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失而复得
2021-03-13 23:58:4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心念一动之下,包尚英决定答应对方的要求,因为这正是一个很好利用的机会。
  于是,又沉思了半晌,才点了点头道:“难得宫主如此宽宏大量,在下正感羞愧之余,想不到居然还能得到宫主的赏识重用,不过……”
  “不过什么?”
  “请宫主容我三天之后再答复如何?”
  有了期限,便表示包尚英并无坚持拒绝之意。
  西门玉霜有了包尚英这句话,也就不便再问出为何还要再等三天,脸色也由冷酷中展现出笑意道:“包兄,你我虽三生石上无缘,但道义之交可贵,朋友之情仍在,以前种种譬如昨门死,以后种种有待今日生……”
  她说到这里,双眸中已闪现泪光,似乎再也说不下去。
  包尚英暗叹了一声,再吁一口气道:“宫主,你该回府休息了,在下就此告辞!”
  西门玉霜拭去泪痕,开朗的一笑道:“包兄,我们现在都已把活说开,你远来是客,小妹理当稍尽地主之谊,请赏光,喝杯水酒再走不迟。
  活声一落,接着轻轻拍了三掌。
  不大一会。
  房中便灯火齐明,照得一间敞开的大厅,如同白昼。
  厅门敞开后,十六名银衣佩剑少女鱼贯而出,分列两旁,肃容相迎。
  包尚英淡淡一笑道:“数日不见,想不到宫主已是仆从如云,看来宫主是诚心相候在下了。”
  西门玉霜也是嫣然一笑道:“小妹料想包兄一定会来,只是没想到来得这样快,酒菜准备得不好,尚望海涵!”
  两人并肩进入大厅。
  只见大厅之内,帐幔长垂,锦墩绣椅,富丽堂皇之中,不失高洁雅致。
  厅堂正中,已摆好了一桌精致餐具,紫红色的锦缎上,发出闪闪耀眼的银光。
  分宾上坐定,西门玉霜忽然朗声叫道:“请史大侠一同入座!”
  包尚英不觉一愣。
  就在这时。
  史大奈已被一名银衣少女引了进来。
  史大条见了包尚英,面上微现惊讶之色,举步走向席前。
  包尚英忙道:“史兄,请见过独乐宫西门宫主!”
  史大奈一脸迷惑之色,抱拳道:“在下史大奈,有幸得蒙宫主召见,现在见过西门宫主!”
  西门玉霜欠身还了一礼道:“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史大侠原谅!”
  史大奈久闻西门玉霜大名,这时见面之下,只见她果然风华绝代,仪态万方,平易之中自然流露着高贵气质,令人肃然起敬。
  他连忙谢了座。
  酒菜很快便摆了上来,上菜时,那些银衣少女,有如蛱蝶穿花般,来来往往,看得人眼花撩乱。
  满满的一桌,全是珍馐美味。
  偏偏这些美酒佳肴,吃到他们门中,即都不是味道。
  包尚英是面对玉人,心潮起伏,往事不堪回首,而将来的发展,又不一定乐观,心事重重,食不知味。
  史大奈是目迷五色,心情紧张,既不敢大喝,又不敢大吃,舌蠢口拙,哪还分辨得出珍馐美味,两人糊里糊涂已是喝得酩酊大醉,直到告辞出来,被夜晚的凉风一吹,才清醒过来。
  史大奈看出包尚英心中苦恼,默默相随,一路之上,一语不发。
  两人在山路上走了一阵,包尚英忽然引吭高歌起来,声震四野,只惊得宿鸟乱飞,鸣虫蛰伏。
  一阵高歌长啸之后,似是发泄尽了他的满腔感慨,神情轻松了起来。
  他自我解嘲般道:“史兄,刚才我们是酒醉饭未饱,前面如果有集镇,我们该好好休息一下,再吃点东西如何?”
  史大奈道:“客栈也许找得到,但这种时候,饭馆早已打烊,想吃东西,只怕办不到了。”
  包尚英苦笑道:“那就碰碰运气吧!”
  赤焰掌鲍光超倒是言而有信,和包尚英分手后,便到洛阳落了店,并和丐帮保持着联系,因为他已知包尚英回到洛阳后,将住在丐帮那处大宅院中,他将随时听候差遣。
  他因为包尚英说是三天之内找他,并没确定是哪一天,他为人虽然闪残毒辣,但却说一不二,为顾虑到包尚英随时有命。
  因之,自己凡有事外出时,客栈里总是留下一名徒弟守候。
  第二天中午时分,包尚英的消息来了。
  这消息是要他立即单人上路,初更时分赶到某地,讨取一什东西,到手之后,送别某处,便从此各不相关了。
  这件任务,在鲍光超看起来,真是轻松得最容易不过了。
  于是,他留下两个徒弟在客栈,便一个人赶向指定地点。
  到达日的地,正是初更时分。
  这里是一处极其荒凉的地方,光秃秃的一片山腰中,有—间摇摇欲倒的茅屋。
  茅屋内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但屋内却有不少人。
  这是由呼吸声中听出来的,鲍光超内功深厚,听觉特灵,他听得出,屋山的人,竟有八、九个之多。
  鲍光田根本不在乎屋内是什么人,一掌拍在柴扉之上,叫道:“屋里的人,快快出来与老大答话!”
  屋内沉睡的人,先是一阵惊叫,接着发出啼哭之声,闹成一片。
  鲍光超闻声之下,不由得眉头一皱,愣在当场。
  原来那杂乱的惊叫与啼哭之声,竟全是发自一些婴儿幼童,似乎并无一个成人。
  鲍光超发了一阵呆,冷哼一声道:“屋内大人若再不出面答话,就别怪老夫手下无情了,老夫放一把火,把你们统统烧死。”
  只听屋内果然有成人应道:“来子,来了,别发睥气!”
  当扉门开处,鲍比超不觉吃了一惊。
  只见由门内走出来的,竟是一个被头散发,衣服槛褛的妇道人家,妇道人家怀中抱着一个尚在吃奶的婴儿,身后拖拖拉拉,一大群孩童跟着,有的哭哭啼啼,有的吵吵闹闹,另有几个年纪较大的,虽然止住了哭声,却张大着一对错愕的眼睛,怔怔的望着鲍光超。
  鲍光超默默的一数,这位妇道人家,身边竟是几十小孩子,最大的也不过十岁左右。
  鲍光超一生杀人无数,这时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问道:“你们这里是不是黑心鬼黄一刀的家?”
  那妇人冷冷的望了鲍光超一眼道:“不错,这里正是黄一川的住处。”
  这位妇道人家看起来很令人怜悯同情,想不到说话倒是硬生生的,对凶神恶煞般的鲍光超,似乎毫无惧怕之色。
  鲍光扭皱了皱眉头道:“莫非你就是雨露娘子毛巧云?”
  鲍光超心头一震道:“卖了?买主是谁?”
  毛巧云摇摇头道:“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
  “他没讲。”
  “卖了多少钱?”
  “一百两银子。”
  鲍光超啊了一声,猛一跺脚道:“那东西价值连城,就是一万两银子也有人抢着要,为什么一百两银子就把它卖掉?”
  毛巧云再望望那九名孩子道:“就是为了他们。”
  “为了他们Y”
  “不错!”
  “你给老夫说明白些!”
  “九个孩子都嗷嗷待哺,一百两银子,至少还可以多养活他们几天。”
  “听说黄一刀横财发了不少,老夫不相信他养不起儿女。”
  “从前,他的确曾过过腰缠万贯的好日子,可惜他劣性不改,硬是输得分文不名,他现在若还有办法生活,会一家十一口住在山野间的这间小茅屋吗?”
  鲍光超呆住了。
  毛巧云的话,说得似乎是实情,人到穷困潦倒无以为生时,一两银子都可以暂获温饱,何况是一百两。
  他犹豫了一下,再问道:“你丈夫黄一刀是怎么死的?”
  毛巧云哼了一下道:“他就在你的前辈面前,你已经看到了,何必还问?”
  “老夫看出他是被杀的,现在要问的,是他被什么人杀的?”
  毛巧云冷声道:“不知道!”
  鲍光超喝道:“他刚死不久,而且是死在屋里,你怎说不知道?”
  “一个时辰前,来了七、八个蒙面人,死鬼就是被他们杀死的,因为他们都没现出庐山真面目,我又怎知他们是谁?”
  “他们为什么要杀你丈夫?”
  “就是为了那东西,他们因为搜不出那东西,所以就把他杀了。”
  “以后呢?”
  “他们在屋里到处搜查,连床底下,墙缝里都找遍,最后因毫无所获,才离开了这里。”
  “离开多久?”
  “最多半个时辰。”
  鲍光超不再多问,因为他心里有数,再问也问不出结果来。
  不过他却仍有一些疑点,那就是这女人的丈夫被杀死,身边又拖着九个孩子,为什么却看不出半点悲伤之情?
  难道这对夫妻本来就没有感情?
  如果夫妻之间没有感情,又怎会连续不断的生下九个孩子?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床上夫妻吧,上了床,恩恩爱爱,下了床,就又变成路人。
  此刻的鲍光超,可谓懊丧已极。
  因为他没有达成包尚英交付的任务。
  他人虽暴虐凶残,但却最重信诺,而且本来视为轻松的一件事,结果竟未能如愿,在他来说,更认为是一种耻辱。
  他缄默许久,才长长吁一口气,再摆摆手道:“把死人再拖进去吧,很抱歉,今晚老夫打搅你了!”
  毛巧云把怀中最小的孩子,交给那最大的孩子道:“带着弟弟妹妹进屋睡觉左!”
  接着,俯身便抓起黄一刀的两条腿。
  忽听鲍光超叫道:“慢着!”
  毛巧云松开手,眨着一对大眼睛道:“鲍前辈又要做什么?”
  鲍光超干咳两声道:“老夫还有几句话想说。”
  “鲍前辈请讲!”
  “你丈夫被人杀了,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悲伤,那些孩子们也没一个哭的,这是怎么回事?”
  毛巧云冷冷的道:“人已经死了,悲伤又有何用?难道哭几声就能把他哭活吗?”
  “既是多年夫妻,总会有些感情,哭不哭得活是另外一个问题,而你却无动于衷,未免太不合人情了吧?”
  毛巧云苦笑道:“想不到鲍前辈竟是这样—位讲人情的人,早知如此,我就应该叫那死鬼拜在你的名下,也许他就不致有这种悲惨下场了。”
  鲍光超又望了地上的尸体一眼道:“人已经死了,就该早早埋葬。”
  “天这么晚了,哪里找地方埋,明天天亮后,我自然会埋。”
  “你准备替他怎样下葬?”
  “有钱就用有钱的葬法,没钱就用没钱的葬法,明天在山上随便挖个坑,埋掉就成了,只要不被野狗吃掉,我就算对得住他了,准让他一个钱都没留给我!”
  “你身边不是有—百两银子吗?”
  “那是照顾孩子用的,我总不能为了死的,就不要活的了吧?”
  鲍光超探手入怀,缓缓摸出一张银票:“拿去,这也是一百两。”
  毛巧云不觉发了愣,喃喃的道:“鲍前辈,想不到你也会有同情心。”
  鲍光超只听得心神一窒,被迫嘿嘿笑道:“你把老夫看成什么人了,老夫当然知道自己在江湖上声名不好,不过。那全是一些混帐东西故意讲老夫的坏话,其实老夫是个真正大大的好人!”
  毛巧云转了转眼珠道:“看你现在的表现,的确不像个坏人。”
  鲍光超把银票迎风扬了一扬道:“为什么还不拿去?”
  毛巧云伸手接过道:“多谢鲍前辈,想不到我毛巧云会得到你的同情,真是不容易。”
  鲍光超向茅屋内望了一眼道:“快快把你丈人拖回去,好好照顾孩子们睡觉吧!”
  “鲍前辈要到哪里去?”
  “老夫要到哪里去,用不着告诉你,老夫现在就走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二十三回 交换人质
上一篇:
第二十一回 误会难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