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十二
2021-03-20 17:44:1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翻山越岭,当夜又笼罩大地时,柳千瑜已悄然回到已成废墟的抱剑山庄,遥见仅存的“抱剑斋”有灯光透出,心知老管家翁长福尚在,当即快步走了过去。
  进入“抱剑斋”中,但见一切未变,恩师和大师哥三师哥的灵棺仍停放于书房中,三张灵桌上插着香烟点着白烛,只不见老管家翁长福。
  柳千瑜星目一扫整个书房,随即开声道:“长福叔,你在么?”
  没人应声!
  柳千瑜料想翁长福必是有事离开了书房,正要出去找他,突然感觉情况有异,立即身形一晃退到一面墙壁下,伸手摘下悬挂在壁上的一把长剑。
  抱剑老人生前酷爱收藏名剑,他的书房“抱剑斋”中墙壁上原就悬挂着不少名剑,虽然抱剑山庄只剩下这间书房,但原有的东西仍被保存着,一切未变。
  但这一刻,柳千瑜突然发觉情况有异,因此立刻取下一剑,准备应变。
  就在他刚刚拔剑出鞘时,书房门口已出现了两个东瀛武士!
  这两个东瀛武士均着黑色宽袍,腰间各悬着长短两把武士刀,神态阴狠,面含冷酷笑容,两眼直盯着柳千瑜,好像早已“恭候”多时似的!
  柳千瑜一看即知自己已陷入埋伏,但他已有对付东瀛剑术的经验,故并无多大畏惧,只是心中甚为翁长福担忧,推测他可能凶多吉少了。
  那两个东瀛武士之一居然会说汉语,这时开口冷冷问道:“你是何人?”
  原来,柳千瑜易容未除,他们看不出他就是所要等待的柳千瑜。
  柳千瑜既知他们没看出自己的身份,便不肯表明身份,当下横剑在胸,反问道:“你们又是谁?”
  那会说汉语的东瀛武士神色阴沉地道:“我在问你!”
  柳千瑜笑了笑道:“我是云九鸣的朋友,听说他师父遇害,特地赶来吊唁,请问两位尊姓大名?也是前来吊唁的么?”
  那东瀛武士一听他是云九鸣的朋友,面上的敌意略略消褪,微微颔首道:“是的,我们是抱剑老人的朋友,也是赶来吊唁的。”
  柳千瑜纳剑入鞘,佯示友善,笑道:“看两位的衣着,莫非来自东瀛?”
  那东瀛武士道:“是,我们是东瀛来的武士,我叫武宫一郎。”
  一指身边的同伴又道:“他叫桑田正一。”
  柳千瑜欠身一礼道:“敝姓屠,贱名蔼釦”
  那东瀛武士武宫一郎面色一变道:“屠矮寇?”
  柳千瑜忙道:“不不,是和蔼的蔼,纽釦的釦。”
  武宫一郎一哦,又问道:“你当真是云九鸣的朋友?”
  柳千瑜道:“是啊!在下与云兄有八拜之交,闻说其师抱剑老人不幸遇害,因此立刻赶来吊唁,但是……看情形云兄好像不在这儿,二位可知道他去哪里了?”
  武宫一郎道:“刚才你找的好像是老管家翁长福吧?”
  柳千瑜道:“正是,在下以前多次来过抱剑山庄,说起来老管家与在下还有一些亲戚关系……”
  说到这里,故意举目四望,又道:“奇怪,他应该在此才是,怎么不见了呢?”
  武宫一郎举手往后面指了指,笑道:“他在外面,你要见他,请出来便是。”
  语毕,与那桑田正一退出数步,要让柳千瑜走出书房。
  柳千瑜没有迟疑,举步走了出去。
  但刚刚跨出书房的门,默然刀光爆现,两柄武士刀从左右如雷劈至!
  柳千瑜早有提防,当然不会为其所趁,瞥见刀光闪起的一刹那,他的长剑也已出鞘挥处——
  “铮!铮!”的两声锐响,分毫不差的挡开了劈到的双刀,而且将他们震退了两三步!
  突然狙击的并非武宫一郎和桑田正一,而是另外的两个东瀛武士,他们隐藏在书房门外的两个,原以为柳千瑜绝难躲过袭击,这时反被柳千瑜挥剑震退,不禁面色遽变。
  那武宫一郎哈哈笑道:“阁下好高明的剑术!”
  柳千瑜微微一笑道:“过奖,这两位想系你们的同伴,为何出手攻击在下?”
  那两个东瀛武士又要冲前攻击,武宫一郎摆手约住他们,笑道:“抱歉,我的同伴并无恶意,只想试试阁下的剑术而已。”
  柳千瑜四扫一眼,不见翁长福的踪影,便问道:“老管家呢?”
  武宫一郎没有回答,面露诡笑道:“阁下当真是云九鸣的朋友么?”
  柳千瑜点头道:“不错。”
  武宫一郎道:“想不想见他?”
  柳千瑜道:“当然想见他,这也是在下此来的主要目的之一,但不知云兄在不在此?”
  武宫一郎道:“他在某处,阁下若想见他,我们可以带你去。”
  柳千瑜道:“所谓某处,是什么地方?”
  武宫一郎道:“在距此数十里外的山中,他听说他的二师哥施奋书在那山中遇险,故赶去支援。”
  柳千瑜也跟他胡扯道:“是什么山啊?”
  武宫一郎道:“我不知道那座山的名称,不过我知道怎么走,你如要见他,我们这就领你去,如何?”
  柳千瑜点头道:“好,但我要先见见老管家一面,请问他在哪里?”
  武宫一郎举手一指远处的废墟,答道:“他在那边的古井洗衣服,你随我来吧!”
  说罢,转身走去。
  柳千瑜随后跟上。
  但才走三步,武宫一郎突然“呀!”的大吼一声,身形猛转,跪下一膝,腰上的武士刀顺势拔出,猛斩柳千瑜的腰部!
  柳千瑜一跳而起,双足弹踢而出,动作比他更快,砰然一响,结结实实的踢中他的面门,踢得他狂叫一声,倒地直滚。
  就在此时,那桑田正一和另外两个武士已同时挥出了他们的武士刀,从三方面攻上,攻势凌厉已极!
  柳千瑜身尚悬空,不及躲避,但他早已筹得应变之策,长剑疾舞猛扫,但闻一片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后,三把攻近身边的武士刀一齐飞扬而起,三个东瀛武士又被其雄浑的内力震退数步。
  次瞬间,柳千瑜双足落地,紧接着猛扑其中的桑田正一,施出师门盖世奇学“万象十二式”中的一招“龙神起陆”,由下而上连续吐出二剑。
  抱剑老人呕心沥血所创的“万象十二式”,是参悟十二生肖配合十二地支研练而成的一门剑法,每一式中藏二十九至三十种变化,合为三百六十五招,恰为一年之数;此刻发出的这一招“龙蛇起陆”,乃是“龙式”与“蛇式”混合的一种变招,也是十二式中最厉害的一招,不发则已,一发便要制敌于死。
  柳千瑜太痛恨这些东瀛矮寇了,因此一出手,便将这一招恩师一再告诫不可轻易出手的“杀手锏”使了出来。
  那桑田正一也是非常杰出的东瀛武士,但这时突遇奇袭,只觉眼前两道银光如闪电窜动,正欲挥刀招架时,已觉胸口一痛,定睛一看,才看出柳千瑜的长剑已刺入自己的心窝。
  他大叫一声,仰身暴退,摔倒在数丈之外,但落地便告断气,鲜血从心口直喷了出来!
  另两个东瀛武士一见他一出手便刺杀了同伴桑田正一,一时胆为之丧,骇然暴退下去。
  武宫一郎面门挨了柳千瑜的重力一踢,鼻梁下陷,痛得哇哇大叫,但并未失去战斗能力,他从地上一跳而起,正要挥刀进攻,一眼瞥见桑田正一胸口冒血,不禁大惊失色,不敢再进了。
  柳千瑜微微一笑道:“听说东瀛武士个个好勇斗狠,视死如归,怎的三位却是如此窝囊,没有一点武士的气概?”
  武宫一郎沉哼一声,慢慢举起武士刀,看样子要与柳千瑜决一死战了。
  另外那两个武士也抖擞精神,将武士刀高高举起,准备再战。
  柳千瑜平握长剑,气定而神闲,等着他们发招。
  武宫一郎三人慢慢移动脚步,形成三角阵势,将他困在核心,然后脚步蠕蠕而动,高举在头上的三把武士刀在月光照射下闪闪生辉,看那架势,似是要发动一次石破天惊的攻击。
  柳千瑜不为其凌厉的气势所夺,而含微笑道:“看样子,你们这些东瀛来的矮鬼是以装腔作势取胜,外强中干,不切实际——”
  “呀!”
  一声厉叱,三把武士刀同时劈出,快逾电击,猛烈至极!
  柳千瑜没有出剑招架,他在瞥见他们肩头耸动时,立即倒身一滚,快速的滚到一个武士的跟前,手中长剑“咻!”的扫向对方的双脚。
  这个动作完全出乎他们三人意料之外,以致他们想要撤刀变招都来不及,其中那个武士一见柳千瑜滚到自己跟前,大吃一惊,慌忙顿足向上跳起。
  他反应不可谓不快,身形也确实向上跳起了一丈多高,可惜的是上半身虽然跳起,下半身却留在地上。
  也是就是说,他的双腿被柳千瑜的长剑一扫而断,留在地上没有随着上半身飞上空中!
  “哇!”
  他惨叫一声,上半身落在地上时,由于惊恐过度,登时昏死过去了。
  武宫一郎惊怒交迸,大吼一声,疯狂的挥刀进扑,唰唰唰的向柳千瑜猛劈三刀!
  柳千瑜一路滚开,躲过了他的三刀,紧接着身如龙卷风飞旋而起,一拔三丈多高,凌空一剑点向他的头上百会穴,动作奇快无比。
  武宫一郎猛攻无功,又见他勇如蛟龙凌空发剑,不敢招架,赶紧斜身掠开。
  “着!”
  柳千瑜大喝一声,手中长剑突然脱手掷出,却不是掷向武宫一郎,而是掷向另外一个。
  那武士万料不到他会掷出长剑,百忙中奋力扬刀一格,铮然一声巨响,他的武士刀确是格中了非射而至的长剑,但并未完全将长剑格开,长剑仍然“夺!”的一声,射入他的左肩琵琶骨!
  换句话说,长剑本是对准他的心窝,经他举刀一格,长剑便偏差数寸,而射中他的左肩琵琶骨,但虽非致命要害,已痛得他哇哇大叫,跌了个四脚朝天。
  柳千瑜长剑出手,身形随之疾掠而下,刚好落到他的肚皮上,一把抽回长剑,再顺手一剑刺入他的咽喉,于是第三个东瀛武士也了帐了。
  只不过转眼工夫,他已连诛三个东瀛武士,这个不是他的武功远超过对方四人,二十他在怒火填膺之下,发挥了超越本能的一种表现。
  剩下的那个武宫一郎见他勇若天神,吓得魂飞魄散,那敢再战,抹头便跑。
  柳千瑜长笑一声道:“今天我若让你跑掉,我就不是柳千瑜!”
  话声中,人已电扑而出,势如天马行空,倏忽便从对方头上掠过,飘落于对方面前,拦住了去路。
  武宫一郎面色一阵苍白,仓皇倒退数步,双手紧紧合握武士刀,要做困兽之斗。
  柳千瑜且不挥剑进击,冷冷一笑道:“我想问你几句话,不知你肯不肯回答?”
  武宫一郎紧抿着嘴唇,长刀在手上微微发抖,可以看得出已完全气馁了。
  柳千瑜道:“要是你愿回答,我便饶你一条狗命,否则便叫你血溅五步。”
  武宫一郎顿声道:“你要问什么?”
  柳千瑜道:“第一个问题是我们老管家翁长福的生死下落。”
  武宫一郎道:“他……他的尸体在前面的废墟中。”
  柳千瑜心中悲愤万分,又问道:“猎豹圣手派你们来此埋伏,目的是要杀我?”
  武宫一郎已知他是柳千瑜,点头答道:“正是,想不到你的剑术比你那三位师兄高明甚多,我……我武宫一郎甘拜下风……”
  柳千瑜道:“据说猎豹圣手是在东瀛长大的汉人,你一定知道他的名字,说出来我听听!”
  武宫一郎犹豫了一下,才答道:“他姓魏,名叫成功。”
  柳千瑜道:“原籍何处?”
  武宫一郎道:“京师。”
  柳千瑜道:“目前京师有没有他的家人?”
  武宫一郎道:“有。”
  柳千瑜道:“说出来。”
  武宫一郎道:“他的父母都居住在京师,父亲名叫魏忠善……”
  柳千瑜冷笑道:“没的糟蹋了忠善二字,他是不是在朝为官?”
  武宫一郎道:“不是。”
  柳千瑜道:“不是在朝为官,何以勾结外敌企图造反?”
  武宫一郎默然不语。
  柳千瑜眉毛一扬道:“看样子,你好像不想活下去,是么?”
  武宫一郎低下头,表情痛苦道:“我……对不起,我不能再说什么了,再说下去我就活不成啦!”
  柳千瑜脸色一寒道:“你不说,眼前就得死,你想现在就死么?”
  武宫一郎忽然跪下道:“请你高抬贵手,我只不过是个——”
  语至此,猛可单掌向前一送,雨点寒星电射而出,直奔柳千瑜胸部。
  柳千瑜眼明手快,身形一侧,长剑上下一挥,只听“叮!叮!”二响,两枚星镖已被打落在地上。
  武宫一郎暗器一出手,立即仰身暴退,那知纵退数丈双脚着地时,赫然发现柳千瑜的长剑已抵在自己的心口,不仅惊得狂叫一声,闭目等死。
  但柳千瑜没有将剑刺入他的心房,冷然一笑道:“你是不是还不服气?若是不服气,我让你再走几招试试!”
  语毕,撤剑退后一步,要给他动手的机会。
  武宫一郎死心塌地的服了,长叹一声道:“你们中原人说‘士可杀不可辱’,请你不要再戏弄我了。”
  柳千瑜道:“我没有戏弄你,只要你说出猎豹圣手的一切阴谋计划,便放你回去。”
  武宫一郎惨笑道:“办不到!”
  柳千瑜目光一盛道:“宁死不说?”
  武宫一郎道:“不错,我不能破坏他庞大的计划,我是武士,武士要死的光荣!”
  说到这里,突然倒转武士刀,猛力刺入自己的腹部,再用力横切,顿时血如泉涌!
  柳千瑜不料他竟有勇气切腹自杀,一时阻止不及,眼见他已活不成,只好掉头走开,转去看那个被自己斩断双腿的武士,见他血流满地,必死无疑,于是进入废墟寻找老管家翁长福的遗体。
  果然在一堆灰烬中找到满身刀伤的翁长福,他的尸体依然冰冷僵硬,当下就地挖了个土坑,将他的尸体埋下,然后回到“抱剑斋”中。
  他在恩师和两位师兄的灵前拜了拜,想到昔日抱剑山庄的情形,不禁悲从中来,泪如雨下,默默的祷告道:“师父,弟子已查明杀害您老人家的凶手是四师哥云九鸣,但是云九鸣只不过是误入歧途受人利用,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猎豹圣手和那个幕后主使人,他们勾结外敌企图进犯中原,弟子当尽全力消弭祸乱,将猎豹圣手和那幕后主使人的首级带到您老灵前,以慰您老在天之灵!……”
  然后,他在一旁坐下,开始筹思下一个步骤;他今夜返回抱剑山庄的目的,原是要把一切情形告诉老管家,再由他转告流星拳王南宫霈,好让南宫霈于邀请到武林高手前来助阵时,能够知道自己的行踪,而今老管家已不幸遇害,自己应该留下来等候南宫霈好呢?或是单独前往摩天山寨好?
  若是留在此处等候南宫霈,只怕会错过杀猎豹圣手的机会,但若是单独前往摩天山寨,一旦南宫霈邀请帮手赶到此处时,如何能够知道自己的行踪?
  在抱剑山庄中留字说明自己的去向?
  不,万一猎豹圣手再派人到此,见到自己的留字,自己的动向反将为敌人所知,那岂不糟糕?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十三
上一篇:
十一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