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十五章 欺人莫此甚
2021-02-15 18:10:5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光亮突由小窗口射入,只听苦瘤子辜猛昌叫道:“武维宁,你的饭来了!”
  他把一大碗递入小窗口,要武维宁去接。
  武维宁嘻嘻笑道:“我不饿,奶奶,我要去上一车煤,明天须送一车煤去石家堡呢!”
  苦瘤子神色一愕,继而失笑道:“嘿,别说笑话,快把饭接去吧!”
  武维宁摇头傻笑道:“我真的不饿,奶奶,我告诉您一个好消息,隔壁的小妞儿要嫁给我,您快要有个孙媳妇啦!”
  苦瘤子真的呆了,睁大眼睛诧声道:“武维宁,你胡说什么呀?”
  武维宁道:“我是玉皇大帝,月下老人命我娶妞儿为妻,哈哈哈……”
  苦瘤子吃惊道:“你……你疯了?”
  武维宁手舞足蹈道:“我没疯!我是玉皇大帝!明天我送煤回来,就要娶小妞儿了!哈哈,奶奶,您说妙不妙?哈哈哈……”
  苦瘤子惊望他一阵,忽然掉头便跑,飞也似的跑入三绝毒狐坐镇的洞室,大叫道:“左丘兄,不好了,你的徒弟发疯了!”
  三绝毒狐正在洞室中与半疯书生谈话,闻言一呆道:“你说什么?”
  苦瘤子叫道:“你的徒弟疯了!他满口胡言,竟误认老朽是他奶奶,又说他是玉皇大帝,要娶什么小妞儿为妻哩!”
  三绝毒狐面色一变,站起向半疯书生道:“申屠兄,咱们去瞧瞧!”
  三人疾步来到第四号洞室,三绝毒狐由苦瘤子手里接过油灯,往小窗口照入,只见武维宁正在拱手长揖,嘴里喃喃说道:“一拜天地,二拜祖先……”
  三绝毒狐喝道:“维宁,你在干什么?”
  武维宁抬起头,满脸堆笑道:“哈!梅大妈!啊不——我该喊您岳母了!我说岳母,您放心,我不是没出息的人,赶明儿起,我要上山打猎,我会猎几只大虫回来孝敬您,玉皇大帝不怕大虫,嘻嘻……”
  三绝毒狐眉头一皱,突然发出一声暴喝道:“胡说八道!你睁开眼睛瞧瞧,我是你师父!”
  他的功力虽然未复,但因是在山洞中,大声喝叱起来,其声仍如狮子吼,震得洞中回音不绝!
  武维宁神色一呆,痴痴的瞪望三绝毒狐好一会,忽然倒地翻滚起来,一边打滚一边哭叫道:“不!不!您不能把小妞儿嫁给小黑子!我不要小妞儿嫁给他!他最不中用,他不敢猎大虫,那条大虫是我打死的,不信您去问岳大叔,他会告诉您,是他教我武功的……”
  三绝毒狐不禁为之苦笑,转对身边的半疯书生道:“申屠兄,你瞧他是真疯还是假疯?”
  半疯书生也看到了武维宁发疯的情形,他捻须沉吟了半晌,答道:“很难说,不过这孩子的确受了不少刺激……”
  三绝毒狐轻叹一声道:“前天闻兄的飞鸽传书称,此子在帮主那里借宿时,虽然言词闪烁,但谈到老夫时,似有真心投靠之意,老夫本打算功力恢复后,即专心造就他,没想到他竟发了疯。”
  半疯书生道:“这孩子从未见过世面,却一开始就处于惊涛骇浪中,也难怪他受不了刺激,不过最要命的还是他听到了他奶奶的恶耗,老夫早就说不应这样快就告诉他。”
  三绝毒狐默默无言。
  半疯书生接着问道:“如今左丘兄打算如何处置他?”
  三绝毒狐道:“过几天看看,也许他是悲伤过度,一时神智失常,过几天就会好的。”
  半疯书生追问道:“要是好不了呢?”
  三绝毒狐沉吟不语。
  苦瘤子插口道:“老朽有个主意……”
  三绝毒狐转望他问道:“辜兄有何高见?”
  苦瘤子道:“点他睡穴,让他好好睡一觉,也许会好过来。”
  三绝毒狐点头道:“有道理,辜兄进去点他吧!”
  苦瘤子于是取出钥匙,开锁进入洞室,见武维宁仍在地上打滚哭闹,乃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大声道:“别哭,武维宁,梅大妈答应把小妞儿嫁给你啦!”
  武维宁登时停止哭闹,破涕而笑道:“真的?梅大妈,您不骗我?”
  苦瘤子笑道:“不骗你!不骗你!但是你得先睡一觉才行!”
  话声未落,骈指对准他睡穴疾点而落!
  武维宁神色一呆,双目慢慢阖上,刹那间便进入梦乡之中了。
  苦瘤子把他抱到洞室中的一堆干草上,脱下自己的外衣替他盖上,便转身走出,仍将门锁锁好。
  三绝毒狐道:“明早他醒来时,情形如何,立刻去告诉我。”
  说罢,随与半疯书生往外走去。
  经过第三号洞室的洞道口时,只听俞冰媛在洞室中大叫道:“喂!你是‘苦瘤子’么?过来一下,姑娘有话要问你!”
  三绝毒狐住足略一迟疑,遂折往第三号洞室走来,走到铁门前停住,冷冷问道:“你要问什么?”
  洞道上未点灯,因此谁也看不见谁,但俞冰媛已听出是三绝毒狐,不禁微微一怔道:“原来是你!刚才我隐约听到你徒弟的哭叫声,那是怎么回事?”
  三绝毒狐冷笑道:“你很关心他么?”
  俞冰媛道:“正是,我恨不得他早点死去!”
  三绝毒狐一哼道:“他死不了的,老夫功力恢复后,会尽一切办法把他医好!”
  俞冰媛惊讶道:“他病了?”
  三绝毒狐道:“不,他听到他奶奶的死讯,一时大受剌激,以致神智有些失常。”
  俞冰媛听得心中一惊,失声道:“啊,你杀了他奶奶?”
  三绝毒狐沉声道:“他是老夫的徒弟,老夫怎会杀他奶奶,他奶奶是病死的!”
  俞冰媛又问道:“他……真的神智失常了?”
  三绝毒狐冷冷道:“你听了很高兴?”
  俞冰媛方寸大乱,却拍手欢笑道:“当然哪!这是现世报,谁听了谁都高兴!”
  三绝毒狐怒道:“你再说一遍!”
  俞冰媛扬眉一笑道:“我才不傻呢!”
  三绝毒狐重重一哼,转身便走。
  俞冰媛呆呆听着他的步履声远去,一颗心往下直沉,眼泪跟着夺眶而出,暗忖道:“他疯了?这样一来他怎能来救我?”

×      ×      ×

  漫长的一夜过去了。
  第二天清早,三绝毒狐正前往第四号洞室探视武维宁,忽见病郎中司徒星背着一大袋东西走进来,不禁大喜道:“啊,司徒兄回来了?”
  病郎中司徒星卸下背上那袋东西,笑道:“正是,这是左丘兄要的七帖药,每帖三十八味,配起来竟有这么多……”
  三绝毒狐十分高兴,说道:“有劳司徒兄远道跋涉,老夫这厢先谢了。”
  病郎中笑道:“自己人何必客气——圣侠俞立忠赶来了没有?”
  三绝毒狐道:“没有,他最快也要明日中午才能赶到此处。”
  病郎中又问道:“维宁和那丫头呢?”
  三绝毒狐道:“分别被关禁在三、四号洞室,不过维宁那孩子听到他奶奶已死的消息后,竟发疯了!”
  病郎中愕然道:“当真发疯了?”
  三绝毒狐点头道:“是的,昨晚辜兄点了他的睡穴,这会情形还不知怎样。”
  病郎中道:“走,咱们去瞧瞧!”
  三绝毒狐忙道:“别忙,咱们先把一帖药放进缸里煎上再去。”
  说罢,走去角落里搬出一个小炉子和一个药罐,立刻动手生起火来。
  就在这时候,负责看守俞冰媛的苦瘤子辜猛昌一觉睡醒,想起武维宁沉睡一晚后,神智不知康复了没有,于是急急忙忙的赶到第四号洞室,点起油灯一看,只觉武维宁仍直挺挺的躺在干草上,与昨晚被自己点了睡穴后的情形毫无变动,心下颇为诧异,暗忖道:“奇怪,他已足足睡了五个时辰,照理应该醒来了啊!”
  思忖至此,便开口喊道:“武维宁!武维宁!你醒了没有?”
  武维宁没动一下。
  苦瘤子提高嗓门喊道:“武维宁,你该起来啦!”
  武维宁仍然没动一下,那情形就像死了一般!
  苦瘤子心中悚然一惊,又忖道:“不妙,莫非我昨晚出手太重,把他点伤了?”
  心念电转之下,当即放下油灯,取出钥匙开了门锁,拉开铁门跳了进去。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十六章 交兵不厌诈
上一篇:
第十四章 情真始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