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世外之谷
2022-01-01 15:49:20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走了将近半盏茶的工夫,忽然眼前景色一变。
  只见眼前一片红花绿叶,山花遍地都是,各色各样的都有,草地上绿油油的一片,翠绿中夹着点点花色,十分鲜丽。
  齐天心不想这儿有这等好地方,不由怔了一怔,这时那灰猿似乎等不及了,一路奔向西方。
  齐天心连忙跟了过去,他知道这一过去,立刻会遇到和自己一门有密切关系的人,心中不由暗暗紧张起来。
  灰猿一路向西方行走,齐天心跟着,大约行了二十多丈,忽然向右方一转。
  齐天心跟上前去,一转过弯,一栋矮矮的木屋端端立在树丛中。
  灰猿吱吱叫了数声,便跑到那木屋后面,齐天心站着打量那木屋,只见木色陈旧,破裂甚多,分明是年代久远未经修护。
  齐天心微一沉吟,缓步走到屋前,忽然听到屋中一个苍老的语音道:“唉!难,难,难死我了。”
  齐天心听那口音,分明和自己是同乡,心中不由更疑,忽又听灰猿连连呼叫。
  那老人似乎在聆听灰猿的诉说,不时“嗯”、“嗯”答声,好一会那老人又叹口气道:“少年人也会咱们的招式,这倒也罢……唉!倒是那件事,可真难死我了!”
  齐天心听他口气,似乎有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困绕着这老人的心,他对其他的事一无关怀。
  那灰猿又吱吱叫了好几声,老人却理也不理,不住叹气出声。
  齐天心再也忍不住,缓缓上前,从窗口向内望去,只见一个白发飘飘的老人侧对整窗而坐,盘膝闭目,一身土布衣裳已残缺不全。
  齐天心打量那老人数眼,却并未见过。
  室内放着一块块石块,东一块,西一块,显得小屋中更加杂乱,四壁之上污黑万分,那只灰猿倚着老人坐在地上。
  齐天心心中疑道:“这个怪老儿,一个人带一条猿儿隐在深山之中,偏那灰猿又会奔雷拳……”
  他思念未决,那老人忽又自语道:“当年奇翁南天,神尼无忧和老董并世而称,那时候就没听过哪一个比他们还强的人物,老董的死,绝非外人所为——”
  齐天心心中一惊,那老人又道:“我曾怀疑是那奇翁所为,但奇翁一生绝迹武林,我登门求见不成——唉……”
  齐天心默默忖道:“他,他是什么人?竟可和奇翁、神尼等并称?而且……”
  那老人忽又道:“是以,是以最可能是老董自己亲人下毒手!嗯,这一点最为可能!”
  他停了一停又道:“但是,这几十年来,我潜心苦思,说是老大所为吧!又总说不通,说是老二下的手,又有好些地方不可解释,唉!难,这真难死我了。”
  齐天心听得糊里糊涂,但心中隐隐感到这老人所言与自己切身相关,更加倾神相听。
  那老人伸出手来,摸摸身边的灰猿,沉吟了好一会,又喃喃地道:“那日一夜之间,兄弟反目,我千里赶回,却势无可回,唉!这几十年来,可真苦了咱们三人!”
  齐天心心头一震,那老人又道:“只怪我老头迷恋那几张牌,白白混了几十年,不但毫无所成,而且和他们两人分别也竟起误会,上天叫咱们亲爱仇敌——”
  他说到这里,似乎怨天愤地,怒哼一声,右手一掌拍在身边。
  齐天心转目一看,只见右方一大块方石被老人一掌拍中,老人长袖一带,衣袂带起微风,那等坚固的山岩竟成粉末随风而扬。
  齐天心心中巨震,他简直不相信这不起眼的老人竟有这等功力,这种“碎石成粉”的功力虽普通不足为奇,但能到这老人此等地步,齐天心暗忖就是自己爹爹恐怕也不易办到。
  那老人拍出一掌,似乎怒气消了不少,冷然回首道:“少年人你进来吧!”
  齐天心缓缓入屋,那老人头都不抬道:“灰儿说你也学会奔雷拳?”
  齐天心见他态度冷傲,心中大是不悦,他本性高傲,忍不住冷冷一笑道:“晚辈倒奇怪怎么这猿猴也会偷学晚辈传家绝学——”
  他话未说完,那老人蓦然抬起头,双目之中精光暴长,冷冷道:“什么,你的家传?”
  齐天心心中微震,口中仍冷然道:“是又怎样?”
  那老人哼一声,微一沉吟道:“你姓什么?”
  齐天心道:“晚辈姓齐,草字天心。”
  老人冷冷望着他道:“少年人,你干么不敢以真名对人?”
  齐天心怒道:“你说什么?”
  老人冷笑道:“不久前,我曾遇到另一个和你差不多大小的少年,哼!他可比你有出息,问他姓什么,他就没像你一样以假名相对!”
  齐天心怔在当地,半晌说不出话来,却见老人忽抬头凝思,好一会喃喃地道:“看来,他们两人并非亲兄弟了!”
  齐天心忍不住问道:“你——你说什么?”
  老人脸色陡然一沉道:“你姓董,你别装了!”
  齐天心吃了一惊,但他早料到,这老人和自己有密切关系,所以并不太过惊异。
  老人哼了一声,齐天心怒道:“我姓董,也姓齐。”
  老人似乎怔了一怔,齐天心冷冷道:“前辈尚未赐教那灰猿如何也会在下家传之拳法?”
  老人深深看了他两眼,忽然仰天大笑,笑声震屋良久不绝。
  齐天心不知老人此举为何,好一会老人停下笑声,微笑道:“好,好,上天安排,我先后遇到两家后人,也罢,这个谜在我老头心中闷了几十年,今日就说给你这小子听吧!”
  齐天心怔怔不语,那老人此刻却好似寻到了一个可以对谈的伴侣,一脸孤寂之色一扫而空,兴致勃勃的拉着齐天心坐下道:“少年人,你可知我是谁?”
  齐天心摇摇首,那老人笑道:“我是谁,连我自己有时候都搞不清楚。唉!我还是先给你说故事吧!”
  齐天心默默不作声,只听那老人道:“你方才问起灰儿拳招的来历,老实告诉你,这拳招是老夫所授。”
  齐天心呵了一声,不置可否,老人忽然生气道:“瞧你满面不在乎的神情,哼哼,你以为奔雷拳法只有你一家人相传?哼!这猿儿也会打,这套拳法根本就没什么了不起。”
  齐天心见他语无伦次,不由心中暗笑,口中却不作声,老人冷哼了好一会,才接口道:“要说这故事,非得从开头说起,反正咱们闲着无事,你可愿听?”齐天心连忙点首不迭。
  老人思索了一会,声调忽然沉重起来,面上一片漠然之色,齐天心只觉老人脸上流露出一种令人不可抗拒的威仪,心中不由暗暗折服。
  老人道:“四十年前,武林中并立三个盖世高手,想来你也应有所闻——”
  齐天心点首道:“一个是神尼无忧,一个是奇翁南天,还有一个——”
  老人接口道:“还有一个姓董。”
  齐天心道:“这三个人中,功力以何者最深?”
  老人用心思索了好一会才道:“奇翁功力老夫不知,神尼老夫是见过的,她老人家和老董先生各有千秋,很难分上下。”
  齐天心点点首,老人接口道:“董老先生一生行侠武林,声名较隐逸山林的奇翁、神尼要响得多。董老先生,膝下有两个儿子,那年他六十大寿,心中厌烦武林仇杀,于是决心也从此退隐山林。他这个打算确实不错,但是——”
  齐天心猛一抬头,只见老人脸上神色古怪,颔下白髯陡然之间,簌簌无风自动,心中不由一凛——
  被埋藏了几十年的武林秘史,就要露出端倪了……

×      ×      ×

  其心从死里逃生,他用计逃出天魁之手,心中却并无半点得意之情,他自行走江湖以来,所会高人颇是不少,可是像天魁这种令他招招受制的高手,却是绝无仅见。
  他武功虽是传自父亲,但从未见父亲施展过,他边走边想,心中寻思这天魁只怕是生平所见第一高手了,自己一些精妙怪招,威力奇大,然而对天魁,却如石沉大海,不见功效,这主要原因,只怕功力相差太远了。
  他这人沉着多虑,虽在新败之下,并无半点羞怒,激动,犹能冷静分析一下敌我形势,真是天生奇才,如果换了齐天心,八成是和天魁拼命,就算侥幸逃去,此刻也只是在计划如何雪耻出气了。
  其心走了很远,他知天魁纵有通天澈地之能,也不能凭空越过那绝壁深渊,是以暂时放心,他心中想道:“怪鸟客原来就是上次张家口冒充姓齐的阔公子跟班的人,真是出人意料,他和天魁也有关系,他约我决斗,原来安排下这种阴谋,想制我于死命,天座三星在江湖上是何等地位,竟会亲自出手对付我一个无名小卒,这倒是奇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其实他哪知道,从他掌震庄人仪,铁凌官,在张家口和郭庭君、罗之林交手,露出了昔年震骇湖海的绝传功夫“震天三式”,早被怪鸟客许为仅见的对头,这才诱他到了青龙山,想除去他以绝后患。
  其心走着走着,沿着山上小径向东走去,他乱闯乱走,运气倒还不差,竟走了一条捷径下山,他心想兰州城不能再事逗留,便乘夜东行,直往开封而去。
  他这次从中原到了兰州,原本是想弄清楚怪鸟客的来路,而且他知父亲董无公西行昆仑,还存了想和父亲碰面的念头,不然以他如此持重的人,岂会为争名斗气远远跑到西北,想不到几乎丧了性命,这倒是未能逆料。
  其心心想那天魁如果一路赶来,自己真还难以避过,打是绝对打不过的,这东行之路又只有这一条大道,不如先在途中找个地方隐伏几天,等那天魁和怪鸟客都走过去,自己再动身。
  他出江湖以来,虽是小心翼翼,倒还从未退缩过,此时对手实在太强,其心心知硬拼徒然自寻死路,太不划算,不如先避一下。
  次日他经过一个靠山的小村,便装作西行患病行旅投宿下来,他估量天魁及怪鸟客一定还在兰州城内搜寻自己,是以潜伏村中,小心翼翼不露痕迹。
  他内功精湛,装起病甚是真切,北方人宽和忠厚,他投宿那家主人殷殷照顾,其心心内大是感激。
  这日下午薄暮冥冥,村中家家人家炊烟升起,到处一片宁静气氛,忽然山中传来阵阵凄厉虎啸豹吼之声,其心听着豹嚎,蓦然想起数年之前,自己目睹南海豹人伏诛的一幕,他灵光一闪,心中忖道:“对了,这世上似乎只有那青衣怪客能和天魁一拼,甚至可以说是胜过天魁也不一定,我这几日心中惶惶,怎么竟忘了青衫怪客,只道天魁是天下无敌的了。”
  他转念心生一计忖道:“那姓齐的阔小子和青袍怪客关系一定不浅,如说有人能出手抵住天魁,除了青袍怪客而外,只怕再无第二人,只须想法让那姓齐的小子和怪鸟客干上,那青袍怪客岂会袖手旁观?”
  其心并不知青衣怪客和齐天心的关系,他只凭推断,倒被他料得全中,他心中反复忖道:“要想个法子让齐天心出手,以他那种大少爷脾气,这事倒并不困难,只是那青袍怪客和他到底是何关系?若不肯为他树此强敌?这天魁行事阴鸷,功力深不可测,看他模样非杀我不可,我有此大敌,处处惶然不安了,非设法消此心腹大患不可。”
  这时虎啸豹嚎之声渐渐隐约远去,想是这些猛兽已返深山,其心聚精会神,只顾安排一个妙计,好使天魁受挫,不觉天色已黑,其心忽然想起,上次在张家口,齐天心也是要寻怪鸟客霉气,这真是大好机会了。
  他心中盘算一定,不由大感轻松,那主人的孩子捧了两碗稀饭送来,其心这几日来心中都甚惶恐,食不甘味,这时心事一去,竟觉那小米包穀粥竟是又香又甜,他一口气便喝完两碗,只感甚是乐胃。
  这山村村民早起早睡,天一黑便都拥被而眠,节省油灯消耗,其心乘着人们已睡,他悄悄走出屋外,漫步向山行走去,这山脉是祁连山分支,高耸入云,坚岩挺峰,气势也颇雄壮,其心仰望山巅,黑茫茫的只见漫天星辰,也不知到底是山高远是天高。
  他轻吁一口气,心忖道:“那齐天心人虽骄傲凌人,但我总觉他极是亲切,以他好事的性格,我找他帮忙,大概不会被拒绝,只要他肯和我联手,就是青袍怪客不出手,那天魁要想故意逞凶,只怕没有这等容易了。”
  他转念又想道:“我定一个计要怪鸟客和齐天心碰头,如果天魁出手,我出手再帮助齐天心,这岂不是更好?”
  他处处细密,料事如神,就如一个饱经江湖历练的老前辈一样,地煞董无公,一生豪放无滞,视世间毁誉犹江山清风,天际浮云,真想不到会生这么一个足智多谋,城府深沉的好儿子来。
  他漫步愈走愈远,山径分岐极是杂乱,山风疾起,呼啸之声甚是慑人,其心住步伫立,在这夜半荒山,其心并未感到半点恐惧,只是在内心深处,有一种落寞的感觉,近来他已经好几次有这种不解的心情。
  其心默默又吸了口气,空气冷凛清新,他脑子一清,又回复现实来,忽然前面火光一闪而灭,黑暗中一团团惨绿微光闪烁,阴森吓人。
  其心心中一震,暗忖这荒山之中,难道还有什么鬼怪不成,他全身布满真气,站着注视前方,忽闻一阵低沉呼吼之声,接着咔喳咔喳之声乱响,其心略一沉吟,恍然大悟,敢情前面远处是一大群野兽,正在抢食,他心中暗笑自己疑神疑鬼,正想转身回村,突然一个低低的声音道:“五毒病姑明日便可来此,咱们也可交差了。”
  另一个人道:“我们守住这株仙草,等病姑一到,她老人家采去炼药,咱们便可回中原了。”
  其心只觉后来讲话那人口音极是熟悉,他苦思这人口音,那起先发话的人又道:“李大哥,你千里奔波,不辞辛劳,奉秦大哥之命,将凌月国主说动了也便够了,他不过想利用凌月国主来报庄人仪之仇,你却又去请五毒病姑,这人脾气乖张,动不动便要害人,你不怕惹火烧身么?”
  心中蓦然想起,他们所讲姓秦的只怕就是庄人仪庄上蒙面人,此人一身都是秘密,今日鬼差神使,总算又被自己碰上他的使者,万万不能放过了。
  那姓李的叹口气道:“贤弟有所不知,中原武林以天座三星与地煞最负盛名,而我那仇人就是地煞董无公、天剑董无奇两人。”
  另一人道:“所以李大哥你搬弄是非,想引起中原武林和西域对拼,以报私仇了。”
  那姓李的默然不语,半晌才道:“此事说来话长,贤弟生性直率,又未染上江湖气息,此事不知也罢。”
  另一人道:“李大哥,咱们事后到哪去?”
  姓李的道:“我得回洛阳找杜良笠和庄主小姐。”
  另一人道:“小弟想投奔马大侠去,听说马大侠行侠仗义,小弟跟随他做些好事,也不枉父母生我一场。”
  其心只觉此人言语直爽,而且句句都是诚挚肺腑之言,这样赤诚汉子,怎么会跟姓秦的一党。
  那姓李的道:“贤弟千万不可如此,马回回伪善一生,骗得虚名,说穿了贤弟也许会失望得紧。”
  另一人问道:“大哥,你说什么?”
  姓李的道:“马回回是个弑师逆徒此事千真万确,是秦大哥亲口告诉于我,而且还有确切证据,不久他便要被人揭穿,身败名裂。”
  其心心中大惊,他下意识一摸怀中,他从冰雪老人手中抢来之血书,竟然已不翼而飞,他这几日急于赶路躲避,一直没有注意到。
  其心心道:“如果这血书落在姓秦的手中,以他阴鸷狡诈,不知要引起多大风浪,这事几十年来江湖上只怕无人得知,不然马回回怎能树此名望?这姓李的又怎会知道?一定是血书失落到他之手了。”
  其心定神一想,这一路上小心翼翼,绝不可能有人跟踪而竟未发觉,那姓李的又道:“贤弟休要烦恼,令尊临去时托我这个作哥哥的照顾于你,你只管放心,以兄弟身怀异术,前程岂可限量。”
  那另一人道:“小弟是个浑人,一切都仗大哥指点,只是小弟认为咱们引外国人来欺凌自己人,总是不能安心。”
  那姓李的干笑两声道:“这个……这个……兄弟你便不懂了,咱们这……这只是一种手段……嘿嘿……一种手段而已,等咱们自己羽毛已丰,还受蛮子的气么?”
  那另一人道:“大哥既是如此说,小弟虽是不懂,但想来定有道理,小弟一切都听大哥的便是,除了动手替蛮子杀人外。”
  姓李的道:“这才是好兄弟,你那驱兽之术,普天之下岂有第二人,兄弟你可是好好利用,成就非常之名。”
  那人道:“家父传授此术时曾说过,驱兽为恶必遭天遣,这狼血草究竟是什么玩意,每天都得以狼子鲜血灌溉?”
  那姓李的道:“这个为兄的也不知道,反正五毒病姑把这草种交给我们,我们将它种大便交差了。过几天秦大哥从西域回来,咱们便去找他。”
  两人又聊了一阵,其心这才明白,姓秦的原来跑到西域去了,难怪自己遍寻他不着,那五毒病姑又是何人?
  他心中疑云重重,一长身快步上前,走了一会,只见前面山洞之中透出火光,洞前卧着十数只灰色大狼,一只只目光放散,驯服无比。
  他轻身功夫绝伦,里面的人并未发觉,他右掌一挥,洞内灯火立熄,黑暗中那姓李的已迎面扑来,其心微微一闪,飞起一脚,直踢姓李腰间穴道。
  那姓李的身形一挫,堪堪闪过其心攻击,其心右手一颤,五指已扣住对方脉门,他在暗中突起攻击,已是占了先机,两人武功相差又远,对方自然一招施展不住,便被他手到擒来。
  其心冷然道:“你是姓秦的什么人?”
  姓李的中年汉子瞪眼一瞧,立刻两目紧闭,其心伸手一点,错开他经路脉道,姓李的只觉全身酸痛无比,再难忍受,豆大的汗珠碰爆爆出。
  其心这几下动手快捷无比,他顺手将敌人放在一边,忽然风声一起,其心知道洞中另外一人攻了过来,他不避不退,又依样飞起一脚。
  那洞内之中年约三旬,满脸忠厚之色,其心手起足落,只一招又将那人逼入洞中,那人情急之下,一声呼啸,群狼纷纷立起,目露凶光,作势欲扑向其心。
  其心招式一紧,点中对方哑穴,那群狼见主人一倒,便像待斩囚犯一般,一只只颓然卧倒,其心暗暗称怪不已,心想此人驱兽之法,真是不可思议。
  他回头一看,那姓李的已是痛得脸色发紫,其心心一硬冷冷道:“你如果将姓秦的阴谋都讲出来,在下也不为难于你。”
  那姓李的忍不住点头道:“在下认栽了。”
  其心上前一拍,那姓李的全身痛苦一失,隔了半晌不发一语,其心甚是不耐,他摧了摧,只是姓李的似乎面临生死关头,全身发颤不能自已。
  又过了一会,那姓李的道:“目前大势已定,哼哼,亏你也是武林高手,你现在神气活现,不出一月,只怕尸首无存了。”
  其心想不到他考虑半天,竟是说出这种狠话来,他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作势点姓李的五阴绝穴,那姓李的倒也光棍,他摇手阻止其心动作,侃然道:“告诉你也无关系,你知道凌月国主是谁?他就是……”
  他话尚未说完,蓦然一阵狂风,一片淡红色云彩弥漫,其心何等机灵,他迎风而上,立在高起的一块石上,只见人影一闪,一个瘦小的身形直入洞中。
  其心运气全身,只觉并无异状,那层红云却是愈来愈密,山风虽疾,并不能吹散分毫,他定神一看,四周的草木,都渐渐发白,枯萎在黑暗中显得十分刺目。
  其心心中叫苦不已,他不敢再事逗留,连忙飞奔下山,心中寻思道:“只怕是五毒病姑来了,可惜那姓李的刚一吐露真象,便被来人阻住,那红云不知是何毒物,叫人心寒不已。”
  他回到小村中,大不甘心,可是自己血肉之躯,却是无法和那种毒物相抗,他想起适才情景,如果慢了一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的了。
  他又想到这西北之地,怪异之事极多,父亲目下不知身在何方?不禁更是挂念,这一夜辗转难眠,次晨一大早便告别主人,悄悄又向山里走去,走了一个多时辰,走到昨夜所至山洞,只见地下白森森的尽是兽骨,靠洞口倒着两具骨骼,白中透灰,不见一丝血肉,地上也不见血迹。
  其心仔细一看,心想这两具骨骼多半就是姓李的和另外一个人的,姓李的死有余辜,倒是另外那人吃自己制住穴道,这才中毒而死,不禁大为不忍。
  那残乱兽骨,想是那狼群之遗骸,天下竟有如此毒物,能在一夜之间,把血肉化去半点不余,真是骇人听闻。
  其心不愿多留,他心中只是想着:“这五毒病姑是怎么样一个人?她如携毒赴中原伤人,那真是防不胜防,她杀死姓李的多半是为灭口,看来她和凌月国主是一路人啦!”
  他盘算天魁及怪鸟客今日定已走远,想到中原如遭此毒姑蹂躏,只怕最先遭殃的又是丐帮诸侠,说不得只有兼程赶回中原,见机行事。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二十章 狼血毒草
上一篇:
第十八章 青龙山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