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2021-03-20 17:39:3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次日,师兄弟继续南返,走了四五天,终于回到抱剑山庄的所在地。
  这是黄昏时分,罗浮山庄已被暮烟所笼罩,远望一片苍茫,就如抱剑老人的死亡一样,给人一种神秘莫测之感。
  柳千瑜每走近一步,心情就更增加一分沉重,觉得一项大阴谋正在等着自己去陷入,而自己却又不得不去“自投罗网”,是以忧心忡忡,而暗暗祈祷道:“师父,您老人家英灵在天,请保佑弟子一命,并协助弟子查出杀害您的凶手。”
  抵达抱剑山庄时,夜色已经降临,但见庄中一片漆黑,未见一点灯光,好像已无人居住。
  云九鸣诧异道:“奇怪,天这么黑了,怎么不点上灯火呢?”
  柳千瑜亦觉有异,道:“是不是大师兄他们三人都不在庄中,仆人偷懒了?”
  云九鸣快步入庄,道:“咱们快进去看看!”
  两人跑到庄中一看,登时都惊得呆了。
  原来,抱剑山庄已发生变故,大半房屋已遭回禄,变成了一堆一堆的灰烬,只有靠近后面的几间房子没被烧掉,一眼望去,满目疮痍。
  柳千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但见好好的一座抱剑山庄竟已变成一片废墟,心中震惊悲痛已极,眼泪不觉潸潸而下。
  云九鸣呆了片刻,随即拉着柳千瑜向庄后那几间完好的房子奔去,一路大叫道:“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你们在不在啊!”
  奔到后面庄上,发现恩师的书房“抱剑斋”仍然完好,而且有一些昏黄的灯光从里面透出,心知“抱剑斋”里面有人在,立刻转向那书房奔去。
  刚刚奔到书房门口,只见一人从书房里走出来,正是老管家翁长福。
  云九鸣惊问道:“长福叔,咱们抱剑山庄发生了什么事?!”
  翁长福看见云九鸣回来,满布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但当瞥及柳千瑜时,登时变的愤怒,戟指柳千瑜怒骂道:“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狗东西,你还回来干么?!是不是还要把你师父的遗体拖出棺木才肯甘心?!”
  柳千瑜为之愕然道:“长福叔,您……”
  翁长福厉声道:“住口!你眼中还有我这个长福叔么?你已经不要师父不要师兄不要这个抱剑山庄了,你居然还有脸回来,你……你……”
  他太激动太愤怒,戟指柳千瑜的手指发抖不止,最后连话都讲不出来了。
  云九鸣连忙趋前道:“长福叔,您请息怒,这是个误会……”
  翁长福气得全身发抖,道:“误会?他杀了师父,又带人袭击咱们抱剑山庄,放火把山庄烧成这个样子,这是误会么?!”
  柳千瑜听得一呆道:“长福叔,您这话从何说起?我什么时候带人前来袭击抱剑山庄?”
  翁长福闻言更怒,瞋目厉声道:“那是我亲眼看见的!俊良、奋书他们师兄弟也看得清清楚楚,你还想狡辩啊?”
  柳千瑜感到脑门一阵发晕,骇然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翁长福不再回答他的询问,转对云九鸣道:“九鸣,这小子丧心病狂,已经没有一点人性,你千万别被他骗了!”
  云九鸣满面凝重道:“长福叔,你不要激动,冷静一些,先把经过情形说给我听听吧!”
  翁长福老泪纵横道:“这……这小子杀了你师父,抢去‘万象十二式’剑谱和‘百里宝剑’……”
  云九鸣插口道:“谁看见了?”
  翁长福道:“你师父遇害时,这小子就在‘抱剑斋’中,而且手上拿着剑!”
  云九鸣道:“这不能证明就是他杀死师父他老人家,如果凶手是他,他为何不逃?”
  翁长福没有回答这问题,以愤慨的表情和声调道:“后来,你大师兄他们三人又在他房中的樑上找到你师父心爱的一幅‘幻城喻品图’,这已足够证明他是弑师凶手了!”
  云九鸣道:“他何时率人回来袭击山庄?”
  翁长福泪如雨下道:“十五天前的深夜,他率领十多个人悄悄潜入山庄,在庄中各处放火,待得你大师兄他们三人发觉时,火势已蔓延全庄;你三位师兄和我都亲眼见到这小子在场,这是千真万确的事!”
  云九鸣问道:“后来呢?”
  翁长福道:“他们眼见全庄已陷入一片火海,便不再恋战,一声呼啸便撤退逃去,你三位师兄紧追而出,但因天黑地暗,结果一个也没逮到……”
  云九鸣道:“如今我那三位师兄呢?”
  翁长福一指柳千瑜,悲愤地道:“他们于第二天火势扑灭后,便一起离庄,发誓不抓到这小子绝不罢休!不想这小子……九鸣,你千万别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蒙蔽,赶快把他擒下来,等你三位师兄回来发落!”
  云九鸣似乎被说动了,转头望着柳千瑜,很痛心地道:“五弟,你……”
  柳千瑜感觉自己已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浑身冰凉,长叹一声道:“四师哥,你想想看,如果带人袭击山庄的是小弟,而长福叔和大师兄他们三人又已看清那人是小弟的话,小弟还敢随你回来么?”
  云九鸣似觉有理,不觉眉头深深皱起,回对翁长福道:“长福叔,五弟说的不错,我看一定是别人假扮成五弟的模样……”
  翁长福吼道:“不!!我看得清清楚楚,就是这小子不错!”
  云九鸣摇头道:“不可能,如果是他,他怎么还敢随我回来?”
  翁长福道:“他在搞鬼!他知道你三位师兄不在山庄,所以又想回来搞鬼!”
  柳千瑜道:“长福叔,这回我随四师哥回来,不会再逃走了,我会等着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回来,要是你不放心,可以把我囚禁起来。”
  翁长福听了这话,也不禁迷惑了,两眼直楞楞的瞪着他道:“你……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云九鸣道:“长福叔,我是在五泄山附近遇上他的,该处距离咱们抱剑山庄有八九天路程,我们从五泄山返庄就走了八九天,所以十五天前夜袭本庄的那人一定不是他,他不可能袭击本庄之后,于五六天内远离本庄而到达五泄山。”
  翁长福道:“那么,那人究竟是谁?”
  云九鸣道:“那人必是杀害师父的凶手,他假扮五弟混入本庄杀害了师父,至于他是谁,只有慢慢调查追究。”
  语声一顿,继道:“此事等我三位师兄回来再说,现在我要到师父灵前祭拜,他老人家安葬于何处?”
  翁长福道:“尚未安葬,仍停棺在抱剑斋中。”
  云九鸣一听,急步走入抱剑斋,见一口巨棺停在书房内,立刻上前跪下,叫声“师父!”,失声痛哭起来。
  柳千瑜亦随后跟入,在恩师的灵位前跪下,想到自己所受的冤屈,也痛哭不止。
  翁长福已搞不清柳千瑜到底是不是弑师恶徒,而呆呆的站在一旁……
  “救命!”
  “救命!”
  正当两师兄弟在灵前痛哭之际,忽然书房的窗口上,响起了一片清脆的呼救声!
  柳千瑜一怔,抬头一看,才看见那只八哥在原来的鸟笼中,不禁大奇道:“咦……这只八哥不是飞掉了么?”
  翁长福冷冷答道:“后来又飞回来了,被你二师兄抓回笼中!”
  柳千瑜不觉起身走过去,对着笼中的八哥喃喃道:“八哥,八哥,你曾经目睹师父遇害的经过情形,你一定知道凶手是谁,可惜你不会说话……”
  “救命!”
  “救命!”
  八哥在笼中跳跃聒噪。
  云九鸣伤心痛哭了一阵后,才收泪起身,又向翁长福问道:“我那三位师兄自从离庄之后,就一直没回来过么?”
  翁长福道:“没有。”
  云九鸣道:“他们是结伴同行或是分路行动?”
  翁长福道:“分路行动。”
  云九鸣道:“其余的人呢?”
  翁长福道:“老妈子和四个吓人都走了。”
  云九鸣握拳透爪,愤怒地道:“想不到咱们‘抱剑山庄’竟会落到这步田地……那一天擒到凶手,非将他碎尸万段不可!”
  柳千瑜道:“四师哥,你把我囚禁起来吧!”
  云九鸣一怔道:“为什么?”
  柳千瑜道:“我……我很害怕再发生事故,你把我囚禁起来,万一再发生事故,便可证明——”
  云九鸣截口断然道:“胡说!没这个道理,贼人杀害师父,又夜袭咱们‘抱剑山庄’,我想必有目的,如今咱们师兄弟应该同心协力对抗外来的侵袭才对,怀疑自己人,那太愚蠢了!”
  柳千瑜道:“四师哥不怀疑小弟,可是大师兄他们三人未必跟你一样……”
  云九鸣道:“放心,他们回庄时,我自会替你洗清嫌疑。”
  他说到这里,转对翁长福道:“长福叔,我们赶了一天的路还没进食,庄中还有吃的东西么?”
  翁长福点头道:“有的,我去拿来。”
  语毕,走了出去。
  云九鸣便在书房中踱来踱去,沉思良久,才又开口道:“我真想不通,咱们‘抱剑山庄’并未与人结下深仇大恨,为什么有人会以这种手段来对付咱们?”
  柳千瑜道:“这件事小弟也想了很久,如是外人所为,那么对方的目的可能只有一个。”
  云九鸣停止踱步,注目问道:“你猜是什么目的?”
  柳千瑜道:“师父他老人家虽然久已不下江湖走动,但他老人家的声誉之隆仍是无人可与相比的,咱们‘抱剑山庄’一直就是武林各方最敬重的一个地方,如果有人想扬名立万,攻击本庄是最佳的成名捷径。”
  云九鸣道:“若是如此,那么师父他老人家已然遇害,咱们‘抱剑山庄’已差不多被烧得精光了,那人怎么还不出现呢?”
  柳千瑜道:“咱们师兄弟还在啊!”
  云九鸣面色微变道:“照你这么说,咱们师兄弟将是对方今后要下手的目标了?”
  柳千瑜道:“这只是小弟的一种猜测,是否如此,小弟也不敢肯定。”
  云九鸣情绪非常激动,对着空中挥拳头,咬牙切齿道:“不!不!师父他老人家虽已不幸遇害,但‘抱剑山庄’还是‘抱剑山庄’,谁也别想取代!”
  柳千瑜道:“只要大师兄他们三人不怀疑小弟,小弟今生今世原为重建‘抱剑山庄’的声威付出一切,至死不休。”
  “救命!”
  “救命!”
  那只八哥又在聒噪了。
  云九鸣有些烦躁,走近窗口道:“这只八哥是师父心爱之物,如今师父已亡,何不把它放生?”
  柳千瑜道:“不,此鸟甚有灵性,而且既是师父心爱之物,理应保留下来才是。”
  云九鸣皱眉道:“它老是叫救命,听起来叫人心烦!”
  说着,便自作主张打开了笼口,用手拍着笼子,驱逐八哥飞出去。
  那只八哥又叫了两声“救命”,便飞出鸟笼,消失在夜空中。
  适于此时,翁长福端着一盘食物走入抱剑斋,他刚好看见八哥飞去,不禁愕然道:“九鸣,你为何把它放了?”
  云九鸣叹道:“睹物思亲,徒增悲伤,把它放生不是更好?”
  翁长福轻轻一叹,把食物放到桌上,说道:“你们吃吧。”
  云九鸣便招呼柳千瑜坐下进食,柳千瑜却是食不下咽,只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望着师父的灵柩发呆……

×      ×      ×

  此后数日,师兄弟俩一直在抱剑斋守灵,等候大师兄柯俊良、二师兄施奋书、三师兄滕智峰的归来。
  在这些天中,已成废墟的“抱剑山庄”没有再发生事故,唯一值得一提的是那只八哥没有远离山庄,它好像很留恋它的笼子,经常飞回书房窗口,也一直把“救命”两字挂在嘴上。
  大约是云九鸣和柳千瑜回庄的第七天早上,柳千瑜意外的在花园中发现八哥的尸体!
  柳千瑜拾起它的尸体看了看,不禁掉下眼泪道:“八哥,你为什么死了?是不是师父死了你活着无趣,或者是你久在笼中不懂得求生?”
  他伤心了一会,便把八哥埋在花园中,走回抱剑斋告诉云九鸣这件事。
  云九鸣听了颇为后悔,长叹一声道:“我放它飞走原是一番好意,不想……唉!大概它不懂得觅食而饿死的,这是我的不是了!”
  正说着,老管家翁长福忽然神色惊慌的跑入抱剑斋,惶声道:“有人入庄来了,你们快去看看!”
  云九鸣神色一振,急问道:“几个人?”
  翁长福道:“不知道,来人开着一辆马车,已进入山庄的大门。”
  云九鸣和柳千瑜立刻各取一把长剑冲出书房,奔到庄前废墟,只见一辆马车停在废墟前,驾车的是个六旬开外的老者。
  云九鸣一见之下,脱口道:“是你——南宫前辈!”
  原来,来者是友而非敌,乃是武林中极为著名的一位老侠客,名号叫“流星拳王南宫霈”,以其一门“流星拳”称绝武林,与抱剑老人是多年的好朋友,曾经数度造访抱剑老人,是以云九鸣和柳千瑜都识得他。
  这位流星拳王南宫霈看见云、柳二人迎上来,脸色呈现着异乎寻常的严肃和凝重,他慢慢的从车座上下来,一对精芒逼人的眼睛首先盯上柳千瑜,对柳千瑜打量了半晌,才转望云九鸣道:“云贤侄,老夫听说令师死于柳千瑜之手,莫非传言有误?”
  云九鸣趋前施礼道:“是的,这是误会,敝师弟并非杀害家师的凶手。”
  南宫霈沉声道:“已查明白了?”
  云九鸣道:“没有,我们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此刻不在庄中,此事尚有待澄清。南宫前辈是听到消息才赶来的么?”
  南宫霈微微颔首,对着眼前的一大片灰烬扫视一眼,仍以其低沉的声音道:“你们抱剑山庄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九鸣概略的把事情说了一遍,随即拱手肃礼道:“此非说话之处,南宫前辈请到里面歇歇,再容小侄详细奉告吧。”
  南宫霈没有动,满面严肃地道:“老夫听到令师遇害的消息时,人正在泰山办事,当即摒当一切动身赶来,前天到达定南地界,听人传说郊外有个人被杀,老夫一时好奇,便去观看……”
  云九鸣面容一懔道:“死者是谁?”
  南宫霈道:“是你三师哥滕智峰!”
  就像晴天一声霹雳,云九鸣和柳千瑜登时都惊得呆了。
  两人震骇欲绝,目瞪口呆了半晌,云九鸣才以颤抖的声音道:“您……您老没看错么?”
  南宫霈道:“尸体老夫运来了,就在车上!”
  云九鸣和柳千瑜同时冲到马车后面,撩开篷布一看,车中是一口棺木;南宫霈跟到车后,道:“为了让你们见他最后一面,老夫没有封棺,你们可以揭开棺盖看看。”
  云、柳二人当即合力将棺木移到地面,揭开棺盖一看,棺中的死者果然是滕智峰!
  滕智峰满山染血,一眼便看出他全身上下约有十几处伤口,分明是惨死于乱刀之下!
  “三师哥!”
  “三师哥!”
  云九鸣和柳千瑜同声大叫,失声痛哭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