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少年英侠
2021-03-12 18:03:1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二堡主孙怕虎离座而去。
  包尚英听说贾铁山来了,又缓缓坐了下去,但脸色仍是一片铁青,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孙伯虎陪同下,贾铁山已进入大厅。
  贾铁山看了大家一眼。先向各人一抱拳,算是见礼。
  然后,他缓缓的向包尚英座前走来。
  齐飞龙深恐包尚英对贾铁山猝施毒手,闪身高座,半途迎住贾铁山,把臂笑道:“贾兄,请这边坐!”
  然后强拉着贾铁山,在自己身旁坐下,贾铁山再望望众人,轻咳了声道:“事情谈得如何?”
  齐飞龙摇了摇头,贾铁山站起来,向包尚英一抱拳道:“包少侠。老夫对令兄的事很是抱歉!”
  包尚英没好气的道:“抱歉就算了么?”
  贾铁山口气也不算好,道:“包少侠,咱们也不用拐弯抹角,借题发挥了,就请你直道来意吧!”
  听贸铁山的语气,似是和齐飞龙等人有着同样的看法,认为包家兄弟是在演双簧。
  包尚英冷笑道:“交出家兄来,万事好说,见不到家兄,那就请你贾庄主出去,和在下走个三招两式,如果证明在下没资格向你要人,在下立刻就走,家兄死了算是白死。”
  贾铁山豁然笑道:“包少侠既然看中了老夫这条老命,老夫想逃也逃不掉的,那就只好奉送给你了!”
  他一生闯南走北,是条铁铮铮的汉子,虽然明知道这少年人身手奇高,也实在忍不下这口气。
  包尚英离座而起,来到大厅中央一站,道:“贾庄主请赐招!”
  贾铁山应声而起。
  齐飞龙连忙一手拉住,笑道:“贾兄,包少侠已和敝堡叫过阵了,你远道而来,这第一阵就让给敝堡吧I”
  说着,以目向三堡主杜百胜示意。
  二堡主杜百胜身形一晃,已抢先向包尚英走了过去。
  包尚英心里有数,反正今天一动上手,便是不了之局,谁先出手都是一样,所以,他并不坚持非贾铁山出场不可。
  于是,望着杜百胜点了点头道:“在下久仰杜三堡主力大无穷。可以生裂虎豹,不过在下也练就几成蛮力。三量主尽管出手,不必客气。”
  三堡主杜百胜倒是很有礼貌的一笑道:“包少侠远来是客,在下理当奉让先机。”
  包尚英不再谦让,双肩一晃,欺身直上,右手一举,当胸击出,当真是不动则已。一出招就快得有如电光石火,令人目不暇接,杜百胜照样也身手俐落,暗中一提丹田真气,突然闪身让开,却不曾还手。
  包尚英微微一笑,道:“三堡主,请不客气,否则你就没有再出手的机会了。”
  紧接着欺身而上,右手虚空击出一掌,疾奔杜百胜胸前,他这一掌,力道惊人,掌力吐出,划起一股破空啸声。
  杜百胜暗笑一声;“好小子,你要和我拚力气,那就自讨苦吃了。”
  当下,也劈出右掌,使出一招“迎狼拒虎”,硬接对方掌势。
  两人掌力一接,蓬然一声大震,大出众人意料之外。
  力大无穷的三堡主杜百胜,竟然被震得向后连掉两步。
  再看包尚英,居然屹立如山,纹风未动。
  杜百胜站稳脚步,望了一眼,暗忖道:“看他貌似文弱,想不到内力竟是如此强劲,看来非要和他硬拚不可了。”
  原来,杜百胜先前是心存仁厚,并未使出全力,虽被击退,心里却是不服。
  “包少侠,你也请接在下一招试试!”
  话声中,疾扑而上,举手一拳,劲力有如拌出倒海而来,“来得好!”
  包尚英硬是挥拳迎了上去,两人劲力再次相接,这次各自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
  表面止看,这一招似乎难分上下。
  不同的是,包尚英被震退之后,仍然气定神闲,好比没事人似的,而杜百胜则是脸孔发白,气喘如牛。
  大堡主齐飞龙睹状之下,不由暗暗吃惊,忖道:“看来若是再打下去,三弟可要吃上大亏了。”
  心念转动中,场中两人早已一分又合,拳来脚往的展开了缠斗。
  包尚英着着进逼,攻势越来越猛。
  渐渐,杜百胜已无还手之力。
  谁都看得出,若再打下去,杜百胜非伤在对方手下不可,说不定还要一命不保。
  情势逼迫下,其他四位堡主,早巳暗中各自运功蓄势,以便俟机出手相救,只听一声冷笑!
  再一声闷哼!
  两条人影突然分开。
  众人齐齐望去。
  只见杜百胜怒目圆睁,举掌作势,站在那里不动。
  而包尚英却一连退下好几步,这情形看来好似杜百胜占了上风,但却听包尚英道:“现在贵堡应换一名高人上来了!”
  众人再凝目向杜百胜望去,这才看出杜百胜神情不对。全身都在轻微的颤动,丁布衣晃身而出,拉了杜百胜一下道:“三哥,你怎么了?”
  一言束毕,杜百胜已身子一斜,倒了下去。
  所幸丁布衣出手快,及时扶住,把人抱回座上,道:“三哥受了重伤?”
  包尚英冷声道:“他的伤并不重,只是被在下封住了几处穴道,十天半月之内,绝对死不了。”
  贾铁山眼见杜百胜为自己的事伤在包尚英手下,内心大感过意不去。
  于是他怒笑一声。道:“包少侠,令兄为虎作伥,咎由自取,你不去找那杀人灭口的真凶算帐,反来此地无理取闹,老夫今天就和你拼了!”
  —个虎跳,急射而起,直向包尚英扑去。

×      ×      ×

  大堡主齐飞龙因心念杜百胜伤势,注意力分散,闻声欲待拦阻,已来不及,不过,贾铁山到底是成名老英雄,并未直扑直上,他及时收住前冲之势,先行抱了抱拳道:“包少侠,你先请!”
  包尚英冷笑道:“在下今日若不能救出家兄,你们也别想讨得好去,你正是罪魁祸首,先收拾了你,再向他们要人也是一样。”
  双肩一晃。欺身而上,当头一掌劈出,贾铁山左手疾迎,使出看家本领金刚散手,反向对方脉门扣去,包尚英忽然掌势一偏,接着身子一旋,掌势也随即一变,切向贾铁山腰胯之上。
  贾铁山冷笑一声,一式“随风摆柳”,双脚不动,上身一左一右,让开掌势,接着右掌横里穿出,袭向包尚英肘间“曲池穴”。
  两人一交上手,你来我往,就是十几招下来。
  贾铁山赖以成名的一百零八式“金刚散手”,施展开来,刚中带柔,柔中有刚,有如长江大河,源源不绝,这也正是他的看家本领。
  这时,包尚英的掌法,也随之一变。
  他对付三堡主杜百胜时,因对方力大无穷,他用的也是强攻硬打,现在贾铁山的金刚散手,刚柔相济,他照样也使出一套刚柔相济的招势,与对方共争短长,他似乎有意不讨对方的便宜,必以其人之长,相与对抗,又似乎有意卖弄自己所学的渊博,也因而隐瞒了自己的所长,这时,大堡主齐飞龙正在为三堡主杜百胜解穴,可惜他就是无法解开,他心头大惊之下,回头向场中望去时,贾钦山和包尚英二人已对拆了三十招以上,正打得难分难解,渐渐的,贾铁山已被包尚英奇诡凌厉的招术,逼得连连后退,几乎已无还手之力,贾铁山这时才真的明白,自己数十年来的享誉武林,只是运气奸,未遇上真正的高手而已。
  他心惊之下,不由双眉耸动,起了舍命一拚之念,大喝一声道:“少午人,小心老夫要施毒手了。”
  生死关头,仍不失光明磊落,足证贾铁山不失是位人人尊敬的正道人物。
  包尚英朗声道:“在下久闻贾庄主金刚掌中的—招‘西天迎佛’无人可挡,正有心领教,你就放手施招吧!”
  话声中,掌势一收,自动向后退了三步,静立不动,只待对方出招。
  贾铁山舞动双掌,幻起一片白光,接着一声如雷的大喝,双掌势如穿云急电,向包尚英袭来,包尚英双臂一分,迎向贾铁山的掌影。
  两条人影乍合即分。
  贾铁山一齐闷哼!
  只见他踉跄向后摔出四、五步,还是站脚不住,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包尚英却稳站当地。气不出声。
  只见他面不改色,冷声道:“贾庄主享名江湖数十年,原来也不过如此,你已中了在下的‘离心指力’,生死操之在我了。”
  接着又冷冷的笑道:“各位还不快快把家兄交出,难道真要在下痛下杀手不成?”
  齐飞龙岂能忍得下这口气。刚要振臂而起,但见金刀无敌独孤一鹤摇手止住,道:“齐老弟稍安勿躁,让老夫与包少侠说两句话如何?”
  齐飞龙总算暂时压住了怒火,独孤一鹤大步走向前,抱了抱拳,道:“老夫独孤一鹤,请问包少侠可是来自海外仙山无名岛?”
  包尚英双目射光,哦了一声道:“老前辈知道无名岛?”
  独孤一鹤肃容道:“二十五年前,老夫偶游海外,途遇风浪,幸蒙无名岛主相救,在岛上住了一天,并蒙岛主夫妇亲切款待,隆情高谊,至今未敢忘怀,因知岛主姓包,才想到少侠可能是无名岛来的。”
  “不错,在下正是无名岛来的。”
  “但不知少侠与无名岛主夫妇日月双星,是如何称呼?”
  “正是堂上双亲。”
  “老夫先问令尊令堂侠安!”
  独孤一鹤喜孜孜地一笑,道:“齐老弟,请过来,老夫替你们双方引见引见。”
  齐飞龙立即应声而出。向包尚英拱手道:“久仰久仰!”
  他嘴里虽这么说,其实对“无名岛”这地名还是第一次听到过。
  包尚英也还了一礼,道:“彼此彼此!”
  独孤一鹤哈哈大笑道:“包少侠请回座!”
  包尚英略一沉吟。道:“老前辈到过无名岛,且受过家父款待,便是无名岛故人,老前辈金面,晚辈不敢不买,但家兄之死,事关重大……”
  话声微微一顿,接着叹口气道:“也罢,晚辈就看老前辈金面,今天放过他们,给他们半个月时间,还我一个公道!”
  说完话,不待独孤一鹤去示什么,转身大步向厅外走去,大堡主齐飞龙急叫一声:“包少侠!”
  包尚英根本不子理睬,脚下反而加快,霎时出了大门。

×      ×      ×

  众人眼看包尚英的身影在大门外消失。
  独孤一鹤神色凝重的摇头道:“齐老弟,别想留他了,我们还是好好的利用这半个月的时间吧!”
  二堡主孙伯虎大叫道:“我就不相信留不住他!”
  说完,举步向外追去,独孤一鹤忙道:“除非大家拉得下脸合力对付他一个人,否则,无名岛的‘九转天罡玄功’,真元内力运转不息,百用不竭,纵然以车轮战对付他,也绝对打败不了他。”
  齐飞龙立即喝道:“老二回来。”
  孙伯虎人已到了大厅门口,只好止步回身,道:“就这样让他扬长而去,小弟实在心有未甘。”
  独孤一鹤道:“孙老弟,不甘又有何用,当年,老夫在无名岛就领教过他们的武功,无名岛主擅用一种打出手的兵刃,叫着‘如意金轮’,居然能收放自如……”
  孙伯虎一怔道:“什么叫收放自如?”
  独孤一鹤记忆犹新地道:“就是出手之后,仍能随手收回,那次老夫可算是开了眼界,在当今武林,绝对找不出第二家。”
  “独孤兄可曾和无名岛主比试过?”
  “只能算是领教过。”
  “结果如何?”
  “在岛主手下,只走了一招半,就落败了,这还是岛主存心客气,先让了一招,不然,若真动起手来,根本不会有出手的机会。”
  “可是这姓包的如何能跟他父亲比?”
  “很难说,刚才杜三堡主和贾庄主还不是照样落败了么?”
  齐飞龙叹了口气,道:“他们二位被制的穴道力又怎么办呢?”
  独孤一鹤道:“现在只有好好照顾他们了。”
  李振东气得大叫道:“那小子实在不是东西。出手毫不留情。”
  独孤一鹤淡淡一笑道:“李老弟,要是你的兄长遇了难,那时你的心情又是如何?老夫倒觉得他年纪轻轻,已是极尽容忍之能了。”
  接着,自言自语的道:“这次事件,包尚杰如果真是死于非命,说不定就是燎原之火,武林道上就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众人不难明白他这几句话的弦外之音,如果无名岛果真倾岛而米,其后果自是不堪设想的。
  这时,大家反而忘了那批对桃林山庄找碴而来的人,忧心忡忡的,反而是如何对付无名岛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四回 雌雄玉佩
上一篇:
第二回 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