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小人之情
2021-02-15 18:22:2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个时候的武维宁,奔离马车已有三、四里远,自从跟随俞立忠等四人假扮卖艺者离开同心盟后,他天天都在希望能够与师父千手剑客上官威会晤,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发现师父的一点蛛丝马迹,是以断定师父当日离开恒山后,并未追上复仇帮的人,因此也认定师父绝不会在暗中尾随车队,故此刻他想也没有想到应该转回来看一看,他现在一心只想赶紧奔到洛阳鸿宾客栈,在俞盟主等四人未被“离魂换魄”之前,设法将他们救出来。
  他约略知道洛阳在东南方面,故一路朝东南方向疾奔,速度之快,有如流星赶月,但是他仍恨不得背上长出双翼,一下飞到洛阳。
  一口气飞奔了四、五十里,东方已渐渐现出鱼肚白了。
  这时,他来到了一处不知名的村落,看见有个农夫肩挑一担肥水迎面走来,当下停步拱手道:“这位老兄请了!”
  那农夫看出他要问路,便也停步道:“请了,老丈有什么事么?”
  武维宁问道:“请问此地是什么地方?”
  那农夫答道:“这里是东阳村,老丈何处去?”
  武维宁道:“老夫要去洛阳,不知这条路走对不对?”
  那农夫吃惊地道:“啊,洛阳距此还很远哩!”
  “有多远?”
  “不知道,反正很远就是了。”
  “这样走下去,能不能走到?”
  “这个我可不太清楚,我长了这么大,从来没去过洛阳,只听说洛阳是在河南的什么地方……对了,好像听说要渡过一条河才能到达洛阳……”
  “河南在哪一方向?”
  “听说在南方那边,老丈一路走去,大概就可走到吧。”
  “好,多谢你了。”
  “不客气,老丈穿着麻衣,莫不是……是……”
  武维宁没有回答,再度放开脚步,飞也似的朝南方疾奔而来。
  这天晌午,来到一座名叫“太谷”的县城,由于奔驰了一夜又半天,饥火中烧,便进入一家酒楼歇脚进食。
  正在低头吃食之际,忽然发现有个人在自己的座位对面坐了下来,抬头一看,认得是跟随车队的“老仆人”之一,不由一愣道:“是你——”
  那老仆人含笑道:“闻兄好快的脚程,一夜之间竟走了将近百里的路程,我这个‘无影脚’的绰号看来要让给闻兄了!”
  武维宁微微一笑道:“你也不慢啊!”
  无影脚摇摇头,转对走到桌前的店小二道:“先来一角酒,一斤牛肉!”
  店小二应喏退去后,无影脚才又笑道:“不成,昨夜离开那儿后,我也是一路南下,结果闻兄在此快要吃饱饭了我才赶到,这表示我这一双‘无影脚’愈来愈差劲了。”
  武维宁问道:“发现有人跟踪么?”
  无影脚道:“没有,要是发现有人跟踪,我还敢进来吃饭?”
  武维宁道:“帮主限令你们不得在一个月之内去到那儿,你可别忘了。”
  无影脚笑道:“不会,我打算回家乡一趟,自被关入正心牢后,已整整十八年没回家乡了,不知我那老婆子还在不在世……”
  武维宁道:“你家乡在哪儿?”
  无影脚一怔,继而笑道:“闻兄真是贵人多忘事,在正心牢里,我不是曾向闻兄说过么?”
  武维宁暗吃一惊,忙道:“不错!不错!老夫一时竟忘了——来来!老夫先敬你一杯酒!”
  说着,把自己酌满的一杯酒端了过去。
  无影脚也不客气,接过一饮而尽,把空酒杯推还给武维宁,道:“盘陀距此不远,而且是顺路,等下咱们一道走如何?”
  武维宁点头道:“也好,但愿你那老婆子还在世,那样的话,你们老夫老妻久别重逢,定有一番欢乐,老夫也可叨扰你一杯!”
  无影脚苦笑道:“欢乐恐怕没有,当年我是被她拿菜刀赶出来的,今番回去,她只要不重施故技,我就感激不尽啦!”
  说话间,酒菜已到,他提起酒壶酌满一杯,又一口饮干,长吁一声道:“咳,想当年,我们俩口子也曾恩爱过一段日子,后来是我自己不好,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杀了她的哥哥……”
  武维宁对他的“故事”全不了解,故不敢插嘴,只笑笑不语。
  无影脚叹道:“闻兄,你说说看,那究竟是不是我的错?”
  武维宁道:“你认为是谁的错?”
  无影脚摇头道:“我不知道,本来那批镖货是我策划劫得的,他只不过帮了我一点小忙,竟要我与他平分,我说了他几句,他就拔刀相向,结果他敌不过我,被我一脚踢中小腹……”
  武维宁道:“论理是他不对,不过他毕竟是你的大舅子,你应该让他一点。”
  无影脚自怨自艾道:“闻兄说得是,可是当时我就没想到这一点,唉……”
  武维宁对他的“故事”不感兴趣,当下举筷道:“事隔多年,也许她火气消了也未可知。来来,咱们快些吃饭,吃饱了好赶路!”
  不久,两人吃饱饭,一齐结帐离店,动身南下。
  无影脚边走边道:“闻兄,今夜到了盘陀,请你帮个忙如何?”
  武维宁道:“什么事?”
  无影脚道:“要是我那老婆娘还在的话,闻兄请先入屋替在下探探她的口气,如果她还有一点夫妻之情,我就进去与她会面,否则只好作罢!”
  武维宁道:“好的,没问题。”
  无影脚道:“她武功不弱,脾气又暴躁,闻兄可要小心一些。”
  武维宁笑道:“她武功再高,总不会高过你吧?”
  无影脚道:“那当然,不过不知怎的,我总有些怕她……”
  武维宁打趣道:“她敢和老夫动手,老夫就捉她去洛阳,请帮主给她施行‘离魂换魄’之术!”
  无影脚一惊道:“啊唷!那可不行,她脾气本就不好,一旦迷失本性之后,那就更乖乖不得了啦!”
  武维宁哈哈笑道:“老夫问你,你以为帮主的‘离魂换魄’之术只能使人变得凶暴,不能使人变得温和么?”
  无影脚道:“我知道帮主可以做到,不过一个人变得痴痴呆呆之后,再温柔也没用啊!”
  武维宁道:“如果情形不佳,可再请求帮主替她恢复本性。”
  无影脚摇头道:“那可难了。”
  武维宁道:“何难之有?”
  无影脚诧异道:“闻兄难道没听帮主说过,一个被施行‘离魂换魄’的人,若要使他恢复本性,需要服药半年才能治愈呀!”
  武维宁道:“那有什么紧,只要你知道药方,把她接回家去治疗不就行了?”
  无影脚笑道:“闻兄说笑话了,我怎会知道那帖药方?”
  武维宁道:“向帮主求取啊!”
  无影脚道:“闻兄认为帮主肯轻易将治疗‘离魂换魄’的药方示人?”
  武维宁一笑道:“不错,此番俞立忠等人假扮卖艺者,目的就在求取解药救治他的儿子及戈叶二特使的性命,要是帮主把药方给你,那就有落入同心盟手里的危险了。”
  无影脚道:“对了,闻兄,帮主将俞立忠等四人施行‘离魂换魄’之后,你看将会有什么结果?”
  武维宁道:“四海同心盟将因此瓦解,武林霸权将落入本帮之手,如此而已!”
  无影脚笑道:“这是我们大家期待已久之事,到时想必有一番热烈的庆贺,我希望能坐在同心盟的议事厅中痛饮三百杯!”
  武维宁微微一笑道:“那不醉死你才怪!”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赶路,这天日暮时分,来到一个镇甸,无影脚说道:“闻兄,这就是盘陀,阔别十八年,这盘陀镇还是老样子啊!”
  武维宁问道:“你的家就在这镇上?”
  无影脚道:“不,在镇外的山脚下……奇怪,我有些紧张起来了。”
  武维宁笑道:“这表示你很想家,是不是?”
  无影脚喘了口气,笑道:“是的,我承认,落叶归根,这话一点都不错,我现在真想……咳!闻兄,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买些吃的东西回去?”
  武维宁道:“应当如此,最好再买些礼物送给尊夫人,让她高兴高兴!”
  无影脚道:“对,但买什么好呢?”
  武维宁道:“女人都爱漂亮,买些衣料和首饰吧。”
  无影脚点头道:“有道理,那边有一家布庄,咱们去看看……”
  在镇上买了价值百两银子的首饰和衣料,又买了一大包现成的食物,两人便往镇外而来。
  出了盘陀镇,行约里许,无影脚领路转入一条小路,又走了一会,来到一处山脚下,无影脚手指对面不远的一栋房子,神情激动地道:“那就是寒舍,你看房子还好好的,而且屋内有灯光,这表示我那老婆娘还健在呢!”
  武维宁道:“尊夫人一个人在此居住十八年,说来也真可怜……”
  无影脚道:“可不是,好在我离家时,留给她不少银子,足够她生活半辈子的。”
  说着,把手中的礼物交给武维宁,又道:“帮个忙,闻兄,你先进去探探她的意思,多替我说几句好话,若能使她回心转意,兄弟将感激不尽!”
  武维宁心中颇感啼笑皆非,他今天所以愿意跟这个“无影脚”一道走,目的只在乘便探询治疗“离魂换魄”之法,现在他已经知道解除“离魂换魄”的方法只在一帖药方故对这个“无影脚”已失去兴趣,他几次想出手将对方除掉,但听见他想家想得厉害,不由生起了恻隐之心,故不忍动手杀死他,决定将来有机会再生擒他回正心牢,做了这个决定之后,现在却不得不反过来帮助他与其发妻重修旧好了,所以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不过,他也希望无影脚能和他的老妻破镜重圆,这样自己也可在他们家好好歇息一夜,恢复连日来赶路所消耗的体力,当下接过礼物,点头道:“好,你在此等一等,老夫先进去看看。”
  他提着礼物来到屋前,举手敲门,喊道:“喂,里面有人么?”
  只听一个老婆子的声音答道:“是谁呀?”
  武维宁道:“过路的。”
  不久,门开了,出现在武维宁面前的是个年约六旬身躯肥胖的老婆子,她向武维宁打量了一下,面带惊讶问道:“什么事?”
  武维宁道:“老夫赶路错过宿头,意欲借府上过一夜,不知大嫂可肯行个方便?”
  老婆子犹豫了片刻,才点头道:“好的,你请进来。”
  武维宁道谢走过厅堂,把礼物放在桌上,取出怀中名单,就灯下匆匆一览,发现“无影脚”在七十二魔中排第六十八,姓名叫“向连”,于是将名单收回怀中,向老婆子施了一礼道:“深夜来打扰大嫂,十分不该!”
  老婆子道:“不要客气,不嫌寒家简陋,就请住下,你坐坐,老身去替你热一杯茶来。”
  武维宁道:“不敢麻烦大嫂,有凉茶,赐一杯给老夫就够了。”
  老婆子入屋端出一杯茶,递给武维宁,然后在对面坐下,含笑问道:“老先生贵姓大名?”
  武维宁道:“老夫姓闻,名天笙,大嫂是……”
  老婆子道:“老身姓姚,拙夫已逝世多年,如今这屋子就只老身一人住着。”
  武维宁轻“啊!”一声道:“原来如此,这么说,大嫂留老夫过夜,只怕有些——”
  姚姓婆子插口笑道:“不会!不会!大家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还避什么嫌呢!”
  武维宁笑了笑,举杯就唇,正要饮茶之际,忽然瞥见厅堂的一堵壁上挂着一件男人的旧衣,不由心头一动,暗忖道:“哼,这老婆子说这屋子只住着她一人,恐怕不确,看情形‘无影脚向连’是戴了绿头巾了,但是她根本不知我是受其夫之托而来的,假如她有一个奸夫,何必瞒着我这个陌生人呢?”
  一念及此,警惕陡生,不敢饮下杯中之茶,转话问道:“请问大嫂,此处距离盘陀镇还有多远?”
  姚姓婆子神色微怔道:“你要去盘陀镇?”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有朋友托老夫带些东西去盘陀镇给他的妻子……”
  姚姓婆子向桌上的礼物瞥了一眼,问道:“就是这些东西?”
  武维宁道:“正是,老夫那位朋友对他的妻子十分多情,特地买了许多布料和首饰托老夫送去给她,价值不下三百两银子哩!”
  姚姓婆子目中登时露出贪婪之光,又向那些礼物瞥了一眼,强笑道:“啊哟!带着这么多贵重之物,你不怕遇上剪径贼么?”
  武维宁道:“太平盛世,哪来的剪径贼?”
  姚姓婆子正色道:“这可难说,老身听说由此处到盘陀镇的一段路,经常有人遇劫呢!”
  武维宁故作惊慌道:“啊!有这等事?那……那……”
  姚姓婆子笑道:“不过你不必害怕,你今晚在老身这儿过一夜,明天再走就不愁遇上剪径贼了。”
  武维宁连连点头道:“是!是!但不知盘陀镇距此尚有多远?”
  姚姓婆子道:“大约有二十多里路吧。”
  武维宁心中暗笑,忖道:“好个贼婆,盘陀镇距此不过一里许,你竟说二十多里,看样子你是想留下我了!”
  当下把手中的一杯茶向她递去,客套地道:“大嫂,你喝茶!”
  姚姓婆子忙道:“你喝!你喝!”
  武维宁于是仰颈一口饮干,把茶杯放到桌上,道:“大嫂可曾去过盘陀镇?”
  姚姓婆子道:“去过,一年最少也要去四、五趟,买些日常用品等等。”
  武维宁道:“那么,老夫那位朋友的妻子,说起来大嫂或许认识。”
  姚姓婆子“嗯?”了一声,两颗眼睛紧紧盯在武维宁面上,似在征询,又似在期待什么。
  武维宁道:“那位朋友的妻子其实不住在镇上,而是住在镇外的山脚下。”
  姚姓婆子一怔道:“哦,她姓什么?”
  武维宁道:“巧得很,她和大嫂同姓!”
  姚姓婆子瞪目愕然道:“她丈夫叫什么名字?”
  武维宁道:“无影脚向连。”
  姚姓婆子跳了起来,失声大叫道:“嗄!你说她丈夫是无影脚向连?”
  武维宁忽然打了个哈欠,倦倦欲眠地道:“是的,唔……真爱困……”
  说着,身子摇摇欲倒。
  就在此时,屋内蓦然跳出一个面貌瘦削的黑衣老人,拍手笑道:“倒也!倒也!”
  武维宁上身向前一倾,“咕咚!”一声,跌倒地上,昏迷不省人事了!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行侠无沽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 变生肘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