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十四
2021-03-20 17:46:28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故事,就发生在湖滨上。
  这里有一家大客栈。
  这家客栈就以“太湖”为名,背山面湖,前对独山与鼋头渚,在客房中凭窗远眺,万顷碧波尽收眼底,因此凡是前来游湖的人,大都喜欢住入这家太湖客栈。
  一天午后,来了个青年。
  这青年的衣着虽不光显,相貌却极不俗,腰间还悬挂着一口宝剑,可惜起色黯晦,没有一点爽朗潇洒的气质,给人一种“落魄江湖”之感。
  他跨入客栈时,倚靠在柜台前的三个店小二竟无一人迎前招呼,其中二人甚至连眼皮也不抬一下,好像没有他这个人似的。
  另一个店小二也只对他淡淡一笑,带着很不礼貌的口吻道:“钟公子,你又来了?”
  被称为“钟公子”的青年面上没有一丝不悦之色,反而以近乎讨好的口气笑嘻嘻的拱手一揖道:“是的,三位好。”
  那店小二仰脸搔着脖子,爱理不理的问道:“你又来干什么呀?”
  钟公子客客气气的答道:“小可前来拜访吴大掌柜的,他老人家在不在?”
  那店小二继续搔着脖子,好像树上一只猴儿,道:“你钟公子三天两头就往我们这里跑,到底找我们掌柜的干什么?”
  钟公子陪着笑脸道:“吴大掌柜的是小可的父执,小可想求他……求他提拔提拔。”
  那店小二冷笑道:“你要我们大掌柜的如何提拔你?”
  钟公子有些难为情,呐呐地道:“这个……这个……”
  另一个红鼻子的店小二忽然淡淡说道:“我们太湖客栈需要一名小二,你干不干?”
  钟公子脸上一红,强笑道:“小可听说……听说贵栈需要一名帐房,所以……”
  红鼻子的店小二好像听到了有趣的笑话,“哈!”的一笑道:“你想当帐房?这倒新鲜!你钟公子若会计帐,也不会把你爹偌大的家产挥霍光了!”
  钟公子腼腆的笑了笑,也不分辨,再拱手一揖道:“请问,吴大掌柜在不在?”
  红鼻子道:“在。”
  钟公子道:“那么,小可可否进去见他?”
  红鼻子道:“不行!”
  钟公子一怔道:“这……为什么?”
  红鼻子道:“我们掌柜的正在午睡,你要见他,可得等一等!”
  钟公子一哦道:“是是,小可在此等他便了。”
  说着,在柜前一只圆凳上坐下来,坐的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凳子似的。
  这时,另一个三角眼的店小二睨他一眼,开口笑道:“喂,钟公子,听说你爹是一位大侠客,叫什么……叫什么……”
  最先开口的那个店小二接口笑道:“叫太湖大侠钟灿!”
  三角眼的道:“对了,叫太湖大侠钟灿!小的刚来不久,而且你爹又已死了,所以不大清楚,你钟公子可别见怪啊!”
  每天午后,住在客栈中的客人不是在午睡便是去游湖,这段时间是店小二较清闲的时候,因此他们也有了揶揄人的机会。
  钟公子仍然不敢生气,陪笑道:“不敢,不敢。”
  三角眼斜睨着他,轻蔑的笑道:“你爹既是一位大侠客,你钟公子的武功一定非常高强,怪不得天天佩带着那口宝剑!”钟公子低下头去。
  三角眼又笑道:“又听说,你爹死后,留下一大笔家产给你?”
  钟公子低头不语。
  三角眼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告诉我,你是怎样把它发光的?”
  钟公子黯然道:“小可交上了一个坏朋友,他教小可玩骨牌,赌输了。”
  三角眼道:“唉,那个朋友真不是东西呀!”
  钟公子叹道:“也怪我自己不学好,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
  三角眼笑道:“没关系,凭着你爹的名头,你还可在这一带混一混,只不过……嘿嘿,我实话实说,你钟公子可别生气啊。”
  钟公子道:“不敢。”
  三角眼道:“我觉得你实在可以把那宝剑解下来了!”
  钟公子双目一抬,凝注着他问道:“你是说,小可不配佩剑?”
  三角眼点头道:“是的,你说对了,只有英雄侠士才配佩剑!”
  钟公子面上现出怒容,但很快又低下头去。
  自从父亲死后,自从家产挥霍光了以后,他已不再受人奉承,看到的都是轻视的眼光,听到的都是冷嘲热讽,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三角眼轻叹一声,又道:“特别是,当你问别人借钱的时候,或者当你找人求职的时候,你更不应该佩剑,这会令人恶心!”
  钟公子咬咬嘴唇,鼓起勇气说道:“你不用讥笑小可,有道是穷不到底,富不扎根,我钟文麟现在虽然穷困潦倒,但总有一天……”
  三角眼哈哈大笑道:“总有一天你会发大财,是不是?”
  钟文麟不敢再接腔,生怕和对方发生口角后,断了眼前的“求生”之路,因为他父执吴大掌柜已答应考虑聘他为帐房,因此他必需忍气吞声,必需低头。
  红鼻子推了三角眼一下,笑道:“王老四,你可别瞧不起他,他还有以为叔叔很有钱,听说快要来看他了呢!”
  说道这里,回望钟文麟笑道:“喂,钟公子,你那位有钱的叔叔是不是快要来了?”
  钟文麟摇摇头。
  红鼻子笑着安慰道:“你别失落,你叔叔总有一天会来看你的,当他来的时候,你就可以龙归大海,不再受蝦子的欺负了啦!”
  三角眼道:“对对,你钟公子将来定有飞黄腾达的一天,绝不致于一辈子蹩死在池中的,哈哈……”
  钟文麟道:“真有那么一天,小可一定要谢谢三位这些年来对小可的爱护。”
  三角眼笑道:“啊唷,这话有些双关味儿,你可是说将来飞黄腾达的时候,要来找我报仇?”
  钟文麟苦笑道:“不敢,这年头是人敬财主狗尿槐树,小可若真有发迹的一天,又何须报仇呢!”
  三角眼眨眨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红鼻子笑道:“他的意思是说,当真他发了财的时候,我们自然会奉承他,他也就算报了仇了。”
  三角眼冷笑道:“哼,这话道不错,常言道;‘人有脸树有皮,有钱的王八升上席’,你钟公子果真将来发了迹,我们当然只有奉承你了,可是,嘿嘿,凭你这块料,你还真想发财么?”
  钟文麟惶恐道:“老兄言重了,小可……小可……啊,吴伯伯出来了!”
  说着,连忙站立起来。
  一位青衣老者由里面负手踱步而出。
  他年约六旬,面形瘦削,戴着一付老花眼镜,看人眼睛吊白,一付老气横秋之态。
  他看了看钟文麟,淡淡说道:“你来了。”
  钟文麟毕恭毕敬的一揖到地道:“是的,吴伯伯您起来了?”
  吴大掌柜“嗯”了一声,走入柜台后面,坐了下来,眼皮看天。
  钟文麟凉了半截,嗫嗫嚅嚅地道:“吴伯伯,关于……关于上次您说的那回事,不知……成不成?”
  吴大掌柜摇摇头道:“不成。老夫替你说过了,老东家不答应,他说你不学好,吃喝嫖赌样样都来,靠不住……”
  钟文麟大为失望道:“小侄以前的确荒唐过一阵子,可是如今已洗心革面,这一点吴伯伯很清楚,难道……”
  吴大掌柜又摇摇头,摆出一付爱莫能助之态。
  钟文麟叹了口气,道:“吴伯伯难道不能看在先父的情面上,帮小侄一个忙?”
  三角眼一拍他肩头,冷冷一笑道:“钟公子,你这话就不对了,常言说得好:人在人情在,人死两分开;我们大掌柜与你爹虽有一些交情,但总不能因此就要我们大掌柜养活你吧?”
  钟文麟火了,猛然转对他,厉声道:“谁说我要你们大掌柜养活我,我是来找活儿干的,可不是来要饭的,你说话可得客气一点!”
  三角眼料不到眼前这个“窝囊废”居然也有发脾气的一天,一时被吼得一怔一怔的,带了半晌之后,才跳脚大叫道:“好呀!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来教训我?你滚!你给我滚出去!”
  钟文麟愤恨地道:“好!我走!但是我告诉你,三十年风水轮流转,总有一天,我会再到你们这里来,那时候我要你像龟孙子一样时候我。”
  语毕,长袖一拂,转身欲出。
  就在此际,客栈里面忽然响起一片叱骂声:“撵他出去!他妈的,他要死也不能死在这里,咱们可没道理还要赔上一口棺材!”
  钟文麟知道是骂自己,不由得剑眉扬了扬,倏地转回身子,右手搭上剑柄。
  他正要发作之际,却见两名店小二架着一个蓬发垢面,浑身破烂肮脏,四肢软绵无力的青年走出来!
  那青年年约二十五岁,眉目清秀,但面色苍白如纸,瘦得只剩皮包骨,一看就知身患重疾,快要死了。
  怪的是,他手上紧握着一把剑!
  那把剑式样很精美,似是他仅剩的财物。
  更怪的是,他虽然全身无力,任由两名店小二架着拖出来,但仍紧紧握着那把剑!
  就好像他可以任人摆布,可以不要性命,但谁要想从他手里夺走那把剑,绝对办不到。
  钟文麟一看那情形,已猜出是怎么一回事,但仍不禁愕然道:“怎么回事啊?”
  一名店小二怒冲冲道:“这小子在我们店里住了一个月,却只付了三天的店帐,如今病的快要死了,我们可不是开善堂,只好请他出去了!”
  钟文麟几年来穷困潦倒,深知其中滋味,故同病相怜之心油然而生,冲口道:“他病得这样沉重,你们怎可赶他出去?”
  那店小二冷笑道:“这我们可不管了!这个月来,我们供他吃供他睡,已经赔了不少银子,如今可不能再赔上一口棺材!”
  说着,又同另一个店小二合力将那青年架出去。
  那青年神志不很清醒,只是浑身软弱无力,任由两个店小二架着走,毫无力气反抗。
  钟文麟跟上去道:“喂喂,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他可不是存心生病赖着不走的,你们怎可如此对待他啊!”
  这时,那两名店小二将该青年架出门口,其中一个听了有气,掉头冷笑道:“你钟公子同情他是不?”
  钟文麟点头道:“不错,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你们……”
  那店小二截口道:“你若同情他,将他带走好了!”
  钟文麟呆了呆,忽然点头道:“好,我带他走!”
  他上前扶住那青年,把他的左手绕到自己肩上,再用自己的右手揽住他的腰身,就把他架走了。

×      ×      ×

  距离太湖客栈的一二里地的一处湖畔上,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宅院。
  这座宅院就是昔日名震武林的“太湖大侠钟灿”的家,房子建造的很幽雅别致,但现在已显得破旧了。
  钟文麟把病青年扶入自己的卧房,让他躺到自己的床上,然后倒了一碗开水递给他,说道:“你先喝些水,等下我去延医为你治病。”
  那青年双手接过开水,微微发抖,却很快的喝下碗中开水,这才透了口气道:“他们把我拖入柴房,拿给我吃的都是客人的残羹剩饭,连一杯干净的水也不给我……”
  钟文麟道:“开客栈的,都是势利眼的小人,就如那位掌柜,先父生前不知给过他多少好处,可是现在他理都不理我了。”
  那病青年举目打量几乎只有四堵壁的这个房间,笑笑道:“你日子过得不大好吧?”
  钟文麟道:“岂只不好,简直坏透了,现在只剩这幢破屋卖不出去。”
  那病青年长叹一声道:“你不该救我……”
  钟文麟道:“说那里话?只有他们那些毫无人性的狗东西才会见死不救。”
  那病青年道:“可是我会拖累你的。”
  钟文麟道:“不要紧,你生了什么病?”
  那病青年道:“我不知道。我到太湖来玩,身上本有一百多两银子,不慎被宵小窃去了,后来我住进太湖客栈,第二天忽然腹泻不止,因无钱买药,就此病倒床上起不来了。”
  钟文麟道:“我认识一位大夫,等下我去请他来替你看看。”
  病青年感激的笑了笑,视线转到钟文麟腰上那口宝剑,道:“你那口剑很漂亮。”
  钟文麟低头看看自己的宝剑,得意地一笑道:“这是先父的遗物。”
  病青年道:“你贵姓大名?”
  钟文麟道:“敝姓钟,草字文麟。”
  病青年轻轻把“钟文麟”之字念了一遍,忽然神色一振道:“已故‘太湖大侠钟灿’是钟兄何人?”
  钟文麟道:“他是先父。”
  病青年“啊!”了一声,吃惊地道:“原来钟兄是钟大侠的后人。令尊侠名远播,是一位最受崇敬的武林高人啊!”
  钟文麟苦笑了一下道:“不错,先父很受爱戴,他一生所得到的荣誉,可说无人能及。而我刚好与他相反,我受到的冷讽、鄙视、讥笑,也可说无人能及!”
  病青年诧异道:“为什么?”
  钟文麟道:“先父谢世后,我因一时荒唐,把家产挥霍殆尽,变成了一个穷光蛋,于是所有朋友一个个不来往了,大家不再奉承我,不再对我献殷勤,把我视为瘟神,连客栈里的店小二都瞧不起我,都敢当面讥笑我,骂我穷小子,窝囊废。”
  病青年叹道:“世态炎凉,人敬有的,狗咬丑的,真是不错!”
  钟文麟问道:“你尊姓大名?”
  病青年道:“小名姓柳,名千瑜。”
  钟文麟吃了一惊,张目失声道:“什么!你就是柳千瑜?最近名满武林的‘闪电剑柳千瑜’?”
  柳千瑜微微一笑道:“是的,不过比起令尊来,小弟实在不算得什么人物。”
  钟文麟惊讶不置,道:“你太客气了,你的大名连妇孺都知道,先父在世时曾说你是百年来罕见的武林奇才,真没想到能和你认识!”
  柳千瑜笑道:“小弟今天能与钟兄相识,亦感万分荣幸。”
  钟文麟很高兴,又感慨万千地道:“唉!像柳兄这样大名鼎鼎的人物,竟被一群小人欺负,真太冤枉了!”
  柳千瑜苦笑道:“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是要有钱,有钱才能做人,才能受人尊敬,小弟不幸就缺了几个钱,钟兄不也一样么?”
  钟文麟点点头,道:“不错,但你有一身高强的武功,你为什么不狠狠揍他们一顿?”
  柳千瑜道:“小弟病的很厉害,等到想揍人的时候,已经没有力气了,而且他们说的也不错,他们开客栈是为了赚钱,小弟没钱付帐,自然该被撵出来了。”
  说道此处,闭上眼睛喘息着,似因何钟文麟交谈了一阵,本已虚弱的身子,更加虚弱了。
  钟文麟关切的问道:“柳兄饿不饿?”
  柳千瑜轻轻嗯一声。
  钟文麟道:“你好好躺着,我这就去城里请大夫,顺便买些食物回来。”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十五
上一篇:
十三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