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飞来横祸
2021-03-12 17:51:0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顷刻间,包尚杰与万年青已经拚战了百招开外。
  万年青已是气喘吁吁,守多攻少,虽嫉并未明显落败,但却谁都看得出,已经绝无战胜的希望了,突然,包尚杰大喝一声;“住手!”
  喝声中,人影一闪,已退出一丈外l。
  万年青长长吐出一口大气,道:“朋友,为什么不打了?”
  包尚杰淡淡一笑道:“贵庄高手如云,在下未能在百招之之内战胜老丈,再打下去,必定寡不敌众,在这种情形下,在下正是束手就擒的好,也免得浪费时间。”
  这几句话,听得在场所有的人全感一怔。
  包尚杰原是必胜之局。如今竟然自愿束手就擒,究竟用意何在7包尚杰在众人面前相觑之际,已举步走向原处,重新坐下。
  只见他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在下方才并未完全说明白,难怪各位对在下生疑,此乃人之常情,如果贾庄主此刻心情已平静下来,请容在下把经过情形从头说明,再请庄主明察。”
  贾铁山见包尚杰在这种情形下。犹能如此镇定,不山暗自忖道:“看来此人才智武功,都不是泛泛之辈,倒要谨慎从事,免铸下大错。”
  他不愧是前辈成名人物,强忍着悲伤,脸上虽然笑不出来,语气却已和缓下来道:“包大侠有什么话要说,老夫洗耳恭听。”
  包尚杰略一沉吟道:“晚辈想先问一句话,请庄主回答。”
  贾铁山毫不迟疑的道:“请讲!”
  包尚杰笑了笑道:“如果令郎是晚辈所害的,晚辈走避还来不及呢,岂会有反而进庄送回人头之理?”
  贸铁山被问得顿时呼吸一窒,顿了顿道:“那么你就说说是如何得到这木匣的?”
  “晚辈先前说过,是受人所托。”
  “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中年人,据晚辈观察,应该也是一位武林中人。”
  “可问过他的姓名?”
  “那人当时已身受重伤,只嘱托晚辈把这木匣送交庄主,等晚辈再欲仔细盘问时,他已经气绝身亡了。”
  田铁山低头沉吟了半响,然后抬起头来再问道:“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包尚杰道:“就在昨日傍晚,当时太阳尚未下山。”
  “什么地点?”
  “大约高贵庄十几里路的一处山脚下。”
  “既是如此。包大侠为什么不在昨晚把木匣送来?”
  包尚杰叹了口气道:“晚辈离开现场后,忽然天降大雨,久久不停,只好就在附近民家借宿一宵。”
  贾铁山低头沉吟。
  他边听边观察包尚杰的神色反应,似乎看不出什么破绽,也就是说,对方说的,应该是句句实言,多时,他才又问道:“那人死了以后呢?”
  包尚杰道:“当时四下无人,晚辈料想不可能有人替他收尸,又不忍他曝尸旷野,只好掘土将他草草掩埋。”
  “那地点包大侠可还记得?”
  “事情发生不到一天,又有山路可循,晚辈自然记得。”
  “可否带老夫前往一观?”
  “那太好了,如果庄主能亲自前往现场一趟,胜过晚辈千言万语解释。”
  忽听站在贾铁山身旁的贾玉莲道:“爹,郊外不比庄里,万一这位包大侠……”
  下面的话。不外是担心包尚杰趁机逃脱,只是不便接下去而已。
  包尚杰朗然笑道:“姑娘心细如发,难免会有这种顾虑,可惜姑娘看错了人。”
  贾玉莲娇靥泛出绛霞。小声道:“包大侠,你该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包尚杰一挺胸道:“也罢,在下一向以诚待人,凭贵府的声誉,在下很相信得过,那就请先点了在下的穴道吧I”
  姑娘家到底面嫩,心中亦甚羞愧,贾玉莲双颊又是一红,哪里还能说出话来。
  贾铁山惜名甚于惜命,被包尚杰这样一说,反而不好意思真点对方的穴道,万年青看出主人的心意,生怕主人一时豪放大方,上了包尚杰的当。
  当下,他哈哈笑道:“包大侠光明磊落,照理我们实在不该再向你下手,但话由包大侠亲自说出,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话,大步向包尚杰走去,包尚杰微微一笑,双手一背道:“用不着客气,请下手就是
  万年青手起指落,闭住了包尚杰全身七处穴道,然后抱拳道:“得罪了1”
  包尚杰只是哲时无法施展武功。行动并不受多大影响,他站起身来道:“在下为各位带路。”打消去意,贾铁山一招手,带了八名家丁,浩浩荡荡,在包尚杰的带路下,向庄外奔去,大家脚程都快,片刻间就到了事情发生地点,看附近情形,果然与包尚杰所描述的完全一样,一座新土隆起的泥堆,就在一棵大树之下,其中两名家丁,不待吩咐,便一齐动手向那土堆挖掘起来。
  不大一阵工夫,土堆掘开来了,果然现出一具尸体,但,不是人的尸体,赫然是一条死狗,包尚杰心头一震,萎时脸色大变,这是怎么回事?
  太令他意外了?
  贾铁山双目圆睁,再也忍不住,大喝一声道:“好小子,你还有什么话说?”
  就在这时,一阵巨大的响声,由头顶传来。
  众人立即抬头向上望去。只见正有一棵大树,从半天中,折干倒了下来。
  众人齐齐急闪,四处奔去,一条人影,从一旁疾掠而至,探手便向包尚杰抓去,中喝道:“快随老夫走!”
  那人因未料到包尚杰穴道已被制,拉得包尚杰身形一倒,却无法把他带走。
  就在这一缓之间,万年青已回身掠到,右后一探,便将包尚杰抓住。
  此刻,这位老人在气恼之中,已使出全身功力,五指落处,竟深深的抓入包尚杰肌肉之内。
  包尚杰痛得大叫一声。
  贾铁山亦急向来人扑去,来人在一带之下,未能带起包尚杰,紧跟着贾铁山的掌力,又像泰山压顶般袭到,为了保命,只得放开包尚杰,然后左掌一翻,硬接了贾铁山一掌,两人掌力一接,砰的一声,贾铁山的身形被挡得一顿。
  而那人却仗着掌力反击之力,身子一弹,射入密林之中,一闪而没。
  贾铁山身形再纵而起,吼声中紧紧追了下去。
  随来的八名庄丁,也在呼喝声中,有四人随在庄主身后追了下去,另外四名庄丁,各各亮出兵刃,向四周一散,分据四角落,把万年青和包尚杰护在当中。
  八名庄丁,都是贾铁山的得力手下,人人江湖经验丰富,应变迅速,事情发生得快如闪电,他们的措施仍能一丝不乱。
  万年青松开抓住包尚杰的手,手指之间,已是鲜血淋淋,一片殷红。
  他担心有人再度前来劫走包尚杰,当机立断,扶起包尚杰,一挥手道:“走,我们先回庄去!”
  身形一起,在四名庄丁护卫之下,很快便回到桃林山庄。
  现在,万年青对包尚杰已不再客气,把人重重往地上一摔,连对方的伤势也不过问,任他流血不止。
  他的确气极了。
  包尚杰只能咬紧牙关,大气不吭一声,当前的情势变化,也实在教他无话可说,百口难辩,因为连他自己都已开始怀疑昨天的所作所为,幸好,他功力虽然被制,手脚尚能自由活动,当下自己动手,撕开裤管,掏出随身药物,自敷自扎,止住了血。

×      ×      ×

  贾铁山回来得极快。
  看他气得发白的脸色。就知道并没逮住那人,说不定还没讨得好处。
  他一回来,就坐在大厅吩咐带人。
  包尚杰很快就被摔在贾铁山脚前。
  贾铁山已顾不得保持风度,暴喝道:“姓包的,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还不快快把实话说来。”
  包尚杰勉强支持身子,盘膝坐在地上,先望了贾铁山气无可出的样子一眼,才冷笑道:“你如果认为在下先前说的不是实话,那么在下就无话可说了,反正我已落在你们的手中。你们看看着办吧!”
  贾铁山闯荡江湖数十年,平生讲究的是豪情义气,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顾,此刻,这位年轻人竟然毫无惧色,也不免起了怜才之心。
  他虽然怒气冲天,却还不失理智,以他的身份,在这种人物之前,不得不有所矜持,双眉一皱,却不知该如何再逼问下去。
  包尚杰不等贾铁山开口,再度冷笑道:“凭你贾庄主在武林中的身份,总不能用恶毒的手段强人所难吧!”
  这正是贾铁山此刻踌躇不决的心事,却被包尚杰一语道破。
  贾铁山的神色一凝。
  旁边的万年青接过话:“好一张利口,就算庄主不惩治你,老夫可不管那一套,现在就让你尝尝老夫鹰爪搜魂的厉害。”
  他边说边大步向前,直逼包尚杰。
  包尚杰心头暗凛,事到如今,他除了咬紧牙关硬撑,别无他法。
  忽听贾铁山叫道:“慢着!”
  万年青回头问道:“庄主,今天的事,不能一概而论,这小子太奸滑了!”
  贾铁山摇头一叹,道:“年青,别忘了我贾铁山还是贾铁山。”
  万年青不敢再说什么,狠狠瞪了包尚杰一眼,退回一旁。
  包尚杰朗朗一笑道:“贾庄主果然不愧是贾庄主,就凭这一点,你的字号在江湖上总算没被人白叫。”
  贾铁山当然听得出,对方这几句话,把他扣得更死了,他明知对方存心狡猾,硬就是拿他没办法,也改不过口来,气得挥手道:“找个地方,先把他关起来。”
  桃林山庄虽是豪门巨第,却没有什么地牢设备,只有一座储存食物的地窖。
  于是,那地窖就成了包尚杰的囚房。

×      ×      ×

  关好包尚杰,又饬退其他的人,大厅中只剩下贾铁山和万年青主仆两人。
  贾铁山指指身旁一张椅子道:“年青,你也坐下,我们好好计议一下。”
  万年青落了座道:“庄主,您也太好说话了,那小子明明是拿话扣您,您却还是让他遂了心愿。”
  贾铁山摇了摇头道:“事实并非如此。老大看得出,在那小子身上,根本不可能问出什么结果,如果动上手,又问不出什么来,那就不如不动手的好。”
  万年青怔了怔道:“庄主,您看出什么端倪?”
  贾铁山心事重重的紧锁着两道浓眉道:“那小子可能没说假话。”
  万年青默默的沉思了半晌道:“依老奴看,那姓包的大不简单,庄主如果将人比人,很可能就上了他的大当。”
  贾铁山摇摇头道:“事情当然可以解释成是他事先的安排,但其中有一疑点,却又无法解释。”
  万年青道:“哪一疑点?”
  贾铁山顿了顿道:“他本来可以安然脱身而去。但他却没有利用那机会,这一点就令人不得其解。”
  “庄主说的是?……”
  “在他将木匣交给老夫时,大可立即告退,但他当时不但没利用那机会,反而要老夫当面把木匣打开,而陷自己于被人怀疑的地步,以他以后表现的聪明才智,怎可笨到自找麻烦呢?”
  贾铁山话声微微一顿。又道:“如果,他在门外把木匣交给你,自己并不进来,岂不更好,但他偏偏却要进来,年青,这些疑点你又做何解释?”
  万年青睁着两眼,却不知如何回答,贾铁山接着道:“所以,老夫认为,可能他真不知道木匣里装的是什么,由此椎想,他必定也是中了人家的圈套……”
  其实,贾铁山说这些话时,也只能算是照理推断,并无绝对的把握,因之,语气并不十分肯定,万年青不置可否的道:“人心难测,江湖位俩又是日新月异,层出不穷,依老奴的看法,我们还是不能放过。”
  “我们留下他可以,但也不可太难为他,必须留下退路。”
  万年青内心似乎颇不以为然,不过,在庄主面前,他也不能反驳,只好勉强应了一声“是”,贾铁山长叹一声道:“看今天的情形,对方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凭我们目前庄上的力量,只怕不足以应付未来的变化,你现在就马上替老夫跑一趟龙虎堡,请齐大堡土相助一臂之力。”
  万年青站起身道:“庄主说得是,老奴现在就去。”
  说着,躬身一礼,转身大步向厅外走去。
  眼看万年青即将走出大厅,贾铁山忽然想起一件事,叫道:“回来!”
  万年青止步回身,问道:“庄主还有什么吩咐?”
  贾铁山放低声音道:“昆儿被害的事,暂时尽量别让齐二小姐知道。”
  万年青点了点头道:“老奴知道了。”
  齐二小姐齐风云,正是贾铁山被害爱子贾玉昆的未婚妻,如今贾铁山提起这事,连万年青也不免黯然神伤。

×      ×      ×

  万年青走后,贾铁山仍没回到后院去,因为爱子遇害的事,他一直没敢让老伴知道,女儿贾玉莲和所有下人,也都始终瞒着老夫人。
  他独自伤情的在大厅中发了一阵呆,再转到关禁包尚那间地窖看了一看,地窖外面派了八名庄丁,分班看守,可谓戒备森严,包尚杰除了穴道被制,并未上绑。
  贾铁山少不得要问包尚杰几句话。
  但此刻的包尚杰,竟然是百问不答,似乎已一切听天命了,贾铁山自然也是无可奈何,只好转回书房,好不容易挨到天黑,算算时间,到龙虎堡求援的万年也该回来了,此刻,贾铁山反而更是坐立不安了。
  忽然人影一闪,贾玉莲走了进来。
  贾铁山一直根疼爱这个女儿,但此刻由于心情衰伤悲怆也就懒得理睬,贾玉莲走近前来,手扶父亲肩头,柔声道:“爹。您老人家好像一整天都没回后院去,别太难过了保重身体要紧。”
  贾铁山叹口气道:“我是担心你娘……”
  “可是这样下去,反而更会使娘觉察出家中发生了事情。”
  忽听大门外传来一阵马嘶之声,贾铁山顾不得和女儿多说,站起身来道:“一定是龙虎堡来人了,你快回去陪陪你娘,我该到外迎接龙虎堡的客人。”
  他刚走出书房,人还没迎到大门口,只见一名庄丁神色慌张的由身后奔来,叫道:“禀庄主,不好了1”
  贾铁山吃惊的问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是……后面地窖里出了事。”
  “到底怎么样?”
  “庄主去看看就知道子。”
  贾铁山匆匆正耍奔向地窖,大门外已有人朗声道:“贾兄,小弟来了,你一定等得很急了吧?”
  贾铁山顾不得再到地窖,一见来人,连忙快步迎了出去。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二回 扑朔迷离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