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二十回 银凤归来
2021-03-09 13:16:0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李金贵知道父亲一生老实怕事,最近这几天,被修罗门这一闹,只怕已经吓得七荤八素了。
  若是他再晓得这些日子来,所经历的种种事情,只怕会把胆子给吓破了。
  是以他笑了笑道:“爹,一言难尽,以后孩儿会详细禀告您的,现在……”
  李进财低声道:“阿贵,那个大块头,跟个门神样的家伙是谁?”
  李金贵道:“他是孩儿的大师兄。”
  “大师兄?”李进财问道:“那么他是来自玄妙观的?”
  李金贵摇头道:“不是的,爹,我说过详细情形以后再告诉您,以后再说好吧?”
  李进财点了点头,忍不住问道:“刚才走的好些人又是什么人?”
  李金贵道:“他们都是修罗门的弟子,是跟白家作对的!”
  李进财“哦”了一声,道:“阿贵,你得赶快去通知白家,免得他们吃亏,还有那个白……白玉凤姑娘怎么样了?”
  李金贵有些不耐烦,道:“爹,玉凤姑娘很好,不过我也有半个月没见过她了……”
  李进财还待说话,李金贵忙道:“爹!孩儿这就到白家去通知他们……”
  李进财道:“对!快去快回,别让那些坏人得逞……”
  李金贵道:“爹!孩儿这趟离家,可能要二三年之久才能回来。”
  李进财一震,道:“要这么久啊?”
  李金贵颔首道:“孩儿已经找到名师,此去学艺,最少也得二三年,才能够有点成就……”
  他抱着李进财,道:“爹,在这段期间里,孩儿不能尽孝,但望两位老人家多多保重……”
  李进财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眶有些湿润,道:“阿贵,你尽管去吧,只要好好的用心,他日能够出人头地,我们就很高兴了……”
  他压低了声音,道:“走的时候,别告诉你娘,免得她难过,不放你走……”
  李金贵颔首应道:“爹,孩儿知道。”
  李进财紧紧的握住李金贵的手,然后放松,勉强地堆起笑容,道:“阿贵他娘,你尽在那儿烦老师太作什么?人家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呢!”
  李大娘正在跟白银凤和无相神尼说话,闻声瞪了李进财一眼,道:“老头子,你在胡扯什么?银凤姑娘白家的二千金,老师太又是活菩萨,咱们平时就算是求也求不着她们来咱们这破窝里,这回接到了凤凰还能……”
  李进财打断了她的话,道:“好啦!老太婆!你别唠叨个没完好吧!阿贵要跟他们到白家去,你别误人家的事好吧?”
  “什么?”李大娘道:“阿贵这就要走了?怎么连在家吃顿饭,歇一宵都不行?”
  李进财道:“谁说不行啦?阿贵到白家一趟,晚上就要回来的。”
  李大娘道:“哦!阿贵,你一定要回来吃晚饭噢!娘特别为你烧个大蹄膀……对了,最好也请白家三姑娘一道来。尝尝娘做的菜……”
  李进财道:“好啦!好啦!老太婆,人家三姑娘平时吃的是山珍海味,谁要吃你做的菜?”
  李大娘脸色一沉,若非屋里这么多人,当场便会发作出来。
  李进财假装没有看到李大娘的脸色,朝无相神尼行了个大礼,道:“老神仙,多谢你老人家赶到,救了我们,并且还赐给我们仙丹,真不知该如何感激……”
  无相神尼微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李施主太过客气了。”
  她站了起来,道:“贫尼尚有要事待办,不再多留了,就此别过。”
  无相神尼等一行人出了李家,李进财夫妇送到门口,临别之际,李进财尚再三拜托丁中齐多多照顾李金贵,并一再向之致谢。
  丁中齐出身贫苦的樵夫之家,虽然李进财木讷朴实,往往言不及义,但他却极为了解,并为李进财所表现出来的那份深浓的父爱而感动。
  他也再三的向李进财保证,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李金贵,绝不会使之遭到危厄。
  无相神尼等一行七人,离开李家时,由于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并有那昏迷未醒的蓝云被丁中齐扛在肩上,更引起村人的注目。
  那些人都远远的瑟缩在屋檐底下,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们。
  仿佛他们成了瘟神一般。
  村中一片静寂,平坦的黄泥村道上,只有丁中齐走路时,鞋底踏在地上发出的‘啪’、‘啪’声响。
  除此之外,连几条土狗都远远的蜷伏在屋角,没有一条敢发出吠声。
  李金贵在这刹那,突然觉得这个自己生长的地方,变得格外的陌生。
  似乎他这一生中,从来都没有到过这个地方。
  而这群人中,心情最激动的,大概便是金琼华和白银凤了。
  她们挽着手缓步而行,随在无相神尼之后一步之遥,随着距离白家大院越来越近,她们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
  金琼华是忧喜参半的心理,忧的是这回授命进入玄妙观,替李金贵解围,不但没能完全任务,反而因身份的暴露,负伤陷入玄妙观。
  火云魔童蓝云急于找到白嫦娥,于是趋着夜色将金琼华自玄妙观的囚室里携出。
  他以巨毒要胁金琼华,逼她领路,要闯入白家一见白嫦娥,不料半路之上便被修罗门的孙坚石截住。
  蓝云就算没有负伤,也不是孙坚石的对手,何况修罗门的刀阵厉害,根本不容他有逃走的机会,不到半个时辰,便已被擒。
  连同着随着他身边的金琼华,两人一齐被押入修罗门地下宫阙中的秘牢。
  由于修罗大帝金浩入定,林煌和郑君武又率人去搜捕李金贵,杨苓才能趁机将金琼华救走,并且还顺手带走了蓝云。
  就因为这样,白银凤的身份暴露,再也无法以杨苓的面目进入修罗门了。
  金琼华晓得白仪方为人严肃,白银凤既然违犯了门规,这回回去定然会遭无比严厉的惩罚。
  所幸,一代高人、远高中原近三十年的无相神尼,突然出现,不仅解除了她们被蓝云在暗中所下之毒,并且还当场要收白银凤为徒。
  这种料想不到的好事,落在白银凤的身上,怎不令金琼华为之庆幸?
  侧目望去,白银凤那亮丽的皮肤,在阳光下似乎闪放着光芒,她那挺拔的琼鼻,乌黑的秀眉,明亮的黑眸,无一不美。
  但是她的朱唇,紧紧地抿着,双眉微锁,似乎有着浓郁的愁绪。
  金琼华望着这个由自己亲手带大,然后在九岁那年送出去的女孩,忖道:“十年不见,银凤已经长成一个美丽的少女,比起端淑冷厉的金凤和活泼俏丽的玉凤,她是另有一种美,只是她要比她的姊妹更加的辛苦,更加的孤独……”
  她感触地道:“银凤,别怕,奶娘就是拼了这身老骨头,也不能让你受到半点委屈!”
  白银凤摇了摇头道:“奶娘,我不是怕,我只是……只是”
  只是怎样,她说不出来。
  她望着远处那高耸的楼房,只觉胸中充塞着复杂之极的情绪。
  十年之前,她便是由那幢大楼里出来的。
  当时,她抱着极大的信心与决心,准备完成她父亲交付给她的任务,就算是为之牺牲了性命,也不足惜。
  虽然那时她只有九岁,平常一个九岁的孩子,正是在双亲膝下,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她却要负担着整个家族的希望,去完成一件极为艰难的任务。
  因为她自幼便明白,自己出生在怎样的一个家庭,自己的家族,曾经受到怎样的灾祸!
  白家自从昔年遭到修罗门倾巢夜袭,死伤惨重,族中亲友殉难者近百,白仪方身受重伤,白夫人几乎力尽遭难,幸免于难的不到十个人。
  像这种血海深仇,灭门大恨,白氏家族岂能不亟思报复?
  白仪方痊愈之后,苦炼祖父白剑青所传下的神功秘技,然而由于他当年受伤极重,并且‘少阳真解’太过深奥,难以悟解,是以成就不大。
  长女白金凤出生之后,给予白氏家族带来极大欢欣,却同样的带来极大的失望.因为她只是个女孩,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一个女孩是无法继承家族的姓氏,自然也无法肩负起家族的兴衰与荣辱。
  但是白金凤仍然在极为严格的督促与教育下成长,隔了三年,白银凤也出生了,这回带给白仪方更大的失望。
  随着这份失望而来的是,白家的老夫人终于忍受不了心中的忧虑与失望,撒手而去。
  她在临终之际,尚再三的叮嘱儿子白仪方,要替白家雪耻复仇,一定要将修罗门消灭。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白家需要一个新的继承人,将来能将白家的门楣发扬光大。
  白仪方偕夫人和妹妹白嫦娥,当时跪在床前,含泪应允,目送老夫人闭目而去。
  可是命运戏人,等到白银凤三岁时,白夫人又产下一个女儿。
  虽然白家自此有三凤,可是那份重逾千钧的失望,使得白夫人深受打击,认为对不起白氏祖宗,未及一年便郁郁而亡。
  白仪方鳝鲽情深,自从夫人死后,不再另娶,将整个精神都放在计划复仇与培育女儿身上。
  终于在白银凤九岁那年,他所派出去在江湖上的秘探,查出了昔年修罗门的行踪。
  并且当时林煌正派人搜寻门中死亡门人的遗族,准备将遗族中较有根骨智慧的子弟,带回修罗门中,加以训练,以用他日重振雄风的主力……
  白仪方用尽办法,终于查出昔年死于夜袭自家一役中的怒目天魔,有一门姓杨的近亲,生活极为困苦。
  于是他就选中了白银凤,将她连夜送往徐州城外,冒用杨苓的名字……
  事隔十年,白银凤仍然记得当时父亲将自己叫进丹房中,对自己所说的那番话:“银凤,你已经九岁了,也该懂事了,我们一家从十二年前,遭到修罗门的袭击之后,原本是个很兴旺的大家族,一下子死了近百人,你叔叔、婶婶、舅舅、阿姨、姨丈,都是在那次死的,至今家中只剩下这么几个人,像这种深仇大恨,是我们每个白氏子孙都应该铭记于心中的,我这次派你去杨家,作杨家的女儿,目的便是让你能进入修罗门,今后无论是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你都要记住,没接到我的手令,你都不能暴露你的身份,也就是说,当你以白银凤的本来面目回到白家时,便是修罗门灭亡的时候……”
  白银凤眼前一阵模糊,仿佛觉得自己变回了九岁时的模样,而父亲正坐在自己的面前。
  他那清癯的面容虽然和蔼,可是眼中的神情却是那样骇人。
  白仪方沉声说:“银凤,我之不让你姊姊去,是因为她对本门的武功根基很深,造诣不浅,唯恐她会无意中露出形迹来,以致功败垂成,而你妹妹玉凤还太小,不懂得事,所以……”
  白银凤重重的摔了下头,仿佛要将眼前的幻影摔掉。
  她睹忖道:“虽然我并没有完成爹所交付的使命,但是我并不后悔!”是的,她在面临抉择时,也曾想不管金琼华陷身地牢的危险,置她的生死于不顾,而继续隐瞒住自己的身份。
  可是金琼华是自幼将她带大的奶娘,比起她的母亲更是使她怀念。
  因为,她的母亲在她不到四岁时,便已死去,白银凤自此之后的一切生活,都是金琼华照顾的。
  就算是白银凤拟是铁帱的,她也无法眼看着金琼华受刑,而无动于衷。
  不如趁着地下秘宫空虚之际,将金琼华救出来,也可以免去她更多的痛苦。
  何况,除此之外,尚能将蓝云一并带回白氏大院,最低限度也可以算得上一桩功劳。
  因为那火云魔童蓝云昔年曾以童子的身份出现,取得白嫦娥的怜爱,而留在身边。
  其实当时蓝云已经二十一岁了,但是由于他是侏儒,使得他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大。
  为此,他大开杀戒,以苗疆的放蛊之术,与五毒教主蓝蝴蝶所传的施毒之技,暗算了许多想要充作护花使者的年轻侠士。
  那些侠士包含着各门各派,都是当代各派之中的杰出人才,甚而有的还被目为本门的未来掌门继承人选。
  因而那些人陆续的遭到杀害之后,招惹起各派对白嫦娥的怀疑,甚而有人准备向白氏家族报复。
  幸好就在那时,金衣女侠金琼华认出了蓝云的真正面目,而向白嫦娥揭穿。
  白嫦娥羞怒之下,当场以‘少阳神功’击伤蓝云,使他几乎一命呜呼,返回苗疆后,几乎二十年都卧在床上。
  虽然那次各派围攻的危机,由于金琼华的认出蓝云便是武林中以放蛊施毒出名的火云魔童,而获得了解释清楚,消弭下去。
  但自此之后,白家玉女艳名,却传播得江湖皆知,而引来当时刚任修罗大帝的金浩。
  金浩一见白嫦娥,便目为天人,着意追求,却被白嫦娥所拒。
  当修罗大帝金浩得知白氏家族拥有一部‘少阳真解’,能解除以邪道入门者的隐忧时,图谋白嫦娥更急。
  但他使尽各种手段,都无法夺得白姑娘的青睐,终于恼羞成怒,以修罗门整个的力量,作雷霆之一击,夜袭白氏家族……
  所以追溯起来,蓝云可说是导致白氏家族大劫的重要人物。
  白银凤认为如能将蓝云带回,或许白仪方能原谅她提前暴露身份的罪……
  无数杂乱的思绪,在白银凤的脑海闪现,等她听到耳边传来金琼华的呼唤声时,猛一抬头,她发现已经来到自己的家门口。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二十一回 修罗大帝
上一篇:
第十九回 火云魔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