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2021-03-20 17:27:3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离开木屋的第一天,柳千瑜与玄小蝉一路往北方走,但所走的都是荒径野道,柳千瑜唯恐被人发现,一见前方有人或住家,立刻绕道而行,远远的避开。
  玄小蝉终于感觉出他异乎寻常的行径,忍不住问道:“柳千瑜,你在逃避什么?”
  柳千瑜与她相处数日,知她可以信任,才将师父被杀,自己背上黑锅的始末说给她听。
  玄小蝉骇然道:“你错了!柳千瑜,既然你不是弑师凶手,你就不应该逃走,你这一逃走,岂不等于承认令师是你杀害的?”
  柳千瑜长叹一声道:“我不能不逃,因为他们在我房中找到了家师珍藏的一幅敦煌壁画,已认定家师是我杀害的,当时我若不逃,一定会死在他们手里,我不甘心含冤而死,我要留下这条命来追查真相!也许在这段时间我将成为万人唾骂人人皆曰该杀的弑师恶徒,但我不在乎,我相信这种栽赃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玄小蝉惊骇不置道:“你认为这是你那三位师兄的阴谋么?”
  柳千瑜点头道:“应该是的,他们一直在排挤我,见我练剑的进境比他们快,他们就不高兴。不过……我还是不太相信他们弑师,只因为不喜欢我,他们就将师父杀了,这似不合情理;总之我一定要追究到底,至死不休!”
  玄小蝉对他投以无限同情,问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柳千瑜道:“我打算先去杭州见见我四师兄云九鸣,了解一下家师遇害当天他在什么地方。”
  玄小蝉道:“你认为你四师兄也有嫌疑?”
  柳千瑜道:“我不敢肯定,但家师死于熟人之手是无可置疑的,凡是与家师很亲近之人都得查一查。”
  玄小蝉道:“你是哪里人?”
  柳千瑜道:“我是莆田人士,自小父母双亡,五岁开始便依靠一位堂叔为生,十八岁那年遇见家师,他老人家认为我适合习武,便带我去罗浮山抱剑山庄传我武功……”
  玄小蝉轻叹一声道:“敢情咱们还是同病相怜,我现在也是孤儿啦!”
  柳千瑜道:“不,你还有一位母亲。”
  玄小蝉道:“快别提她了!在我心目中,她已不是我的母亲,我……我恨她!”
  柳千瑜一怔道:“为什么?”
  玄小蝉道:“我爹所以落草为寇,全是她害的!”
  柳千瑜吃惊道:“怎么说呢?”
  玄小蝉道:“她是个虚荣心很重的女人,当年她嫁给我爹,据说是看中我爹有一身出类拔萃的武功和大笔祖产,可是后来由于我爹好交友,对朋友非常慷慨大方,不就祖产化光了,我娘不耐贫苦日子,一天到晚抱怨不停,骂我爹无能,我爹受不了她的唠叨,又见昔日朋友一个个离开了他,一怒之下便落草为寇,不过他从未亲自动手去抢劫,他只是凭其一身武功征服了南方绿林三十六寨,成为他们的总瓢把子,每年接受各山寨的一些孝敬罢了。”
  柳千瑜道:“后来你娘又怎么下堂求去?”
  玄小蝉目涌泪光道:“最气人的就是这一点,她本是抱怨我爹不事生产,日子过得太苦,可是后来家境转好了,她又瞧不起我爹,说她命苦,嫁了个山贼,有一天她和我爹大吵大闹后,就席卷所有细软……哼,她那里是下堂求去?她是逃走的!”
  柳千瑜听了她的描述,觉得她已不可能回到母亲身边,便说道:“幸好你还有以为大姨——”
  玄小蝉立刻打断他的话道:“我并不打算去投奔我大姨!”
  柳千瑜又一怔道:“你还有别的亲戚么?”
  玄小蝉摇头道:“没有。”
  柳千瑜道:“既无别的亲戚,不去投奔你大姨,去投奔谁?”
  玄小蝉冷笑道:“我打算一个人过活,到了活不下去时,我就结束自己的生命!”
  柳千瑜失笑道:“别说傻话了,人都要活下去的,有人说人生是苦海,这我也同意,但是既然生而为人,就得努力活下去,这是对生命的尊敬!”
  玄小蝉苦笑道:“我跟你的看法不一样,我觉得人活着如不能快乐,那倒不如死了的好!”
  柳千瑜道:“不要瞎说了,人快乐与否要自己努力去追寻创造,令尊英年早逝固然对你是个重大的打击,但是你该知道,世上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境况比你更悲惨可怜呢!”
  玄小蝉笑道:“你别替我担心,我并不因为父亲之死而对生命了无趣味……”
  柳千瑜道:“咱们言归正题,你既无意回到令堂身边,又不想去鄱阳投奔大姨,那么你做何打算?”
  玄小蝉道:“我陪你去杭州好么?”
  柳千瑜道:“这应该是我求之不得之事,但是我怕会连累了你,因为我现在背了个弑师的罪名,当我那三位师兄将我弑师的罪状公诸于世的时候,我将变成人人得而诛之的恶徒了,你跟我在一起,只怕会受连累。”
  玄小蝉笑道:“我不怕,我对我自己的行为负责,至于旁人要怎么说我,我就不管那么多了。”
  柳千瑜道:“跟弑师恶徒在一起,恐怕不只要受批评而已。”
  玄小蝉道:“如果有人要杀你,我正好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柳千瑜道:“不要为我考虑,要为你自己考虑。”
  玄小蝉道:“我没有什么值得顾虑的,如果你真是弑师恶徒,那么他们要杀的是你,不是我。”
  柳千瑜看看天色已渐渐黑暗下来,不觉住足道:“咱们今夜该怎么办?”
  玄小蝉道:“前面不远是新丰县城——”
  “不,我不能入城投宿客栈,万一被我那三位师兄逮到,那我就完了。”
  “那么,咱们找个人家借宿如何?”
  “也不好,家师遇害的消息,必已在罗浮山周围数百里内传开了。”
  “这……有了,我记得新丰县南有一间古庙无人居住,好像就在这附近,你跟我来!”
  当他们找到古庙时,夜色已降临大地,柳千瑜在庙前庙后转了一圈,确定是安全的过夜之处才同意在古庙过夜。
  玄小蝉道:“你饿不饿?”
  柳千瑜对此很感惭愧,搓搓手道:“咱们已一整天未进食,这都是我害了你……”
  玄小蝉笑道:“此处距县城只有三四里地,我这就去城里买些食物回来,你在此等我,好么?”
  柳千瑜点头道:“好,顺便多买一些干粮,今后咱们将有许多日子要露宿野外。还有,要提防那诸葛不疑,别被他撞见了。”
  玄小蝉应是而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玄小蝉不但大包小包买回不少东西,而且买回两匹驴子,准备作为柳千瑜北上杭州代步之用。
  柳千瑜帮着将两匹驴子牵去庙后拴好,然后两人在庙殿上席地坐下,打开那些大小包,除了现吃的食物和许多干粮以外,还有几件衣服和两双靴子,是她为柳千瑜购买的。
  “小蝉,你很细心能干,谢谢你了。”
  “我也要谢谢你。”
  “谢我什么?”
  “此次要不是你,我一定已死在符辅他们三人手里了。”
  “别再提那些了。”
  “那么,以后你也别再说客气话——来,叉烧包还热,快吃吧!”
  他们吃着摊在地上的食物,默默地吃着,默默地对视着,忽然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柳千瑜笑道:“你笑什么?”
  玄小蝉笑道:“你又笑什么?”
  柳千瑜道:“我笑我们怎么会碰在一起……”
  玄小蝉道:“正式,老天爷真会安排,你死了师父,我死了父亲,你成了师门追杀的对象,而我,我想诸葛不疑也不会轻易放过我!”
  柳千瑜道:“诸葛不疑带走了三分之一的藏宝图,他能根据那张地图找到令尊的十八箱财宝么?”
  玄小蝉道:“不能,所以他绝不会放过我,说不定他现在就在附近。”
  柳千瑜一听,心头一懔,视线投向庙外,神色不安地道:“不错,今早他看见我杀了符辅二人,一时心慌逃去,但他可能不会逃远,而躲在附近准备跟踪……”
  说到这里,便想起身出去看看。
  玄小蝉道:“不,不要出去。”
  柳千瑜道:“为什么?”
  玄小蝉道:“在未确定他在跟踪之前,不要去打草惊蛇。”
  柳千瑜一想不错,不由对她点头微笑道:“小蝉,你很像个老江湖。”
  玄小蝉笑道:“别忘了我是南方绿林三十六寨总瓢把子的女儿!”
  他们一边交谈一边吃东西,差不多快吃饱的时候,忽听远远的有人马朝古庙走过来!
  柳千瑜一惊道:“有人来了!”
  玄小蝉问道:“要不要躲避?”
  柳千瑜急急收拾地上的东西,低声道:“最好躲避一下!”
  他们以最快的动作将地上的食物和各包袱塞入供案下,玄小蝉一指殿樑上,随即双足微顿,纵身飞上殿樑躲藏起来。
  柳千瑜觉得躲在那上面不太妥当,但见她已飞上去了,也只得跟着纵了上去。
  刚刚藏好身形,已听两匹马的蹄声响到古庙外面,随闻一人道:“高兄,这古庙还不错,咱们不如就在庙中过一夜吧?”
  另一人答道:“也罢。”
  然后,听得出他们下马,将坐骑拴在庙外的石柱上,便见两个巨影投入庙殿中来。
  这二人,年纪都在五旬左右,一个生得高头大马,满面于思,模样极之粗犷;另一人则瘦瘦细细的,獐头鼠目,背脊微弯,嘴上留着八字胡,很是邪气!
  二人都是一身密扣劲衣,外披一件英雄袍,高大的手提一对板斧,瘦细的手握一对峨眉刺。
  他们一脚跨入殿中,目光一扫全殿,见无人在,便各自扔下手上的兵器,在供案前坐下来。
  高大的吐了口气道:“这鬼天气真热,今天是五月初几?”
  瘦细的道:“初六。”
  高大的道:“其实咱们该在城里找一家客栈住下来,那样的话,也可痛痛快快的冲个凉。”
  瘦细的道:“算啦!像咱们这种身份的人,能不抛头露面最好,上回那姓骆的就因在城里住宿,结果被逮个正着。”
  高大的笑道:“那姓骆的色胆包天,我就料到他迟早会出事——对了,此处距罗浮山尚有多远?”
  瘦细的道:“不远了,明早动身,明午可到。”
  “你确知总瓢把子隐居在罗浮山?”
  “不错,这是我手下兄弟无意间发现的,他说绝对错不了。”
  “可是我不相信总瓢把子生病,他一身武功已是出神入化,哪会生病?”
  “我手下那兄弟亲眼看见那姓边的在城里的长春药铺抓药,后来我那兄弟进入药铺打听,据说边常发抓的药是治瘴毒的,我听到这消息,便想起去年总瓢把子曾去野人山寻觅万年灵芝什么的,我便断定总瓢把子必是中了瘴毒。”
  “果真中了瘴毒,那可要命哪!”
  “可不是,这就是我想去了解一下的原因,你知道总瓢把子的人还算不错,但他手下那三个家伙就叫人看不顺眼了,万一总瓢把子不起,咱们可得好好打算打算,我可不想受那三个家伙的鸟气!”
  “对,嘴角我看不顺眼的是那个诸葛不疑,那家伙狐假虎威,最是可恨!”
  “老乔,咱们是好朋友,万一总瓢把子死了,你我可得同心协力。”
  “这个当然。”
  “哈,我真想不到总瓢把子竟会隐居在罗浮山,你知道罗浮山中住着什么人么?”
  “抱剑老人翁同春。”
  “正是,自从翁同春在罗浮山居住下来,道上朋友就没有一个敢走近罗浮山一步,不想总瓢把子竟会与他同住一山。”
  “总瓢把子号称岭南隐豹,他是很有一套的——对了,咱们这次去罗浮山,说不定会发上一笔横财。”
  “你是说抱剑山庄的悬赏?”
  “正式,他们悬赏五千两银子缉拿弑师恶徒柳千瑜,如果运气来了叫咱们碰上,那不是一笔意外之财么?”
  “咱们又不曾见过柳千瑜,他就是站在你面前,你又如何知道他是柳千瑜呢?”
  “嗯……”
  “咦!”
  “怎么了?”
  “我闻到一股香味!”
  “香味?”
  “卤肉的香味!”
  “哈,高兄,你天天大鱼大肉的吃,难道——”
  “还有包子的香味!”
  “哦,你说这庙中有卤肉和包子的气味?”
  “不错!不错!可能刚刚有人在这庙中吃东西,咱们快找一找!”
  两人警觉性很高,首先抓起各人的兵执,然后便在庙中搜索起来。
  很快的,瘦细的老者找到了供案下的几个大小包,他打开包袱,发现里面有黄金白银和各种珍玩,不禁大喜道:“你看看这些东西!哈哈哈,人家说运气来的时候山都挡不住,果然不错!”
  高大的老者颇表惊疑道:“奇怪,怎么有这许多东西藏放在此?”
  瘦细的眉开眼笑道:“很简单,刚才一定有人在此,听见咱们来了,就赶快跑了,这些东西来不及带走,就一股脑儿推入供案下!哈哈哈……”
  高大的仍表怀疑道:“他为什么要跑?”
  瘦细的笑道:“当然有原因,这个咱们不管他了,总之这是一笔横财,既然叫咱们找到了,咱们二一添作五不好么!
  高大的看着打开的包袱和那些食物,不禁也笑道:“从衣服上看,这是一男一女……嘿,这些黄金大约有七十多两,白银也有三百多两,他个婊子养的,这对男女很富有嘛!”
  瘦细的急道:“老乔,咱们拿了上路,别在这里过夜了!”
  高大的点头道:“有道理!”
  于是,两人急急忙忙将包袱打好,拎起来便要逃之夭夭——
  藏在樑上的玄小蝉可不甘心损失,立即飘身而下,喝到:“站住!”
  柳千瑜见她现身,便也跟着跃落殿上。
  二老者倒没想到他们躲在樑上,一见之下,面色一变,瘦细的立刻扔下包袱,将一对峨眉刺分执手中,嘿嘿恶笑道:“干什么?”
  玄小蝉冷冷道:“那些东西是我们的!”
  瘦细的一挑眉毛道:“既是你们的东西,怎不在你们手上?”
  玄小蝉一指庙外道:“外面那两匹马是你们的,此刻怎不在你们手上?”
  瘦细的笑道:“嘿嘿,你这小丫头一张嘴巴好利呀!”
  玄小蝉道:“放下东西,你们走你们的吧!”
  瘦细的道:“要是不呢?”
  玄小蝉冷笑道:“高老七,你若知道我是谁,只怕向天借胆也不敢这样跟我说话!”
  瘦细的一听她叫出自己的姓名,不觉吃了一惊道:“你怎知我叫高老七?”
  原来,二老者是三十六寨中的两个寨主,瘦细的叫高老七,绰号“竹鬼”;高大的叫乔一通,绰号“程咬金”;岭南隐豹玄镛从未带女儿去过各山寨,但玄小蝉平日听得多,已知他们的来历,而二老者那里知道她就是总瓢把子的女儿,是以吃惊不小。
  玄小蝉道:“我是玄镛的女儿。”
  乔一通吓了一跳道:“什么?你……你是总瓢把子的女儿?”
  玄小蝉道:“不错。”
  高老七道:“名叫什么?”
  玄小蝉道:“小蝉。”
  高老七和乔一通虽未见过她,却知总瓢把子有个女儿名叫小蝉,故闻言之下,知她是总瓢把子的女儿不错,连忙一改敌对之态,躬身一礼道:“原来是玄姑娘,我们二人有眼无珠,请玄姑娘恕罪。”
  玄小蝉见他们尚知好歹,便也以温和的语气道:“二位寨主免礼……”
  乔一通转望柳千瑜,问道:“这位是……?”
  玄小蝉道:“他是我表哥李玉勃。”
  乔、高二人向柳千瑜点头为礼,接着便问起玄小蝉为何在此——
  “我姨丈重病卧床,我爹便叫我随表哥去鄱阳探病,因为错过宿头,便在此过夜。”
  “原来如此,令尊不是也生病了么?”
  “是的,前一阵子略有不适,不过现在已完全好了。”
  “哦……”
  “不过,你们可以去见见我爹,只不知我爹肯不肯和你们相见。”
  “这个……既然总瓢把子已痊愈,那……那我们就不用去了。”
  “随便,我和我表哥在此过夜,不希望有人打扰。”
  “是是,我们这就走!我们这就去!”
  高老七和乔一通对岭南隐豹玄镛一向敬畏有加,对他的女儿自是不敢得罪,两人再三表示歉意之后,便一齐退出古庙,跨上坐骑“得得”而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