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囚大臣诬陷 救胞兄遇险
2021-04-18 20:57:45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少飞脚底抹油,早已去远,单挑僻街暗巷,一赂飞奔,何消一盏热茶工夫便来到自己家门附近。门外,一切如故,人来人往,并无异样。但仔细观察,四周过往的百姓,都是刀客,侦缉手,锦衣卫乔装而成。
  附近还停着好几担卖食桃子,各围着数名食客,无疑也是万贞儿爪牙鹰犬。
  看来,整栋宅子,已被敌人团团围住。
  好在这是他自己的家,地形地物比任何人都熟悉,绕至屋后,连翻了三堵墙,溜进侧旁的一座家庙,上了屋顶。
  爬到屋脊后面,往里窥看,果见哥哥少俊,被人捆绑着双臂,悬吊在院子里的那棵老柳树的横枝上。
  院子里空荡荡地并无一人。
  房内窗纸上却隐隐看到人头晃动,挤满了一屋子的人。
  方少俊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如何禁得起这般折磨,双腕皮破血流,全身汗下如雨,已不成人样儿。
  打从心底冒上来一股辛酸,方少飞的牙关咬得吱吱作响,正自默默盘算救出哥哥时,听得身后有异,回首一望,玉面观音彭盈妹已弹身上了房。
  “四师父,我娘还好吧!”
  “她老人家很好,只是不放心你们兄弟俩,所以i叫为师的来看看。”
  “哥哥被人当作钓饵,处境危险,我好好的有什么好操心的。”
  “老夫人最担心的还是你,怕你一时冲动做出傻事来。”
  “师父,我刚才盘算过,只要在到达柳树下以前,不被他们发现,有八成希望可以救出少俊哥。”
  “不可以,妖妇的主力全部集中在屋子里。”
  “这徒儿知道,屋门距柳树有五六丈的距离,当他们追到时我已经离开,尽管背负一人,凭‘一苇渡江’的绝妙轻功,应该可以突围而出。”
  “这是不可能的事,据你二师父传出来的消息,血手魔君、庐州三凶都在里面,更多的刀客全隐藏在想像不到的地方,方家变成虎穴龙潭,你有再好的功夫只怕也是插翅难飞。”
  “四师父可有更好的法子。”
  “等他们日久备疏时或许有施救的机会。”
  “救人如救火,日久险多,时间可不等人。”
  “至低限度也要等到天黑以后。”
  目前正是日当正午的时候,距天黑至少还要五、六个时辰,方少飞满腹悲凄,昂首而望,无语问苍天。
  房门打开了,朱祐桢,万家栋,小霸王燕无双,血手魔君雷霆相继鱼贯而出。
  燕无双望望天色,首先开腔:“师父,午时三刻差不多该到了,咱们是否准时开刀?”
  血手魔君雷霆不假思索的道:“当然要开刀,消息已经传出去,怎可失信于那方少飞。”
  万家栋好爽利的身手,“铿锵”地一声已亮出了刀,自告奋勇的道:“由我来操刀!”
  紧走几步,人已到了树下,故意映着阳光舞动几下,扬声说道:“方少飞,我相信你很可能就在这附近不远,当我数到三的时候,你还不现身,老子就要砍断你哥哥的一条腿。”
  “一!”
  万家栋马上喊了出来。
  庐州三凶等人也从屋里冲了出来,环立四周,如临大敌。
  方少飞血脉膨胀,气冲斗牛,正在暗暗提聚功力。
  彭盈妹更是紧张万分,道:“少飞,你可不能胡来,咱们走。”
  “二!”
  大柳树下至少已经聚集了三十多名一等一的高手。
  万家栋的刀高高举起,瞄定方少俊的左大腿。
  忽听方少俊大声吼叫道:“少飞,方家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的,你要是现面救我,就不是方家的好子孙。”
  彭盈妹道:“听到没有,你哥哥也不许你干傻事。”
  方少飞心如刀绞,一概充耳无闻。
  “三!”
  万家栋“嗨!”的一声,刀已砍下。
  方少飞口喝:“住手!”
  人也跟着冲下。
  鱼儿已上钩,雷霆等人正张网以待。
  方少飞“一苇渡江”快如离弦怒矢,人在半空中,洒下满天的天九牌,只听当!当!当!三声响,万家栋的刀被三张天九牌击中,差点脱手。刀锋从方少俊脚旁划落,仅划破裤管,未及皮肉。
  天九牌数目太多,彭盈妹又适时撤下一篮子落花生,当大家躲过如雨暗器时,一人已飘然落地。
  方少飞志在救人,脚一点地,立又前冲欲抢到兄长面前去,万家栋又岂是省油的灯,早将刀尖送至方少俊的心口,厉色喝道:“不要动,你要是再进一寸,老子就要了你哥的命。”
  投鼠忌器,方少飞被迫止步,道:“你们要抓的是我方少飞,如果自认为是汉子的话,就放了我哥哥,咱们放手一搏。”
  血手魔君雷霆阴恻恻的冷笑道:“方少飞,你已是瓮中之鳖,没有资格谈条件。”
  彭盈妹游目四望,发现大哥卜常醒,二哥吴元俊,三哥包布书均不在场,心中暗暗叫苦,设若单凭自己师徒二人,无异以卵击石,当下心念电转,急声说道:“少飞,你快走,为师的替你抵挡一阵。”
  血手魔君雷霆冷笑道:“你这个卖零食的老太婆,原来是神州四杰之一,大概就是闻名江湖的女光棍彭盈妹吧?”
  彭盈妹道:“不错!”
  雷霆横眉竖目的道:“你那三位老鬼哥哥呢?”
  彭盈妹故作惊人之语:“正在方宅外面。”
  “何不进来叙一叙?”
  “等收拾掉你布在外面的爪牙后,自会与你一争短长。”
  “哼!就凭你们四块料,还不配跟老夫争长论短。”
  短字出口,猛一个大跨步,劈面一掌攻来,彭盈妹不退不让,从袖口里拔出两条蛇来迎敌。
  玉面观音是玩蛇的高手,蛇身之上缠有乌金丝,刀剑不入,扫打抽卷,得心应手,两条七尺长蛇,被她舞得虎虎生风,布下重重蛇障,血手魔君不但寸步难进,抑且一交手便屈下风,蛇头交互进袭,蛇信吞吐中,反而退步连连。
  “少飞,你任重而道远,快……”
  大敌当前,彭盈妹自知获胜无望,唯一的奢求就是希望方少飞能全身而退,讵料,一语未毕,战况已告逆转,雷霆亮出“擎天剑”,投入蛇阵之中,刷!刷!刷!碧绿的光幕如电闪,如雷奔,一霎间,彭盈妹手中的两条长蛇被削成二十六截。
  蛇尸纷飞,血雨飘洒,“擎天剑”再次显示威力,彭盈妹心里骇然,默认雷霆是生平所遇第一号强敌,更加对自己师徒二人的命运未敢乐观。
  血手魔君得理不饶人,挺剑而上,道:“纳命来!”
  分心就刺,决心要彭盈妹血染当场。
  至此,方少飞已知自己一时卤莽,感情用事,闯下大祸,将师父也拖下水,但他天生的倔脾气,宁折不屈,宁死不退,决定要与雷霆决一死战,道:“老匹夫,接招!”
  不管三七二十一,“声东击西”、“偷梁换柱”、“釜底抽薪”、一古脑儿便将东丐的三招“迷踪拳”全部施展出来。
  同样是“迷踪拳”,由于方少飞已习得得“玄天大法”,威力与前自有不同,雷霆本想先解决了彭盈妹,再收拾他,岂料,中途被方少飞逼退三凶,适时赶到,强劲的拳风直往血手魔君身上撞,只好变招换式,放弃彭盈妹,迎战方少飞。
  雷霆可是识货的行家,边拆边说道:“娃儿好大的造化,原来与东丐也有渊源。”
  方少飞一语不答,继续猛攻不休,彭盈妹识得擎天剑的利害,忙叫道:“老魔你好不要脸,对付一个后生晚辈,以你的辈份已经不齿武林,居然还要用‘擎天剑’,真是羞死人了。”彭盈妹故在一旁激他,想为方少飞减少一点危险。
  而血手魔君倒不是为她所激,乃因为他自认为身份太高,胜之不武,坏了自己的名头,闻言不加考虑,立将“擎天剑”收起,意气风发的道:“小子,有什么压箱底的功夫,直管拿出来,老夫今天要你死的心服口服,在阎王老子那里喊不出半句冤来。”
  方少飞怒气冲天的道:“你们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施暴,根本就算不得英雄好汉,少废话,是死是活,咱们各凭本事,少来这一套。”
  口中说话,手可没停,“玄天真经”中的绝学“掌中刀”,“指中剑”连番施展,绵绵不绝。
  情急事危。方少飞全力拼搏,瞬时间已对拆了三十合,血手魔君竟未占得丝毫便宜,轻敌之心顿敛,不由得他不全力相搏,亦将“玄天真经”中的功夫施出来。
  “掌中刀”对“掌中刀”。
  “指中剑”对“指中剑”。
  “玄天大法”对“玄天大法”。
  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一场大战,全场的人皆为之陶醉,为之疯狂。为之浑然忘我,数十只眼睛齐皆凝结在二人身上,为技艺之精绝叹为观止,为战况之惨烈动魄惊心。
  事实上,二人恶斗的速度快速无匹,看在众人眼中的,只不过是一团黑影、一阵风、一溜烟,以及翻滚的尘砂,与,獗犰作响的衣袂声,根本看不清楚是如何出招进式,或是胜负输赢的兆头。
  双方一直在高速度下对决,围观的人一直处在痴疯呆傻的状态中,转眼已过百合,依然胜负难分。
  血手魔君越战越是惊诧,他做梦也想不到,凭自己的功力,居然在百招之内未能制住一个后生小辈,道:“小子,你是从那里学来这些功夫的?”
  “自然是从‘玄天真经’上学得。”
  “‘玄天真经’目前在何人手中?”
  “废话,大家都知道在黑白双煞的手中。”
  “黑白双煞现在何处?”
  “一个在流沙谷,一个在紫禁城。”
  “胡说!龙老头早已离开流沙谷。”
  “你怎么知道的?”
  “老夫前不久曾与娘娘去过八公山。”
  “既已去过八公山,又何必多此一问?”
  “老夫是问他现在的行止去向。”
  “不知道。”
  这两个人真是将遇良才,棋逢敌手,言谈之间,依然攻守进退自如,血手魔君不耐久战,忽将“玄天大法”的内力,叫足了十成十,双掌猛一挫,以全力推出去,欲在雷霆一击之下分出胜负死生。方少飞来者不拒,以牙还牙,同样的是以“玄天大法”的内力迎拒,两个人狼行虎奔,瞬即四掌接实,硬碰硬的撞在一起。
  “玄天大法”的威力简直匪夷所思,仿佛两座快速移动的山,一撞之下,石破天惊,轰然巨震声中,双方倏地分开,齐皆被震得飞上天去。
  余威所及,围观之人亦遭池鱼之殃,好似大风中的残枝弱柳,轻则仰身退步,重则倒地不起,威力之大,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方少飞被弹起三四丈高,忽发奇想,在半空乍然一个大回旋,凌空虚渡,直向老柳树落下。
  动作快到了毫巅,也美到了极致,竖掌为力,绳索应声而断,方少俊人尚未落地,已被方少飞背在背上,道:“师父,咱们走!”
  拔腿就走。
  万家栋,燕无双等人皆为绝世武学所醉,忘其所以,复被余震波及,纷纷退避,觉有变时,方少飞已在三丈以外。
  “拦住他!”
  “杀了他!”
  血手魔君怒极而吼,发足猛追,彭盈妹横身强阻,道:“少飞,你先走,为师的替你断后。”
  虽然明知不是对手,仍然舍命相搏,强将血手魔君截下。
  直气得血手魔君有如一头发疯的野狼,道:“你找死……”
  辛辣的招式雨骤风狂,强攻强冲,硬打硬闯。
  为了给爱徒争得一线生机,彭盈妹早将自己的死生置之度外,死缠死拼,寸土不让。
  小霸王燕无双好毒辣的手段,冷不防一只铁掌已贴上了彭盈妹的后背心,道:“明年此日就是你周年忌辰。”
  万家栋不甘燕无双专美于前,又及时补上一刀,道:“只怕周年的时候不会有人扫墓上香!”
  血手魔君雷霆早已攻到,几乎在同一时间,以掌代刀,从彭盈妹的右肩砍到左肋,可怜玉面观音忠义双全,却没有落个好下场,被血手魔君分尸而亡。
  一阵绞痛袭上方少飞的心田,但是他没有哭,没有涫,只一鼓作气地向前跑,因为他明白,师父的死就是为了换得他兄弟的安全,如果自己此刻再逞一时之勇,师父就未免死的太不值得了。
  逢人就打,遇招拆招,横冲直撞,且战且走,彭盈妹并没有白死,起码减轻了不少压力,师父亡命之时,方少飞已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十丈有余。
  然而,打走一人,马上会冲上来两个,刚刚打发走一个从屋顶上跳下来的侦缉手,立刻又会从地底下冒出一名刀客,万贞儿的鹰犬太多,方少飞寸步难艰。
  血手魔君突然发出一声狮吼,大声嚷嚷道:“上,谁要杀了方少飞。娘娘有百万赏银。”
  所有的刀客,侦缉手前仆后继,如不断的潮水,方少飞施出浑身解数,也仅能将追兵稍稍抛后,距离大门尚有数丈之遥。雷霆仿若天马行空,更似神通广大的孙猴子,凌空连翻了七八个跟头。已追至身后丈许处,道:“方少飞,阎王叫你三更死,绝不留命到天明,你认命吧!”
  “擎天剑”碧绿色的光幕再度咬住方少飞,血手魔君此时气白了眼,再也顾不下什么身份、名头。
  “阿弥陀佛!”
  一声嘹亮的佛号划破长空,震得人双耳嗡嗡作响,空际红云翻滚,南僧飘然而现,堪堪落在方少飞与血手魔君的中间,双掌一横,挡住雷霆的去路。
  雷霆勃然大怒道:“老秃驴别多管闲事。”
  南僧无心说道:“出家人岂能见死不救。”
  两人甫一接上,便不再发话,立即大打出手。
  方少飞知道此时说什么话都没有益处,转身疾纵而去。
  南僧为他挡住了雷霆,可是朱祐桢,万家栋,燕无双又接踵而至,小霸王打出三把竹叶飞刀,方少飞闪躲不及,方少俊的背脊上挨了一刀。
  方少俊声嘶力竭的道:“弟弟,你丢下我一个人逃生去吧,不然我们两人都难逃毒手!”
  方少飞沉声道:“哥,别说蠢话,咱们兄弟要活一块儿活,要死就一块儿死。”
  猛地回旋,攻出三拳两掌,打出三张天九牌,借着回旋的力遭,又向前飞纵数丈。
  万家栋破口大骂道:“奶奶的,老子就不信邪,今天要是杀不了你。”
  刀光闪烁,人去如风,刷!的一声,已在方少俊的大腿上划出一条血口子。
  方少飞回身他一掌,万家栋倒退三步,朱祐桢,燕无双又从侧面兜上,方少飞心中叫苦,正感穷于应付,林玲的声音说道:“少飞哥,这三个杂种交给我了。”
  不谛咒语梵音。
  话落人现,林玲飘落之时,同时运起“无量佛寿功”,顿时,将三人强行拦下。
  好不容易,方少飞总算来到门口附近,哈山克、费无极、花三郎却已先一步堵在门边,江湖浪子开口说道:“方少飞,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乖乖俯首就戮吧!”
  三凶身后门房之内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来:“是呀,敬酒是喝酒,罚酒也是喝酒,三位别逆天行事到一边凉快去吧!”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八章 墓前说身世 皇子泪满襟
上一篇:
第十六章 刀快扫魔奸 剑利夺魁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