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天罗地网
2021-02-15 18:57:3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无名魔蹲身趋至岩石后,探头向下偷窥,但见圣侠俞立忠等十二人正围坐于狭谷地上,显然他们在进入到狭谷尽头而发现没有敌人的踪迹后,都感到有些泄气,因此就在狭谷地上坐下,一边歇息,一边研究如何继续追缉敌人。
  这时,只听那万人敌尉迟宏说道:“他叫圣手人猿邹子毅,轻功和暗器十分了得……”
  千手剑客上官威作沉思之状道:“看他死亡的情形,似是从峭壁上跌下来摔死的,既照他轻功了得,应不致失足吧?”
  圣侠俞立忠“嗯”了一声,接口道:“还有一点,这圣手人猿今天并未出现于洞庭湖上,所以……我猜他之死,可能与武维宁有关……”
  千手剑客道:“你是说,圣手人猿是被武维宁打死的?”
  圣侠俞立忠颔首道:“可能是无名魔派圣手人猿和白额虎带武维宁和甄玉娥离开君山,而于到达此山时,被武维宁找到下手的机会,他先打死了白额虎邢必光,然后再追赶圣手人猿进入这狭谷,双方动手之下,圣手人猿不敌,欲飞登峭壁逃命,不慎跌了下来。”
  俞冰媛色喜道:“这么说,武维宁和甄姑娘已经脱险了?”
  俞立忠微笑道:“你别太高兴,这只是为父的猜测而已。”
  俞冰媛道:“一定是的,否则有谁会出手杀死白额虎和圣手人猿?”
  俞立忠道:“就算为父猜对了,但根据圣手人猿死亡的时间推断,武维宁和甄姑娘应该尚在这狭谷中才对,可是事实证明他们并不在这谷中啊!”
  千手剑客道:“所以他们两人可能又落入复仇帮之手了。”
  俞冰媛听了又忧形于色,道:“这怎么办?那七个俘虏已被他们用偷龙转凤的诡计骗去,无名魔这回可能会下手杀死他们两人了呢!”
  俞立忠道:“不,他们复仇帮要复仇的对象是为父,在为父尚未落入他们手中之前,他们是不会杀害武维宁和甄姑娘的!”
  神驼子缑通插口道:“盟主认为无名魔会再度利用武维宁为人质,胁迫盟主屈服?”
  俞立忠点头道:“正是,看情形,她已决心与老夫周旋到底……”
  俞冰媛埋怨道:“那天在同心盟,爹真不该放她走,要是那天爹肯把她擒下来,就不会有今天这种事情了。”
  俞立忠笑了笑,举手拍拍她的肩胛道:“丫头,有些事情你还不了解,她今天所以会变成一个毫无人性的魔婆,为父多少应该负点责任,所以为父不能杀她,为父希望她有一天能够明白是非曲直,那时候,不用我们出多大力气,就可瓦解复仇帮了。”
  俞冰媛轻叹一声道:“她会有明白是非曲直的一天么?”
  俞立忠道:“也许会的,只要我们继续以仁爱之心去对待她。”
  俞冰媛道:“爹可以希望她彻悟前非,却不能希望她释放武维宁和甄姑娘。”
  俞立忠道:“当然,咱们须得尽力将他们两人抢救回来……”
  俞冰媛起身催促道:“那么,咱们不能再耽搁了,老是呆坐在这儿,能如何救出他们?”
  俞立忠忽然哈哈大笑道:“别急,丫头,为父保证在两天之内将他们两人救回来!”
  俞冰媛半信半疑的问道:“爹有何锦囊妙计?”
  俞立忠笑道:“告诉你,洞庭湖周围八百里都已在同心盟的监视中,复仇帮不论往何方向逃走,都别想逃过我们的眼线!”
  俞冰媛惊喜道:“爹派出了多少人在各处监视?”
  俞立忠道:“四十二位代表,五十个银衣武士,还有穷家帮的三百名弟子,一共是三百九十二人!”
  俞冰媛大喜道:“爹怎么不早告诉女儿?”
  俞立忠笑道:“现在告诉你也还不晚啊!”
  俞冰媛道:“有三、四百人在各处监视,那当真是不怕他们飞上天去了。”
  千手剑客接口笑道:“所以,丫头,你大可再坐下来歇一会儿!”
  俞冰媛依言重新坐下,笑道:“爹,当初咱们若知道无名魔的诡计,也带七个假俘虏去和她交换,那该多好!”
  俞立忠笑道:“为父又无未卜先知之能,怎知她会用两个假俘虏来叫咱们上当?”
  俞冰媛道:“也怪咱们自己太大意,在交换之前,应该先查询一番,那小子虽然冒充得维妙维肖,但他的声音不一定会模仿得和武维宁完全一样,咱们若先叫他开口回答一些问题,就会听出是冒牌货了。”
  俞立忠道:“这就是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为父根本没想到她会来上这么一个偷龙转凤之计……”
  躲藏在大岩石后面的无名魔听到这里,已没有兴趣再听下去,她转对恨天翁余三甲和三脚麒麟胡化龙传音道:“两位请继续在此窥听,随时把他们的情况传音报告给我,不得有误!”
  说毕,向三绝毒狐等人挥挥手,示意大家返回绝谷。
  于是,八人转身鱼贯通过秘道,跃回绝谷下,司空森一见他们回来,忙问道:“他们走了?”
  无名魔摇首道:“没有,还在狭谷中,不过看情形他们还没发现我们在此……”
  当下把所见情形说了一遍,最后转望三绝毒狐等人说道:“俞老贼说派了四十二位代表,五十个银衣武士和三百名穷家帮弟子在各处监视我们的行踪,此言不知是真是假?”
  三绝毒狐面呈严肃答道:“一定不假,以他俞老贼过去的作风,是会做此万全之布置的!”
  无名魔恨声道:“这么看来,我们一旦离开此山,是一定会被发现的了?”
  三绝毒狐颔首道:“正是,好在他们大概不会发现这座绝谷,所以我们暂时仍可藏身于此。”
  无名魔道:“你看要藏匿几天才能使他们误认我们已远离洞庭湖?”
  三绝毒狐道:“至少要十天!”
  无名魔皱眉道:“在这十天中,我们吃什么?”
  三绝毒狐捻须沉吟道:“这的确是个问题,当初我们只打算在此躲个二、三天,所以并未携带充足的干粮……”
  无名魔环望众人问道:“我们带着的干粮,能够维持几天?”
  病郎中答道:“大约只能维持两天左右。”
  无名魔道:“那么,果真必须在此藏匿十天,我们就得挨饿了。”
  玉面花尸道:“刚才俞老贼说,他保证可在两天之内救出武维宁和甄玉娥,他的根据大概就是知道我们尚在洞庭湖附近之故,因此这两天我们只要不被他们发现,过了第三天后,俞老贼或许会认定我们已逃出他的监视,而率众离开也未可知呢。”
  无名魔注目问道:“冷老的意思是,我们不须在此藏匿十天之久?”
  玉面花尸点头道:“是的,我们可在三、四天后离开此地!”
  三绝毒狐摇头道:“不行,俞老贼派了将近四百人在各处监视,他若得不到我们的消息,必不肯轻易撤走,他一定会猜想到我们还躲藏在这附近的!”
  插翅虎郭江忽然插嘴道:“在下有个主意,不知是否可行……”
  无名魔转望他说道:“郭老说说看!”
  插翅虎郭江清了清喉咙,道:“冷兄认为我们可在三、四天后离开此地,确实有些冒险,但如在此藏匿十天之久,又免不了要挨饿,所以依在下之见,咱们不如来个金蝉脱壳之计。”
  无名魔问道:“什么金蝉脱壳之计?”
  插翅虎一指被绑在树身上的武维宁和甄玉娥,道:“咱们十三人留下三个在此看守这两人,其余十人分头逃走,然后等到同心盟的人全部撤离之后,再偷偷转回来!”
  无名魔面容一动,色喜道:“嗯,这计策不错,咱们分向而逃,可不虞被他们一网打尽!而且俞老贼一接获咱们逃走的消息后,一定不会想到咱们还把武维宁和甄玉娥留在这洞庭湖附近!”
  说到此,转望三绝毒狐道:“左丘军师觉得郭老此计如何?”
  三绝毒狐点点头道:“看来只有这个方法较为安全了,不过咱们在逃走时,可能有人会失手被擒……”
  插翅虎道:“大家分路逃走,可能碰上俞老贼等人的,顶多是一、二个,至于那四十二个代表和五十个银衣武士,大概还没有力量能够把咱们拦截下来。”
  无名魔甚觉有理,颔首道:“对,即使碰上俞老贼等人,也不一定就逃不了,我看就这么办吧!”
  三绝毒狐问道:“何时开始行动?”
  无名魔道:“今天晚上!”
  三绝毒狐又问道:“由谁留此看守这两人?”
  无名魔沉思半晌,说道:“就由左丘军师及龚、冷二老如何?”
  三绝毒狐点头笑道:“好的,不过诸位在离开此谷之前,请把各人带在身上的干粮留下来,这样我们才能在此躲个十几天。”
  插翅虎摇头道:“在下认为不妥!”
  三绝毒狐一怔道:“怎么?难道你们要把干粮带走么?”
  插翅虎道:“在下说的不是干粮,而是觉得留守的人选不妥当!”
  三绝毒狐不悦道:“你老郭认为老夫和龚、冷两位无力看守这两人?”
  插翅虎又摇头道:“正好相反,在下认为由你们三位留下看守,是大才小用!”
  三绝毒狐失笑道:“安全第一,纵是大才小用,也没有什么不妥啊!”
  插翅虎道:“不,不安全!”
  三绝毒狐又是一怔,惑然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插翅虎道:“左丘兄请想想看,俞老贼派了那么多人在各处监视,咱们十人在逃走时,能不被他们发现么?”
  三绝毒狐道:“被他们发现,只怕是难免的。”
  插翅虎道:“既然会被他们发现,他们一定会向俞老贼报告,而到最后俞老贼一定会发觉左丘兄等三位没有逃出去,因此也就会断定你们三位尚躲藏在这洞庭湖附近!”
  无名魔登时明白插翅虎之意,不由点首道:“不错,同心盟最注意的就是我,左丘军师,及龚、冷、司徒、南宫、褚、劳、墨九人!”
  插翅虎道:“所以在下认为应由比较不受注意的人留下看守。”
  三绝毒狐笑道:“那只有你老郭和余、胡两位了。”
  插翅虎也笑道:“在下不是怕被同心盟擒去,而是觉得由余、胡及在下三人留下看守,才能瞒过俞老贼。”
  无名魔道:“好,就由你们三位留下看守,在看守期间,万一——”
  语方至此,忽见那三脚麒麟胡化龙由谷壁腰上飘了下来,心知他有情况要报告,乃住口望着三脚麒麟飘落到谷地上,立刻发问道:“怎么了?”
  三脚麒麟胡化龙答道:“都走了,他们十二人决议分成六组,分头由各处去搜索我们的踪迹,俞老贼父女一组,千手剑客和火药王聂雨义一组,万人敌尉迟宏和飞龙爪韦威良一组——”
  无名魔摇手打断他的话,转对病郎中和狼心黑龙说道:“两位请上去把余三甲换下来,天色快黑了,我要把事情交代一下。”
  病郎中和狼心黑龙应声而起,顿足往谷壁上纵去。
  无名魔这才又回望三脚麒麟问道:“他们除了决议分成六组之外,还说了些什么?”
  三脚麒麟摇头道:“没有,说的都是些无关重要的闲话。”
  无名魔微一点头,视线移向被绑在树上的武维宁,说道:“这小子刚才不是服下一颗药丸,何以毫无反应?”
  怪手翻天道:“定是被他吐出来了,待属下找找看。”
  说着,起身欲去找寻武维宁吐出的那颗药丸。
  无名魔道:“算了,要摆布他们,往后日子多得很,现在咱们还是来商量正经事吧!”
  怪手翻天闻言只得再坐下,耸耸肩笑道:“嘿,真是好事多磨……”
  须臾,恨天翁余三甲下来了。
  无名魔便把插翅虎所献的“金蝉脱壳”之计向他们两人说了一遍,最后道:“我们走后,三位就在此看守这两人,一直等到我们回来为止,万一在我们尚未返回之前,你们不幸被敌人发现,而又寡不敌众,则可将这两人杀死,然后立刻赶去幕阜山通知我。”
  插翅虎、恨天翁、三脚麒麟三人唯唯应喏!恨天翁接着问道:“帮主等都将在幕阜山会合么?”
  无名魔道:“是的。”
  恨天翁又问道:“大约几天后回到此处?”
  无名魔道:“最迟半个月,一定回来。”
  三脚麒麟一指武维宁道:“这小子也不能一直将他绑在树上,但若是放开他,又怕他会伺机逃走——”
  三绝毒狐不待他说完,即由怀中取出一副手铐抛出,说道:“用这个铐住他,就不怕他作怪了。”
  三脚麒麟拾起手铐,欣然道:“很好,有了这东西,就方便多了。”
  恨天翁问道:“帮主,我们那些朋友,此刻都在何处享福?”
  无名魔道:“我派他们去某处建造总坛,等我们十人回到此谷后,大家就可一同到那边去了。”
  恨天翁惊讶道:“哦,帮主已决定放弃鸿宾客栈?”
  无名魔颔首道:“正是,鸿宾客栈已被上官威揭破,所以我们必须另外再建立一处总坛。”
  恨天翁道:“新的总坛设立于何处?”
  无名魔看了武维宁一眼,微笑道:“三位暂时不必知道!”
  恨天翁知她不愿被武维宁听去,故不敢再问,只笑道:“属下听说帮主为改建鸿宾客栈花了很多银子,这下放弃未免太可惜了。”
  无名魔道:“所谓放弃,只是不利用它作为本帮的总坛,至于那里的一切产业,还是我们的。我已打算在最近将它卖给当地一位富商……”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四十二章 瓜代奇计
上一篇:
第四十章 同命鸳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