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2021-08-14 12:59:03   执笔人:秦红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舢板眨眼工夫便驶近画舫一侧,但见舢板上站着一对少年男女,少女年约十六,容貌秀丽娇憨,身材纤细婀娜,穿着深红薄袄,背插长剑,剑穗随风飘摇,浑身透着一股活泼劲儿。少年其貌不扬,头上戴着一顶文士帽,身穿一袭华贵的绸质长衫,打扮文绉绉的,可惜神态间流露着羞涩状,看起来令人发噱!
  画舫上的华山派掌门人孔素棠一见他们来到,美脸上闪过一抹会心的笑靥,朝他们裣袵一福道:“原来是青城公孙掌门人和顾大侠驾到,快请上来!”
  一点不错,站在舢板上的正是散花女公孙小凤和斑衣神童顾大可!
  公孙小凤偏脸冷冷瞧她半晌,一扭小嘴道:“孔掌门人别多礼,你丈夫怎么不见了?”
  孔素棠一点也不生气,只浅浅一笑道:“宗掌门人此刻正在舱里更衣,故此未克亲自出迎,两位千万别生气,快请上船来吧!”
  这时,舱门人影一闪,宗岳如飞冲出,高兴地大叫道:“公孙掌门人、顾兄,你们好啦?”
  他指的是他们两个被九公主胡媚娘诱入十绝谷中了迷魂毒药,失去心智之事。
  公孙小凤不知怎的睑上红了一下,接着板起面孔冷笑道:“好啊,敢情宗掌门人还是今晚洞庭大会的主人,哼,好大的架子!”
  宗岳长揖说了声“对不起”随即转望斑衣神童笑道:“顾兄,你今天打扮得好漂亮啊!”
  斑衣神童登时羞得满面通红,窘笑笑,拱拱手,却是一语不发,比起以前那种滑稽突梯,开口不离“他奶奶”的时期,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宗岳微感讶异,当下忙又作揖道:“两位快请上来,我想其余七位掌门人大概也快来了!”
  斑衣神童提起长衫举步便要跳上画舫,公孙小凤忽然出手拉住他道:“且慢!”
  斑衣神童愕然道:“怎么了,小凤姑娘?”
  公孙小凤垂眼撇嘴道:“我想你是十全老人的衣钵传人,我是青城派的十八代掌门人,论身份绝不比任何人低,人家可以摆架子,咱们为甚么不摆?”
  斑衣神童苦笑道:“算了吧,小凤姑娘。”
  公孙小凤绷脸道:“不行!咱们再到附近去兜兜风,等他们到达后咱们再上船!”
  斑衣神童又苦笑了笑,便向宗岳一拱手,转身对撑舢板的老人挥手道:“船家,掉头!”
  于是乎公孙小凤和斑衣神童双双再放乎中流兜风去矣。
  宗岳呆呆看着他们远去,心神有些怅然。孔素棠靠近他身边,低声笑道:“岳哥,看得出来么?”
  宗岳茫然道:“甚么事?”
  孔素棠微笑道:“那斑衣神童看样子爱上了公孙掌门人了。”
  宗岳吃惊道:“真的么?”
  孔素棠吃吃笑道:“你不看他穿得那么漂亮,那还像以前那么脏头脏脸,而且他对公孙掌门人又那么百依百顺的!”
  宗岳恍然点点头,心里不由感到几分不是味,暗忖道,是了,据说数月前八位掌门人功行圆满离开韬光洞,决议分批前去终南与自己会合,那时走在最后的一批便是斑衣神童和公孙小凤,照说应该和公孙小凤走在一起的是长白病仙女古秋芸才对。嗯,必是斑衣神童对公孙小凤暗生爱苗,是以无形中便常常和她接近,好,好,你们去相爱吧,这才不干我的事哩……
  孔素棠偎依着她的身子,仰脸含情脉脉地轻声道:“岳哥,你在想甚么?”
  宗岳豁然道:“没甚么,啊啊,他们几位掌门人怎么还不来?”
  一语未了,蓦听得空中隐隐传下一片“飒飒”声响,两人举头一观,赫然发现那高达三四十丈的夜空上,有一只斗大的鸢鸟张翼飞翔着,隐约可见屁股上还拖着一条不像尾巴的长长的东西。
  宗岳惊奇地喊道:“咦,那是甚么东西?”
  孔素棠拍手笑道:“风筝!那是风筝!”
  宗岳讶然道:“怎么四月里有人放风筝?”
  孔素棠笑道:“有风就可放,管他几月!”
  话声甫落,右方远远的湖面上忽然飘来一片琴声,音调感伤婉转,好像一个远走天涯的人在思念他的家乡和亲人,听来令人情不自禁生起悲戚之感!
  宗岳循声望去,惊道:“这是乐府‘游子吟’,不知谁在湖上弹此琴曲?”
  说话间,一阵朗吟声由黑茫茫的湖上遥遥传了过来:“行脚天涯又一年,风吹腊味正新鲜,小道本是无家客,不逐张翰共放船。”
  宗岳惊喜地“咦”了一声道:“这好像是武当掌门人北星小道的声音啊!”
  忽然又是一阵沉吟声袅袅传来:“逍遥自在一孤侩,携鉢云游岁月更,谁说奔波行脚苦,百城烟水快平生。”
  宗岳不禁大喜道:“这是少林掌门人悟果小师父的声音,好呀,他们都来了!”
  孔素棠浅笑道:“奇怪,这两位掌门人所吟之诗与那琴曲完全不调合呀!”
  宗岳笑道:“那弹琴的必是另外一位,他们两位在吟诗劝慰他!”
  孔素棠道:“我听说那长白古掌门人生性多愁善感,这弹琴的会不会就是她?”
  宗岳雀跃道:“正是!正是……”
  不消一刻,右方湖上现出一艘灯火通明的蓝色画舫,渐渐向这边驶了过来。
  那天空上的风筝此刻也慢慢退回去,显然它是由画舫上放出的,这会正在收线。
  蓝色画舫渐靠渐近,已可清楚瞧见船上站立着一排人,由右至左是少林派悟果小和尚、武当派北星小道士、长白派病仙女古秋芸、黄山派葫芦童牛千里、昆仑派玩铃童萧士麟,最末一个是身材昂健的青年,不问可知定是那峨嵋派的徐琚,只不见了那位南海派的宇内樵子。
  那放风筝的是玩铃童萧士鳞,他将风筝收回到距画肪上空只有六七丈高之际,忽然“啪”的一声轻响,风筝断了线在空中打了个旋转,随即被风吹去了。
  玩铃童霍地转对葫芦童怪叫道:“老牛,你这是甚么意思?”
  葫芦童瞧也不瞧他一眼,板脸冷冷道:“你昆仑派一代掌门人老是沉缅于儿戏,这总是有点不像话吧?”
  这边画舫上的宗岳不禁抚掌大笑道:“哈哈,看人放风筝线断,不亦快哉!”
  两艘画舫会合,六派小掌门纷纷跃上宗岳的船,大家寒喧客套、各述别后经历,宗岳将“虚灵七式”还给峨嵋徐琚,那长白病仙女怀抱月琴,一对明澈秋水淡漠地流盼宗岳和孔素棠好一会,忽地启唇漫声道:“请问宗掌门人,那青城公孙小妹还没来么?”
  宗岳道:“公孙掌门人和顾兄早已先到,只是刚才又乘舟兜风去了。”
  葫芦童冷哼一声道:“这是甚么意思?我们来了她还不回来,好大的架子!”
  他话才说完,远处湖面上忽然有人接口尖叫道:“胡芦童,你背后骂人算是那一门的人物?”
  随着话声,一只舢板已在画舫附近出现,青城散花女公孙小凤不等舢板靠近,双足微挺,身似飞鸟掠空,疾射上船,斑衣神童丢给船夫一锭银子,随也跃上画舫来了。
  宗岳深怕公孙小凤和葫芦童吵嘴,连忙大声笑道:“嗨!还有南海派那位老掌门人怎么还不来?”
  玩铃童笑道:“他原和我走在一起,后来被我气跑了!”
  原来那南海派的宇内樵子为人持重不苟言笑,他以一个年登古稀的老人和一群小掌门人在一起,本就处处觉得不对劲,对于玩铃童那种调皮捣蛋的行为更是期期然以为不可,有一次忍不住说了他两句,玩铃童也回顶他两句,讥讽他老迈无能恋栈不去,贻误南海门下青年的前途,宇内樵子一怒之下拂袖而去,不知所终……
  宗岳失笑道:“但不知他后来有没有接到请柬?”
  斑衣神童道:“三天前家师告诉在下,南海老掌门人在白马山被十绝魔君的大弟子一统贼秃打伤,据说伤势甚重,恐有性命之虑,故此今晚之会他是不能来了!”
  大家听说宇内樵子受了伤,尽管平日里都与他格格不入,这时也不由生起恻然之感。悟果和尚向斑衣神童合十问道:“顾施主,令师今晚来不来?”
  斑衣神童摇头道:“不知道,也许来,也许不来……”
  宗岳笑道:“十全老人说今晚还有几位世外高人要来,咱们先摆上酒席,然后等他们莅临后再开动如何?”
  葫芦童断然道:“我想不必等,咱们这就开动好了。”
  玩铃童鼓噪道:“正是,甚么世外高人,都是一些沽名钓誉倚老卖老的老古董罢了!”
  公孙小凤娇叫道:“现在大家都听我命令,我喊一二三,大家就开始动手摆酒席,谁也不准偷懒!”
  葫芦童怒道:“我干么要听你命令,你是咱们十派的盟主么?”
  公孙小凤不理他,大叫道:“一、二、三!”
  群小一声呼啸,登时忙作一团,有的摆桌子,有的搬凳子,只有葫芦童站在旁边看,气得面色铁青。
  不一会,甲板上已摆好了两桌酒席,群小纷纷入席,宗岳站起大声道:“诸位掌门人请给在下一个薄面,咱们再等片刻如何?”
  众小有的愿意有的不赞成,纷纷纭纭,莫衷一是,斑衣神童毕竟斯文不来,这时忍不住跃起站上凳子,振臂高呼道:“咱们再像七子山那样来一次举手表决,愿意等的请举手!”
  宗岳、悟果、孔素棠同时举起右手,还摆脸瞧左瞧右,哪知表示愿意等候的竟只有他们三个!
  斑衣神童点头道:“请放下,现在不愿意等的请举手!”
  葫芦童、玩铃童、北星小道士、长白病仙女、青城散花一齐举手,只有那峨嵋派的徐琚默坐不动,不表意见。
  斑衣神童诧道:“喂,你怎么了?”
  徐琚脸一红,木讷地道:“我,我弃权!”
  斑衣神童道:“好,五比三,不愿等的一方获得胜利,现在大家开动!”
  众小纷纷拿起筷子就要开动,就在这山雨欲来之际,蓦然远处湖面上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哈哈大笑道:“诸位掌门人慢点儿,老朽来也!”
  众人闻声愕然,摆头循声瞧去,只见黑暗中一双舢板疾驶而至,由舢板上腾起一条人影,一闪便登上书舫,竟是南海派掌门人宇内樵子!
  宗岳起身抱拳道:“原来掌门人伤势已愈,真是可喜可贺,快请入座来!”
  宇内樵子忽然神色一震,闪动对精眸凝盯宗岳问道:“宗掌门人如何得知老朽受伤之事?”
  斑衣神童抢着道:“那是我师父告诉我的,他说你被一统贼秃的‘十绝阴掌’所伤,短期之内难望痊愈!”
  宇内樵子颔首慨然道:“老朽无能,情形的确如此,还好老朽后来买到一株百年参王,否则情形必将不堪设想矣!”
  玩铃童笑道:“是啊,我刚才心里还在想,这下子贵派恐怕也要出现一位小掌门人了!……”
  宇内樵子毫不动气,只干笑着道:“昆仑掌门人真会说笑,哈哈……”
  玩铃童不料他竟一反过去那种不苟言笑和容易发怒的脾气,对于自己的讽刺毫不理会,不由大感没趣。
  字内樵子从容入座,欣然拿过桌上的酒壶,目望宗岳笑道:“宗掌门人是否准备开席了?”
  宗岳苦脸道:“本来想称等一会,可是多数掌门人一定要开动,所以现在只好开动了。”
  孔素棠忽然问道:“老掌门人打算站到那一边?”
  宇内樵子笑道:“老朽无所谓……”
  葫芦童冷笑道:“纵使老掌门人愿意等,五比四,还是我们占优!”
  他刚说完,突然附近湖面上有个冷冰冰的声调接口道:“五比五,如果老夫可以算上一个的话!”
  声落人到,一个相貌狰狞的老人由湖面上倏然飞登上画舫了!
  年在七五左右,扫帚眉长细眼,面黑如炭,红红的长发分披两层,身穿一袭黑色盖不及膝,露出一双毛茸茸的瘦脚,从整个形态上看,没有一块地方不透着邪气。
  宗岳离座抱拳道:“敢问老前辈贵姓大名?”
  红发怪老人缓缓探手入怀摸出一张请柬和一颗黑色珠子,抬目冷冷道:“这两样东西如还不够资格让老夫留下,老夫马上就走!”
  宗岳一看他持有墨珠,那敢怀疑和怠慢,忙的长揖道:“老前辈肯予光临指教,在下感激不尽,快请上坐!”
  红发怪老人毫不客气的走到上位坐下,双睛凶光熠熠盯着身边的宇内樵子瞧了一阵,忽的“嘿嘿”大笑道:“贺掌门人,咱们竟是变得这样陌生了么?”
  宇内樵子一怔,接着泛笑点点头道:“好说,你这一向可好?”
  红发怪老人笑道:“马马虎虎,最近静极思动,可巧十全老人派一只白麻雀送给老夫一份请柬,于是就决定入中原来玩玩了。”
  宇内樵子似乎不大愿意和他多谈,当下端起酒壶一一为同桌人酌洒,宗岳觉得自己身为主人应该为众人酌酒才对,待要抢过酒壶,宇内樵子哈哈笑道:“宗掌门人不必过谦,老朽今晚来迟,敬诸位一杯正是理所当然!”
  那孔素棠、长白病仙女、青城散花女,以及峨嵋派的徐琚分坐另外一桌,宇内樵子也走过去分别为他们酌酒,玩铃童瞧得咧嘴嘻嘻笑道:“老掌门人前此若能像今天这么活泼,我萧士麟第一个愿意和你交朋友!”
  宇内樵子重新入坐,端起酒杯向他笑道:“来!老朽先敬萧掌门人一杯。”
  玩铃童大喜,端起酒杯便要和他对饮,那红发怪老人忽然开门冷冷道:“且慢!”
  他吐字低沉冰冷,听入耳中却像焦雷一般,使人不由心头一震,只见他徐徐别望宗岳问道:“老夫有些不懂,今晚谁是主人?”
  宗岳起身诚惶诚恐的抱拳道:“在下便是,老前辈有何指教!”
  红发怪老人狞笑道:“你们十大门派今晚聚会的目的就只在吃喝么?”
  宗岳大为尴尬,武当小北星正色道:“正是,宗掌门人应该先将聚会之目的说出,吃喝只是余兴节目!”
  宗岳红脸支吾半晌,一耸肩头窘笑道:“这是十全老人的意思,他老人家要在下主盟十派,向十绝谷进军,其实在下哪有这种本事和资格……”
  葫芦童接口冷冷道:“你当然没有资格!”
  这话相当不客气,众人一齐摆头向他瞧过去,但见他满脸理直气壮之色,站起傲然道:“诸位且听我一言,照说上次在韬光洞,咱们已有联盟之意,那时大家就应该好好想个办法来与十绝谷斗斗,岂知离开韬光洞时,固然有几位掌门人关心此事,但结果却仍走向各自为政之路,尤其最要不得的是──”
  他说至此停顿一下,瞥了宗岳一眼,继续道:“尤其最要不得的是我们之中竟然有人壮志未酬先娶妻,成日价带着一个妞儿东游西荡,过着一种醉生梦死的生活,我牛千里倒要请教,像这种人够资格来领导我们么?”
  玩铃童深觉有理,不禁一晃脑袋叫道:“不能!咱们要另选一位德高望重的盟主!”
  宗岳听得汗流浃背,涨红了脸道:“在下本就自知德薄能鲜,不克当此重任,萧掌门人说得极是,咱们另选一位德高望重的来领导我们好了。”
  斑衣神童起立道:“那么仍以举手方式来推选一位主盟者,我提名公孙掌门人,赞成的请举手!”
  公孙小凤着了急,骇然叫道:“顾大可,你要死了?”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五十四章
上一篇:
第五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