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十七
2021-03-20 17:49:3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又一个月过去了!
  柳千瑜如期回来,带回来五百两银子和大批食物。
  五百两银子如是光买食物,已够他们吃上三年之久,所以现在已无断炊之忧。
  钟文麟很高兴。
  而柳千瑜则很惊奇。
  为钟文麟的进境感到惊奇!
  “钟兄,你以前当真没有跟令尊练过剑术吗?”
  “真的没有。”
  “你的进步太快了,快得大出小弟意料之外!”
  “是么?”
  “是的,小弟从未见过练剑有如钟兄进步这般神速之人,照此情形看,钟兄只要再练上三五月,便可大功告成。”
  “柳兄不是夸奖我吧?”
  “绝对不是,钟兄领悟力之强,简直叫人不敢相信,说钟兄是练武奇才,一点也不过份。”
  “……”
  “真奇怪,令尊为何不愿传你剑术,像你这样天份奇高的人,一百年也找不到一个呢?”
  “……”

×      ×      ×

  钟文麟并不因柳千瑜的赞许而志得意满,他仍然天天苦练不辍,简直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吃饭的时候,他想着剑,睡觉的时候,他梦见剑……
  光阴似箭,不觉又过了四个月。
  这天早上,钟文麟吃过早饭后,像往日一样,走去一处洞壁下拿铁棒,又要开始一天的练习。
  那知当他俯身伸手之际,却发现原来搁在洞壁下的那根铁棒已不翼而飞!
  铁棒不见了!
  他不禁“咦!”了一声道:“奇怪,我昨天明明放在这里的……”
  柳千瑜笑问道:“丢了什么东西?”
  钟文麟道:“铁棒不见了!我的铁棒不见了!”
  柳千瑜含笑道:“原来你说的是那支铁棒——我把它扔掉了。”
  钟文麟发呆道:“你……把它扔掉了?”
  柳千瑜道:“是的。”
  钟文麟惊愕道:“为什么?”
  柳千瑜道:“因为从今天起,你已不需要它。”
  钟文麟又惊又喜道:“柳兄是说,从今天起,我可以使用真剑了?”
  柳千瑜点头一笑道:“不错,现在你跟我来。”
  他提起自己的剑,向洞外走去。
  钟文麟很兴奋,连忙也取了自己的剑,快步跟出。
  柳千瑜走到洞外的空地上,拔出长剑,说道:“现在小弟再演练一遍钟兄看看,然后钟兄也用真剑演练一遍让小弟看看。”
  说罢,一片耀眼的剑芒,划空升起!
  他演练的很快,刹、劈、砍、撩、削、挡、拦、挂,无不快速绝伦,全身灵活,贯串一气,宛如一条闹海金龙,溅起片片光彩。
  钟文麟凝神贯注,看着他的每一招式及其变化过程;若在半年之前,他一定看不清楚,但他现在已能看清每招每式,分毫不遗。
  他看的很高兴,因为他自觉可以演绎到像柳千瑜目前的造诣一样。
  不久,柳千瑜一路闪电剑法演完了。
  他收剑退出一旁,说道:“钟兄,轮到你了。”
  钟文麟应声拔剑,开始演练起来。
  过去半年,他用的都是铁棒,今天突然改用轻的剑,施展起来,果觉轻便数倍,出剑的速度,确如闪电之速,较之柳千瑜竟不逊色多少。
  一路剑法练完,柳千瑜称赞不止,指正了一些小错误之后,他用剑砍断一株碗口大的树,削去树枝,再将约有五尺长的树身断为三截,把其中一截扔给钟文麟,道:“钟兄,请将这截树身抛上空中。”
  钟文麟接住树身,迷惑地道:“干什么?”
  柳千瑜笑道:“你抛上去吧!”
  钟文麟不知他要玩什么把戏,当下依言将树身抛上四丈高的空中。
  柳千瑜跨前两步,容得那截树身落下两丈时,蓦然纵身而起,空中剑出如电,唰唰唰挥动了三下,旋即飘然落地。
  “笃笃笃笃!”
  树身跟着堕下,本来只有一截的树身,这时候却变成了四截,而且每一截都一样大,断口一样平!
  人在空中发剑,而能在一瞬间斩断树身,且斩得分毫不差,大小相同,这等造诣,确够的上称谓“超凡入圣”的了!
  钟文麟睁大了眼睛,不胜吃惊的道:“好厉害,这是什么功夫?”
  柳千瑜笑道:“这就是快剑,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钟兄也一样能够做到。”
  钟文麟一怔道:“我也能够做到?”
  柳千瑜道:“不错,钟兄若是不信,现在不妨来试试……”
  他俯身拿起一截树身,说声“请准备”便把树身抛上空中。
  钟文麟立即纵身跃起,依样葫芦,挥剑“唰唰唰”的劈出三剑,身形便直堕而落。
  “笃笃笃!”
  树身也随之落地,一看却只有三截,原来他三剑只劈中两剑,而且每一截树身的断口是斜的。
  这表示他发剑的速度和准确性尚不及柳千瑜,他有点沮丧地道:“不成,差柳兄太远了!”
  柳千瑜道:“不远,小弟当年出师时,还没有钟兄此时的成就。”
  钟文麟见他说的正经,登时恢复信心,笑道:“真的么?”
  柳千瑜道:“真的,钟兄天份较小弟为高,只要勤加练习,将来必能超过小弟。”
  钟文麟愕然掉头望去,还看不见什么的时候,蓦闻脑后劲风袭至,心中一惊,疾忙斜身错开一步,同时反手一剑扫出。
  “咔喳!”一声,一截打到身后的树身顿时被他斩为两截!
  柳千瑜喝彩道:“行啦!钟兄反应敏捷,可以下江湖行走了!”
  钟文麟这才明白他在试验自己应付猝发的能力,一看被自己斩断的树身,不禁开心的笑了。
  柳千瑜收剑入鞘,说道:“钟兄,小弟已没什么可教你了,咱们今日就下山去吧。”
  钟文麟喜道:“好啊!哪里去?”
  柳千瑜道:“小弟想在清明之前赶回五台山与家人团聚,要是钟兄愿意的话,便随小弟返五台山一趟,然后小弟再陪钟兄去各处走走,寻觅谋生之道。”
  钟文麟仍对小艳念念不忘,一直希望能够返回无锡探望探望她,一听柳千瑜要他同去五台山,想到舞台上距此有数千里之遥,不由得有些踌躇起来。
  柳千瑜笑道:“怎么,想念小艳姑娘么?”
  钟文麟红脸一笑道:“坦白的说,小弟确想再见见她,看她是否还属意于小弟,所以——”
  柳千瑜打岔道:“那就这样吧,小弟自个返回五台山,钟兄则去探望小艳姑娘,探望过了后再去五台山找小弟,如何?”
  钟文麟欣然道:“好,就这么办,小弟见过小艳之后,一定去五台山找柳兄。”
  柳千瑜道:“说走就走,咱们入洞去收拾衣物,立刻下山。”
  于是,两人入洞收拾衣物,柳千瑜把剩下的四百多两银子分一半给钟文麟;他也不客气,欣然收下,各将包袱拾起,一起离开山洞,寻路下山而来。
  走了半天,才走出茅山山区,两人在一条官道上停步,柳千瑜道:“钟兄,咱们就在此分手。”
  钟文麟道:“好,柳兄路上保重。”
  柳千瑜道:“钟兄一定要来。”
  钟文麟道:“一定!”
  两人拱手一礼,便一个向北一个向南,分别各自踏上归途……

×      ×      ×

  三天之后,钟文麟回到了太湖。
  他在路上添了几件新衣,这天回到太湖,身上穿的是新衣鞋,故看来风度翩翩,毫无昔日落魄之象。
  他先回家看了一下,见旧宅已为几个叫化子所盘踞,乃往太湖客栈走去。
  才走到太湖客栈门口,已有一个店小二含笑迎出,哈腰招呼道:“这位客官,您是投宿还是打尖,我们太湖客栈有最豪华的房——”
  忽然,他的眼睛发直,指着钟文麟失声道:“你不是钟文麟么?”
  钟文麟微微一笑道:“不错,难得你三角眼还认得我!”
  店小二正是以前常对他“冷嘲热讽”的三角眼,他对钟文麟的回到太湖并不刮目相看,一张脸登时冷淡下来,嘿嘿干笑道:“我当然认得你了!哈哈,你这一向在那里得意?还有这身新衣服是那里借来的呀?”
  钟文麟笑笑未答,举步走入客栈。
  那位吴掌柜仍坐在老位置,脸上也带着那付老花眼镜,正在拨算盘记帐。
  钟文麟走了过去,敲敲柜台道:“吴掌柜,你好!”
  吴掌柜吊起眼睛,居然一眼就认出他是钟文麟,淡淡答道:“哦,你回来了。”
  钟文麟道:“是的。”
  吴掌柜又低头去拨算盘,一面问道:“听说你离开太湖,去了何处?”
  钟文麟道:“到外面跑了一趟。”
  吴掌柜道:“怎么样?”
  钟文麟道:“马马虎虎。”
  吴掌柜唔了一声,未再发问。
  钟文麟转身倚靠上柜台,笑望三角眼道:“小二,你们对待客人是这般态度么?”
  三角眼笑道:“谁是客人?”
  钟文麟道:“我!”
  三角眼大笑道:“哈哈!你钟大公子到外头跑了一趟,敢情学回来的还是一套无赖的本领!”
  最后一个“领”才出口,脸上已吃了两记清脆的耳光!
  三角眼面色遽变,大怒道:“呸!你敢打人?”
  钟文麟笑道:“怎么不敢,你对客人无礼,这就该打!”
  吴掌柜也很生气,霍地站起,一指门口道:“钟文麟,你给我滚出去!”
  钟文麟听若未闻,解开包袱,取出两百两纹银在柜台上一放,说道:“我要住店,这些银子暂时存在你这里。”
  吴掌柜呆了,看看银子又看看他,不觉口吃起来,道:“你你……这这……是是……什么意思?”
  钟文麟道:“住店!”
  吴掌柜很狼狈,结结巴巴道:“为……为什么要……要住店呀?”
  钟文麟冷笑道:“怪了,难道我不可以住客栈么?”
  吴掌柜道:“当然……当然可以……不过……你你……难得有了银子,应……应该……应该……”
  钟文麟截口道:“少废话!我钟文麟是你什么人?要你来替我打算?”
  吴掌柜和一般店小二一样最怕有钱人,闻言面红耳赤,忙道:“好好,从今以后,你也不要把我当父执看待——三角眼!”
  三角眼原想上前回敬钟文麟两下,但一看钟文麟取出那么多银子,顿时见钱丧胆,呆若木鸡,这时听见吴掌柜召唤,不敢不应,上前一步道:“小的在。”
  吴掌柜挥挥手道:“给这位客官一间上房。”
  三角眼一脸苦涩,犹如大难临头。
  钟文麟伸手拍拍他的肩头,笑道:“走吧,不要难过,你最大的不幸就是不幸生为店小二,记得你们曾经说过:人有脸,树有皮,有钱的王八坐上席。你要在心里怎么骂我都可以,总而言之,我钟文麟现在什么都没有,就只有几个臭钱,而你既然不幸生为店小二,就非乖乖侍候我不可!”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十八
上一篇:
十六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