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二十七
2021-03-20 18:02:5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亮之后,他匆匆整衣出门,走去附近一家茶坊,找到茶房李三,亲切的招呼道:“李三,您好,这几天生意如何?”
  李三受宠若惊,忙的哈腰笑道:“还好,还好,钟公子,你要喝茶么?”
  钟文麟在一张茶桌上坐下,道:“正是,给我泡一壶好茶来。”
  李三道:“是是,马上来了。”
  大清早,茶房尚无客人,但李三每天早上一起来第一件事便是烧开水,所以很快就替钟文麟端上一壶热茶,笑嘻嘻道:“钟公子,几天不见您了,莫非又去捉拿罪犯了?”
  钟文麟摇头道:“没有,这几天我一直在家里。”
  李三道:“那为何不来喝茶?”
  钟文麟笑道:“我家里也有茶呀!”
  李三笑道:“是是,尊夫人泡的茶,一定比小的泡的茶香得多。”
  钟文麟啜了一口茶,道:“李三,你在此当茶房,每月可得几两银子?”
  李三道:“啊呀!别提了。每月还拿不到一两呢!若非客人慷慨赏赐,小的实在混不下去。”
  钟文麟道:“你今年几岁了?”
  李三道:“二十六呢!”
  钟文麟道:“该娶一房老婆了!”
  李三摇头道:“别提,别提。讨老婆的事,恐怕今生无望!”
  钟文麟笑道:“多积蓄几两银子不就成了?”
  李三叹气道:“问题就是积不了钱。钟公子您想想看,我生吃都不够,哪还有晒干的?”
  钟文麟掏出一锭十两银子,塞入他手里道:“我这银子赏你吧!”
  李三做梦都想不到钟文麟曾突然慷慨起来,心中一万个不相信,忙把银子推还给他,苦笑道:“钟公子,您别开玩笑了!”
  钟文麟再把银子塞入他怀中,正色道:“不是开玩笑,真是要赏你,你只管收下!”
  李三面色发白,呐呐道:“可是……可是……这是什么意思呀?”
  钟文麟笑道:“我一向在你这里喝茶,从未赏赐过你,不是么?”
  李三道:“可是……这太多了!太多了!小的不敢收……”
  说着,又要掏出来。
  钟文麟按住他的手,道:“你只管收下不妨,另外我想请你帮个忙……”
  李三这才明白他赏钱是有目的的,便不再推辞,笑道:“好,钟公子有话请说,只要小的办得到,一定效劳!”
  钟文麟掉头向门口望了望,见无人进来,便低声道:“这两天,我有一位朋友要来,我可能会把他带到这里来,他若问你我这几天的行踪,你须为我作证,一定要说我这几天每天都来你这里喝茶,懂么?”
  李三愕然道:“这是为什么?”
  钟文麟道:“你别管那么多,只管照我的话说好了。”
  李三点点头道:“好的,好的。”
  钟文麟道:“还有,这件事万不可告诉任何人,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
  李三连声道:“是是,是是!”
  钟文麟起身一笑道:“好,你只要为我圆谎,以后我仍会给你赏钱!”
  说罢,付了茶资,举步走出茶坊,朝街上另一家酒楼走去……
  闪电剑柳千瑜在钟文麟回家后的第九天,才单人独骑来到了太湖。
  上次,他离开钟文麟的家时,已打定主意从此不再来太湖,因为太湖对他来说已是个伤心地,他对钟文麟感到心灰意冷,决心不要钟文麟这个朋友了。可是他万料不到光是“绝交”还不行,还逼得他非来做个“妥善”的处理不可,因此他感到十分痛苦。
  他骑着一匹枣红骏马,徐徐来到了钟文麟的家门口,翻身下马,下意识的按按腰间的宝剑。
  仆人闻声而出,一见是他,立时堆出笑脸,拱手道:“原来是柳少侠,请进!请进!”
  柳千瑜淡淡道:“你主人在家么?”
  仆人连连点头道:“在!在!您请进来,待小的入内通报!”
  说毕,转身便欲奔入屋中。
  柳千瑜道:“不必你通报了,你替我看马,我自己进去!”
  仆人停步转回身子,笑嘻嘻道:“也好,也好,柳少侠与家主人是老朋友了,大家自然不须客气,那么您请进去吧!”
  柳千瑜把马交给他,即举步入屋。
  钟文麟正在厅上与小艳闲谈作乐,突见柳千瑜来临,心头抽紧了一下,但随即跳起欢声道:“哈,柳兄,你是几时到的?我和小艳刚刚还谈到你哩!”
  小艳盈盈而起,向柳千瑜含笑一福,道:“柳叔请坐。”
  柳千瑜在厅门口站住,神情冷峻地道:“钟文麟,去把你的宝剑取来!”
  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
  钟文麟佯装惊愕,睁大了眼睛道:“柳兄干什么啊?”
  柳千瑜冷冰冰地道:“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改明白,去取剑来吧!”
  钟文麟装出万分惊惑之色,诧声道:“柳兄,你到底怎么啦?”
  柳千瑜目中射出慑人心魄的冷电,一字一字的道:“你非要我说出来不可么?”
  钟文麟道:“是啊!小弟自觉没有得罪柳兄之处,你要杀我,我愿引颈就戮,但你总得把要杀我的理由说明白!”
  柳千瑜冷笑一声道:“哼,你也太会做作了,我真料不到你钟文麟竟然是这样的人,这算我瞎了眼!”
  钟文麟叹道:“柳兄若是还为小弟过去的行为生气,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已答应小艳洗手不干了。”
  柳千瑜寒脸如冰道:“你当然可以洗手不干了,你最后这一票买卖已赚入了五千两银子,可以舒舒服服过几年了。但是我告诉你,你想过舒服日子的话,还得问问我的剑!”
  钟文麟眉头一皱道:“小弟实在听不懂柳兄的话!”
  小艳从未见过柳千瑜那种杀气腾腾的样子,心中十分害怕,开口道:“柳叔,你说给我听听,到底是什么事情使你这样生气?”
  柳千瑜对她倒甚具好感,转望她道:“他没告诉你么?”
  小艳道:“没有呀!”
  柳千瑜道:“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丈夫贪图五千两银子,接受一个无耻恶人的雇请,在飞龙大马场斩断我拜兄‘天龙刀谭有龙’的一只左手!”
  小艳心中已猜到柳千瑜所说多半属实,但为了保全丈夫的命,只得依照钟文麟的嘱咐,假装惊骇道:“嘎!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柳千瑜道:“十天前!”
  钟文麟大叫道:“你说什么?这半月以来我根本没离开太湖一步,怎说我在飞龙大马场伤了你拜兄?这是谁说的?你亲眼看见了么?”
  小艳接口道:“是呀!柳叔,你弄错了。他这半月的确没离开太湖一步,不可能去飞龙大马场杀人的,你一定弄错了!”
  柳千瑜对钟文麟已失去信心,对小艳却还很尊重,知道她是一个明辨是非的女人,故这时听她那么说,不禁有些动摇起来,道:“这是飞龙大马场的主人林国镛亲口招供的,我想不会有错……”
  钟文麟哈哈大笑道:“柳兄所说那雇我行凶之人便是马场主人林国镛吗?”
  柳千瑜道:“不错!”
  钟文麟笑道:“这好办,小弟同柳兄一起去见他好了,让他看着他所雇请的是不是我!”
  柳千瑜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说这句话!”
  钟文麟一呆道:“不是么?让我和他对质一下不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柳千瑜道:“林国镛已经死了!你怕我查出是你干的,当夜就去把马场把林国镛夫妇及他的五位武师一齐杀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死无对证,哼哼!钟文麟,你的心也太狠了,你真是个卑鄙无耻心黑手辣的小人!”
  钟文麟苦笑一下道:“柳兄请冷静冷静。小弟有否杀伤谭有龙,此事不难查明白,柳兄若不信小弟这半月来未曾出过远门,不妨去附近街坊邻居查问一下,或者现在小弟就陪柳兄去问问街坊邻居如何?”
  柳千瑜逼视着他,没有立刻答话。
  小艳道:“柳叔,你那位拜兄此刻何在?”
  柳千瑜道:“他没来。”
  小艳道:“你何不请他来指认指认?”
  柳千瑜道:“没用,你丈夫是易容前去的!”
  小艳道:“可是,这半月来,文麟的确没出过远门呀!”
  柳千瑜冷笑道:“你在帮他圆谎!”
  小艳道:“不,我没有。你知道我一样反对他杀人,我怎么会替他圆谎呢?”
  钟文麟道:“柳兄,我看此事必是有人存心嫁祸小弟的,希望你调查明白,免得伤了咱们的友情。”
  柳千瑜道:“哼!谁会存心嫁祸于你?”
  钟文麟道:“这半年来,小弟擒获不少罪犯,可能有某一个罪犯的亲友痛恨小弟,故冒充小弟去伤害谭有龙,要利用柳兄来杀我。”
  柳千瑜一想也有道理,先前认定钟文麟是“凶手”的想法更为动摇,沉默片刻后道:“好,你跟我出去,我要问问你的街坊邻居!”
  钟文麟点头道:“可以,咱们就去!”
  于是,两人一起出门,朝街上走来。
  到了街上,柳千瑜看见街边坐着卖糕饼的老人,便上前拱手道:“老丈,您天天在这儿卖糕饼么?”
  卖糕饼的老人点头道:“是啊!”
  柳千瑜一指钟文麟,问道:“老丈可认识这位公子?”
  卖糕饼的老人点头道:“当然认识,他是我们这儿鼎鼎大名的钟公子呀!”
  柳千瑜道:“这半月来,您老丈是否天天看见他?”
  卖糕饼的老人歪头想了想,答道:“好像是吧,老汉常常看见钟公子由此经过。”
  柳千瑜道:“您老仔细想一想,是不是每天都看见他由此经过?”
  卖糕饼的老人摇头道:“这老汉记不清楚了,总之是常常看见就是了。”
  柳千瑜见问不出一个确实,便一揖道:“打扰了。”
  举步复向街上走去。
  钟文麟跟上道:“前面有一家茶坊,小弟每天早上都去那儿喝茶,咱们再去那儿问问。”
  柳千瑜不说话,待走到茶房门口,才住足道:“就是这一家?”
  钟文麟道:“正是。”
  柳千瑜道:“好,你站着,我一个人自己进去问一问。”
  他走入茶坊,拣一个座头坐下来。
  茶房李三正在为客人添开水,看见又有客人上门,连忙上前招呼道:“这位爷,请问您喝什么茶?”
  柳千瑜道:“茶等一下再来,我要先向你打听一个人……”
  李三笑道:“是,这城中的人小的几乎都认识,爷要找谁?”
  柳千瑜道:“你认识钟文麟么?”
  李三微微一怔,但立刻又陪笑道:“认识!认识!钟公子他天天来这儿喝茶,怎么会不认识他呢?”
  柳千瑜道:“他真的天天来喝茶?”
  李三道:“是呀!”
  柳千瑜道:“你错了!”
  李三呆了呆道:“错了?”
  柳千瑜微笑道:“他这几天每天都来喝茶倒是不错,但十天以前,却一连有三四天他没来,对不对?”
  李三摇摇头道:“不对,钟公子这个月天天都到,没有一天不来。”
  柳千瑜凝望他好一会,笑道:“告诉我,他给你多少银子教你替他说谎?”
  李三佯作一愕道:“说谎?小的为什么要替钟公子说谎?”
  柳千瑜掏出钱囊放在桌上,道:“你要多少银子才肯说实话?”
  李三紧张起来,道:“什么意思呀?”
  柳千瑜取出五两银子放在桌上,道:“这样够不够?”
  李三窘笑道:“这位爷,小的不懂您的意思……”
  柳千瑜再取出五两银子,道:“十两,这样够不够?”
  李三面色发白,结结巴巴道:“您……您到底要知道什么?”
  柳千瑜冷冷道:“我知道钟文麟曾向你施贿赂,教你不可说出他曾离开太湖之事,你把实情说出,这十两银子就是你的了!”
  李三心里摇荡,但是一想起钟文麟那天曾对自己说过的恐吓话,觉得还是性命要紧,当下摇头道:“小的说的是实情,钟公子他确实天天来喝茶呀!”
  柳千瑜又取出一锭十两重的银子放上去,道:“这样总够了吧?”
  李三好像面对一盘可以看而不可以吃的佳肴,连连吞着口水,呼吸紧促地道:“不……不……小的没说谎,您请把银子收回去吧!”
  柳千瑜笑笑道:“真奇怪,你为什么不肯说一个谎?”
  李三怔忡道:“什么?”
  柳千瑜道:“你只要说个谎,说钟文麟十天前曾离开过太湖,这样就可以得到二十两银子的报酬。这样容易赚的银子,你为什么不敢要?”
  李三道:“这……这……小的老实人!怎好说谎呢?”
  柳千瑜收起银子,另取一小碎银递给他,起身道:“好了,我不喝茶,你忙去吧!”
  说罢,走出茶坊。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二十八
上一篇:
二十六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