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巫山二怪
2021-03-12 18:18:4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一夜,包尚英睡得又香又甜,一觉醒来,外面已是日上三竿,披衣起床,才知道西门玉霜曾到他房中来过,因为桌上留了一张字笺,另外还留了两样东西,是一小瓶药粉和一块小银片。
  包尚英见下那字笺,对西门玉霜的锦心绣口,又多了一层认识,微微一笑,收拾了一下,便直向天魔手袁多才藏身之处赶去。
  他这次足有备而来,来到那间茅屋外的树林前,缓下身形,轻咳了一声,然后向林内走去。
  前晚,他在林中一棵人树上,窃听了天魔手袁多才一伙三人的谈话,却不曾接近那间茅屋,因之,也没看出茅屋附近的诸般设施。
  此刻是白天,包尚英一通过那片树林,便看出茅屋四周,竟然暗中排列着奇门阵式。
  他不禁悼然一惊,暗道:“真庆幸前晚不曾贸然接近茅屋,否则,夜暗之中,一时不察,岂不就被困在阵式之中!”
  他很快便把茅屋四周观察了一遍,同时也深深赞佩天魔手袁多才的高明,难怪他几十年来能履险如夷,盛名不衰。
  原来包尚英虽然在海外的“无名岛”长大成人,但由于堂上双亲,乃是奇人中的奇人。
  尤其他的父亲,更是胸罗万有,学富五车。
  包尚英在这种环境之下,对奇门遁甲之学,自然也曾修习过,如今是白天,袁多才在茅屋四周的禁制设施,还难不倒他,他把那奇门阵式打量一遍后,便已了然于胸,接着俯身从地上拾起七粒小石子,拿捏好方位抛了出去。
  别看这七粒石子,居然能将奇门阵式的门户敲开。
  包尚英淡漠一笑,很快便直达屋前,到了门首,他止步朗声道:“在下包尚英,前来拜候袁老前辈!”
  屋内无人应声,包尚英礼貌已过,便不再犹豫,单掌向前轻轻一推,发出一股柔和的掌力,大门“咿呀”一声,被推开了半边。
  他吸了一口真气,立掌护胸,举步向屋内走去。
  这座茅屋,只有一间大通间,一目了然,确是没有人在。
  屋内有三张木床,各占一方,中间摆了一张方桌,房中各物,各适其位,毫不零乱,包尚英并未翻动他们的东西,靠着桌旁,坐了下来,目的是守株待兔,就在刚坐下不到半盏热茶光景,外面树林中传来脚步声。
  包尚英料想是天魔手袁多才回来了,立即蓄势戒备,以防万一。
  但,过了半晌,却不见有人进来,包尚英因弄不清状况,只好来到门后,暗中向外偷觑。
  偏偏却看不到人彭。
  又过了片刻,才听树林中传出低语声。
  首先是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咱们要动手,就快动手吧,那老鬼就快要回来了。”
  另一个的声音更低,包尚英根本无法听清,不过他已心里有数,原来对方也是来找天魔手袁多才的,面且不怀好意,包尚英暗道:“世间事,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天魔手把紫玉佩弄到手,他的行踪,除了碰巧被我摸清之外,想不到还有另外的人摸到了他的底……”
  他决定暂时不对外面的人采取任何行动,且暗中看看对方要如何对付天魔手。

×      ×      ×

  不久,树林中的两人,已现身而出,可能他们真已查明天魔手已不在屋中。所以行动毫不慌张,这两人全长得一身怪相,一样的瘦,一样的高,穿着同色的麻布大褂,唯有脸形则完全不同,一个是上宽下窄,眼大嘴小,一个是上窄下宽,眼小嘴大。
  原来这两人竟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巫山二怪,他们是同胞弟兄,嘴大眼小的是老大高山,嘴小眼大的是老二高水,老二高水因为嘴巴太小,是名副其实的樱桃小口,所以说出话来显得阴阳怪气,这时,老大高山举目打量了一眼,接着出手指指点点,并且边指点边解释,显然是在解释如何通过门外的奇门阵式,老二高水投再开口,只是不住点头,又过了一会儿,老大高山已交代清楚,两人同时扬手发出一样东西,老大高山手中发出的是一道红光,老二高水发出的是数道白光,分别射落在屋顶上和屋子四周,包尚英不知他们在捣什么鬼,他们打的红光和白光,似乎也没发生什么异状。
  尤其令包尚英困惑的,是二怪并未进屋,竟然转身而去,屋外随即又沉寂起来,不久之后,树林中又传来脚步声,接着人影出现,这次现身的是三个,一个是鲍阴山,一个是那说话像连环炮的家伙,另外则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小老头儿,不消说,这其貌不扬小老头儿就是天魔手袁多才了,上次是在夜间,包尚英只见过袁多才的背影,正面相见,这还是第一次,若论袁多才的面貌,实在平凡得毫无半点突出之意,正是最易易容化装的那一型,怪不得这多年来,他都能履险如夷。
  对方三人一路行来,有说有笑,好像快乐的不得了,突然,天魔手袁多才脸上笑容一凝,双臂一探,阻住了另两人的前进之路,目光盯注在包尚英所抛的那几块石子之上。
  那几块石子所在的位置,太巧妙了,竟把原先排布的奇门阵式中的生门,在敲开之后,又统统闭死。
  如此一来,原来的阵式,不但并未破去,反而产生了另一种威力,把要进去的人隔绝在屋外,天魔手袁多才为人机警无比,微一沉思,暗笑了一声,回头就走,另两人也随在他身后。
  包尚英想不到袁多才居然毫无争强好胜之心,正要飞身而出,蓦地,树林内发出一阵鬼哭狼嗥般的怪啸之声。
  那鬼哭狼嗥之声一起。听得人不寒而栗,有如置身鬼域之中,天魔手袁多才等三人显然也颇为震惊,闻声之后,立刻止住身形,各自凝神而立,严阵以待,包尚英内功精湛,初闻那怪啸之声,并未放在心上,听了一阵,才渐渐觉出不对。
  但闻那啸声一起一落之间,似是有一种无形魔力,影响了他的真气运行,全身的真气内力不但无法凝聚,反而有阵阵消散的感觉,他不禁凛然心惊,暗自忖道:“这是什么功力,如此厉害!”
  于是,他不得不再吸了一口气,运集内劲抗衡。
  那怪啸之声并未继续多久,便自动停了下来,包尚英长长吁了一口大气。止住厂那颗几将脱腔而出的心,谁知刚刚心跳缓和下来,接着竟又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他立即掏出一粒随身携带的“宁神丹”,投入口中,总算稍好了些,就在这时,只见原先现身过的那两名怪人,已再次现身出来,挡住了天魔手袁多才三人的去路。
  同时,在那对怪人之后,又多了九个同样身穿麻衣的汉子,各守方位,围成了半月形。
  只见天鹰手袁多才双拳一抱道:“两位可是巫山双侠?”
  大怪高山冷森森的嘿嘿笑了几声道:“用不着尊驾抬举,我们正是巫山二怪。”
  巫山二怪的名号,过去真还不一定吓得倒天魔手袁多才,可是现在袁多才却不得不对巫山二怪刮日相看,重新估计。
  因为,奇门阵式中的那几颗石子,有如无数利刃,插在他心头上,教他不得不心惊神夺,但天魔手袁多才毕竟是久经大风大浪的老江湖,心惊肉跳之下,表面上却仍能保持着镇定,淡淡一笑道:“高大侠,如此盛气而来,不知有何见教?”
  二怪高水一声怪笑道:“姓袁的,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
  袁多才面现莫名其妙神色,讶然道:“阁下就明讲出来,不是更直接了吗?”
  大怪高山面孔一板道:“真人面前别说假话,快快把得自黑凤凰手中的紫玉佩交出来,否则,你该知道我们兄弟的手段。”
  袁多才哈哈一笑道:“两位该是找错人了吧!什么紫玉佩,我们从来就没听说过。”
  他面无惊容,一片问心无愧的神色,看得巫山二怪似乎也不得不信他并没说假话。
  二怪交换了一下目光,像是彼此在询问对方:“是否真的找错了人?”
  但高山很快就怪笑了一声道:“老小子,你骗不了我们!”
  袁多才笑着摇头道:“两位果然是找错人了。”
  话声微微一顿,接着一抱拳道:“在下关镇西,这二位是在下的结义兄弟,一位叫鲍阴山,一位叫甘亮,在下兄弟三人,在江湖上也混了不少日子,也有个小小名头,不知两位可曾听说过‘飘萍三星’没有?”
  “飘萍三星”在江湖上不是无名之辈,巫山二怪闻言之下,不免都是一怔。
  原来巫山二怪一向多在巫山一带活动,并未见过天魔手袁多才等三人,故则两人竟然真的一下子就被袁多才蒙住了。
  袁多才得理不让人。接着又冷笑道:“以贤昆仲在江湖上的大名,当不致张冠李戴,误信人言吧!”
  巫山二怪一阵犹豫之后,大怪高山便歉然陪笑一抱拳道:“原来是飘萍三侠,敢情真是找错了人,失礼失礼!”
  袁多才内心暗自窃笑,还了一礼道:“彼此素不识荆,认错人算不了什么,别客气I”
  大怪干笑了一声,接着又道:“在下兄弟远道而来,如今是饥渴交迫,不知可否向三位讨杯茶水喝喝?”
  大怪高山说这话的用意,是已在茅屋外下动了手脚,当然不愿就此离去。
  但袁多才却误会了对方的用意,以为对方想破去他那奇门阵式,在这种情形下,走既不可能,也就不甘示弱,当下,微微一笑道:“两位侠驾光临,蓬华生辉,理当有请入内奉茶。”
  说完话,当先向屋前阵式之内走去,大怪高山转身挥挥手,示意带来的九人留在原地,然后也举步前进,二怪高水立即向鲍阴山与甘亮打个招呼道:“二位请!”
  鲍阴山与甘亮笑了一笑,随在大怪高山之后,进入阵内,二怪高水走在最后,五人一路穿行无阻,三、四十步之后,便已到了屋前,袁多才推开屋门,回头道:“请!”一面侧身肃客,他这身子一侧,正好看到了屋内的包尚英,他前天晚间,在蒲公明招待包尚英和西门玉霜时,已在暗中见过包尚英,此刻一见包尚英赫然气定神闲的坐在屋内,不由头一震,神色也为之一变,巫山二怪何等机智老辣,睹状之下,当然不肯走在最前,当下,大怪高山冷冷一笑道:“尊驾请走前面!”
  话声中,退后两步,同时双手往腰间一探,已各扣了一枚巫山二怪的成名暗器“白骨神针”,随时待发,袁多才脑筋灵活无比,一看大怪高山的表现,不由暗笑一声,忖道:“看来他们决不是一路的人,我原先还以为是巫山二怪点破了我的门外阵式,现在才知原来是这年轻人干的,只要他们双方不是一路的,老夫今天就用不着在乎他们。”
  于是,他望着包尚英微微一笑,先行举步进入屋内。

×      ×      ×

  巫山二怪原先因立身位置不同,并来看到屋内有人,直到踏入屋内后,才发现另外还有一人端坐在里面,这两人全属心狠手辣之辈,竟然问都不问,大怪高山便双手一扬,两枚白骨神针,电射般向包尚英射去。
  袁多才在看到包尚英之后,原木打算鼓起和簧之舌,在包尚英与巫山二怪之间制造事端,若他们双方因而两败俱伤,岂不一举两得。
  这本是他一厢情愿的如意算盘,而如今情况的发展,竟比他想象的更有利,大怪高山居然不问青红皂白,一上来就动上了手。
  袁多才虽内心暗喜,口中却惊叫一声道:“高大侠,有话好讲,别伤了和气!”
  二怪高水虽走在最后,手中也一样扣好了白骨神针,听袁多才如此一说,也就不便出手。
  高山那两枚白骨神针袭向包尚英,包尚英坐在原处连位置都不曾移动,便以如意金轮将两枚白骨神针袭落在身前地上。
  包尚英接着霍地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高山却忽然纵声发出一阵大笑。
  这笑声正是先前在树林里的那种怪啸声,包尚英一怔之下,心弦又急剧的跳动起来,只听袁多才惊地大叫道:“不好,巫山二怪暗中做了手脚,我们已中了他们的暗算,如果他们逃走,我们就只有束手待毙了!’喝声中,袁多才已身形陡起,向后面的高水扑了过去,高水发出一阵嘿嘿怪笑,两枚白骨神针猛向袁多才打来。
  袁多才这时显出了他的真功夫,身形急闪,躲过二枚白骨神针,接着滑步欺身,人已旋到高水身前,右手一探,抓向高水肩头,高水当然也不是省油灯,肩头一斜,让开一抓,趁机向门外掠去,袁多才一式走空,立时化抓为掌,一推一送,—股无形劲力,已随掌而出,只见高水身子一震,分明已挨了一记掌风,但这一掌并未将高水击倒,高水依然踉跄向屋外奔去,袁多才料想高水逃不出门外的奇门阵式,冷笑了一声,并未追赶,回转身来,再对付高山,别看袁多才才与高水动手只是三招两式,但却捷如电光石火,这时,高山仍在发着怪笑声,笑声在茅屋内回荡不绝。
  正因为他运集内功发出怪笑,准备以笑声伤人,因之,反而顾不得出手,面这时,袁多才已感觉上体内气血翻滚,心头发慌,眼中也出现了黑影,根本无法再向高山出手,再看包尚英、鲍阴山、甘亮三人时,也正在运功相抗,出手不得。
  袁多才急急探手入怀,取出一只药瓶,先倒出一粒药丸,纳入自己口中,接着高叫道:“你们注意张口接药!”
  挥手一撒,将三粒药丸各按方位抛了出去,还真是奇准无比。
  鲍阴山和甘亮接的也准,张口接住,便吞了下去。
  但包尚英却是用手接的,接住之后,随手放在桌上,并未吞服。
  高山似是有恃无恐,任由袁多才分送药丸,根本不加理睬,但怪笑声却越来越响。
  袁多才服下药丸之后,本想立即拿下高山,哪知他自制的化毒丹,竟然毫无效力。
  高山一见对方四人,全已无力出击,这才收住怪笑之声身形闪动间,分别点了四人穴道,自己则在桌旁一张椅子上坐下。
  袁多才穴道被制,体内反而舒服了一些,不待对方向话,先自冷笑一声道:“姓高的,你别以为暗算了我们,就能随心所欲,咱们是一条绳子上拴的两个蚱蜢,谁也跑不了。”
  高山哈哈一笑道:“我以为你那些鬼画符能困得住老夫吗?老夫且教你睁开眼看看,也让你死了这条心。”
  说着,站起身来,提起袁多才走到门外。
  原来巫山二怪已在对面树上,牵过来一条绳索,高高击在屋角内,只要攀绳而过,设在地面的奇门阵式,根本奈何不了他们。
  再看二怪高水时,早已站在对面一棵大树下,对着这边大笑不止,原来所谓奇门阵式,在于迷人心智,发生幻觉,陷入于自困之境,如果越空而过,根本就不坠其术,奇门阵式再是神秘玄奥,也不会发生任何效力,巫山二怪真是有备而来,一切都有预谋,袁多才事到如今,除了苦笑之外,根本没有别的话好说。
  高山再把袁多才拉回屋内,阴恻恻笑道:“老夫现在也不管你是袁多才也好,关镇西也好,要的只是那块紫玉佩,有了紫玉佩,老夫马上就给你们解药,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不管你们是准,老夫也不能留下后患,让你们回头再来找老夫的麻烦。”
  袁多才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道:“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反正老夫不知道什么紫玉佩不紫玉佩。”
  高山冷哼一声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大概是想尝尝老夫的白骨搜魂手法,那么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
  袁多才一咬牙,闭起了双目。
  高山冷笑了几声,手起指落,一连点了袁多才七处穴道,巫山二怪练的是一种旁门邪道,阴毒无比,指力一吐,袁多才立觉经脉之内似是注入了无数三棱角铁,随着血行,周身游动,这种滋味,用不着亲身体验,凭想象也不难想象得出来,其痛苦的程度,比千刀万剐还要令人难以忍受,但袁多才的忍耐力也实在大得惊人,居然咬紧牙关,连哼都没有一声。
  他头上冒着一颗颗比黄豆还大的汗珠,脸上变成猪肝色全身肌肉颤抖得像跳动的弹簧,依然不肯发出求饶之声,然而,他虽能挺住不叫不喊,但身体所能忍受的程度,却有一定程度极限,不久,只见他双眼一翻,人已昏了过去,高山见了这情形,似乎大感意外,自言自语道:“这老小子怎么这样硬,老夫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不怕痛苦的人。”
  只听一旁的鲍阴山道:“他练就了一种‘忍术’,任何人所难忍的痛苦,加到他身上,他都能承受下来,一直到死为止。”
  高山直着两眼问道:“他这种‘忍术’,有罩门没有?”
  “‘忍术’练到了这种程度,就变成‘忍者龟’,龟和人不同,根本没有罩门。”
  “忍者龟?老夫还是第一次听说过。”
  “现在你就看到了。”
  “此人平日为人如何?讲不讲道义?”
  “我们和他在一起二、三十年,他行侠仗义,从不后人,如果他还不算讲道义,那么武林中就没有再讲道义的人了。”
  高山点了点头道:“老夫明白了,原来这人吃软不吃硬,老夫现在想问一下,他学了‘忍术’,你们两人学没学过?”
  鲍阴山心头一震道:“我们和他在一起几十年,当然也学过。”
  高山嘿嘿笑道:“老夫向来不受骗的,必须试试才能知道。”
  他话声一落,立时出手一指,点向鲍阴山的穴道。
  鲍阴山怒叫声中,高山落指如风,下手决不留情,转眼也被点了七处穴道。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十一回 行侠仗义
上一篇:
第九回 得而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