一笑,道:“慢一点,我有话说。”
  宗岳挺剑喝道:“什么话?”
  崔蝶仙手掠云鬓,脸灿朝霞,明眸一闪,荡声媚笑道:“你嗅到香味么?”
  宗岳闻言一惊,道:“这香味哪里来的?他已发觉这香味有异。”
  崔蝶仙媚眼一抛,满面淫情地耸动着胸前一对颤巍巍的乳峰,道:“这香味么,是我身上的。”
  宗岳只觉头脑发胀,蓦然间一股热流,打从小腹之升起,不夸欲念勃兴,蠕蠕思动,骇然一掠,忖道:“糟了,我……”
  抬头看去,只见崔蝶仙摆动着水蛇般的腰肢,缓缓走了过来,一双水淋淋的眼睛,半睁半闭,用着一种蚀骨销魂的声音道:“宗兄弟,我……我……”
  宗岳神智一昏,双瞳之中,顿时喷出了两股熊熊火焰,像一头馋猫般注视在崔蝶仙脸上,语音含混不清,道:“你身上有香?”
  崔蝶仙双唇颤动,用着一种催眠的声音,道:“是啊,我身上有香,你……”一个软绵绵的胴体,直向宗岳抱怀中投了过来。
  干柴烈火,恣令智昏,宗岳握住剑柄的手,只觉一阵簌簌为抖,蓦的弃剑于地,双臂猛张。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耳中响起一个金石裂帛的声音,明朗喝道:“奸夫淫妇。”
  这个用“传音入密”飘来的语声,是佛家的“狮子吼”,宗岳浑身一震,神智顿复,大喝一声道:“你这淫妇。”双掌一错,平胸推出。
  崔蝶仙满以为水到渠成,料不到变起仓皇,但练武之人,反应敏捷,她本能地柳腰一拧,倒飘九尺,妙目一睁,道:“怎么的?”
  宗岳俯身拾起那扁青溟剑,一脸欲念,顿经怒火,蓦然叱道:“我要杀你!”抢步而上,刷刷刷,一连攻出三剑。
  这三剑一晃而至,剑风盈耳。
  崔蝶仙左闪右避,道:“慢点呀,我有话说。”言下之意,对刚才眼看到口的美食,还未死心。
  宗岳轩眉怒喝道:“有话跟阎王说去。”左臂一扬,拍出一记“五阳”掌力。
  崔蝶仙粉面变色,沉声叱道:“宗岳小子!”皓腕骤翻,拍出一记“五阴”掌力。
  两股掌风,悉空一接,崔蝶仙“哎呀”一声,猛掉身形,如飞而遁,罗衫猎猎,已在数丈以外。
  宗岳大叫道:“要逃,留下一颗项上人头!”双足一点,一式“百步长空”,宛如激箭离弦,掣电飞星,蹑空如风。
  峡外月影西斜,清光愈减,宗岳身法虽快,无奈这瞿塘峡中,乱石纵横,崔蝶仙身形一晃,早已不见。
  宗岳猛刹身形,凌空一折,落在一座石头尖上,方自抡目四扫,忽听崖巅之上,传来几声娇叱。
  他听出那是孔素棠的声音,登时双足一登,一式“白鹤冲霄”穿射而起,与他的绝顶轻功造诣,从那些崖壁上横里撑出的树枝干头略一借力,再拔再升,捷如猿鸟,片刻之间,已登上千尺危崖。
  月光正照崖头,清辉无限,耀同白日。
  宗岳目光一瞥,不禁怒火飞迸。
  原来崖头之上,竟有三条人影,成丁字形战得难解难分。
  其中一个正是孔素棠,娇喘吁吁,岌岌可危。
  另外两个,一个是九尾狐胡媚娘,还一个,竟是那“夺魂鞭”姚实。
  两个联手,对付一个,孔素棠显然是孤掌难鸣。
  尤其那“夺魂鞭”姚实,右颊上早已包扎整齐,似是敷上了金创之药,此时已换了一根乌光闪闪的长鞭,存心要报削耳之恨。
  但见他鞭影翻飞,猛抽猛搓,火辣辣凌厉绝伦。
  宗岳气发丹田,震雷一声喝道:“该死的狗贼!”
  一时怒不可遏,双足猛点,人腾五丈,剑闪当空,大喝一声,掉头下扑,照定“夺魂鞭”姚实,贯顶下劈!
  “夺魂鞭”姚实大吃一惊,双肩一错,撤鞭收势。
  就在他闪身避让之时,宗岳一式“苍鹰搏兔”三尺寒锋已落。
  目光下鲜血一冒,竟被劈掉了半边脑袋。
  孔素棠惊喜欲狂,道:“我们快去看看。”
  原来宗岳猛然想起了那大公主崔蝶仙,可能还藏在崖下乱石以内,如果她重到江岸去对付两个毫无拒抗能力的斑衣神童顾大可和公孙小凤,那岂非轻而易举之事?
  他心中一急,当下拉了孔素棠,重又从千尺危崖之上,攀腾附壁而下,施展轻功,直奔江岸。
  目光接处,不禁同时大惊。
  江岸空空,只有惊涛拍岸之声,被点了穴道的散花女公孙小和斑衣神童顾大可早已不见。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五十一章
上一篇:
第四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