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二十二
2021-03-20 17:57:4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由于有退职捕快桑八郎的指认,钟文麟顺利的领得一千两悬赏,然后他又去受害者的家属领取两千八百两银子——包括花花僧那些珠宝,他估计收获已在一万两银子以上。
  他本来打算就此收手,可是知府大人挽留了他,请他再去缉捕另一个绿林巨盗——
  “这人名号叫‘九命神狐来天骄’,原是独来独往的江洋大盗,受害的人不计其数,后来由于名气渐大,竟在长江坐大,创立了‘长江帮’自任帮主,据说在长江上拥有百艘船只,不但抢劫过往商船,而且凡是在江上讨生活的船只都得定期缴钱给他,名之谓‘保护金’……本府虽曾数度请求水师围剿,可惜‘九命神狐来天骄’神出鬼没,而且诡计多端,非但屡攻无功,而且折了很多官兵,钟义士既能捕获花花淫僧,足见武艺高强,一定有缉捕来天骄的能力,如果你能将来天骄捕获到案,死活不拘,本府赏你三千两纹银。”
  钟文麟情面难却,只得答应了下来。
  他其实也不是贪得无厌,只是他知道一旦返回太湖与小艳长相厮守,就再也没有机会出来赚钱了,为了将来的幸福,他觉得应该乘此多捞一些,何况来天骄与一般凶犯不同,他是为害长江的一个帮会,自己若能一举歼灭,不但有大笔酬金可得,而且必可一举成名天下知,不干太可惜啦!
  于是,在金陵休息了几天之后,他开始着手准备擒捕“九命神狐来天骄”这个江洋巨寇……
  他再度找上了金陵的地头蛇西门九爷——
  西门九爷见他到访,十分高兴,恭迎他进入客厅坐下,拱手道:“钟大侠,在下先向您恭贺,如今金陵的老百姓个个欣喜称庆,都称赞您是了不起的大侠客哩!”
  钟文麟淡淡一笑道:“这也不算什么,除奸锄恶乃是我辈习武人份内之事,不足挂齿。”
  西门九爷笑道:“您太谦虚了,在下能交到您这样一位顶天立地的大侠客,真是三生有幸!今后您钟大侠有什么需要在下效劳之处,只管吩咐一声,我西门九——不不,我西门蛟拼了命也要替你办到!”
  钟文麟道:“谢谢。”
  西门九爷做出一个“痛苦”的表情道:“唉唉,都是自己人,还谈什么谢呢?”
  他忽然换上一副讨好的笑脸,接着道:“对了,您还没去见过凤姬那丫头吧?”
  钟文麟道:“没有。”
  西门九爷搓搓手道:“这丫头太痴情,这几天天天以泪洗面,一迭的找人来求我,希望能再见您一面,我看那丫头也挺不错的,她是金陵有名的花魁,平时想一亲芳泽的富家子弟不知凡几,您何不将她收下来?”
  钟文麟道:“算了吧。”
  西门九爷一怔道:“怎么呢?”
  钟文麟道:“麻烦。”
  西门九爷忙道:“不会,绝对不会麻烦!您不须给她什么名分,而且……在下玄武湖那座别庄,要是您不嫌弃的话,就算是在下小小的敬意,绝不要您花一个钱!”
  钟文麟笑道:“九爷既然这么盛意,小弟却之不恭,不过我已有一个未过门的妻子,我觉得金陵这地方不错,将来我也许会迁来金陵居住,那时当借用你的别庄……”
  西门九爷又忙接口道:“千万不要说借住,您钟大侠若是看得起我,就请接受我西门蛟这个小小的孝敬。”
  钟文麟仍不失书生本色,彬彬有礼的拱手道:“在下恭敬不如从命,只是凤姬之事可以不谈,一来我已有未过门的妻子;二来我事忙没空,前几天知府大人央求我再为金陵效命,要我去缉拿另一名罪犯。”
  西门九爷目光一注道:“谁?”
  钟文麟道:“九爷——”
  “钟大侠,您若是看得起我,就不要叫我九爷,我痴长您几岁,就叫我一声老哥也就是了。”
  “好,老哥,在我说出凶犯名字之前,要先说明一点,如果这个凶犯与你有交情,冲着你老哥的情面,我一定放弃!”
  “是,是,您说吧。”
  “长江帮主,九命神狐来天骄。”
  “啊!是他?”
  西门九爷十分吃惊。
  钟文麟问道:“你与他有连系或交情么?”
  西门九爷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我西门蛟只不过是金陵城中一个地头蛇,哪够资格和来天骄交朋友,人家可是赫赫有名的一位帮主咧!”
  钟文麟道:“这人这么可怕么?”
  西门九爷面容一凛道:“岂只可怕,这个人的武功比花花僧不知要高出多少,而且麾下高手如云,官府动用水师去围攻,结果反而被打得落花流水,几乎全军覆没呢!”
  钟文麟微笑道:“我认为要抓来天骄这个人,劳师动众是没用的,一个人就够了。”
  西门九爷道:“可是,他麾下高手真是不少;有一回,来天骄手下一个分舵主化名前来金陵寻乐买醉,后来喝醉了,竟在夫子庙前发酒疯,把个上千斤重的大香鼎举在头上,在空地上绕行三匝,面不红气不喘,真他妈的有本事!”
  钟文麟面上还是挂着微笑,道:“老哥,你是练家子,一定明白咱们中国的武功分成两种,一种是用来表演的,什么睡钉床啦,铁条砸头啦,表面看来功夫深厚,其实并不实用,另一种是用来打斗杀人的,这种也许连一套拳法也打不好,但是他却有杀人的本领。”
  语至此,顿了一下,含笑道:“我,就是属于后者!”
  西门九爷一连回了几声“是”,然后道:“可是,常言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敌不了人多,长江帮势大人众,您钟大侠孤身一人,如何能抵挡那么多人?又如何能从那么多人中擒回来天骄呢?”
  钟文麟道:“智慧,我捕获花花僧,运用的就是智慧,所谓‘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只要运用得当,千军万马亦能于顷刻间崩溃瓦解!”
  西门九爷哦哦连声,似是被说服了。
  钟文麟问道:“你确实与长江帮没有一点友谊交情?”
  西门九爷道:“在下只认识他们帮中一个小头目,他叫‘操刀鬼’窦明,常常来金陵嫖妓,每次总要我拣最好的货色供他受用,我因惧于长江帮的势力,只好忍气吞声,其实算不得朋友。”
  钟文麟心头一动道:“他每次入城,都来找你?”
  西门九爷点头道:“正是,白吃白喝白嫖,他妈的把我恨死了。”
  钟文麟再问道:“知道他什么时候再来?”
  西门九爷道:“因为他负责一条船,经常往来于江上,所以每隔一月来一次;上次……嗯,他可能就在这一两天就要来了。”
  钟文麟道:“很好,现在再请告诉我,来天骄的长江帮总舵所在地在何处?”
  西门九爷摇头道:“这个我不知道,好像也经常在船上坐镇,只不知是哪条船。”
  钟文麟道:“经常出没于何处?”
  西门九爷道:“上下百里之内,最多的是长江三角洲一带。”
  钟文麟道:“多大年纪?相貌如何?使何种武器?”
  西门九爷道:“据说年已六十以上,一颗左眼是瞎的,所以又有人称他为‘独眼龙’,使的武器非常特别,是一柄铁打的桨板,重五十斤。”
  钟文麟道:“麾下较特出的高手有几个?”
  西门九爷道:“他有两个帮中护法,一个狗头军师,此外还有雷氏兄弟,这两个兄弟是巨人,身高八尺,力大无穷,这五人经常跟随在他左右,听说个个都有一身惊人的功夫。”
  钟文麟道:“来天骄为人如何?”
  西门九爷道:“对外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至于对待自己的部下,只要事事顺着他,倒也很好相处……对了,他还有一个好处,听说爱才如命,很喜结交各地豪雄。”
  钟文麟沉思有顷,笑问道:“西门老哥,你愿意帮我一个忙么?”
  西门九爷轻叹一声道:“在下刚才说了,但有效劳之处,我拼了命也不推辞。不过……这来天骄非比寻常,我实在得罪不起……钟大侠要我怎么帮忙?”
  钟文麟附耳向他说出自己的计划。
  西门九爷面色微变道:“这个……万一您钟大侠计不得售,来天骄查出是我牵的线,那我西门蛟岂不完了?”
  钟文麟笑道:“这一点你只管放心,我钟文麟办事向来谨慎,谋定而后动;换句话说,不动则已,一动就一定能摘下他的脑袋,绝不会拖累你。”
  西门九爷表情明显的还是不放心,但不敢拒绝,只得点头道:“好吧!不过这要好好合计合计才行,首先你不能再使用钟文麟这个真实姓名,因为你逮住了花花僧,已成了金陵一地的英雄人物,几乎已是家喻户晓了哩。”
  钟文麟道:“这个当然,我这几天就在你这里住下,等他来的时候……”
  一切计议停当,钟文麟便在西门九爷的家住下来。

×      ×      ×

  西门九爷料的不错,钟文麟住的第三天,长江帮的小头目“操刀鬼”窦明就来了!
  他是个矮矮胖胖的中年汉子,有一张国字脸,一只朝天鼻,样子实在难看。
  当下人入内报告“窦爷来了”的时候,西门九爷正在厅上与钟文麟闲叙;他立即向下人说道:“快请!”
  操刀鬼窦明大摇大摆的走入客厅,一见厅上有客,便打个哈哈道:“西门兄,你有客呀!”
  西门九爷起身相迎,满脸堆笑道:“不要紧,不要紧,都是自己人,窦爷请坐,我来介绍一下……”
  他先向钟文麟说道:“锡儿,来见见这位窦爷,他是长江帮的兄弟,在帮中地位很高,你初下江湖,应该和窦爷这样的人结交结交。”
  钟文麟连忙趋前行礼道:“拜见窦前辈,请窦前辈多多指教。”
  操刀鬼窦明呆了呆,望着西门九爷问道:“这位后生是……”
  西门九爷笑嘻嘻道:“他是在下的堂侄,名叫西门锡,刚从峨眉山下来,想在江湖上历练历练,窦爷您是老江湖,可要多给他教导提拔呀!”
  操刀鬼窦明“哦”了一声,当即坐下,摆出了“前辈”的姿态,上半身后仰,抬抬下巴道:“峨眉山下来的?唔……是习武的么?”
  钟文麟欠身道:“是,晚辈跟随峨眉山的白象老禅师练了七年功夫,只是天资有限,成就不高,还望窦前辈多多赐教。”
  操刀鬼窦明在长江帮只是个小头目,地位不高,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奉承过,听了心中甚喜,哈哈笑道:“很好!很好!峨眉是武林名门大派,西门世兄在山上学艺七年,成就一定不低,只是谈到下江湖历练,这可是一门大学问,绝不是光靠武功好就能混的……你今年几岁啦?”
  “二十七了。”
  “唔,打算下山干些什么?”
  “还没决定呢。”
  “你练的什么功夫?”
  “主要是拳掌,刀法也稍有涉猎。”
  “能不能露一手给我看看?”
  “好的,窦爷是大行家,晚辈若是练得不好,请多指正。”
  钟文麟说毕,从怀中抽出一柄匕首,拿起茶几上的一颗梨子,随手往上一抛,然后挥出手中的匕首,只听“唰唰”两声,梨子落地变成四块,妙的是四块大小相同,就好像放在砧板上细心分切的一般。
  操刀鬼窦明面色微微一变,但很快恢复老气横秋之色,道:“唔……手法很快,也很准;只是……这只能说是雕虫小技,不登大雅之堂。”
  钟文麟忽然转身掷出匕首——
  “笃”的一声,匕首射上客厅左方的一支璧柱!
  操刀鬼窦明呆了一下,这下才打心底服贴,连连点头道:“很好!很好!”
  匕首射中一支璧柱,算什么“很好”呢?
  原来,钟文麟打中的不只是璧柱,而是璧柱上的一只蟑螂!
  值得一提的是:他是在突然一个转身之后掷出匕首的,根本没有瞄准的时间,能在一瞬间掷刀射中一只蟑螂,虽非什么惊世奇技,但看在操刀鬼窦明的眼里,已够他凛然心惊的了。
  所以,他立刻对钟文麟刮目相看,大为称赞道:“西门兄,你这个侄儿真不含糊,说得上是武林高手,今后有他做你的副手,你西门九爷更不用愁啦!”
  他经常来找西门九爷白吃白喝白嫖,有点怀疑西门九爷找个“武林高手”来向自己示威,因此接着干笑道:“不过,我说实话,令侄的身手虽然不弱,在我们长江帮中,像这等身手的人,少说也可找出一百多个!”
  西门九爷忙笑道:“当然!当然!虽不知长江帮高手如云,势力之大,那是不用说的!唉……我说窦爷,咱们是老朋友了,在你面前,我也不必隐瞒,我这个堂侄……他……他是偷偷跑下山的。”
  操刀鬼一怔道:“偷偷跑下山?”
  西门九爷窘笑道:“是的,他在山上犯了戒律,因怕受罚,便偷跑下山前来投奔于我。可是,我觉得他年纪还轻,应该有一番作为,跟着我是没出息的,所以窦爷若肯帮忙,带他入长江帮给他安插一份工作,那就感激不尽了。”
  操刀鬼转望钟文麟道:“你犯下什么戒律?”
  钟文麟低头不语。
  西门九爷笑道:“这件事,说来也不能怪他,二十多岁的男人了,天天在山上练武,日子过得很枯燥乏味;有一天他在山下见到一位姑娘,嘿嘿,其实那姑娘也不正经……”
  操刀鬼哈哈笑道:“我明白了,那种事情,峨眉山那些秃驴当然不能忍受,其实孔老夫子都说了:食色性也!不喜欢女色的就不算男人,这算不了什么大事呀!”
  西门九爷叹道:“可不是,可是那些出家人却认为这是滔天大罪,说什么万恶淫为首,要毁去我这堂侄的一身武功,幸好他机警跑得快……不过,听说峨眉山的老秃驴已派门下弟子下山追缉,所以要是长江帮能收留他,倒是两全其美之事,一来他可为贵帮效命,二来也可躲过他们的追缉,但不知窦爷能不能帮上这个忙?”
  窦明想了一下,很爽快的点头道:“好,明天就叫你侄儿随我去!我还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过几天敝帮第一分舵主将到我船上巡视,说不定你这侄儿会受我们分舵主的赏识呢!”
  西门九爷大喜道:“若是如此,那我们可得好好谢谢你了。”
  他接着转对钟文麟道:“锡儿,还不赶快向窦爷道谢!”
  钟文麟长揖到地,恭声道:“若得窦前辈栽培,晚辈没齿不忘。”
  窦明哈哈笑道:“得了,得了,我与令叔是老朋友,这是应该的。只是我们长江帮帮规极严,一旦入帮,就得终生效忠,不得违抗营私,如果犯了错,那可是十分要命的,这一点你要牢记在心,切莫轻犯。”
  钟文麟唯唯称是。
  之后,西门九爷就在家中设宴款待,酒酣耳热,便命下人将窦明请去花院,环肥燕瘦任其选择……
  次日,操刀鬼窦明便带着钟文麟离开金陵,返回江上。
  路上,钟文麟不停的与他聊天,因而得知长江帮和“九命神狐来天骄”的许多事情。
  行约半日,长江已然在望。
  “窦前辈,贵帮的船只就停在码头上么?”
  “不是,停泊在另一处隐秘的地方,你跟着我走就是了。”
  “窦前辈经常往城里跑,不怕出事?”
  “不会,我只去找令叔寻乐子,不惹别的麻烦,再说……嘿嘿,谁敢得罪我们长江帮的人呢!”
  两人走到江边,然后沿着江岸向上游走。
  “还有多远?”
  “快了,快了。”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二十三
上一篇:
二十一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