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十六章 奇毒难当
2021-05-06 15:13:2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贺云一时之间不知所措,这时杜天林缓缓睁开双目,轻声道:“贺兄弟你没有事吧?”
  贺云见他开口第一句便问自己,只觉心中一酸,双目中的泪水一滴滴流下,哽咽着叫道:“杜大哥,杜大哥……”
  杜天林瞥见她泪光晶莹之中透出关切的神情,动人的面貌显出又悲又痛的模样,他只觉心中一热,那股极为难受的阴冷之感为之消退一瞬,但只觉双目之前一阵昏眩,顿时失去神智。
  贺云紧紧地抱着杜天林的身体,杜天林已是第二次舍命救自己了,她年纪尚轻,感情最为纯真,这时只觉杜天林在她心中的份量远超过了任何其他事物,目下她所要作的是尽一切之能救回杜天林。心中既有此念,立到逐渐镇静下来,她将杜天林放平在地上。
  自己曲膝跪下来,只见杜天林右肩伤口沁出血渍,贺云微微抑住心动,颤抖着手将杜天林的衣衫撕开,让肩头整个露在外面。
  贺云一瞧那蛇噬的伤口,这时已肿了好几倍,完全是一片青紫之色,伤口中沁出紫黑色的血水,她不由大是惊想,心中暗暗忖道:“听说若是中了蛇毒,必须放尽毒血才行,现下我只有将毒血吸出吐掉,瞧那黑气蔓延甚快,非得赶快不可。”
  她想到自己的小口要接触到杜天林的肌肤,心中不由狂跳不已,但此时刻不容缓,她下意识地四下望了一眼,好像没有别人在场她才敢开始吸取。
  她俯下身来,忽然想到一事,忙轻轻呼道:“杜大哥,杜大哥……”
  杜天林昏睡不应,她这才放心俯下头去,正当她要吸住那伤口之际,忽然一个低沉已极的声音道:“使不得!”
  贺云大吃一惊,呼地直立起来,回头向发声之处望去,只见林木浓密,黑森森地一片丝毫看不出什么。
  贺云只觉心中大寒,她勉强镇静心神,大声道:“什人人?”
  黑暗中了无声息,足足过了有半盏茶的时分,那低沉的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喂,你也想中毒么?”
  贺云怔了怔,听这口气,那人似乎并无恶意,她心中先安定了一半,大声道:“怎么?”
  黑暗之中再传出低沉的声音道:“那蛇毒极是霸道,沾身既染,你要吸出毒血,只怕才一沾唇便也要立刻昏迷,还说什么救人!”
  贺云一听便相信了八成,其实她本就害怕去吸取那毒血,只是杜天林已伤不容选择,她怀了无比的勇气准备去吸血,这时一听那人之语,顿时又不敢动了,但心中焦虑之念有增无减,忍不住道:“那……那我有什么办法?”
  黑暗之中沉寂了一刻,然后又传出那低沉的声音:“喂,他对你不错啊。”
  贺云怔了一怔,想到杜天林对自己实是无话可说,心中更加悲伤,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开口才好。
  那黑暗中的声音又道:“这小哥儿轻功、内力都属罕见,想来在中原武林必是大有名气的少年高手了。”
  贺云此时哪里听得进这些话,她只听见“中原武林”数字,心中暗暗忖道:“此人不是中原人士?”
  她口中说道:“原来方才你都瞧见了?”
  那低沉的声音倒是有问必答道:“正是如此。”
  贺云忽然想起那一条卷在树上的死蛇,杜天林说下手击毙它的人功力已不可思议,看来多半系这个人所为,这么说来这人的武功奇高,也许他有什么办法能救杜天林大哥一命也说不定。
  她一念及此,再也忍耐不住说道:“前辈,你在哪里?”
  她心中既认为这人武功高强,这一声前辈自然不会差了,那黑暗之中嗯了一声道:“你见机倒快,要见我一面作什么?”
  贺云连忙接口道:“前辈指点一二,也好救救他……”
  黑暗之中顿时又沉寂下来,大约那人在考虑什么,过了好一会,那低沉的声音道:“这倒可以商量,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贺云忙道:“前辈快请说。”
  那声音道:“你们两人是何身份,是何门派?告诉我待我想想看再说。”
  他说的倒轻松,似乎看准了贺云非依他不可,贺云想了一想,果然别无他法可施,于是开口道:“在下姓贺,这一位姓杜,咱们是新近结交的朋友。”
  她说到这里,那低沉的声音已道:“交识不久,他对你如此拼命相救么?”
  贺云怔了一怔,杜天林两度相护于她,她心中虽是感动,但却未想过为何他要如此做,尤其他与自己相交不过三两日的功夫,她不知这是天生的侠义心情,这时那人一语提醒,她不由被问得怔住了,半晌答不出话来。
  那声音顿了一顿,又道:“难道他有什么相求于你么?”
  贺云不由自主地摇摇头道:“没有。”
  那声音吁了一声又道:“这便奇了,这姓杜的想必是武林大人物?”
  贺云道:“杜大哥似乎才出道不久,武林中从未传出他杜天林的名号。”
  那声音又咦了一声道:“那么,你的师门为何?”
  贺云道:“在下家传浅薄,不足相提。”
  她这一句话答得倒相当机智,那人显是想她方才身手不灵,便相信了她的话不再追问,顿了顿,又转变问题道:“那么这姓杜的小哥儿,他来历如何?”
  贺云想了一想答道:“杜大哥么?他师门名讳不曾相告在下,但却提过其师隐逸山林多年,想必是一位世外奇人。”
  那声音嗯了一声,过了一会才道:“若是老夫没有看错,姓杜的小哥儿中毒之处可是在右肩之上?”
  贺云连点首道:“不错不错,还望前辈加以援手。”
  那声音道:“你将他抱过来吧。”
  贺云连忙俯身抱起杜天林,接触着他的身躯,虽明知他是昏迷之中,仍不由自主脸上一红,有一种又羞又喜的感觉一直沁入内心之中。
  那声音沉稳地传来:“一直上前,到树边左弯,行走七八丈远便可以见着老夫了。”
  贺云抱着杜天林来到林边,向左一转,果见有一条小小树隙间的路径。
  贺云一路走了下去,那小径十分狭窄,抱着杜天林行动不便,好不容易才走出七八丈,抬头一看,淡淡的月光下依稀可见那正前方坐着一个人影。
  贺云定一定神细看过去,只见一个白髯及胸的老人盘膝坐在树根上,一动也不动,膝前堆着很多一截一截的短枝。
  相隔总有好几丈远,只因林中光线太暗,贺云虽运足目力仍然不能辨清那个老人的面容。
  贺云怯怯地道:“前辈,杜大哥已经昏迷了。”
  那老人吁了一声道:“你抱他过来吧。”
  贺云连忙上前来到那老人身边,这时才看清那老人的面容,只见那老人年纪倒并不太老,只有五旬出头,只见颔下白髯及胸,双目之中精光闪隐不定,气度真是威而不猛,极是不凡。
  那老人目光注视着贺云,然后缓缓移到杜天林身上,最后再注视着杜天林的肩头。
  杜天林右肩斜插着兵刃,上下均缠绕着白布,那老者伸手将那兵刃解了下来,随手一挥放在地上,这时杜天林面上已布满黑气。
  贺云这时才注意到杜天林的情形,不由大急道:“前辈,那黑气已齐眉……”
  那老者沉重地点了点头,突然之间他顶门之上冒出了一阵浓浓的白烟。
  贺云话尚未说完,抬头看见那股浓烟,不由大吃一惊,再也说不下去。
  那老者运了一阵气,顶门之上白烟较淡,这时他右掌缓缓伸出,掌心也冒出淡淡的白烟。
  突然那老者右掌一扬,拍地一声拍在杜天林的背心之上,一股巨大的内力直输而入。
  约莫过了半盏茶功夫,杜天林的脸上黑气生生被他逼得退了下来,这时那老者长长吐了一口气,忽然撤回手掌,面色凝重起来。
  贺云心知他马上还有更难的手续要做,只见他缓缓吸了一口气,身子直立走来。
  陡然他右掌凌空一劈,才出一尺忽然猛地向后一带。
  一股吸引之力骤然应掌而起,杜天林右肩一震,那老者左掌这时闪电般贴在杜天林右肩之上,内力吐出一震。
  左手这时向旁一撤,只见一道乌黑的血箭直喷而出,这老者竟然凌空用内力将毒血吸了出来,这等功夫错非亲目所见,传说出去只怕再也难以令人相信。
  老者一口真气凝聚良久,一直等那喷出的血已转为红色,他才吐了一口气缓缓收掌而立。
  贺云惊得双眼圆睁,望着老人一瞬也不稍瞬,老者吁了一口气道:“没事了。”
  贺云低头一看,只见那毒血落在地上,那些枯叶立刻腐烂,可见其中所含毒性是何等剧烈,真是令人不寒而栗,若是方才自己一口吸上去,只怕当场便要中毒。
  她想到这里,抬起头来注视着老者,却见那老人一脸沉重之色,怔怔地注视着杜天林。
  贺云不知为何,轻轻说道:“前辈怎么啦?”
  那老者沉声道:“这孩子好深的内功。”
  贺云怔然道:“什么?”
  那老者摇摇头,像是自言自语,喃喃地道:“这孩子难道在短短二十年中一连遭逢奇遇,身兼数家之长,而且竟像是那两位故人所传,这事怎么可能……”
  忽然他想起一事,顿时面色大变,呼得弯下身去,拾起地上那个裹着白布的兵刃……
  贺云吃了一惊,忍不住开口问道:“前辈,您……”
  那老者面上神色凝重,似若未闻,他双手握着那长形白布包,若有所思,迟迟并不打开。
  贺云心中惊疑交集,只见那老者思索了一会,面上忽阴忽晴,然后他右手缓缓一挥,握着白布包在空中来回舞动了几回。
  贺云也知这白色布包之中必是杜天林随身所带的兵刃,却想不透这老者一见这布包,尚未拆开,便自露出如此古怪的神色。
  这时那老者面色逐渐平静下来,他缓缓将那长形白布包放在树根旁,侧过脸来望了贺云一眼道:“你们两人怎会来到此地?”
  贺云此时心神未定,一时之间答不出话来。那老者又看了她一眼,缓缓说道:“此处地僻人稀,终年绝无人迹……”
  他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顿,贺云心中明白他意中是怀疑自己两人乃是有为而来,是以她立刻插口说道:“咱们两人乃是途经此处——”
  那老者嗯了一声,却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贺云低头望了一下杜天林,只见他此时面上的黑气虽然已退,但仍然双目紧闭,她心想还有待这老者施援,言语之间切莫冲犯了他,于是又接口说道:“不瞒您老人家,晚辈两人乃是意欲躲避追赶,特地奔由此捷径至江南而去,却不料……”
  她说到这里,又想起杜天林为了自己竟然用空手抓死毒蛇,以至中了巨毒,那危险之处,只觉心头一酸,泪水又泛上目眶了。
  那老者听见她说到“欲奔此捷径至江南而去”一句时,面上神色又是一变,他看了看杜天林,缓缓说道:“看你两人想是初出江湖不久,想不到倒结了不少仇家?”
  贺云道:“仇家倒说不上。”
  老者啊了一声,微带诧异地道:“那么岂会有人追赶在后?”
  贺云想了一想,却也答不出话来,平心静气而论,若说是结下仇家,便是于公子手下的杨氏四虎了,但一切的原因乃是在那一张地图,而那一张地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迄今也不明了。
  她又想到为了这张地图于公子、金蛇帮均不惜兴师动众,可见其重要性了,一时间想不出什么适当的话相答。
  那老者见她迟迟不语,忽然又问道:“这姓杜的小哥儿一身内功甚是深厚,在武林中也算少见的了,若是你们在躲避仇家,这仇家必是大大有名的人物。”
  贺云道:“那些人追赶的乃是晚辈,并非是他。”
  那老者噢了一声道:“如此说来,你们两人并非一路的了?”
  贺云嗯了一声道:“晚辈曾说过与他相识不过短短数日而已。”
  那老者嗯了一声,缓缓说道:“这么说来,你对他的身世来历也不甚清楚了?”
  贺云怔了一怔道:“是啊——”
  那老者面上流露过些许失望之色。
  贺云看在目中,想起他方才握着杜天林的兵刃包裹时神色有异的情形,忍不住开口问道:“前辈认得他么?”
  那老者面上掠过一抹严肃的神情,沉吟了一会才缓缓答道:“但愿是老夫看走眼了。”
  贺云怔了一怔,忍不住又问了一句道:“前辈此言何解?”
  那老者面上露出阴沉的神色,缓缓说道:“若是老夫没瞧错,这小哥儿来头可是不小。”
  贺云吃了一惊问道:“老前辈这话怎么解释?”
  老者望了昏迷的杜天林一眼道:“方才老夫以内力注入他体内之际,发觉他身兼数门之长,内力造诣业已臻至惊人之境……”
  老者说到这里,忽然住下口来。
  贺云望了望他一眼,而他此刻心中却正自忖道:“若是这姓杜的果然是那个来头,我若向他直言相问,他必不答,但此事太关紧要,若是他的功力真是得自那人,则那人迄今仍在人世,这果真是天大的奇情怪事。可惜这姓贺的并不知他的身世来历,否则倒可乘他昏迷之际向姓贺的打探一二。”
  贺云只见那老者面色阴晴不定,她不知老人在心中想些什么,但她只怕这老者不再下手施救杜大哥了。
  老者又自沉思道:“这事关系太大,非同小可,今日天赐良机将姓杜的送上门来,老夫说不得非要弄出个结果来不可。”
  他想到这里,转脸望了贺云一眼,心中又想道:“然而这姓贺的在一边却是大大不便,我且将他支开一两日,说不得只好用骗了。”
  他想到这里,面上神色不由微微紧张起来,内心也微微跳动加速,老者缓缓吸了一口气,想要平息下来,心中不由感慨交集,想当年在江湖之中一日机变不知几许,想不到如今在两个乳臭未干的少年面前,未说假话已然先自面红,这二十年光阴,自己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啊!
  老者摇了摇头道:“这小哥儿内力根基极深,神智虽已昏迷,但四经八脉之中真气未撤,老夫数度想打散其经脉之闭塞,却不敢冒然行事,如今毒血虽已拔出,但阴毒已然走入经脉,却非得借重药物不可。”
  贺云啊了一声,连忙说道:“是什么药?”
  老者面现难色,叹了一口气道:“这种草药附近似乎并未见过。”
  贺云心中一重,不过仍然抱着希望说道:“请前辈指点明路,晚辈无论如何也要将它找来。”
  老者略略沉吟了一会才道:“这种草药叫做‘白根草’,稀奇倒也未必,大约较大的药草店铺都有现成的……”
  贺云不待他说完,已自狂喜说道:“那么晚辈立刻前去找寻。”
  老者想了一想道:“嗯,也只有此法了,否则这小哥儿性命虽可保全一身功力便靠不住了。”
  贺云急向前面奔去,才奔出数步,忽然想起这一条捷径究意如何行走自己并不知道,杜大哥昏迷不醒,又没有人为自己带路,想着便停了下来。
  那老者似乎已看出她心中所思,微微一咳说道:“出了这小径之后,你只要向正北方一直行走,大约一两个时辰的脚程,便是江南地域了。”
  贺云啊了一声,连忙急奔而去。
  老者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重重夜幕之中,仰天长叹一声,面上现出古怪的神色,目光注视着躺在地上的杜天林,然后,他转目瞧着那一个白色布包。
  他望着那白布包良久良久,终于俯下身去拾在手中,双手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
  他缓缓地将白布拆开,一层一层垂了下来,到那布条垂地之时,一股昏哑的黄光由布缝之中闪透而出,映在老人的脸孔上,显出苍老的神情。
  老者望着那出鞘一半的金刀,一瞬也是不瞬,忽然他缓缓自怀中一摸,右手又多了一件兵刃,只见那兵刃套在鞘中,宽厚而微弯,分明也是一柄长刀。
  老者右手紧握着把柄,忽然一按卡簧,只听“叮”的一声,那兵刃脱鞘而出,也是一道金光一闪。
  此刻杜天林若是清醒,恐怕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目,只因那老者此时左右双手一手持着一柄金刀,形式完全相同,两道昏昏的金光映在地上,若非一柄仍包有半截白布,再也难以分辨得清楚。
  老者静立不动,过了足足有一顿饭的功夫,忽然他面上露出决断的神情,缓缓吸了一口真气,左右双手平空而举,两柄金刀慢慢叠在一起,他内力冲入手臂之中,就待发出使双刀相震碰击,忽然他面上又流过犹疑不决的表情,双手平举,久久不能决定。
  终于他面上的神色转为颓然之情,缓缓吐出真气,又将双手放了下来。
  这时他心中沉思不决,忽然他伏下腰来,将缠着白布的那一柄金刀全部拆开了,然后将自怀中取出的那一柄金刀用白布小心翼翼地缠绕起来,扶起杜天林的身子,将白布包重新为他插好。
  然后他拾起杜天林一直携带的那一柄金刀,插入自己鞘中,重新收入怀里。
  他做完这些动作,长长吁了一口气,这时淡淡月影已然西斜,老人弯下身来,将杜天林轻轻横抱起来,一路向林深之处行去。
  他足行甚快,似乎对这浓密的森林地势熟悉无比,忽左忽右,足足行了有半个时辰,突然参天古木骤然稀少起来。
  只见前面地势变得十分空旷,树叶当顶的感觉一去,令人有一种轻松的感觉,这时半月西偏,夜风微拂,那老人仰天叹了一口气,喃喃地道:“苍天助我!”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十七章 海南乌鞭
上一篇:
第十五章 身陷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