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囚大臣诬陷 救胞兄遇险
2021-04-18 20:57:45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林夫人恨万家父女都来不及,岂肯答应这门亲事,忙往门口一站,竭力阻止道:“使不得,在未得到玲儿同意之前,恕老身不能答应。”
  却惹恼了旁边的万家栋,一把就将林夫人拉到一边去,怒气冲冲的道:“我表弟看上了你家闺女,是你们林家祖坟的风水好,别给脸不要脸,惹火了少爷我,小心放一把火烧掉这栋破房子。”
  小霸王燕无双更凶,杀气腾腾的道:“放火不算,说不定还会杀人呢,你他妈的最好想清楚。”
  林人人跟丈夫学得一身傲骨,死不低头,沉默抗议。
  张敏威胁利诱道:“林夫人应好好的盘算一卞,行前娘娘曾交代,两家只要一旦联姻,林姑娘答应做皇子的妃子,林大人便可马上无罪开释,同时,如果林大学士肯合作的话,或许还会有更大的好处。”
  “要怎么合作?”
  “揭发方正罪行,协助逮捕方少飞。”
  “哼!老身早就知道你们没有安好心,黄鼠狼几时会给鸡拜年来着。”
  “张某在等候夫人的回话。”
  “此事有关玲儿一生幸福,必须由她自己作主。”
  “自古男婚女嫁,全凭父母之命,夫人望勿推三阻四。”
  “玲儿她爹身在狱中,老身做不了主。”
  万家栋性烈如火,早已按耐不住,恶狠狠地道:“张管事,别跟她啰哩八嗦,答不答应干脆一句话。”
  说话中已亮出一把刀,看那架势,只要林夫人回绝,他就会杀人放火。
  小霸王燕无双说的更露骨,道:“老婆子,事情已经摆明了,一条路是攀龙附凤,全家团圆,一条路是家破人亡,鸡犬不留。你好好掂量掂量。”
  话已说绝,毫无回旋的余地,藏身在屋后的林玲如热锅的蚂蚁,心知再不现身,母亲可能就有性命之忧,给方少飞使一个眼色,转身便往外走去。
  方少飞小声道:“我们一起去,索性将他们干掉算了。”
  林玲却不以为然,道:“他们是冲着我来的,还是由我自己去处理,你别忘了,布笠人不准你杀万家栋。”
  话落,人已推门而入,对着这群如狼似虎的杂碎喝道:“你们用不着逼我娘,我娘答应我却不会答应。”
  万家栋眼一瞪,道:“你不愿意嫁给我表弟做妃子?皇子爱你可是已经爱了八百年了,别辜负了人家的一番美意。”
  林玲冷冰冰的道:“姑娘早就说过了,即使天下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他,叫他趁早死了这条心。”
  “你不考虑考虑后果?”
  “姑娘已经考虑过了。”
  “准备与你娘同赴黄泉?”
  “你不配也不敢!”
  “笑话!天底下没有小爷爷我不敢的事,接招!”
  万家栋可不是说大话唬人,话音刚落,劈面就是一刀,而且招中带招,式中套式,看似直取林玲,实则健腕一扭,刀锋却偏向林夫人。
  林玲见状吓了一跳,七巧掌应念而生,三招快攻,连成一气,汹涌的掌浪像山一般撞上去,硬生生地将万家栋连人带刀逼退四五步,拦在了王夫人的前面。
  小霸王燕无双睹状大怒,道:“看不透你还颇有点功夫,南海神僧看来没有白调教你,来!接我几招‘掌中刀’、‘指中剑’试试。”
  此人身手敏捷,功力扎实,竖掌为刀,戟指若剑,左刀右剑,已拉开门户,准备出手,张敏忙上前说道:“燕少侠,林姑娘乃是未来的皇子妃,不得无礼。”
  燕无双老大不高兴的道:“张管事,他们母女吃称砣铁了心,压根儿就不上路,还妃什么妃。”
  张敏嘿嘿冷笑道:“他们现在不答应,将来还是会答应的。贵妃娘娘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
  他特有的三角眼,从林玲母女身上一扫而过,又道:“老夫上体天心,再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仔细的琢磨琢磨,三天后我还会再来,到时候希望见到的是你们全家团聚而不是灭门之祸,再见!”  。
  随着张敏的话音,众人已退至堂屋门外,万家栋止步,说道:“林姑娘,看在咱们将是亲戚的份上,有几句话,麻烦你转告方少飞。”
  林玲面冷如霜的道:“有屁快放。”
  万家栋吊着眼睛,歪着头,歪着一张流氓的嘴脸,慢吞吞的吊胃口:“有一个方少俊,你认识吧?”
  “当然认识,是少飞的哥哥。”
  “去告诉方少飞,他哥哥被捕了。”
  林玲道:“什么?少俊哥被捕了?是谁干的?”
  “雷大人,燕少侠、你未来的皇子夫婿,以及小爷爷我。”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一大早。”
  “少俊哥犯了什么罪?”
  “他本身无罪,只是想借此来逼方少飞自行投案。”
  “哼!你这是痴人说梦话,泄了底少飞哥更不会上你们的恶当。”
  “未见得,万爷爷既敢泄底,就不怕他不露面。”
  “少俊哥现被囚禁在何处?”
  “就吊在他们家的院子里的大树上。”
  “万家栋,你们好卑鄙!”
  “去告诉方少飞,叫他从速投案,否则,今日午时三刻起,他哥哥方少俊就将会失去一条腿,明白的午时三刻,是一条臂,别外的一条腿一条臂,将是第三天第四天的祭品,直至他出面投案为止,如果第五天仍然不肯俯首就擒,方少俊吃饭的家伙就会搬家!”
  万家栋描绘出一幅血淋淋的画面,林玲芳心骇然,全身抖颤,切齿恨声道:“你们简直惨无人道,禽兽不如!”
  方少飞更惊更急,恨不能马上冲出来,活劈了万家栋,但他深知元凶主犯是万贞儿,是万德山,是快刀王立,是血手魔君,杀了万家栋,于事无补,反而会加速兄长的死期,何况弓先生一再表明,不准他杀万家栋,只好强自忍下来,未采取任何行动:
  小霸王燕无双补充道:“五天之后,还有方少飞的娘,不怕他不出来认罪。”
  方少飞打了一个寒颤,心头一片冰凉。
  万家栋一双慑人的眸子罩定在林玲的脸上,她的惊悸、惶恐、迷惘、无助,尽收眼底,于是进一步威吓道:“你自己的处境也好不到那里去,嫁给皇子做妃子是最佳的选择,不然的话,马上也会成为锦衣卫追缉的对象,缉捕不到,小心你娘步上方少俊的后尘。”
  张敏冷笑一声,接着说道:“林夫人,林姑娘,全盘的存亡利害,孙少爷已经说的很清楚,三天的时间也足够你们母女商量,咱们三天之后再会。”
  只觉得一股从未有过的怒气冲向四肢百骸,林玲近乎疯狂的吼叫道:“不要三天,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答案,我林玲宁可削发为尼,也不会做朱祐桢的妃子,将这些鬼东西给我搬走。”
  越说越气,拾起张敏送来的聘礼猛往外扔。
  万家栋已行至大门口,睹状回头警告道:“瞧不起皇子,等于瞧不起贵妃娘娘,也等于瞧不起皇上,这可是欺君大罪,况且三日的期限未到,届时林姑娘若是再不回心转意,这些聘礼自会与你娘的人头一起搬走。”
  话声一落,一行数十人已出门而去。
  急得林玲团团转,一叠声自的语道:“这该怎么办,这该怎么办呢?”
  方少飞同样万分焦急,跨步而人道:“朱祐桢虽名为皇子,实际上并未得到皇上的欢心,甚至连他亲生的娘亦漠不关心,万贞儿肯为他出面下聘,目标还是针对我们林、方二家,一味的拒绝,恐非上策,宜从长计议。”
  林玲道:“少飞哥,我急的不是我自己的事,我的事简单,大不了我们母女一走了之,三天的时间足够我们准备的,少俊哥的处境却危如燃眉,必须从速处断,可有什么救人的良策?”
  事不关己,关己则乱,方少飞喟然一叹,道:“我心乱如麻,眼前一点主意也没有,想先回家去看一看,再作计较。”
  突然门外有人接口说道:“少飞,你现在还不能回去。”
  话到人到,是六号刀客——醉侠卜常醒。
  方少飞正感一筹莫展,一见是师父,大喜过望的道:“师父来的正是时候,刚才的事你都知道了,我该怎么办?”
  醉侠卜常醒机警的朝门外张望一眼,道:“为师的早到了,碍于张敏他们在场,故隐而未现。”
  林玲献上一杯香茗,道:“卜师父冒险来我们林家,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
  卜常醒望了林母一眼,道:“老夫是受弓先生之托,专程为林姑娘的终身大事而来。”
  林夫人说道:“弓先生也知道这件事情?”
  卜常醒道:“早在张敏尚未来此之前,弓先生便得到消息,布笠人最初的意思,是希望你们母女暂时搬离此地,让万贞儿无处下聘就可以了,可恼老夫一步来迟,妖妇的诡计几乎已经得逞。”
  方少飞道:“万贞儿有什么诡计?”
  卜常醒说道:“自从恭亲王爷出面干预,将两位大人移监刑部之后,万贞儿这个妖妇便一直耿耿于怀,思图速断速决,终于被她想出了这个一石二鸟的毒计。”
  林玲急急追问,道:“她究竟想怎么样?”
  卜常醒道:“婚姻只是手段,目的还是欲排除异己,毁灭方、林二家,林家若是答应亲事,她会进一步威逼利诱,设计诬陷方御史,反之,自会给林家扣上一连串的罪名,堂而皇之的进行迫害。”
  林玲环顾满屋子的聘礼,愁眉苦脸的道:“那我们现在该如何面对这种局面?”
  卜常醒道:“依老夫之见!还是暂时避一避风头的好,别给老贼父女任何下手的借口。”
  林玲道:“少俊哥真的已经被他们抓起来了?”
  卜常醒点点头道:“万家栋并非虚言恫吓,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方少飞道:“他们以家兄的性命作要胁,想把徒儿给逼出来?”
  卜常醒道:“正因为如此,所以为师的反对你在此时回家。”
  “可是,我这个做弟弟的,怎忍坐视大哥任人宰割?”
  “话虽不错,然而,你去又有什么用,一个不小心就会多赔上一条命。”
  “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好歹总可以拉几个垫棺材的。”
  “少飞,你又在说孩子话,弓先生是怎么教导你的,须知小不忍则乱大谋,妖妇设下了十面埋伏,巴不得你去自投罗网。”
  “师父,我们已经忍够了气,受够了辱,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挺着胸脯与他们斗一斗?”
  “这必须等时机成熟,谋而后动。”
  “怎样才算是时机成熟。”
  “弓先生的想法是,希望能得到‘九龙刀’,以便对付雷霆的‘擎天剑’。”
  “‘九龙刀’失踪已久,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血手魔君的功力盖世无双,万贞儿的功力又高深莫测,‘擎天剑’的锋芒更是无往不利,对我们益增无限艰困,得不到‘九龙刀’,起码也得等为师的在妖妇周围建立起一股力量,然后,内外夹击,方有获胜的希望。”
  “怕只怕时机尚未成熟,家兄早已没命了。”
  “为了完成一件大事,有时牺牲是无法避免的。”
  “接下来就是我娘我爹,还有林伯,不知以后还有哪些人呢!”
  “令堂目前并无危险,弓先生有妥善安排,为师来此之前,已由你四师父接往酒坊,林夫人假如不反对,也希望前往同住。”
  方少飞乃是性情中人,素重手足之情,听完师父的话,伤心不已声泪俱下。一边说道:“师父,无论如何,请你老人家允许徒儿回家去,让我在暗中瞧一瞧,能救则救,不能救则罢,不见哥哥一面,我于心难安。”
  卜常醒迟疑片刻后道:“手足连心,此举亦乃人情之常,为师的再不答应就未免太不近情理了,但仅可以暗中窥探,-切勿有救人的念头。”
  方少飞大喜道:“徒儿懂得。”
  立即急如星火的如飞而去。
  林玲急人之急,也不稍慢,弹身喊道:“少飞哥慢走,我跟你一块儿去。”
  却为卜常醒拦住,道:“暗中窥探,人多了反而不便,速将令堂送往酒坊为要。”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八章 墓前说身世 皇子泪满襟
上一篇:
第十六章 刀快扫魔奸 剑利夺魁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