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2021-08-14 12:59:35   执笔人:秦红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长白病仙女第一个举手,她还暗暗碰了徐琚一下,于是徐琚也举起手,接着是性喜调皮捣蛋的昆仑玩铃童,再接着是自觉不得不举手的宗岳,最后是南海宇内樵子,赞成的一共有五人之多。
  斑衣神童点数一遍,又道:“现在还有那位要提名?”
  孔素棠道:“我提名终南宗掌门人!”
  斑衣神童道:“唔,赞成宗掌门人的举个手我瞧瞧!”
  孔素棠、公孙小凤、悟果和尚、北星道士,同时举手,只有葫芦童坐着下动,气得不得了的样子。
  斑衣神童诧道:“喂,牛掌门人怎么了?”
  葫芦童抿了抿嘴,忿然道:“我,我弃权!”
  斑衣神童点头笑道:“好,五比四,青城公孙掌门人当选为盟主,现在咱们鼓掌欢迎。”
  他说着当先鼓掌起来,其余众人也跟着鼓掌起来,霎时掌声大作,欢呼雷响!
  玩铃童拍手大叫道:“现在请盟主站起来讲几句话,大家再鼓掌欢迎啊!”
  众人又是一阵激烈的掌声,公孙小凤躲无可躲,只羞得玉脸通红,身子赖了老半天方才忸忸怩怩的站起来,眼睛噙满泪水,吞吞吐吐地道:“谢谢诸位掌门人,我……你们知道,我……我实在是不行的……”
  玩铃童叫道:“你行!你行!”
  公孙小凤不觉着急的一跺脚道:“谁说的,我摇旗呐喊还可以,若要和十绝魔君打架,实在连他一个小指头儿也抵挡不了呀!”
  长白病仙女微笑道:“我们不要你和阴古希打架,只要你发号施令!”
  宗岳搭上一句笑道:“就像你刚才喊一二三那样!”
  玩铃童笑道:“正是,我觉得由女人来发号施令,做事好像特别有精神!”
  斑衣神童接着笑道:“公孙掌门人,你看诸位掌门人都这么热烈拥护你,你就讲几句话吧!”
  公孙小凤颦颦眉,只得端起酒杯道:“那么我先敬老前辈和诸位掌门人一杯,你们喝干,我随意。”
  宇内樵子正色道:“公孙盟主何出此言,要敬我们就得干下那一杯!”
  公孙小凤发慌道:“可是我这一杯下去一定要醉了咧!”
  宇内樵子笑道:“笑话,堂堂一位掌门人怎会禁受不起一杯酒之力?”一副机伶伶之状!
  众人随也一饮而尽,然后静等盟主开口说话。
  公孙小凤实在不知要从何说起,便向斑衣神童投去求援的眼光,后者耸耸肩笑道:“公孙盟主何妨先公布一道规定,譬如说今后大家都得毫无异议服从你的命令,有敢不听或者擅自行动者,应受最严厉之处分!”
  公孙小凤于是游望众人问道:“就是这样,诸位掌门人愿不愿意?不愿意的话咱们再商量好了!”
  北星小道士道:“所谓最严厉之处分是指什么?”
  公孙小凤忽然聪明起来,笑道:“不听我命令的,我就划地为牢,叫他罚站一天,好不?”
  葫芦童登时面如土色,断然道:“不行!那样我受不了!”
  公孙小凤撇嘴道:“牛掌门人有何高见?”
  葫芦童道:“我受不了!”
  玩铃童拍桌子怪叫道:“老牛,想不到老掌门人刚年轻起来,就轮到你姓牛的老下去了,你知道你这样是在丢你们黄山派的面子么?”
  葫芦童面色一变,公孙小凤身子忽然摇晃一下,双手抱头叫道:“怎么办,我头昏了……”
  话未了,病仙女也痛苦的抱头呻吟道:“啊哟,我头好昏……”
  徐琚赶忙起身扶住她的身子,那知竟是泥菩萨过江,就在这一刻间,连他自己也摇晃着身子喊头昏起来。
  于是乎就像一阵风吹来了瘟疫,老少十二人一个接一个发昏、哈欠、摇晃、倒下!
  那个红发怪老人最后亦是头一勾,伏到桌上昏迷过去了。
  撑船的老船夫瞧见这情景不由大惊失色,慌忙奔过来摸摸这个,推推那个,嘴里不迭嚷道:“啧啧,这些人怎的这等脓包,只喝了一杯酒就烂醉如泥──啊也!不对不对!怎么手脚都冷冷的,莫不成都中酒毒死了,不得了啦!不得了啦……”
  就中倒在甲板上的宇内樵子,这时忽然打了个哈欠,慢慢爬了起来。
  老船夫大喜道:“好了,您这位老爷子醒来了,你们这些人怎么搞的呀!”
  宇内樵子目光一扫七斜八倒的九个小掌门,脸上闪过一抹得意的诡笑,缓缓道:“大概酒性过烈的关系,不妨事的,你现在把船开向君山那边去吧!”
  老船夫喏喏连声,跑回船尾开船去了。
  画舫开始慢慢向君山驶去,宇内樵子走到宗岳身畔,伸手扳转他的身子,嘿嘿冷笑一阵,道:“小子,任你再聪明、再机警,今番也叫你死的不明不白!嘿嘿,你可知道上次当你和那姓孔的贱婢逃出峨嵋‘铁屋’后我曾经发过甚么誓言么?”
  “嘿嘿,告诉你吧,当时我曾说,好小子,这回算你命大,可是下次再落入我手里时,我绝不再迟疑,立刻下手劈死你,现在我就先打死你,然后再将其余的带回十绝谷去!”
  他说罢,目射杀光缓缓举起了右掌,正待一掌击下之际──
  “唔,好酒,好酒……”
  蓦地,伏在桌上的红发怪老人突然发出醉语,跟着迷迷糊糊抬起头来了。
  宇内樵子脸色遽变,即时收住掌势,悄然退出三四步,心中震骇欲绝!
  只因他刚才暗中施放在酒壶里的迷药,正是十绝谷最厉害的“消魂粉”,任何一人只要误服下肚,纵是功参造化的绝顶高人亦是无力运功抗拒,他曾亲耳听十绝魔君说过,也曾亲手用过,证明百试不爽,绝无一失,那知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红发怪老人,他刚才明明也将那杯酒喝下,却怎的又能够苏醒过来?
  这老家伙单看他刚才踏波而来的那份轻功,可知一身武功已臻匪夷所思的地步,这下他苏醒过来,若教他瞧出我是伪装的,情况恐怕要急转直下了。
  哼,无毒不丈夫,乘现在他还在迷迷糊糊之间,我何不由背后给他一掌送他的终?
  他心念一动,立即又悄然走上三四步,第二次缓缓扬起了右掌──
  “来啊!再来一杯……”
  红发怪老人突然站起伸了个懒腰,目光到处,瞥见众人东倒西斜,不禁一声惊噫,急转头一见宇内樵子站在自己身后,惊诧失声道:“喂,贺掌门人,这一群小鬼头怎么都躺下了?”
  宇内樵子怔得一怔,随即摇头苦笑道:“谁知道,大概都不胜酒力,真是笑话,笑话!”
  红发怪老人侧头思索道:“可是老夫一向千杯下醉,怎的今番也如此脓包?”
  宇内樵子静静一笑道:“也许酒性太烈的缘故吧?”
  红发怪老人嘿然道:“老夫不信方今天下有哪种一杯便能醉倒老夫的酒,嘿嘿,这里头敢情有鬼吧?”
  宇内樵子笑道:“那么赶快看看那酒壶,说不定酒中有毒!”
  红发怪老人点头一嗯,转身伸手到桌上取那个酒壶,宇内樵子乘机疾起一掌击向他背心灵台大穴,红发怪老人似有意似无意的往右跨出一步,刚好避过了他偷袭的一掌。
  到这时候,宇内樵子再笨也知道对方是在装佯调戏自己了,心头大凛之下,疾忙顿足暴退到船边,翻腕“呛”的拔出了长剑。
  红发怪老人却是视如不闻不见,提起酒壶打量着自言自语道:“老夫不信这壶酒有毒,待老夫试试看!”仰起脖子,张开嘴巴,将壶嘴伸入自己嘴里,一阵“咕噜”眨眼便将壶中剩酒喝了个精光。
  宇内樵子心头骇然,情知今晚碰到了用毒的大行家,眼下再不逃走,杀身之祸瞬息便至,他双睛一阵闪动之下,正拟冒险跳入湖中泅水逃生,红发怪老人忽然转望他笑道:“贺掌门人,你知道老夫甚么都不怕,就只怕那阴古希的金蝉粉……”
  宇内樵子心头一动,暗喊道:对呀!我何不撒他一把“金蝉粉”试试,我就不相信他连“金蝉粉”也破得了!
  当下公然掏出一小包金蝉粉,沉声冷笑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大概已看出我不是真‘宇内樵子’,不错的,本人乃是‘十绝天尊’的得意弟子,你老儿若想试试‘金蝉粉’,现在我手里这包便是,只怕你消受不起吧?”
  红发怪老人欣喜若狂,双脚一收趺坐甲板上,连连招手叫道:“撒来撒来!老夫此番正是专程来领教十绝魔君的金蝉粉,快撒来啊!”
  假宇内樵子冷笑着解开纸包,跨上一步,扬手便将一蓬粉红色的香粉老实不客气的洒到红发怪老人身上,粉末落衣即透,霎时不见。
  这金蝉粉的确阴毒绝伦,洒上人身,透衣入体,任你武功通玄,亦难禁受混身奇痒,非得把全身衣服脱个精光不可,上次孔素棠便脱过一次,还好她是躲到林中去脱的。
  只见红发怪老人浑身一震,脸上立刻浮起痛苦的痉挛,面色由黑转红,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直滚下来!
  从他严肃的神情上看,显然他正在以本身修练的那种专能抵抗各种巨毒的体能,从事与金蝉粉做一次最激烈的搏斗。
  假宇内樵子紧紧注视着老人的脸部,心头狂跳不已,本来他大可乘此机会下手掌毙宗岳,但他没有想到要那样做,他已被老人那种不可思议的“定力”搞昏了头,这简直是骇人听闻的奇迹,想不到方今天下竟有人能抵抗得住金蝉粉的毒力,即使是十绝魔君阴古希本人,若事先未曾服下解药,也没有这等能耐啊!
  盏茶工夫之后,红发怪老人面色渐渐恢复正常,看样子难关已过,眼看即将战胜“金蝉粉”的药力了。
  假宇内樵子越瞧越心惊,目光阴晴不定的滚闪一阵,突然扬剑飞步朝他猛扑过去,他要乘对方尚未完全克服“金蝉粉”的药力之前,一剑宰了他。
  他距离老人原只有五六步远,这下飞步一跨便至,长剑使了一招“毒蟒出洞”笔直往老人心窝刺去!
  这一剑既快速且毫无声响,倏忽间已递到老人胸前不及五寸!
  “当!”
  蓦然,一声金鸣急响,但见他手中长剑随着声音脱手飞出,翻闪着掉落湖里去了。
  变起不测,他不禁惊呼一声,一个仰身又暴退至船边,双睛象鼠眼闪左闪右,简直是惶惶然如遇鬼魅。
  谁打出暗器击掉他的长剑?
  红发怪老人正在运功抗拒自顾不暇,当然不是他。
  十个孩子个个躺着纹风不动,而且他们也没有那种功力,因为发出暗器打掉一个人的兵器不算稀奇,但同时能使人整条手臂为之脱臼,这等劲道可就匪夷听思了。
  莫非这画舫上还躲藏着绝世高手?
  他不敢再停留,当下再一个仰身,纵离船身投向湖中,不料就在堪堪触到水面之际,忽见他一个身躯像被一股无形力道托住,竟然又反飞回船上来,“叭”一声摔到甲板上,仰躺着不能动弹了。
  这时,红发怪老人嘴里发出一阵低沉的牛吼,然后慢慢挺身站起,摆头向船尾道:“司马老兄,是你么?”
  画舫慢慢停住,那个老船夫飘然而至,哈哈大笑道:“南海毒龙尊者混身是毒,就只有一颗心不毒!”
  原来红发怪老人就是南海毒龙尊者,他咧嘴一笑,平静地道:“谁说我心不毒,你就是不发暗器击落他的剑,他也没法刺伤我,只要他的剑一碰上我的身子,他就立刻倒毙,绝无失误!”
  老船夫──十全老人──走到假宇内樵子身边,俯身伸手揭去他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英俊的青年面孔,回对毒龙尊者笑道:“老毒物,你知道这个青年是谁么?”
  毒龙尊者瞥了青年一眼,摇头笑道:“我哪里知道,只是他化装‘宇内樵子’就不该碰上我,须知我和他是同乡啊!”
  十全老人笑道:“他是天南剑客赵正令的大弟子文士仪──现在闲话少说,烦你把这群孩子救醒了吧!”
  毒龙尊者点点头,叹着气笑道:“这些孩子个个乳气末脱,哪是十绝谷之敌,真不知你想的甚么天真主意?”
  十全老人微笑道:“你别小觑他们,年轻人做事有时候比我们老一辈漂亮,譬如他们刚才改选盟主,这一着倒是我始料所不及的呢!”
  寿龙尊者笑道:“你是说那个公孙小妮子比宗岳更富领袖之才?”
  十全老人摇头笑道:“非也!但宗岳是男孩子,要他来发号施令,效力确然不及女孩子,这一点你刚才也看到了。”
  毒龙尊者笑道:“不错,宗岳讲的话大家都当他放屁,公孙小凤讲的话却有鸡毛变令箭之效,真真他妈的有意思!”
  十全老人道:“现在你把他们救醒,告诉他们经过情形,我再去把船开往君山,那边可能有十绝谷里的人等在那里,咱们暂时袖手旁观,看这些孩子怎样处理它吧!”
  毒龙尊者于是掏出一瓶药丸,分别给十个孩子塞上一颗,不消一刻一一醒转,当他们获悉经过情形后,群情哗然,葫芦童最是气愤不过,跳到被制住穴道的文土仪身旁,狠狠踢他一脚,大骂道:“你这乌龟孙子竟敢用下五门手段陷害人,本掌门人劈了你!”
  说着举掌便要打下,公孙小凤尖叫道:“牛掌门人住手!”
  胡芦童脸色大变,赶忙刹住掌势,局促不安地道:“你待要怎的?”
  公孙小凤翘嘴道:“他又不是先迷倒你一个,干么这样沉不住气?”
  葫芦童怒道:“本掌门人从未吃过这个亏!”
  公孙小凤抿嘴笑道:“你若承认我是盟主,这事情就得由我来处理!”
  葫芦童眨眨眼道:“你想利用职权来整我么?”
  公孙小凤回顾众人道:“喂,你们听他说的甚么嘛?”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五十五章
上一篇:
第五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