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调虎离山
2021-05-06 15:40:31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叶七侠立在窗边,摒神观看,要确定对方四人一起追去了这才能动身往那六指老人藏身之处。
  果然杜天林身形才闪,西边空院中立刻冒上一条人影,斜地里拦向杜天林。
  杜天林目光一斜,估计那人扑来还有一段距离,身形向左一窜,跃到左手一间楼房的栏杆之上。
  他这一闪身时机采取得甚为恰当,西首那人身形犹未落地,杜天林已挪至空位,那人若是想要再行追赶,非得足下落实才能改变方向,而在这一个空档中杜天林早可闪到客栈之外。
  杜天林心知唯有如此闪开第一人,第二人才会露出身形抢填空档。
  果然杜天林身形才落,楼上呼的一声又掠上一个人来,杜天林暗暗吸了一口气,待那人身形腾空之时,右掌疾拍而出,一股劈空掌力自掌心急吐而去,在半空中呼的一声。
  那一股强大气流由上而下凌空击向那上冲之人,那人骤觉顶门上一股压力,自己上冲之势大大受阻,但他内力甚为精湛,小腹猛可一收,气流直转而上,双手在半空虚虚一振,整个身形竟在空间向右边生移出二尺之多,避开了杜天林的掌风,借势一翻已上得栏杆。
  杜天林看在眼中,心内不由暗暗喝了一采,这禅宗门人的轻身功夫,内家造诣委实高明之至。
  他心中思念一转,身形却不敢停留,一滑脚身形向左方忽地一晃,暗暗含满一口真气,打算作长程奔跑。
  哪知那身后一人足下方才站上栏杆,双手便自一合,猛向杜天林背上劈出一掌。
  杜天林与那人距有一丈之遥,他估计那人虽也上了栏上,但运气发掌总须再有一瞬,不料那人一口内力竟然悠长如此,上了栏杆,犹自有余力再发劈空神掌。
  这一下杜天林估计失误,背心上压力一重,急惊之下,只得硬行收回冲前之势,半侧过身来,右掌自左胁下反掌拍出,急切间仅提得六成真力。
  两股力道半空一击,想是那人虽然发掌,终因一口内力已如强弩之末,也不甚强大,杜天林只被震得身形一阵摇动,而那人站在木栏之上,路下运劲支撑,踏得栏杆吱吱作响。
  杜天林前进之势终被对方阻住,这时只见左右人影连闪,其余三人也纷纷由暗处掠了出来。
  杜天林目光一斜,瞥见那来自右侧的一人身形甚为熟悉,果然便是俞平江,他不愿与俞平江朝相,面上虽掩了布巾,但距离近了仍恐为其察觉,是以杜天林不再停留,吸了一口真气,突然向左方树下疾落而去。
  这时夜色深沉,客栈之中万籁无声,那四人似是不愿惊动住客,行动之间均是闷声不响。
  杜天林落下树去,掉头拔足便奔,那四人想是相互之间早有联络,其中三人一起随后紧赶而至,还有一人却并不下树,便在树上疾飞而过,到了屋顶边缘,呼地一扑而下,由高向最低能及远,一掠身已落在杜天林头顶之上,猛地一抓擒向杜天林肩头。
  杜天林暗暗叹了口气,看来非要硬对一掌,方始可以冲出客栈,心念一定,足下突地一收,整个身形好比一根铁钉一般钉在地上,双腿微微一蹲,右掌运足内力,反拍而上。
  这一掌他可运足了内家功力,掌缘间带起丝丝之声,那下扑之人只觉一股极大的力道自下反震而上,整个身形被推得向后一仰,在半空中竟再也落不下来。
  这一霎时之间杜天林右掌连发五拳,那在半空中的汉子,只觉对方内力如巨浪裂岸直涌不歇,自己身形硬生生被一路掌力阻得向后直退,落在地上之时,已在杜天林身后二丈之远!
  杜天林收掌吸气,起身飞奔,一分也不迟延,这一下他用了真功夫,果然一击成功,抢得空档一个闪身便到了客栈之外。
  那在地面上三人亲见自己伙伴居高凌下,占尽优势却被对方生生逼退如此长远一段距离,不由齐皆大吃一惊,这时杜天林身形已在屋舍之外,四人心中大急,一齐全力向前追赶而去。
  杜天林出得客栈,心中大大舒了一口气,暗暗忖道:“这一长段路途可要好好比一比脚下功夫了。”
  这时他已超出有四五丈之遥,心中打定主意便维持这一截距离,既不会为俞平江识出破绽,也可达到引开四人的目的。
  他向东方急奔而去,一方面分神留意那四人是否一齐追来,若是中途忽有变化,自己还得随时临机应变呢——
  那四人急切间哪里想到前面此人并非丐帮叶七侠,他们只望能追上此人,好好逼问那六指老人的下落。
  奔了约有一盏茶时分,只见前方黑压压的一片,奔近了原来是一片丛林。
  杜天林对这一带地势十分不熟悉,方才一直沿着路走,这时前面路迹中断,乃是森林,他也不暇多作考虑,便向林中行去。
  才入林中,只见眼前光线一黑,杜天林内功造诣甚深,略一凝神便又习如平常,但当他定下神来,不由怔了一怔,暗呼一声糟了。
  只听耳边水声淙淙,丛林远处横着一条激流,黑夜中只觉水势十分湍急,对岸相戈,无论如何也要拖延一个时辰。
  四五丈距离霎时可至,那身后四人一齐赶了上来,见杜天林骤然停下足步,原本以为他有什么阴谋诡计,但见身前那一条大水,才恍然知道杜天林是无路可行了。
  那居左一人笑了笑道:“朋友,这几日来你跑的可算够辛苦了。”
  杜天林尽量立于树荫之下,黑暗中不易为对方发觉自己乃是另一人,他口中含含糊糊哼了一声,却并不发话。
  那说话的人略略一顿又道:“这几日来,什么话都已说尽,再说便是无聊,朋友你到底作何答复?”
  杜天林目光四下流动,以眼角看那俞平江,只见俞平江双目不断打量自己,仿佛已看出什么不对,杜天林心中暗急,忖道:“先动手造成混乱再说!”
  心念一定,口中依然一言不发,故意低低喘息两声,忽然身形一弓,向那四人左方空处急掠而去。
  那四人见他又萌突围之心,哪肯放松,杜天林身形才起,陡然之间两声低啸升空而起,两条黑影一左一右夹攻而至。
  杜天林暗道好密的防线,身形在半空中猛然一停,两人来近了掌风齐袭而至。
  杜天林正是要他们混乱出来,猛然左掌一拍,右掌斜斜一圈而出,这一式乃是外门短打的手法,掌势方出,只听呜呜一声奇响,那右方一人但觉内力一窒,二丈之外竟然递不出掌来!
  左方一人掌势来近了,杜天林左掌也正好拍出,两股力道一触,杜天林身形一落,已借力飞在三丈之外。
  那两人似觉杜天林身法轻灵异常,不由齐齐一怔,杜天林在半空中又吸了一口真气,身形并不落地,凌空再起飞出三丈之外。
  两人拦截失漏,霎时前侧又是两人冲天而起,迎面直扑而来,杜天林侧目一望,那俞平江正在右方,他见过俞平江的功力极为深厚,这时不敢大意分毫。
  当下将真气猛可一沉,身形落在地上,不待来人接近身前,双掌一合猛可推出一掌。
  这时他内力造诣十分深厚掌势内力如山而涌,迎面一人身形忽然一侧,也不知他用的是什么身法,竟然有如裂帛之声,突破层层内家真力,霎目之际已然欺近至身前三尺之内。
  杜天林大吃一惊,这等功夫实是少见,身形猛然向后平仰,同时间左掌一拍,平挡在胸腹之间,右手却全力一削而出。
  这一式急近身防守,守势中却攻击源源不穷,那前来之人眼前一花,杜天林的左手已欺胸而入,惊得大吼一声,右脚横踹而起护在胸前。
  杜天林在危急之中反败为胜,内力发出,击在那人脚上,哪知那人单脚突然横扫而出,杜天林只觉手中一重,内力被阻,身形生生向后退了半步方才站稳,暗暗忖道:“这禅宗门下果然功夫怪异无方,每每出奇制胜,功力也颇为深厚,一不小心便将失败受创。”
  他心念电转,背心之上压力如山,不用回头便知身后又有人赶了上来,只得一侧身形,这一带停滞,前后四人已将自己密密围住。
  只见那俞平江忽然双手一摆,一言不发,一个人上前两步,左手虚横,右拳一立猛击而出。
  杜天林吃了一惊,右掌一伸,使了一式横掌,左掌急拍而出,掌急外吐,内力源源发出。
  那俞平江的内力这时才吐,两股力道接触,杜天林本待借力而退,哪知对方力道大异寻常,一触之下全为吸引之力,不但不能后退,反倒足下一重,差一点立不住脚跟!
  俞平江忽然双手一收,倒退一步,满脸都是冷冷的神色,沉声一字一字道:“你不是姓叶的朋友!”
  杜天林暗道糟糕,终于被此人瞧出破绽,当下无计可施,只得胡扯几句,拖得一时便是一时。
  他想了一想,压低嗓子,冷冷地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俞平江冷哼一声道:“别装傻卖疯,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何必以巾覆面故作神秘?”
  杜天林故意怒道:“你们以四对一,苦苦追赶在下究竟为何也不知道,我与你们四人素未谋面,难道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么?”
  他从俞平江的口气中得知对方未想到自己乃是与叶七侠串通好的,只不过怀疑自己有什么特殊的阴谋,是以尽量以言语岔开,以分散他们思考力。
  俞平江冷冷哼了一声道:“废话少说,朋友请你将面上的覆巾拿下来如何?”
  杜天林怒道:“天下哪有这种道理?在下无缘无故被你们四人一路追赶至此,原本心中便是一团迷惑。不料你们反倒先查问起在下的身份来了,想是自恃人多势众么?”
  这一句话说得那俞平江等四人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杜天林见他们均顿著没有接口,又再说道:“现在情势既已至此,在下倒要请教四位,究竟如何解决才好?”
  那居左首一人突然跨前一步,冷然说道:“若说要解决,倒是方便得很!”
  杜天林嗯了一声道:“如何?”
  那人冷笑一声道:“说出你与丐帮的臭叫化子究竟是啥关系。”
  杜天林顿了一顿,心中暗暗忖道:“若是再要推说不知叶七侠为何人,对方万万不会相信。”
  他心念一转,缓缓答道:“在下常年行动江湖之上,与丐帮中人人都有交情,阁下所说的‘臭叫化子’不知指的是谁?”
  那人似生性甚为暴躁,点点头道:“那便是了——”
  话声方落,身形陡然之间向前一掠,右手平伸,迳自抓向杜天林覆于面上的布巾。
  杜天林料不到对方,立刻便动手,丝毫不留余地,急切间上半身向后一仰,双足依然钉立原地不动分毫,右手呼地一荡而起,横格上去。
  这时他心中已生怒火,心想这禅宗门下四人分明是自恃势众,态度如此无理,是以右手这一横格之势,运足了内家真力。
  那禅宗弟子果然存心硬拼硬打,虽见杜天林横臂直格而上,右手非但丝毫不退,反倒加足力道,猛然一把抓下。
  杜天林暗吸一口真气,只听“啪”的一声,两臂相交,双方力道均一发而散,化内劲为外门力道,纯粹采取硬拼手法。
  杜天林但觉一股力道直压而下,他腰间运劲,向下一垂,将来劲化去,同时间足下用力一蹬,右臂猛力向外推出,他内力造诣极为深厚,那禅宗门下先觉自己力道生生吃对方化去,继之而来的则是巨大的反震之力,只觉全身一震,右臂之间一阵酸麻,蹬蹬蹬倒退三步这才拿稳下足来。
  杜天林借势一挺腰身,直起身子,只见那禅宗门下面上满是又惊又怒之色,另外三人也均露出震动神情。
  杜天林心知一旦动开手来,这场拼斗看来是难以避免的了,情势既已至此,反倒变得单纯起来,于是收摄心神,调匀体内真力,一言不发,双目中射出炯炯神光东西扫掠不止。
  俞平江居于右侧,这时一步跨上前来,面上露出沉重无比的神情,左掌缓缓移向中间,注视着杜天林一瞬也不瞬。
  这俞平江的功力杜天林曾亲目所睹,相当深厚。这时杜天林不敢大意,尤其对方还有三人虎视在旁,随时均有合击而上的可能。
  这时杜天林虽仍垂手而立,其实是外弛内张,俞平江忽然猛一伸手,斜斜点出,一缕劲风如闪电般向杜天林胸前点到,虽是隔空出指,取穴之准却是分毫不差。
  杜天林待那劲风近身,略一躬身形,右臂变曲怀抱如弓,取的时间位置恰到好处,略一晃动手臂,已将劲道化解开去。
  俞平江微微一怔,左手忽然猛一前推,再度发动攻势。
  杜天林是掌上的大行家,只觉这一掌拍出,急切之间兼带柔和之劲,最见功力,运劲飘忽无定,竟是罕见之极的一记奇招。
  这禅宗门下武学路数极为奇奥,经常有难以想象的怪招,杜天林不敢大意分毫,下定决心以攻为守,双掌极快地一错再分,左掌带圈,右掌并指如戟,闪电般反攻向俞平江腕上要穴。
  俞平江冷哼一声,忽然身形向后一仰,退出半丈左右,猛可深深吸了一口气。
  杜天林一式落空,陡然听见俞平江呼吸之声,但觉古怪无比,心中暗忖这吸气之后必将是厉害无比的功夫,慌忙摄定心神,全神戒备。
  俞平江身形陡然一变,整个身子便像是蹲在地上一般,左右双掌交相拍出。
  只听“呜”、“呜”之声大作,随掌势的拍出而越来越强,杜天林只觉一股古怪力道袭至,那股力道一触及自己身体便化散开来。
  杜天林但觉自己提聚的真力陡然间随着他那一拍化散之劲为之一软,竟然也有散化的趋势。
  登时大吃一惊,不敢丝毫托大,猛可足下用力一踩,倒退半丈左右,凝神长吸一口真气,这才感到一阵舒畅。
  俞平江冷目注视着杜天林骇然的面孔,杜天林万万料想不到这俞平江竟然具有此等古怪神奇的功夫,一时之间心中不由暗生惴惴之感。
  他这种感觉立刻为一股强烈不服的趋势所掩,这种争强斗胜的心理越发在心中迅速扩张,终于他一步跨回原处,右手一扬,便是一记劈空掌力直推而出。
  这一掌他已动用了真实功力,掌缘间冒出丝丝白气,劲风破空发出呜呜之声,相当骇人。
  俞平江依旧一横手肘,左右掌相互拍出,那一股古怪的散劲再度产生。
  但杜天林这一掌威力极为强大,俞平江的力道闯不近来,凌空便被推散向斜方。
  蓦然之间,只见那俞平江双目一闪,射出两道夺人心魄的光芒,在杜天林面上一扫而过。
  杜天林陡然只觉心中剧烈一跳,暗呼一声不好,此人又施展了禅宗门“迷”字诀,自己运气之际一时不察,登时便觉气势大为衰减。
  俞平江在内力拼斗之际夹入“迷”字真诀,果是防不胜防,杜天林在不知不觉中吃大亏,一时间只觉胸前有气闷的感觉,这时俞平江面上现出洋洋自得之色,一步步跨上前来——
  杜天林陡然大吼一声,拼全力吸了一口真气,只觉胸前一阵剧痛,他咬牙忍受过去,登时灵台之间一片清明。
  这时他下定决心要全力碰碰这禅宗高徒,双目之中闪出愤怒的光芒,右手一扬,一拳斜斜急推而出。
  他拳风未到,霹雳之声已起,俞平江只觉威势太强,不敢攫其锋芒,身形如旋风般向左一飘,堪堪避过拳劲。
  杜天林这一拳力道虽重,拳势却是飘若无物,只一移横肘,拳风已经改向。
  俞平江这时才意识到这个蒙面人乃是生平仅见的对手,面上露出惊骇之色,再度倒踩七星步,退了有半丈距离。
  杜天林只觉一股豪气直冲而上,挥拳在起,这一拳风发如雷,已是十成功力所聚,便是再强的人面对此时,也无法再以轻身功夫躲避开去。
  俞平江双目圆睁,额角已透出汗珠,他身形微微下蹲,对准杜天林的掌风平推而出。
  轰然一声,这一下可真是强碰强,硬对硬,两股雄厚的力道在半空中一触而散,扬起漫空灰沙。
  杜天林只觉掌上所受之力其强无比,但他左掌乘势斜推而出,登时将余力消去。
  那俞平江却是身形一阵摇晃,支撑不住,一连退了两步才行稳住。
  杜天林深深吸了一口气,举掌再度当胸打来。
  这时他只觉抑止不住的豪性直冲而上,十成功力聚于掌心,拳式直如开山巨斧,但威猛之间却隐含灵活虚变,便是世上一流高手见到这等掌上功夫,也不得不瞠目惊异不已!
  俞平江在气势上便已先占了下风,在内力强弱上又显然略逊一筹,杜天林铁拳再出,他只有再次后退。
  杜天林连攻三拳,俞平江已被逼得后退五丈有余,那身边三人一见情势不对,这时他们已意识到眼前这蒙面人身怀绝顶神功,俞平江是敌之不住的。
  那右首一人一见情势急迫,大吼一声,斜地里一掌劈出,急攻杜天林右侧。
  杜天林只觉右边压力骤增,用不着侧目便知敌方终于发动群攻,此刻他正打得性起,气势如虹,不但不退,微微一偏身形,右掌一翻,猛可一式“野马分鬃”疾拍而出。
  这式“野马分鬃”原是太极门中招式,运的乃是借力打力的“黏”字诀,但杜天林此刻却运足掌力,以硬拼方式打出,只见他掌心一吐,“呼”的一声,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道虚空激发而出,那右首一人只觉身前一窒,竟然再也迈不进一步!
  俞平江得此缓冲机会,大大喘了一口气,只觉又羞又怒,冷冷地道:“真人不露相,原来阁下有这等功夫,难怪没有将咱们放在眼内了。”
  杜天林豪性激发,冷冷一笑朗声说道:“闲话少说,若要四人齐上,在下在此静候!”
  他这句话说得托大之至,但那四人见了他掌上功力,竟均默然无话,四人相互对望了一眼,方位变动之际,隐然已形成合围之势。
  杜天林四下望了一眼,暗提真气,心中忖道:“这四人一身功力均极不弱,既要群战,我得先抢得主动才行!”
  心念既定,身形猛可一矮,对准左方一人拍出一掌,足下却飘向右方。
  他明白以一敌四,最好不采取近身打法,是以用的全是劈空掌力,伤人及远。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烟尘往事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 松亭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