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武当秘学
2021-03-12 18:22:4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青阳道长微微一笑道:“我们现在就走吧!”
  说着,大袖轻拂,点尘不惊,人已当先走了出去,包尚英紧随在青阳道长身后。
  一路上,青阳道长问了包尚英一些家中情形,包尚英都一一据实相告,可能路程甚远,不久之后,青田道长便已施展轻功奔行,两人一阵急奔,两个时辰不到,已奔行了将近百里,又过了不久,在崇山峻岭之中,已出现了一座古老的道观,观门紧闭,台阶与观门之间,布满了青苔,显见观中之人,十天半月难得打开观门一次。
  青阳道长抬手在观门上轻轻拍了三下。
  观门开后,出来一名满头白发的老道,向青阳道长稽首一礼,一语不发的站在一旁,青阳道长引领包尚英步入道观,只见殿内三清神像之下,端坐着一位修眉朗目,精神矍铄,长髯飘胸的青袍老者,那老者神态飘逸,面带蔼笑,一见青阳道长带着包尚英到来,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这刹那,包尚英只觉那老者双目如电,精光耀眼,正向他的身上射来,青阳道长向青袍老者打个稽首,然后回身吩咐道:“尚英,快快拜见敝派掌门人!”
  包尚英顿感神情肃穆,暗道:“想不到武当掌门人金阳道长也来到洛阳附近!”
  面对这样一位名震武林,江湖人物难得一见的武当一派的大宗师,这时的包尚英,情不自禁也有种惶悚之感,连忙躬身一礼道:“晚辈包尚英叩见金阳道长!”
  说着,身形一倾,便要叩拜下去。
  金阳道长右掌微微一翻,立刻涌起一股劲力雄浑但却十分柔和的玄门罡气,把将要下拜的包尚英托住,然后含笑道:“包少侠不必多礼,请坐!”
  包尚英只好省去下拜,在青阳道长一旁落了座。
  他固没料到青阳道长竟是带他来会见武当掌门人金阳道长,心理上没有一点准备,更不知金阳道长要见自己的目的何在,因之,在金阳道长未开口之前,不敢轻率出言,只能暂时保持缄默。
  只见金阳道长转头问青阳道长道:“师弟,你和包少侠详谈过没有?”
  青阳道长欠身道:“小弟未敢擅专,请掌门人面询。”
  金阳道长再转回头来,望着包尚英微傲一笑道:“令尊早年在中原之时,与贫道有数面之缘,令舅又是贫道同门师弟,说来府上与敝派关系至为密切,贫道言语上如有欠妥之处,尚请包少侠不要见怪。”
  一派掌门人,说话竟是如此客气,倒是不易多见,包尚英连声道:“不敢不敢,道长太客气了!”
  金阳道长不疾不徐的道:“贫道听青阳师弟说,少侠昨天打败本振叛逆之徒江一帆,似乎尚未施展全力,但不知少侠如全力施为,逆徒能够支持多少回合?”
  金阳道长实在是一位奇人,问出来的话,就令人感觉到奇突非凡。
  包尚英因一时无法了解金阳道长的意向,情不自禁转头向金阳道长望去,金阳道长低声道:“只管直说。”
  包尚英顿了顿道:“请恕晚辈放肆,晚辈如全力施为,自信在三十招之内,或可致胜。”
  他这样说,实在还有相当保留,他没有道及他的飞轮绝技,他若施展飞轮绝技,江一帆将更难抵挡。
  须知江一帆是金阳道长亲手调教出来的青年高手,他有多少斤两,金阳道长心里非常清楚,他除了功力火候稍嫌不足之外,其实已得了武当掌门人十之八、九的真传,就当今武林中一流高手而论,只怕也找不出几人能在三十招之内占得他的上风,更惶论能击败他了,因之,金阳道长微微一愣道:“少侠除了家传武学之外,还承受了哪位世外高人的衣钵?”
  包尚英摇头道:“晚辈除了跟随堂上双亲习艺之外,从未另外从师。”
  金阳道长脸上掠过一抹惊讶之色道:“贫道有意请少侠与敝派柏阳师弟印证几招绝学,尚望少侠首肯。”
  这时,那位先前开门的白发道长正站在殿门口,毫无疑问,这人就是柏阳道长,包尚英不由先转头望了柏阳道长一眼,只见柏阳道长脸上一无表情,浑以未觉,包尚英收回目光,欠身道:“晚辈末学后进,得蒙柏阳前辈施教,至感荣幸。”
  从后门出去,有一片小小空地,而且寸草皆无,与道观前门那种荒芜的样子,大不相同。
  柏阳道长先行到了空地上,尚英随后也走了出去,两人在空地上各据一方,相对而立,金阳道长和青阳道长都高座来到后门口。

×      ×      ×

  虽然这是印证性质的较技论艺,但因柏阳道长和青阳道长同辈的前辈高人,包尚英不敢狂妄自大,如意金轮分持双手,显得神态一片肃穆,柏阳道长则是一剑在手,精神抖擞,老态尽去,双目之中,神光炯炯,一看便知是位内功深厚的剑道高手,包尚英双轮一并,欠身一礼道:“晚辈末学后进,艺业难登大雅之堂,还请道长手下留情一二。”
  柏印道长笑了一笑道:“少侠不必自谦,就请进招吧!”
  包尚英身为晚辈,理当先行出手,当下也就不再多谦,再度微微一礼道:“晚辈恭敬不如从命,有僭了!”
  他左脚向前踏出一步,双轮由外而内,使出一招“丹风朝阳”。
  这一招作为开手式,正是晚辈向前辈请教的礼数。
  他不骄不妄,礼数一尽,立刻双臂一抖化“丹风朝阳”为“大鹏展翅”,一轮下击,疾扑而下。
  柏阳道长神色一凝,手中青钢长剑缓缓举起。
  他虽然举剑甚慢,但剑尖之上,却震出一阵嗡嗡之声,劲气如潮,已从剑尖之上发出,包尚英因已知对方是武当高人,一出手就使出了精奥奇招“天虹倒挂”。而柏阳道长也不敢小看这位年轻人,出手就把太极剑法之中的“遥望灵山”使了出来,这时,包尚英但感一股奇大无比的劲力,从对方剑尖上震发而出。
  情势迫得他立刻身形一敛,左手如意金轮挥动之下,已与柏阳道长来剑,凌空对拆了三轮四剑,双方乍合即分,包尚英身开一仰,迅捷无比的倒翻了出去,他刚一落地,柏阳道长便追袭上来。
  双方猛然又是招势一接,剑、轮霎时交织成一团。
  一个是气势如虹,一个是沉稳如山。
  金阳和青阳两位道长,此刻都屏息静观,并不时发出轻叹。
  包尚英与柏阳道长这一交上手,各以奇诡迅快的身法,一面闪避对方的攻势,一面又各出奇招,以求制敌机先。
  不过片刻工夫,两人已攻拒了六十几招。
  柏阳道长虽然功力探厚,对敌经验丰富,却未曾占到丝毫上风。
  再看包尚英,似乎愈打愈顺手,招术虽迅若闪电,却丝毫不带慌迫之态,完全是一副从容不迫模样。
  忽见金阳道长挥手道:“两位请住手。”
  包尚英与柏阳道长人影立分,各自向后跃退。
  这时,包尚英仍是一副气定神闲之态,但柏阳道长双鬓之间,却已微现汗渍,虽然,两人在形式上应算不分胜负,但金阳和青阳都看得出,包尚英是心存礼让。
  包尚英很快就自动收起双轮,抱拳向金阳道长道:“晚辈献丑了,请道长明教I”
  金阳道长抬手轻拂了一下胸前长须,颔首一笑道:“少侠一身成就,超过贫道想象甚多,请再回殿一叙。”
  四人再回殿中,各归原位,金阳道长长长吁一口气道:“少侠,你可知贫道邀你来此的用意吗?”
  包尚英摇头道:“还请道长明告!”
  金阳道长语气沉凝的道:“实不相瞒,贫道邀请少侠前来,是因为有一件事情,欲请少侠鼎力相助。”
  话声一落,一双精光如炬的眼神,停留在包尚英的脸上,静待反应,包尚英大感意外,暗忖道:“金阳道长以一派掌门之尊,门下弟子上千,高手如林,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解决的,却要向我求助?……”
  接着又想道:“看来这必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也许武当本身不便出面,所以才向外人求助,果真如此,看来舅父情,以及金阳道长的不惜迂尊降贵,这事倒不好回绝。”
  他主意一定,立即抱拳一礼道:“但不知是什么事,晚辈只怕帮不上忙。”
  金阳道长道:“当然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不但关系着敝派立派以来的声誉荣辱,更与整个武林安危,息息相关。”
  “道长请讲下去!”
  金阳道长长长叹息一声道;“江湖动乱将兴,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来到,少侠近月来的经历,想必已看出不少蛛丝马迹?’包尚英想起近月来所经历的事故,苦笑着点点头道:“道长说得不错,晚辈的确早有这种感觉。”
  “少侠能有此见,当知贫道之言,不是无的放矢。”
  “贵振与少林,在武林中,素有领袖群伦之誉,道长微服出巡,必定也与此事有关,但晚辈有一事不明,还想向道长请教。”
  “少侠请讲!”
  “目前丐帮已面临被人分化瓦解的困境,不知道长对此事有否耳闻?’金阳道长似是犬为吃惊,道:“有这等事?贫道倒是尚无所悉。”
  说着,望向青阳道长。
  青阳道长略一沉吟道:“小弟虽有所觉,但实情尚不得而知。”
  金阳道长再转望包尚英道:“既然如此,就请少侠见告一二!”
  包尚英于是把蒲公明目前的处境,一一说了出来,然后道:“此事与贵派俗家弟子江一帆大有关连,晚辈昨日与他交手,正因此事而起,当时他与丐帮两名叛徒苟不理和秦寿正在一起!”
  金阳道长叹道:“逆徒误入岐途,贫道井非不知,早在半年之前,他便已犯下弥天大罪,贫道此番微服来到洛阳,便是导因于他,而有求少侠臂助,也是因他而起。”
  包尚英默了一默道:“既然道长已知令徒江一帆与丐帮不肖之徒勾结,却未正面采取行动,莫非是投鼠忌器?还是为了顾全大局?”
  金阳道长神色黯然,道:“若问原因,贫道不得不实话实说,贫道对他,一直期望很大,总认为他是一时误入歧途,希望他能迷途知返,所以,才迟迟未将他以门规治罪,’“道长心存仁厚,令人可敬可佩,如果令徒江一帆真能改过重新做人,不但是贵派之事,也是武林之幸,至于有需晚辈效劳之处,但凭吩咐。”
  金阳道长含笑而起,颇为感动的道:,“少侠慷慨义士,喜惠敝派,贫道先行在此谢过。”
  接着吩咐青阳道长道:“师弟就和包少侠一起去吧!”
  青阳道长向金阳道长施了一礼,口称“小弟领谕”,然后向包尚英招招手道;“尚英请随我来。”
  包尚英不知要做什么,又不便当场询问,只得也向金阳道长施了一礼,算是告别,然后,随着青阳道长离开道观。
  青阳道长带着包尚英由后门走出,顺着山腰,行约两三里路,到了一处怪石嶙峋的石林之内,穿行而入,停身在一块兀立的巨石之前。
  青阳道长抬手在巨石突出部分,用力拍了三掌。
  不久,那巨石忽然开始缓缓移动,现出一个可供一人能过的洞口来。
  青阳道长当先钻入洞口内,并向后招了招手。
  包尚英毫不犹豫,也随即侧身入洞,两人一进洞内,那巨石便自动将洞口封闭,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听走在前面的青阳道长道:“你要小心行走,随着我的脚步前进I”
  包尚英听声辨位,步步谨慎的向前行去,所幸并末出错。

×      ×      ×

  大约行约盏茶工夫。
  突然眼睛一亮,一道青濛濛的光影由洞壁发了出来,照见自己已立身在一间石室之内。
  放眼望去,只见这间石室空空荡荡,什么也设有,室顶上嵌着一颗夜明珠,那青濛濛的光芒,便是由那夜明珠发出。
  这时,青阳道长转过身道:“尚英你仔细看看,洞壁上有些什么东西?”
  包尚英这才留神向四面洞壁望去。
  很快他就发现正面洞壁上绘有三个人像。
  只因那人像画得笔墨甚是轻淡,与洞壁颜色几乎完全一样,因之,若不留神,很容易疏忽过去,只见这时青阳道长毕恭毕敬的向那三幅人像稽首一礼,口中喃喃的祷告了一番,然后肃容回头道:“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包尚英只知武当派是武林九大门派之一,与少林共执当今武林牛耳,至于武当的内部情形,却是毫无所闻,只能摇摇头道:“晚辈不知。”
  青阳道长道:“本派除了武当山为根本重地总坛所在外,另在全国各地名山之中,设有七大洞天,此处却为‘灵飞洞天’所在之处……”
  包尚英“哦”了一声,他可以料想到,七大洞天,必是武当派绝对机密的重地,如今青阳道长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可见事情不大寻常。
  青阳道长抬手向三幅人像指了指,继续道:“壁上所绘之人,是本派已故灵飞祖师圣像,所取的姿势,正是‘灵飞三式’,‘灵飞三式’系本派秘技之一,至今尚无弟子奉命修习,本派为因应当前武林情势,掌门人特别授命贫道前来洞中修习,并希望你能随贫道一起修习。”
  包尚英只能静静的听着,武当派居然肯将不传之秘传授于他,在他来说,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青阳道长神态肃穆,接着再道:“你本非本振弟子,如今得能修习‘灵飞三式’,这该是你一生的殊荣,现在有三项规定,希望你能在三思而后回答1”
  包尚英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不知是哪三项规定?”
  青阳道长整了整脸色道:“第一,这‘灵飞三式’你修习以后,不得擅自再传他人,第二,只准你在处理与本派有关之人与事时使用这三式绝技。第三,你习得这三式之后,必须担任本派荣誉护法,与本派共同携手合作,为武林伸张正义,消弭祸乱。”
  包尚英陷入了沉思,他必须慎重加以考虑,武当派千百年来,一直是武林正义力量的主流,以武当千百年来的声望,与金阳、青阳两位道长对他的关爱,包尚英对‘灵飞三式’虽然没有贪得之念,却有却之不恭之难,再则他已来到此地,又答应相助武当在先,此刻,他除了答应之外,也实在别无选择。
  当下,他毅然点了点头道:“武当既然如此对晚辈垂青,却之不恭,敢不从命。”
  青阳道长面现笑容,颔首道:“好,现在你就正式参拜敝派灵飞祖师圣像。”
  说着,闪身一旁,包尚英跨步对正壁上人像,行了三拜之礼,接着再转身向青阳道长行了一礼道:“多谢你老人家指引。”
  青阳道长微微一笑道:“这是你自己的福缘,也是敝派掌门的慧眼识人,如果你本身没有可取之处,贫道何能为力。”
  包尚英搭讪着问道:“不知道三式武当绝技,要修习多久?”
  “我们在这洞中,只有三天时间,你现在就开始修习吧!”
  “可是晚辈不知如何入门?”
  “你先仔细看看这三式的诀窍究在何处?”
  包尚英凝神向墙壁上的三幅人像上看去。
  这一看,包尚英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原来这“灵飞三式”,表面上看去,只是三个极其平凡的架式,似乎一般稍习武功的人,都可以毫不费力的摆出来,但若真想做得正确,却又完全不是那回事,其精微奥秘之处,绝非笔墨所可形容,的确称得上是三式至高无上的绝学,这是因为他本身早已具备奇高的武学素养,所以一看之下,便能尽窥其中的玄妙与奥秘,若换了一般武林人物,也许反而会觉得平凡无奇,青阳道长站在一旁,一直凝视着包尚英脸上的表情,对包尚英默然中的反应,似乎欣赏不已,包尚英专注的观看了半响,忽然摇头一叹,面泛羞愧之色,低下了头,青阳道长“哦”了声道:“你在想什么?莫非有什么感触?”
  包尚英慨叹一声道:“晚辈久闻武当武学博大精深,上次与江一帆以及先前与柏阳道长印证之后,颇有传言失实之感,此刻一见‘灵飞三式’,才知传言不虚。”
  青阳道长不动声色道:“本派武学,以七处洞天所藏秘技最为玄奥精深,依本派规定,必须年过六十,或对本派有特殊贡献的弟子,方得研习,因此,本派弟子中,真能获得研习这七种奇学的,除掌门人外,并不多见,纵有少数习得此种武功的,因年事已高,多半不愿显露炫耀,在这种情形下,外人自是难明实情。”
  话声微微一顿,接着又道:“你今身为本派荣誉护法,许多事情,日久自知,现在贫道想问问你,你习此三式,可有特别困难之处?”
  这是一针见血之问。
  包尚英顿了顿道:“有三天时间,晚辈自信尚能参悟得透,只是晚辈的内功路数,与武当迥异,只怕不易发挥运用。”
  青阳道长含笑点头道:“敝派掌门人已有鉴于此,今有敝派‘生化神丹’一粒,七字真言一则,你服用‘生化神丹’后,依照真言施为,自有奇数。”
  说着,取出一粒赤红如火的灵丹,交与包尚英,接着再诵吟出七字真言,包尚英服下生化神丹,默诵七字真言,面对神像,席地坐了下去,开始修习“灵飞三式。”
  青阳道长也盘膝坐在包尚英身旁,自行修炼。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十六回 情痴受骗
上一篇:
第十四回 青阳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