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松亭之约
2021-05-06 15:38:10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松亭客栈”在附近山域一带极有盛名,经营历史也久,陈设布置也远较其他小店为佳。
  杜天林要了两间上房,便歇息下来。算算时日,那金刀若至终南赴约,恐怕至少也在四五日以后,是以这三日功夫对自己来说,也算是难得的清闲。
  杜天林想起自下山出道以来,终日东奔西走,冒险犯难的生活委实已过得发腻了,有三日功夫好好休息,实在痛快无比。
  他一人躺在房中,运息数周,一方面调息在终南山木屋中受俞平江惑心术影响所消耗的内力,一面自我省察,暗觉内力造诣方面较初出道时又更深了大大一步。
  这便要归功在西疆绝谷之中大忍禅师以灌顶之功助自己打通要脉,此时提气运行,只觉混身百骸通爽无阻,收发自如,吐纳随心所欲,心中不由暗暗高兴。
  过了两日,贺云的精神已恢复了大半,杜天林将与金蛇帮主的约会告知她,也并未追问她与金蛇帮主究有何种关联,贺云除略感惊诧之外,倒也没有什么表示。
  那金蛇帮主并未说明,第三日是早晨或是黄昏,是以杜天林一到清晨,便到楼下大厅之中,找了一个靠窗的雅座,与贺云相对而坐,准备静候金蛇帮主的大驾。
  两人相对而坐,整整一个上午不见人影。
  这时季节正适游山之期,客栈中行客住客往来不绝,杜天林苦笑道:“看来咱们两人呆坐此地,别人总以为咱们不解风雅,如此劲秀苍山,不会领略情趣。”
  贺云本就生性好动,但此刻却似极有耐性,反倒劝杜天林说道:“长短也只一日,今日他若不来,想必不会履约,咱们明日便走吧。”
  杜天林连连点头道:“这个自然。只是这两日来我左思右想,仍然想不透那金蛇帮主约我一会的用意究竟何在。”
  贺云淡淡地道:“他总自有打算,金蛇帮主新近崛起江湖,实力强大无比,说不定他看重大哥功力深厚,想要拉大哥加入他们势力之中呢。”
  她这本是信口所说,但杜天林却心中一动,暗暗忖道:“真有此可能。如果真是如此,我不论答应与否,均可乘机询问金蛇帮中目下人力情况。”
  他心念一动,暗暗打定如何询问的措辞。
  整整一个下午又自白费过去,仍无那金蛇帮主的人影。
  杜天林与贺云两人吃罢晚饭,这时大厅中客人极多,已有满座之势,两人也不好意思老是占着一张桌面,于是各自回房。
  杜天林有个感觉,金蛇帮主是断然不会失信的,要来的话便是今日夜晚。
  他回到房中,静坐运息。上次大忍禅师以本身功力灌入杜天林体内,那时便曾说过,只因杜天林与西方绝学有关,是以可以融合不分。
  但杜天林始终没有机会好好体会一下,总是空怀一身内力,对阵之时仍然只能使用自己原有的一部分,这三日功夫对杜天林说来可真是受用不浅,只因他已能将两种接近的内力合而为一,同起同消,至此用于攻敌之时,便等于凭空增强了三份之二的功夫。
  杜天林每逢一次调息,便觉信心增加,他生性好武,有此进展不用说真是欣喜万分。
  杜天林将豆油灯拨小,自己盘膝坐在床边,由最基本的架式开始练起,一层层向上冲,一连三次,但觉真气充沛之极。
  估量一下时刻,已是子夜时分,心想若是那金蛇帮主果真要来便将要出动了。
  这时他凝神贯注,五丈方圆之内便是落叶飞花之声也能清晰辨出。
  约莫过有一盏茶的时分,忽然一个轻微的声响在弹动窗槛,杜天林矍然一惊,心中暗自忖道:“这金蛇帮主一身轻身功夫委实已入化境,他潜上屋顶居然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息,若非弹指扣窗,自己硬是察觉不出。”
  心中思索,身形一长,左手微微一扇,一股柔和的掌风将虚掩着的木窗吹开,身形紧跟着一掠而出。
  这时屋外风声飒然,杜天林一出窗门,只觉脑门顶上劲风微动,心知是有人自上轻拍一掌。
  由掌风的强弱辨别力道,来人这一掌乃是虚虚发出,并非有伤人之意,但却含有戏弄自己的味道。
  杜天林心念一动,陡然真气向下急沉,身形好比一块落石,疾地向下一矮,才矮下数尺左右,双臂齐挥一振,凌空生生又平飞出一丈开外,飘然落在地上。
  他这一式凌空下落再行跨越,完全依靠内力悠长真气精纯,乃是内家功夫的表现,耳边只听一个轻轻的声音赞道:“好功夫!”
  杜天林落在地上,这才有功夫回转头来,只见窗槛屋檐之处轻盈地站着一个青色人影,果然是那金蛇帮主赴约来了。
  杜天林正待开口,那金蛇帮主身形陡然虚空而起,呼地一声笔直向杜天林飞掠而来。
  杜天林怔了一怔,他弄不明白金蛇帮主这一扑掠是何用意,正待侧身闪过,那金蛇帮主已通过上空,口中轻轻说道:“跟我来!”
  杜天林稍一迟疑,心中飞快地想道:“他引我到偏荒之处难道有什么布置不成?”
  这个念头一闪即灭,杜天林仍然一掠身形,紧随着青色人影向前奔去。
  那金蛇帮主绕过“松亭客栈”的大院,直向终南山区而去,杜天林横定心肠,提气猛赶。
  金蛇帮主似乎有意考验杜天林的轻功,在官道上放足前奔,淡淡月光之下,远远望去真像是一道青线划过地面。
  杜天林将真气布满全身,放尽全力前奔,始终没有追上距离,但也没有落后,两人一前一后相距约有十丈远近,不到半顿饭功夫,那终南山已然在望。
  金蛇帮主的身形忽然向左一斜,奔到路边一个小小丛林边上,猛地停下足来。
  杜天林经过这一程疾奔,由于始终是全力以赴,不由有些喘息之声,他不愿让金蛇帮主觉察出来,故意冲过头去,然后身形凌空一个大转,在半空中深深吸了一口气登时便平息下来。
  那金蛇帮主望着杜天林走近来,两人相距约有半丈左右,杜天林目光四下掠过,金蛇帮主轻轻一笑道:“看清楚这四周设有埋伏么?”
  杜天林微微一笑道:“阁下言重了。”
  金蛇帮主双目自青巾后射出炯炯之光注视着杜天林,好一会才沉声说道:“杜天林,咱们这可是第几次相见了?”
  杜天林微微一顿,缓然答道:“若说是见面,你见在下三次,在下却连阁下一面也未见过呢!”
  他乃是指青色面巾而言,金蛇帮主哈哈一笑道:“说得不错,说得不错。”
  杜天林开口说道:“今日既承阁下相约至此,想必有所见教,只是在未说之前,在下想提出两个问题请教请教!”
  金蛇帮主嗯了一声道:“你且说来听听。”
  杜天林略一沉思道:“第一次在下在古庙之中适逢贵金蛇帮聚会,在下曾听见‘杜任左’之名,现身之后阁下立刻痛下杀手,重叠拦击,在下侥天之幸得以脱身,敢问这是为何?”
  金蛇帮主冷然一笑道:“江湖上帮会聚集,最忌外人旁窥。”
  杜天林哼了一声道:“并非为了那‘杜任左’之名么?”
  金蛇帮主冷冷一哼,却是一言不发。
  杜天林只道他会回答,是以一直等候,过有半刻功夫,那金蛇帮主冷笑道:“你有两个问题,只说其一,还有一个为何不说?”
  杜天林见他不答,原想再多说几句相激,但转念还是先问第二个问题。
  他略略一顿,缓缓开口问道:“阁下与那贺云贺兄弟,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这一句问出,那金蛇帮主突然哈哈笑道:“贺云没有告诉你么?”
  杜天林摇摇头道:“不曾说过,在下也未问他。”
  金蛇帮主陡然声调一冷,峻声道:“这一个问题非是我不作答,只是你无知晓的必要!”
  杜天林哦了一声道:“阁下此言何解?”
  金蛇帮主冷笑道:“只因我找你此来,便要告诉你姓杜的三件事情!”
  杜天林见他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反倒要说三件事,微微点头道:“如何?”
  金蛇帮主峻声道:“第一件,自今以后你不能再和贺云同路而行,甚至不许再见一面!”
  杜天林怔了一怔,陡然醒悟原来他以为自己早知贺云为女儿之身而故意加以勾引,他冷笑一声道:“那第二件呢?”
  “第二便是速将那八卦图形交出来,第三则是区区要接收你背上那柄金刀!”
  杜天林听他一共说出三件事情,却没有一句好话,尤其是后两项,分明是丝毫未将自己放在眼中,他生性原本谨慎敦厚,但对金蛇帮主一再恃强狂横之态早已看之不顺,这时但觉胸中怒火中烧,大怒道:“早知便是如此三件事情,杜某早就掉头而去,谁有此等耐性,一再听阁下满嘴废话连篇?”
  他这几句话说得相当难听,果然那金蛇帮主料不到他会一怒之下出言不逊,一时之间只觉面上黯然无光,继之而来的则是恼羞成怒。
  他望着杜天林大吼一声道:“你敢对我如此说话?”
  杜天林狂笑一声道:“有何不敢,杜某第一次见你,虽是敌对相拼,但心中对你功夫高强仍然存有敬佩之心,第二次相见,只觉处处骄狂,言出咄咄,便生恶感,今日再见,只得摇头暗叹而不值一谈!”
  金蛇帮主被他连说两番,想是他生来极少为人所骂,一时之间好像被骂呆了似的,双目望着杜天林,想要找出言语反击,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杜天林恶言出口,心中略略感到舒畅,他狠狠盯了金蛇帮主一眼,冷笑道:“话不投机,再说无益,杜某告辞了。”
  他说完此话,反过身来便待离去。
  金蛇帮主陡然尖声大吼道:“慢着!”
  杜天林收回足步,冷冷答道:“还有什么无理之言么?”
  金蛇帮主像是怒极反笑,哈哈一声道:“见你满面怒色,目中血红,只道你有多少话要说,不料草草说了两次便临时住口,我还想听听你到底有多少话要说,一次说完便一次了结——”
  杜天林呼地转过身来,心中暗忖道:“此刻若是不说,他便以为我害怕于他,大丈夫既已说出口,岂可临时收止?”
  他心念一转,口中冷冷说道:“常言道:‘才高量大’,阁下身为一帮之主,杜某原以为若非具有异常之量,终难以御人,岂知阁下恃强气扬,量小骄狂,便是寻常女子也较你量大。”
  金蛇帮主陡然大吼一声道:“女子之量便狭小么?”
  杜天林脱口答道:“一般说来的是不错!”
  他还来不及转念之际,金蛇帮主陡然一步跨了上来,左手一扬,右手直拍而出,口中吼道:“杜天林你是找打挨了。”
  杜天林见他突起出招,他口中虽是百般开骂,但对于此人一身功力却不得不感钦佩,是以慌忙之间先行后退三步。
  他这一后退腾出缓手之机,一口真气直冲而上,一上头来便是十成十的内家真力。
  杜天林内功造诣已至相当深厚之境,右手方抬,已是一鼓劲风直逼而出,同时间他身子向后一弓,猛然再后退一步,完全采取稳扎稳打之势。
  金蛇帮主见杜天林动手之间极为滞重,便知他已发出极深的内家真力,口中冷笑一声,左掌陡然斜切而出,发出一股回旋之劲,便将杜天林的内力掇向一边。
  但他却忽略了最大的一点,杜天林所发的内力乃是绵劲,打算阻敌较久,自己匀手则易。
  这种内家绵手功夫,原为南北太极门的最大长处,但白回龙浸淫内功一生,便是走的深长之路,这种绵劲在他久练之下,已超出太极门之上,而且最大的优点,乃在于出手快捷,不易为人察觉所发之力含有绵长之劲。
  是以杜天林虽在急切间一拍而出,已暗蕴绵力,金蛇帮主曾与杜天林一度交锋,心知杜天林功力较己为逊,是以一上来便暗存轻敌之心,居然被杜天林骗过,没有察觉内功之中夹有绵劲,这一点便是杜天林自身也自始料所不及。
  金蛇帮主左掌一切,以为消去了杜天林的内劲,立即欺身直入,陡觉心口一空,一股暗劲袭体而生,想要倒退已是不及,不由得低低闷哼一声,但他自恃功力深长,猛力吸了一口真气,便待能恢复过来。
  哪知他三日以前,恃强不服,曾以全力与灰衣对掌相抗,占下风受了内伤,虽经两日调息已然复原,却不料这一下为杜天林暗劲所伤,再度触及经脉,真气一提,但觉胸前一阵剧痛,忍不住散开气来,弯俯下腰。
  杜天林却根本不知他已陷入如此困境,他后退了两步,正好匀过手来,巨大真力一齐冲入右臂,他一抬眼正见金蛇帮主俯腰停身,只道他有什么极为利害的反击功夫,心情紧张之下,大吼一声,先自一掌直削而出。
  这一掌他乃放弃固守之势,纯操强取硬攻,是以掌势去之甚缓。
  打至一半距离,杜天林发觉金蛇帮主神色有异,只见他双手抚胸缓缓坐倒在地上!
  杜天林大吃一惊,还来不及思念情况如何,但手中掌势已然发出难收。
  到他发觉金蛇帮主已完全失去抵抗能力之际,掌势已递满八分,便是再深的功力,也难以撤回。
  杜天林急切之间,陡然大吼一声,猛力将掌势向上升起,企图在方位高低偏差之下能避开金蛇帮主。
  这乃是杜天林天生侠义之心,须知对阵之时,这种突生变化乃是求胜者毕生难求的机会。
  况且杜天林与金蛇帮主相对,明明白白是处于下风的局面,但杜天林眼见金蛇帮主骤失反抗之力,便立刻采取紧急行动。
  他这一掌实已尽了全力,是以发出也难控制,总算他及时勉力施为,巨大的内力呼地一声自那金蛇帮主右肩上不及五寸处汹涌而过,没有击中人身。
  但是那巨大的气流带过一阵强风,呼地一声生生将金蛇帮主罩在头顶的青巾一吹而去,只剩下那一方覆面青布仍牢牢地遮在面上。
  杜天林震惊了一刻,好容易才松下一口气,印入眼帘的第一个景象,乃是万难令人置信的。
  只见那金蛇帮主顶上一片青丝散了下来,原来竟是一个女子!
  巨大的惊震使得杜天林完全陷入呆怔之中。
  金蛇帮主居然是一个女子,难怪在第一次遇见金蛇帮主时,便感觉到他的嗓音有些故意做作,以后听得熟悉便不觉得,不过这女子故意逼哑喉音装为男人之声委实有相当的技巧。
  这时金蛇帮主似已完全失去知觉,斜斜坐倒在地上,杜天林平息一下惊乱的心神,缓缓走上前去。
  长长的头发直披而下,落在青色面巾两侧,杜天林低声呼道:“姑……姑娘……”
  他想到这女子究竟年纪有多大自己根本不知,称为姑娘也未必妥当,一直走到那女子身前不及两步之处,这才发觉她已昏迷过去。
  杜天林满怀疑念,他不明白为何这女子会突然昏迷过去,他考虑了好一会,终于忍耐不住,缓缓俯下身去,用手将女子覆面的青巾揭了开来。
  果然不出所料,青布之后乃是一张年纪轻轻的面孔,容光美丽,简直不可方物,只是此刻双眉紧皱,真是一副人见犹怜的绝色容貌。
  杜天林看得不由呆住了,如此美丽的女子,如此青春年华,竟然身怀不世绝技,错非自己亲目所见,实是万难相信。
  杜天林看着看着,只觉这女子的面貌依稀有些面熟。
  足足过了有半盏茶的功夫,杜天林的情绪才算平静了下来,他的思想不停转动,想到自己一再与金蛇帮众冲突接触,个个均是身怀古怪功夫的奇人,当时自己暗思这般高手个个均有一方霸主之能,却甘愿屈于人下,这为首之人真不知是何许奇人怪手,万万不料竟为一个妙龄美貌少女,杜天林转念忖道:“看来她长年累月以青巾覆面,装作男子口音,便是金蛇帮中重要人物恐也从未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这女子功力绝世,主持如此庞大组织的是古今少见。”
  杜天林望着那女子,心念一转忖道:“方才我口出不逊,骂她量小犹不及女子,又道女子度量天生狭窄,原来是我言中要处,难怪她立刻要怒极而动手了。”
  想到这里,不由莞尔暗笑,自己一再暗奇这金蛇帮主以如此身份处事之际却每每咄咄逼人,原来竟是女儿之身,那么这女子生性量狭之说,果然有几分道理了。
  他前思后想,这时阵阵夜风侵体而生,杜天林纷杂的思路逐渐平息下来,他的目光忍不住又落在那女子的面孔之上。
  那女子双眉紧皱,胸前起伏不定,正是为了内伤闭气的模样,这时杜天林开始暗暗生疑,想不透这女子身怀如此绝世神功,怎会突然受了内伤倒地。
  他未料到乃是由于她先前一日受灰衣强大内力击伤,经脉之间犹未痊愈,却在轻敌之下,受自己无意之中绵长内力一击而引发伤势。
  忽然那女子樱唇微启,长长吐了一口气。
  杜天林心中猛地一震,自己也说不出什么原因心中大起恐慌之感,仿佛害怕那女子醒转过来,自己便不知如何应对。
  正自犹疑之间,那女子双目一睁,两道目光正好注视着杜天林。
  杜天林只觉面上陡然通红起来,呐呐地道:“姑……姑娘,你……”
  那女子目中射出惊震之色,急抬右手一摸自己青布面巾,发觉已经失落,登时呆在地上,似乎对于自己的身份面目暴露在对方目光之下,手足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杜天林只觉心中直跳,便是勉强凑出话来也是不成,那女子喘了一口气道:“杜天林,你……你过来。”
  这时杜天林距她不过两步远近,半蹲在地上,闻她此言,连忙凑身上前。
  却见那女子陡然之间左手急起一挥,对准杜天林右颊便是一个巴掌。
  杜天林吃了一惊,本能之间身体向后一仰,那女子虽是平躺地上,掌势出之如飞,杜天林仰体向后犹自不能躲过这一拍之危,右手呼地向上横架,便要将她这一掌封出门外。
  哪知那女子来势虽疾,却是虚忽无定,杜天林一封便知自己招式落空,只见那女子左手凌空一颤,也不收回攻势,便自点向杜天林手肘以下各处穴道,奇准无比。
  杜天林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想不到这女子的变招迅速如斯,万般无奈之下,只得以攻为守,不再躲避自己的右臂,右掌急探而出,直点那女子肩头。
  这等打法如在对手过招之时不失为硬攻强手,但杜天林此时占了行动的绝大优势,运用此招,实是那女子招式奇奥,自己躲闪不过,万般无奈之法。
  他心想那女子内伤犹存,自己这一指点去,只要逼退她的攻势,也不可运实力道点实对方而致伤人。
  岂知那女子对自己点去之势理也不理,仿佛存了拼命之心,左手攻势丝毫不退,呼地一声已自抓在杜天林右臂之上。
  杜天林大吃一惊,左手一指眼看便要点在那女子肩头之上,却觉右臂虽遭擒拿,但对方五指松松,根本施不出力道来。
  思念电闪而过,杜天林暗知这女子此刻内力全失,根本运之不出,是以虽出奇式擒住自己手臂,但并不能以内家力道控制自己。
  那么自己左手这一指点在她的肩头,立将重创对方,杜天林生俱侠义之心,既知对方已失内力,若再伤人便是万万不可之事,好在自己右臂虽遭擒拿,却并无危急之处,于是急忙吐气开声,生生收回攻出的一指。
  那女子只觉他指上压力一轻,左手牢牢抓着杜天林右肘关节之下,满面又骄又冷之色注视着杜天林。
  杜天林心中暗暗忖道:“这女子明知自己内力已失,但仍采取这等打法,似乎非占上风便是自身受伤也在所不惜,错非我一再存心忍让,早已将她击惨了。”
  他望着那女子骄傲之色,仿佛她对能占上风感到极端的满意,尤其是在骄色之中又露出几分不屑神情,杜天林便觉大为不平。
  杜天林忍不住暗暗吸了一口真气,内力充入手臂之中,只待发力一震将那女子震回后退。
  却见那女子陡然双眉一皱,面上神色变为急促,口中大大的喘起气来。
  杜天林怔了一怔,忍住内力不发,想来便是那女子体内经脉又行闭阻。
  就在此一迟疑之间,陡然那女子左手上下连动,虽是出手轻柔无力,但认穴奇准,已将杜天林右臂上三四个穴道一起点中。
  杜天林只觉右臂一震,紧接着便是一阵难忍的酸麻,感觉霎时已蔓延至整个右半边身体。
  那女子点穴成功,接着左手一挥,仍要达成她的目的,对准杜天林右颊掴去。
  杜天林仰头向后闪去,但右手难动,一闪头之间,仅向后移开两寸距离,只听“啪”的一声,那女子的左掌打在杜天林颈项之上,清脆可闻。
  杜天林陡然感觉又羞又怒,咬紧牙关强行忍住那右半身酸麻之感,左掌一侧,倒翻而上急急拍向那女子。
  这一次他可没有再半途而废,左掌伸长,拍地一声也击在那女子右边脸颊之上。
  他虽未运内力,但出手也已相当沉重,那女子闪躲不过被击了个正着,整个头部被力道带偏过去,满头乌丝一起散落下来。
  杜天林左手击出,触手之际只觉对方脸上肌肉柔滑至极,登时心中恐慌、后悔、焦急之感相继而生,真料不到自己竟然动手打了一个年青女子的耳光。
  那女子似乎整个呆怔住了,她想不到杜天林居然敢动手打自己,而且丝毫不留余地,自己是何等身份,由幼及长何曾为人触摸殴打,便是恶语相骂也是绝无仅有之事,今日这个男子不但打了自己,而且打的还是耳光,自己的脸孔被他触击过,这还得了?!这还得了?!
  她只觉急怒攻心,一股酸酸的感觉冲上心头,再也忍不住两眶之中充满了泪珠。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调虎离山
上一篇:
第二十章 终南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