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2021-07-15 09:09:47   执笔人:剑虹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宗岳惶急之下,顿足说道:“准是那妖妇,准是那妖妇……”
  孔素棠愕然问道:“岳哥哥,你说谁?”
  宗岳恨恨说道:“那妖女,那妖女,准是崔蝶仙那妖女。”
  孔素棠眉头一皱,道:“岳哥哥,莫非你没弄到解药?”
  宗岳黯然地摇了摇头,道:“被那妖女逃了。”他不好意思提起中了大公主崔蝶仙的“脂粉陷阱”,几乎一失足成千古恨。
  但他猛然之间,却想起了当时千钧一发之际,忽然听到一声当头棒喝“奸夫淫妇”使他脑际灵光一闪,悬崖勒马。
  那人是谁?必是天羽秀士。
  既有这位旷世奇人在侧,何以对散花女公孙小凤和斑衣神童顾大可不加援手?这未免不近情理了。
  方自游目四扫,只见乱石丛中咳了一声,踱出了一位儒衫老者。
  那老者貌如苍松古月,五绺长须如银,飘拂胸前,正是十全老人。
  宗岳一下看清是十全老人,不禁目射奇光,连忙拱手施礼道:“老前辈!”
  孔素棠想起自己的婚姻正是这位老人作成,登时素脸一红,也自裣袵说道:“您老人家好!”
  十全老人手拂银髯,哈哈一笑道:“公孙小丫头和老夫那个劣徒已经走了。”
  宗岳愕了一愕,道:“走了?”
  十全老人道:“老夫已代你们订下了一个时间,四月十五日,十派掌门人,齐在岳阳集会,你们两个,必须在四月十五日以前,赶到岳阳。”
  记得那一批小掌门人,在十绝谷“韬光洞”功行圆满之后,原是分批前往终南凌霄观去找寻宗岳,此时十全老人却说十派掌门人,要在四月十五日,集会岳阳。
  这是谁安排的?定是这位在武林中宛如天际神龙的十全老人,宗岳忽然想起一事,道:“老前辈,还有两位南海毒龙尊者的门下,不知……”
  十全老人点头说道:“老夫已经放了。”
  宗岳探手腰中,取出一条金色软鞭,道:“他们还有一根鞭儿,在在下这里。”
  十全老人笑了笑道:“你不是要去南海么?将来也好借此为由,送还他们就是。”
  宗岳怔了一怔,暗忖:“我想前往南海的事;只在峨嵋独秀峰,对太阳神针瞿稼轩和铜冠子两位前辈提过,这位老人家,从那里得知?”一时满头玄雾,不禁显出了一丝诧然之色。
  只听十全老人继续说道:“岳阳集会,除了你们十派掌门之外,也许还有几位不为世知的高人到场,孺子便是这次集会的主人。”
  宗岳愕然道:“在下是主人?”
  十全老人点了点头,道:“不错,孺子就是主人,是老夫代你发柬,所以你必须在四月十五日以前,赶到岳阳,至于集会之处,老夫也代为选定。”
  宗岳原是聪明绝顶之人,听十全老人如此一说,心知他早有安排,因自己从未到过岳阳,当下躬身问道:“老前辈选在何处?”
  十全老人道:“因为此番集会,甚为机密,老夫代你们选在洞庭湖中。”
  宗岳瞠目道:“洞庭湖中?”
  十全老人道:“你们到了岳阳之时,立刻租下了一只画肪,只说赏月游湖,大概初更过后,客人便会纷纷到齐。”
  宗岳双目一睁,道:“老前辈也去么?”
  十全老人道:“老夫尚有他事,怕是不克与会。”
  宗岳苦笑了一下,道:“这样说来,老前辈之意,就是要在下作一次主人,不知那天到场的,除了各派掌门之外,还有那些高人,老前辈何妨先说一说,免得在下失礼。”
  十全老人哈哈一笑道:“这个主人,人家想作还作不上呢,老夫特意要你作这次主人,自有道理,至于那些到会的高人奇士,他们自会通名报姓,老夫不说也罢。”
  宗岳沉吟了一下,忽然抬头说道:“要是事机不密,被那十绝魔头知道了,派人鱼目混珠,老刚辈……”
  十全老人拊掌大笑道:“不错,不错,孺子倒是心细如发,不过,除了各派掌门之外,老夫代你柬邀之人,都分别给了他们一颗墨珠,届时以墨珠为凭,没有墨珠的,便是假冒了。”
  宗岳心中一动,忖道:“听说棠妹妹的师祖,当年是得了天羽秀士前辈的一颗墨珠,难道这位老前辈也有墨珠。”
  思忖之间,只听孔素棠接声问道:“你老人家也有墨珠?”
  十全老人大笑道:“怎么,难道我老人家就不能有?”
  孔素棠笑了笑,道:“因为在下授业恩师朱老夫子,也有墨珠。”
  十全老人朗朗大笑道:“那很巧,那很巧。”焖烱双瞳中精芒一闪,忽又朝向宗岳道:“今天是三月十八,距离岳阳之会,还有二十六天,你们顺流而下,倒可一览大江之胜。”
  宗岳忽然问道:“老前辈识得天羽秀士朱前辈么?”
  十全老人哈哈笑道:“识得,识得,只是甚少谋面。”
  宗岳道:“他老人家刚才还在瞿塘峡口现身。”
  十全老人哦了一声,道:“那真是失之交臂了。”忽然仰脸一望天色,接道:“老夫就要走了,你两个到了岳阳,就照老夫的话去办。”话完便待起身。
  宗岳急声说道:“老前辈,慢点,在下请客作东,倒是一件小事,只是客人到齐之后,在下怎样致词,对于各派掌门,在下大都熟识,据老前辈说,还有许多不为世知的高人奇士,在下至少要说明集会之由。”
  十全老人道:“你就说是老夫的意思。”
  宗岳轩眉问道:“老前辈又是什么意思?”
  十全老人笑道:“由你主盟,向‘十绝谷’进军。”
  宗岳愕然道:“在下年轻识浅,怎能主盟大事,还望老前辈慎重考虑,另选贤能之人,在下愿在帐前效用。”
  十全老人哈哈一笑,道:“老夫已经考虑好了,孺子勿辞。”笑声中人影一花,微风飒然,宗岳和孔素棠睁目看去,十全老人已失所在。
  来也突然,去也突然,宗岳怔了一怔,拉住孔素棠低声道:“棠妹,很怪!”
  孔素棠眼角一斜,道:“我也觉得很怪。”
  宗岳蓦然抬头,道:“棠妹,你先说,怪在那里?”
  孔素棠道:“他老人家也有墨珠。”
  宗岳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你那授业恩师有墨珠,他老人家也有墨珠,这果然很怪,两位奇人都有墨珠。”
  孔素棠道:“岳哥哥,你觉得什么可怪?”
  宗岳笑了笑道:“我只是刚才灵机一动,忽发奇想,觉得很怪罢了。”
  孔素棠催道:“那你快说呀!究竟是什么奇想?”
  宗岳微微一笑,道:“以后再说吧!”
  孔素棠明眸一闪,道:“什么?那不行,那不行,你骗我说了,你却不说!”伸手捉住宗岳的臂膀,不依道:“你非说不可,你非说不可。”
  宗岳笑道:“棠妹,我说了要叫你大吃一惊。”
  孔素棠连声道:“你说,你说。”
  宗岳一整脸色,轻声说道:“棠妹,假如愚兄猜想不错,十全老人就是你那授业恩师天羽秀士,天羽秀士就是十全老人。”
  孔素棠愕然一呆,张目说道:“有这等事?那真是奇闻了,岳哥哥,你这种猜想有什么根据?难道就因他老人家有墨珠,我恩师也有墨珠?”
  宗岳笑道:“墨珠之事,无独有偶,那且别提,愚兄觉得奇怪的却是那次在山神庙,你恩师天羽秀士布置的‘韬光洞’一个秘密出口之处,十全老人忽然现身,这次你恩师天羽秀士刚好在峡外和我们碰头,十全老人又在峡中露面,这就不像偶然了。再则,你恩师天羽秀士前辈,自称他当年曾蒙业已成道仙去的‘十全仙翁’指点武事,并赐以仙禽‘钢羽’,而谈到十全老人,他却推说不知,请想,当年有位‘十全仙翁’,今世有位‘十全老人’,其中岂无渊源?天羽秀士前辈推说不知,蛛丝马迹之间,委实耐人寻味,因此愚兄以为……”
  孔素棠双目一亮,道:“你以为我恩师就是十全老人?”
  “我觉得八九不离十,棠妹的恩师天羽秀士就是十全老人,十全老人就是棠妹的恩师天羽秀士。”
  孔素棠道:“我恩师是位中年文士,这位十全老人前辈,却已须发皤然,这又怎么解释?”
  宗岳笑道:“你恩师在‘十绝谷’中,也是位中年文士么?”
  孔素棠杏眼一睁,恍然说道:“对!对!对!我恩师在‘十绝谷’中,变成了一位老夫子。”
  宗岳大笑道:“是了,他既能变成老夫子,岂不能变成一位须发皤然的十全老人?愚兄早就听人说过,十全老人精擅易容之术,化装换容,天衣无缝。”
  孔素棠忽然眉梢一动,道:“那么,究竟哪一个才是他老人家的本来面目?”
  宗岳想了一想,道:“这很难说,不过我觉得照情理推论,天羽秀士应该是他老人家的本来面目,‘十绝谷’中的老夫子,和享誉武林数十年的‘十全老人’,都是化装。”
  孔素棠妙目凝光,道:“岳哥哥,你这种推论,太已大胆,竟然把一位在武林中誉为泰山北斗的‘十全老人’推翻了。”
  宗岳笑道:“这有什么?反正化身千亿,还是他老人家一人,但我总觉得他老人家必是先号‘天羽秀士’,以后蒙‘十全仙翁’垂青,指点武学,饮水思源,遂又以‘十全老人’之名,啸傲江湖。”
  他这猜想,果然有几分近理。孔素棠闻言之下,不禁连连点头说道:“不错,不错,想不到我那恩师,竟是‘十全老人’。”嫩脸匀红的娇靥之上,顿时露出了一种无比欣喜之色。
  宗岳眉头一扬,道:“我当初还有几分奇怪,何以十全老人,这一代武林耆宿,对十绝魔头的嚣张,竟然不闻不问,匿迹遁世,原来他老人家竟在‘十绝谷’中,要是十绝魔头知道了,不吓他一跳才怪!”
  孔素棠忽又想起一事,道:“岳哥哥,你刚才推论之事,虽然颇近情理,但却百密一疏,那斑衣神童顾大可呢?要是我恩师天羽秀士就是十全老人,他哪有工夫去教这个徒儿呢?”
  宗岳笑问道:“难道你那恩师天羽秀士,这十年之中,在‘十绝谷’就足不出户么?”
  孔素棠道:“出是出去,但每年只有一两个月,那是出去采药。”
  宗岳拍掌大笑道:“那就对了,记得斑衣神童顾大可说,他师傅十全老人,每年只在吕梁山住一两个月,其余时间,总是在外飘荡,谁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去了那里,因此,斑衣神童顾兄虽是十全老人的弟子,就艺业而论,尚未窥堂入室。”
  孔素棠茫然道:“如此说来,岳哥哥,你是确定我恩师天羽秀士,就是十全老人了?”
  宗岳目光四扫,忽然低声说道:“棠妹,我有一句话,说了你别害羞。”
  孔素棠眼角一瞟,道:“什么事呀?”
  宗岳笑道:“棠妹当初在‘十绝谷’中,关于你的婚姻之事,何人最为关心?”
  孔素棠粉脸一红,道:“你问这个作什么呀!”
  宗岳笑了笑,紧握住孔素棠的柔荑素手,道:“说说有什打紧。”
  孔素棠叹了一声,低垂粉颈,带着无限伤感的语气,道:“自然是我恩师。”
  宗岳朗朗一笑,道:“棠妹,你该明白了吧,你恩师天羽秀士虽然最关心你的婚姻大事,但表面上他并未尽力,而我们的事,却分明是十全老人促成的。”
  孔素棠哦了一声,忽然扬起一根纤纤玉指,在宗岳额头上戳了一下,春水凝眸,娇声带笑说道:“岳哥哥,你真是个鬼灵精!”
  宗岳蓦然抬腕,顺势又握住孔素棠的一只素手,涎睑笑道:“现在你总该信了吧!”
  孔素棠明眸翦水,闪起了一种幸福的光辉,轻声道:“怕是已被他老人家听去了。”
  宗岳微微一笑,道:“听去了也不要紧,他老人家是故意要我们知道的。”
  孔素棠摇了摇头,道:“这我就不信了。”
  宗岳笑道:“你不信么,他老人家原是试试我们的,分明在峡外用‘天羽秀士’的面目现身,转眼间变成了‘十全老人’,棠妹,你想想看,他老人家岂不是故意要试试我们?”
  孔素棠道:“试我们什么呀?”
  宗岳仰脸一笑,道:“试我的聪明呀!”
  孔素棠小嘴一撅,道:“但我却是个笨丫头。”
  就在此时,忽听远远传来一声大笑,像隔着几重山岳,道:“两个娃儿,尽管谈论长辈,天都快亮了,还不快走,哈哈……哈哈……上了船,再谈不迟呀!”
  这笑声和语气,并无责怪之意,反而充满了慈爱之情,也同时证明了宗岳的猜想不错,“十全老人”就是“天羽秀士”,“天羽秀士”就是“十全老人”。
  孔素棠听在耳里,喜在心头,她刚才虽自称是“笨丫头”,微微有点不悦,但这只是假装的,其实,她私心之下,宁愿自己是个“笨丫头”,只要夫婿聪明。
  何况,她并不是个“笨丫头”。
  此时素脸一扬,道:“我说吧,都让他老人家听去了。”
  宗岳笑了一笑,仰脸夜空,但见星换斗移,道:“果然天都快亮了,我们走吧!”
  两人心头,都有着无比的喜悦,当下手搀着手,直向江岸走去。
  他们雇的那只船,还停在峡口,两人重又沿江而上。
  待得两人赶到停船之处,只见东方隐隐透出鱼白,晓色已起。
  孔素棠纵身登上船头,道:“开船!开船……”
  梢后的舟子,爬起来睁着一双惺忪的睡眼,道:“小姐,开到那里去?”
  孔素棠道:“到岳阳,到岳阳,快点呀!”她无比兴奋之下,生怕宗岳误了四月十五日在岳阳集会的时间。
  舟子笑道:“小姐,此去岳阳,还远得很呢!”
  孔素棠道:“就因路远,所以我们要赶急。”
  那舟子道:“就再快也得十天。”
  孔素棠愕然道:“十天?只要十天么?”
  宗岳跟着登上船头,笑道:“棠妹,你忙个什么?还有二十多天,时间充裕得很呢……”忽然伸出一只手掌,抚着孔素棠的香肩,轻声接道:“折腾一宵,快去睡一会儿。”
  孔素棠自幼父母双亡,虽然在十绝谷中贵为“十公主”,但却从未享受过这种温馨体贴的话语,闻言之下,不禁心头一甜,回头嫣然笑道:“我睡不着。”
  宗岳微微一笑,道:“睡不着?其实我也睡不着,我们不如就坐这船头之上,欣赏江景。”当下便吩咐舟子开船。
  轻舟水急,中午时分,已穿过了三峡。
  这三峡,便是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乃是巴蜀天府之国的门户。
  船过三峡,形势忽然一变,江流渐宽。
  傍晚时分,船过“兵书宝剑峡”,忽见左岸山坡之上,现出一座巍峨的城廓,宗岳站起身来,面向着梢后问道:“梢公,这是什么所在?”
  那舟子道:“公子,这是‘秭归’县城。”
  宗岳哦了一声,道:“三闾大夫屈原的故乡。”
  孔素棠跳起来道:“我们该吟诗呀!”
  宗岳哈哈一笑,道:“三闾大夫是诗的鼻祖,你有什么好诗,敢在鲁班门前弄大斧?”伸手一揽孔素棠的织腰,轻声接道:“看了一天的江景,也该到舱里去歇歇了。”
  江风渐大,两人携手入舱。
  孔素棠原先只想早一点赶到岳阳,此时忽然觉得这一叶轻舟,正是自己和宗岳两人的世界,反而嫌船行太速,第二天,便叫舟子缓缓放舟。
  多一天,是多一天的银子,舟子自然乐意。
  一路溯江而下,两岸岚光,风帆沙鸟,烟云竹树,尽情领略,竟一直延到四月十四,才到岳阳。
  两人舍舟登岸,在城里胡乱找了一家客栈,住宿一宵。
  第二天,宗岳遵照十全老人的指示,两人双双出城,在洞庭湖畔,租了一只巨型画舫,并备置酒菜等物。
  直到傍晚时分,方吩咐船家开船。
  八百里洞庭,烟波浩翰,一望无际,宗岳和孔素棠两人,并肩卓立船头,只觉水波粼粼,微风生面,不禁胸怀大畅。
  遥望君山一点青,偌大的湖面,就这一点孤山。
  残留天际的一抹晚霞,渐渐黯了下去,一轮圆圆的皓月,已从东面升起。
  孔素棠轻抬皓腕,理了理鬓边几绺被湖风吹散了的乱发,柔声说道:“岳哥哥,你觉得会有客人来么?”
  宗岳微微一笑,道:“十全老人前辈,岂有戏言?”
  孔素棠道:“怎么不说天羽秀士前辈?”
  宗岳笑道:“反正一而二,二而一……”忽然一整脸色,接道,“棠妹,瞿塘峡中之事,最好暂时不要向其他各派掌门提起。”
  孔素棠仰起娇靥,柳眉轻颦,道:“我希望他们不来。”
  宗岳愕了一愕,道:“那为什么?”他话方出唇,立刻明白了孔素棠的意思,不禁俯过身去,凑在孔素棠的耳边,轻声道:“是不是今宵只许谈风月?”
  孔素棠素脸一热,红云生面,轻轻啐了一声,道:“瞎扯!”螓首一垂,接道:“我是说着玩儿的,你……”
  良辰美景,如花美眷,宗岳看了这位娇羞不胜的未婚妻子一眼,不禁勾动豪情,朗朗一声大笑道:“十全老人前辈曾有预言,说十绝魔头应在明年八月十五遭报,棠妹,只要那魔头一除,我便带你畅游五湖,遍览天下名山胜境。”
  孔素棠芳心一甜,重又抬起头来,俏丽眼色,打从宗岳脸下一闪而过,忽然指着远处湖面道:“那是什么?”
  素月流辉,湖光耀彩,宗岳依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一条人影,两袖兜风,踏波而行,其快如箭,眨眼已到近处。
  宗岳怔了一怔,不知来人是友是敌,方自翻腕肩头,握住青溟剑柄,那人忽然足点湖心,平拔起三丈五六,直向船头飞来,半途中哈哈一声大笑道:“宗掌门人,还认得老夫么?”
  宗岳只觉眼前一花,来人已登上船头。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五十二章
上一篇:
第五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