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2021-03-20 17:42:1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老少三人紧追不舍,转眼工夫已将小村落远远抛在后面,南宫霈和柳千瑜的陆地飞行术并不在云九鸣之下,故始终维持七八丈的距离,玄小蝉功力较浅,落后了十几丈……
  一个逃三个追,远望恰如四只脚力奇快的花豹奔窜在原野上,快如流星赶月。
  忽然,落在最后面的玄小蝉惊叫一声道:“柳千瑜,点子出现了!”
  柳千瑜回头一看,发现出现了三个头戴竹笠的黑衣人,正挥动长刀围攻玄小蝉,不禁大吃一惊,连忙转身纵回,大声道:“别慌,我来了!”
  南宫霈一见那三个东瀛武士现身攻击玄小蝉,怕她有失,也顾不得追捕云九鸣,立即转身驰援。
  三个东瀛武士突然现身攻击玄小蝉,目的似在牵制南宫霈和柳千瑜,使云九鸣能够安然逃脱,这时看见南、柳二人赶到,其中二人立即竖刀迎上,口中发出焦雷般的暴吼!
  南宫霈见对方来势汹汹,不敢轻敌,立刻刹住身形,严阵以待。
  他没有携带武器,因为他的武功全在一双拳头上,流星拳王不论与任何人动手,都只凭一对拳头。
  向他直冲过来的东瀛武士则如暴怒的金刚,快速的冲上,手中长刀猛砍猛劈,势如闪电窜动!
  南宫霈将身一纵,拔高三丈,从对方的头上越过,避过了对方的一轮猛攻。
  与此同时,柳千瑜已与另一个东瀛武士干上,一刀一剑,好像两道闪电碰在一起,刹那间响起震耳欲聋的铮铮声响,双方一口气便对拆了十几招,而这十几招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原来,抱剑老人的“万象十二式”乃是一门集合天下各种剑法精髓的绝学,这门剑法可快可慢,变化无穷;柳千瑜一见对手发动快攻,他便来个以快打快,而他的斗志,由于恩师和两位师兄的遇害而旺盛无比,是以虽然还没摸清对方的刀法家数,却能以师门绝学发动先发制人的快攻,一举压制了对手的攻击。
  那东瀛武士与他对拆了惊心动魄的十几招后,似乎有些气馁,立刻拖刀跃退。
  柳千瑜没有立刻再上,转望正在苦斗另一个东瀛武士的玄小蝉,发问道:“小蝉,你支持得住么?”
  玄小蝉长剑上下翻飞,挡开对手的猛攻,一面答道:“一对一大概可以支持得住,你放手干吧!”
  柳千瑜见她虽是守多攻少,却无一丝败象,于是放心的仗剑欺上对手,冷笑道:“倭鬼,我大师哥和三师哥是不是死在你们的手里?”
  那东瀛武士似不懂中华语言,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说些什么,突然再度发动强悍的攻势,长刀连劈带削,冒死挺进!
  柳千瑜刚才与他对拆十多招,发现师门剑法并不输于对方,故已建立了信心,当下毫不示弱的举剑迎战,全力与对方拼斗起来。
  另一边,南宫霈和对手也已打得难分难解,敢情这三个东瀛武士均是所谓“不是猛龙不过江”的武林高手,刀法凌厉绝伦,南宫霈因是赤手空拳,攻击的机会便不如对方之多,但他却能以其高超的身法躲避对方的攻击;尤其在纵跳方面,他可以一纵数丈高,使对方的长刀招招落空,因此他出拳的机会虽然不多,却能一直维持平手的局面。
  倒是玄小蝉情况略差,她的家传剑法虽亦不弱,却不及对手的凌厉,她和对手共战数十招后,已感应付困难,而被对方连连逼退。
  这时候,柳千瑜也已与对手打了几十招,他渐渐摸清了东瀛刀法的特性,开始蹈隙觅空运剑出击,稳稳占了上风。
  他见玄小蝉不支,便想速战速决,赶去支援她,当下使出师门的一招“毒蛇出洞”,长剑势如破浪挺进,回旋出击。
  那东瀛武士为其古怪剑法所迷惑,一时不知如何抵挡,迫得只好顿足跃开。
  柳千瑜如影随形紧蹑而上,绝招连继迸发,一剑比一剑快,不使他有喘息的机会。
  东瀛武士勉强封挡了几招,突然一个仰身倒纵出两丈开外,身形落地时,蓦地右手连继扬动,三点寒星如电扑向柳千瑜。
  那是三支星镖。
  柳千瑜冷笑一声,挥剑将之一一打落,大步欺上道:“你还有什么鬼花样,一起使出来吧!”
  东瀛武士胆怯了,跳起来拔步便跑,柳千瑜本想追上去,但见玄小蝉情势危岌,当即折身扑过去,说道:“你退下,我来收拾他!”
  玄小蝉闻言拖剑跳开。
  柳千瑜立时递补上去,手中长剑抖起数朵剑花,然后又是一招“毒蛇出洞”快速施出。
  那东瀛武士长刀猛抬,企图挡开柳千瑜的剑招,他却不知毒蛇出洞神秘莫测,结果格了个空,就在这一失误间,柳千瑜的剑尖已刺上他的左胸口!
  “哇!”
  他大叫一声,身形疾速暴退。
  玄小蝉乘机一个凌空飞起,踢中他的腰部,砰然一响,将他踢得倒地直滚。
  柳千瑜再赶上一步,一脚踩住他的长刀,同时长剑挥处,倏然抵上了他的心口,喝道:“别动!”
  东瀛武士面色大变,不敢反抗了。
  还在于南宫霈激战的那个东瀛武士,一见同伴一个逃去一个被制倒在地,登时斗志全消,不敢恋战,抹头便跑。
  南宫霈哈哈大笑道:“现在轮到老夫了吧!”
  他身法极之高明,一个飞步便赶上对方,只听“蓬!”的一声巨响,东瀛武士的背心已挨了一记流星拳!
  这一拳力道极强,东瀛武士整个人应声向前飞出寻丈之远,摔落地上时,口中狂喷鲜血,只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柳千瑜问道:“死了?”
  南宫霈笑道:“还没有。”
  柳千瑜俯身骈指点了被自己制倒在地的东瀛武士的软麻穴,然后将他手上的长刀踢开。
  这一战,他们可谓大获全胜,但是那弑师恶徒云九鸣却已逃得无影无踪了,因此柳千瑜并无欣喜之情,反而闷闷不乐。
  玄小蝉知道他的心情,安慰道:“不要紧,虽然被他逃了,总算已知他是弑师凶手,今后便有缉凶的目标了。”
  南宫霈长叹一声道:“真想不到好好一个青年竟通外敌杀害了自己的恩师,他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呢?”
  玄小蝉一指两个东瀛武士,笑道:“要知云九鸣为何弑师,可问这两个东洋鬼子。”
  柳千瑜道:“他们好像不懂中华语言。”
  玄小蝉道:“不一定,你不妨问问看,他们既敢在中原行走,应该多少懂得一些。”
  柳千瑜便在东瀛武士的身边蹲下,问道:“你懂不懂中华语言?”
  东瀛武士闭嘴不言。
  柳千瑜一拳落到他的小腹上,喝道:“说不说?”
  东瀛武士“噢!”的叫了一声,才答道:“哇嘎浪……哇嘎浪!”
  柳千瑜道:“哇嘎浪?”
  东瀛武士道:“嗍,哇嘎浪!”
  柳千瑜道:“哇嘎浪是什么意思?”
  东瀛武士又叽哩哇啦的讲了一阵,句句是东流鬼话,没人听得懂。
  玄小蝉笑道:“让我来问问看。”
  她先走去拾回那柄武士刀,把刀搁在东瀛武士的右耳上,笑问道:“你懂不懂中华语言?”
  东瀛武士面色一变道:“哇嘎浪!”
  玄小蝉长刀一沉,切下他的一只右耳,东瀛武士痛得哇哇大叫,玄小蝉听若未闻,又将长刀搁上他左耳,笑嘻嘻道:“你懂不懂中华语言?”
  东瀛武士忙道:“懂!懂!懂!”
  玄小蝉含笑道:“那就好好回答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东瀛武士道:“毛毛太郎。”
  玄小蝉道:“抱剑老人的大徒弟柯俊良和三徒弟滕智峰是被你们杀害的么?”
  毛毛太郎道:“嗍累待。”
  玄小蝉冷笑道:“你不想保留左耳了?”
  毛毛太郎忙道:“是!是!是我们杀……杀死的!”
  玄小蝉道:“为什么杀死他们?”
  毛毛太郎道:“因为……因为我们喜欢……喜欢欧卡内!”
  玄小蝉道:“欧卡内是什么?”
  毛毛太郎道:“是……是这样的东西……是可以买东西的东西……”
  玄小蝉道:“银子?”
  毛毛太郎如释重负的连声道:“嗍!是!是的!是银子!”
  玄小蝉问道:“谁给你们银子?”
  毛毛太郎面上露出困难之色,结结巴巴道:“我不会说,我……他是……他是……”
  玄小蝉的长刀微微一沉,做势要切下他的左耳。
  毛毛太郎大惊失色道:“丘剁妈的!丘剁——慢一点!慢一点!”
  玄小蝉冷冷一笑道:“听着,再跟你家姑奶奶说一句东洋鬼话,你家姑奶奶便割下你的耳朵!”
  毛毛太郎惶声道:“是,我……我不大会说中华语言呀!”
  玄小蝉道:“你非说不可,是谁给你们银子的?”
  毛毛太郎被切下一只右耳,流血不止,又痛又急,情急之下,大叫一声道:“老虎!”
  玄小蝉一呆道:“老虎给你们银子?”
  毛毛太郎语无伦次道:“不……不是老虎,是和老虎有些相同的东西。”
  玄小蝉道:“狮子?”
  毛毛太郎道:“不是。”
  玄小蝉不耐烦起来,眉毛一挑道:“你到底在胡扯什么?”
  毛毛太郎努力想要表达,却想不出适当的字眼,急得伊呀伊呀怪叫起来。
  柳千瑜忽然道:“是不是豹?”
  毛毛太郎眼睛一亮,连声道:“是!是!是豹!是豹!”
  柳千瑜道:“猎豹圣手?”
  毛毛太郎大喜道:“是!是猎豹圣手给我们银子!被你说对了!”
  玄小蝉“哼!”的冷笑一声道:“果然是他——他在哪里?”
  毛毛太郎道:“在……在那个……那个摩……摩……”
  玄小蝉道:“摩天山寨?”
  毛毛太郎道:“是!是摩天山寨!”
  玄小蝉回对柳千瑜和南宫霈说道:“摩天山寨是我爹生前控制的三十六寨中的一寨,地点在九连山李叟洞附近。”
  语至此,又回对毛毛太郎问道:“抱剑老人的二徒弟施奋书是不是也被你们杀死了?”
  毛毛太郎道:“没有,没有。”
  玄小蝉再问到:“云九鸣与猎豹圣手勾结,杀害了抱剑老人是不是?”
  毛毛太郎道:“我……我不知道。”
  玄小蝉道:“你有没有看见云九鸣和猎豹圣手在一起?”
  毛毛太郎道:“有的,有的。”
  玄小蝉又回对柳千瑜和南宫霈道:“真相终于大白了!这东洋鬼子既曾看见云九鸣和猎豹圣手在一起,证明云九鸣勾结外敌杀害自己的师父不错!”
  柳千瑜痛心已极,不禁长叹一声道:“真想不明白他为何要勾结外敌杀害自己的恩师……”
  玄小蝉道:“他盗走了令师的‘万象十二式’剑谱和百里宝剑,这两样东西在武林人的心目中是无价之宝。”
  柳千瑜道:“不错,但家师迟早会将‘万象十二式’整个传授给他,他何必如此迫不及待的以弑师的手段来夺取呢?”
  玄小蝉点点头道:“对,造成他下手弑师,可能另有原因。”
  南宫霈轻咳一声道:“玄姑娘,你再问问他,看他知不知道施奋书的下落。”
  玄小蝉回对毛毛太郎问道:“刚才你说没有杀害抱剑老人的二徒弟施奋书,那么施奋书哪里去了?”
  毛毛太郎道:“我不知道。”
  玄小蝉玉脸一寒道:“你不说实话,姑奶奶一剑割下你的狗头!”
  毛毛太郎战战兢兢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也正在找他呢。”
  玄小蝉道:“我再问你,你们东洋来的鬼子,一共有几个?”
  毛毛太郎道:“十八个。”
  玄小蝉道:“都被猎豹圣手聘为杀手?”
  毛毛太郎道:“是的。
  玄小蝉道:“猎豹圣手杀人的目的是什么?”
  毛毛太郎道:“他……他要统治中原武林,做天下第一人。”
  玄小蝉道:“除了诱使云九鸣弑师之外,猎豹圣手还计划杀哪些人?”
  毛毛太郎道:“很多,东方明灯、西方三刀、北方五霸,还有很多很多的武林高手。”
  玄小蝉道:“都由你们十八人下手?”
  毛毛太郎道:“是,我们老大名叫‘千兵卫’,他……他……”
  玄小蝉眼睛一瞪道:“不要吞吞吐吐!”
  毛毛太郎道:“你们答应不杀我,我便说出来。”
  玄小蝉一听,吃吃冷笑起来,道:“不知死活的狗东西,你还想跟你家姑奶奶谈条件呀?”
  毛毛太郎满面恐惧到:“你……姑奶奶的意思是……是要杀死我们二人?”
  玄小蝉道:“不要跟你家姑奶奶谈条件,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你家姑奶奶一高兴,或许会让你痛痛快快的回老家去。”
  毛毛太郎以为“回老家去”指的是东瀛,闻言大喜道:“嗍!嗍!阿里卡多——不不,谢……谢谢姑奶奶!”
  玄小蝉笑道:“好,现在重新开始:你说你们老大名叫‘千兵卫’,他现在何处?”
  毛毛太郎道:“他在九连寨当寨主。”
  玄小蝉一呆道:“九连寨的寨主原是‘妙手生莲花朱九哥’,怎么变成了你们老大‘千兵卫’当寨主了?”
  毛毛太郎道:“朱九哥已经……已经死了。”
  玄小蝉脸色沉了下来,道:“是谁杀了他的?”
  毛毛太郎没有回答。
  玄小蝉冷冷问道:“是你们东瀛十八杀手干的是不是?”
  毛毛太郎嗫嚅道:“是……是的,不过我们只是奉……奉命行事……”
  玄小蝉道:“南方绿林三十六寨,如今都在那猎豹圣手的控制之下了?”
  毛毛太郎道:“是的。”
  “原有的三十六位寨主都被你们杀死了?”
  “不,只死了十六个,其余二十个寨主都……都已归顺猎豹圣手。”
  “如今谁接替那十六寨的寨主?”
  “我们十八人中,除了渡边次郎和宫下秀洋之外,都……都……”
  “都成了一寨之主?”
  “是的,是的。”
  “九连山共有九连寨、摩天寨、五虎寨三座,如今都有你们充当寨主?”
  “是的。”
  “你是哪一寨的寨主?”
  “我是黑风寨主。”
  “那一边那一个呢?”
  “他叫佐佐木五郎,被封为落鹰寨主;刚才逃去的那个叫加藤正一,被封为狮头寨主。”
  “你说猎豹圣手现在摩天寨?”
  “是的。”
  “他名叫什么?”
  “我不知道。”
  “你不想活了?”
  “不,我真的不知道啊!”
  “他是你们东洋鬼子还是中原人?”
  “他……他会说我们的语言,说得很流利,我们也搞不清他是哪一国人。”
  “他身边还有哪些人?”
  “有两个姑娘,一个名叫‘黑凤’,一个名叫‘白凤’,都很漂亮,武功也很高强。”
  “她们是猎豹圣手的什么人?”
  “好像是妻子,又好像不是,总之我们对猎豹圣手不大了解,只有我们老大千兵卫比较清楚,我们十七人都是听从千兵卫的命令行事,而千兵卫听从猎豹圣手的命令……”
  “诸葛不疑和边常发据说已投效猎豹圣手,这消息是真的么?”
  “是的。”
  玄小蝉盘问至此,回对柳千瑜和南宫霈问道:“你们还有没有话要问他?”
  柳千瑜直接向毛毛太郎问道:“你说,我四师哥云九鸣将逃往何处?”
  毛毛太郎道:“可能逃去摩天寨见猎豹圣手。”
  柳千瑜点了点头,才向南宫霈请示道:“南宫前辈有没有话要问?”
  南宫霈道:“差不多了。”
  柳千瑜道:“咱们如何处置这两个东洋鬼子?”
  南宫霈沉思半晌,道:“除了送他们回老家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柳千瑜道:“我大师哥和三师哥死得好惨,虽说元凶是猎豹圣手,但是……小蝉,你要是不敢看,可以站去一边。”
  玄小蝉一笑走开。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十一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