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虎口谋牙
2021-03-14 00:00:4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包尚英和黑凤凰随即跟在那大汉身后。
  果然,谷道中另有一处警戒哨。
  那大汉不负所望,很容易的应付过去。
  再向前进,转一个方向便是谷底,是一片方圆数十亩的平地。
  刚刚进入一片树林,迎面便有三个人走了过来。
  不消说,这三人是巡夜的天狗门弟子。
  黑凤凰传音道:“三哥,一起把他们干掉,唯有如此才能免除后患。”
  包尚英点了点头,就在那大汉和对方对答时,包尚英和黑凤凰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巡夜的三名汉子砍掉了脑袋。
  由于是在树林里,那三名巡夜的汉子被杀,纵然林外有人,也不可能发觉。
  那带路的大汉,只吓得屁滚尿流,“噗咚”一声,跪倒在地道:“包大侠……千万……留下……小的一命……小的家里还有……”
  包尚英道:“别怕,我已答应不杀你,说话自然算数。”
  那大汉咽下一口唾沫道:“多谢包大侠,您准备还要小的做什么?”
  “告诉我你们坛主钟子奇住在哪里?”
  “小的带路。”
  “别忙,他现在在做什么?”
  “这种时候了,坛主必定是在睡觉。”
  “他门外有警戒没有?”
  “有一个,但那只是游动哨,也同时负责副坛主和周护法的安全。”
  “副坛主和周护法住在哪里?”
  “都住在山洞里,在同一个方向的山壁里,相隔不过几十步。”
  “好,带路。”
  出了树林,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幢大木屋。
  绕过大木屋,后面是一片山壁。
  又走了几十步。
  那大汉便指着山壁上一个洞口道:“这里面便是周护法的住处。”
  再走了十几步,那大汉再向山壁上一个洞口指指道:“副坛主就住在这里。”
  包尚英道:“不必走了,钟坛主的住处,一定就在前面山壁上那洞口了?”
  那大汉道:“不错,再往前那洞口就是,在这里就看得见。”
  包尚英一指将那大汉点昏过去,侧脸道:“咱们是否要一起过去?”
  黑凤凰道:“既然钟子奇在洞里睡觉,就绝对不能让那警戒发出声音,三哥,你请就地隐伏,这件事交给我办。”
  她说着,绕路而行,紧贴着山壁,向钟子奇洞门处的警戒接近。
  那大汉正向前方张望,根本未察觉身后谷壁处有人行动。
  尤其时在深夜,精神已有些不振,等他听到身后有轻响时,还没来得及转头,便被黑凤凰一指点倒。
  黑凤凰立即遥遥的向包尚英招了招手。
  包尚英无声无息的来到洞口。
  黑凤凰低声道:“一个人进去就好,就由你进去,我在洞口把风。”
  包尚英点了点头,随即蹑手蹑脚向里走去。
  洞很深,无灯,暗得伸手不见五指。
  大约走进二、三十步,转角处是一扇木门,里面透出光亮。
  显然,木门内是一个洞室,也正是钟子奇的住处。
  由门缝向里望去,迎面是一些桌椅。桌上的摆设极其高贵,连金壶银盏都有。
  靠左边是一张床,但因由门缝向里看视线极窄,只能看到床的一侧,并听得到床上有呼吸声,却看不到床上的人。
  其实看不看得到床上的人并不重要,这里是钟子奇的住处,床上的人,自然就是钟子奇了。
  但此刻包尚英却有些踌躇。
  他踌躇的原因,是不知该把钟子奇叫醒开门的好,还是迳自破门而入的好。
  最后,他决定叫醒钟子奇。
  因为若破门而入,而对方又和衣而卧,双方就必须经过一番打斗,他虽然自信有把握制住对方,但却不能不顾虑可能有意外情况发生。
  于是,他轻轻敲了敲门。
  洞室内立即发出钟子奇的声音,喝问道:“谁?什么事敲门?”
  包尚英压低嗓门,用变调的声音道:“禀坛主,属下是巡夜领班,刚才发现情况,来向坛主禀报。”
  “什么情况会这样严重,半夜三更来惊动我?”
  “属下已先禀报过副坛主和周护法了,副坛主要属下再来禀报坛主。”
  钟子奇终于有些吃惊,急急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包尚英道:“那个姓包的进谷来了,还带了好几个人。”
  钟子奇霍地由床上坐起身来:“他现在人在哪里?”
  包尚英道:“已经进了大木屋,现在副坛主最担心的是他一把火烧了大木屋,那咱们就完了……”
  钟子奇果然是和衣而卧,—腾身就跃下床,拉开门闩,打开了门。
  就在门一打开的刹那。
  包尚英已一指点上了钟子奇的前胸穴道。
  钟子奇应手倒卧在门旁。
  包尚英点的是麻穴,钟子奇除了全身瘫软,无力行动外,头脑仍旧清醒,也能说话。
  包尚英踏进门去,便瞧见床上是崭新的锦被绣褥,可见钟子奇虽然住在山洞里,生活上却极其享受。
  钟子奇当然也瞧见丁包尚英。
  他脸色大变的道:“是……是你!”
  包尚英不动声色道:“刚才已经告诉过你是我,你就用不着吃惊了。”
  钟子奇极力挣扎着,希望能起而抵抗,但他失败了,根本动弹不得。
  “你……你来做什么?”
  “白天的事还没办完,在下不得不来。”
  “人已经被你们带走,怎说事情还没办完?”
  “可是那块紫玉佩,在下不能让你白白得去。”
  “那是换人的代价 怎能说成是本坛主白白得到的?”
  包尚英俯下身去,左手一把抓住钟子奇衣领,把人提将起来,左手左右汗弓,“乒乒乓乓”,一连几个耳光,只打得钟子奇口角鲜血直流,然后松手向前一推,钟子奇立即仰翻在床,上身在床上,下身在床下。
  包尚英瞋目喝道:“姓钟的,你平白把贾少庄主掳到这里来,害得桃林山庄上下不宁,逼得他们连家都搬了,你又付出什么代价?”
  钟子奇直瞪着两眼,哪里还能答上话来。
  半晌之后。
  钟子奇才干咳了几声道:“你……打算怎么办?”
  包尚英道:“只要把紫玉佩交出来,在下也许会饶你不死。”
  “可是……”
  “可是什么?”
  “那紫玉佩已经不在本坛这里了。”
  “在哪里?”
  “本坛主昨天一到手,就派人送往门主那里去了。”
  包尚英不觉心头一凉,喝道:“你们门主是谁?”  “
  钟子奇顿了一顿道:“门主的姓名,谁都不能提,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能告诉你。”
  “那么你们副门主又是谁?”
  “天狗门没有副门主?”
  包尚英翻腕拔出长剑,剑尖直抵钟子奇咽喉道:“说不说?”
  他所以要想知道天狗门的副门主是谁,是因为在洛阳时,曾听袁多才说过丐帮帮主蒲公明的师叔天南神丐山北,目前已做了天狗门副门主,但这件事连蒲公明也无法证实,因之,他才要向钟子奇逼供。
  钟子奇结结巴巴的道:“即使老夫说出来,你也不可能知道他是谁。”
  “你只管说出来!”
  “这人已经死了二十年。”
  “现在又复活了,对不对?”
  “可以这么说吧!”
  “他是谁?”
  “他叫田北斗,至于出身来历,本坛主决不多讲一句。”
  包尚英撤回长剑,开始在洞室内搜索。
  洞室很大,而且摆设和杂物又少,箱子柜子也有好几个,如果对方把紫玉佩藏在隐秘处,岂是短时内所能搜得出来的。
  足足顿饭工夫过去,竟是毫无所获。
  外面脚步声响,黑凤凰走了进来。
  黑凤凰一进门就问道:“怎么样了?”
  包尚英道:“这老小子说,已把紫玉佩送给天狗门门主了。”
  “你现在可是在搜?”
  “不错!”
  “这么大一个洞室,根本不可能搜到,别搜了,看我的。”
  黑凤凰倒是干脆得很,手握短剑,一出手就割掉钟子奇一只耳朵。
  钟子奇痛得像杀猪般哇哇大叫。
  黑凤凰并不顾虑对方喊叫,因为这山洞很深,洞外又无人,即使叫声再大,也惊动不了哪一个。
  她似乎懒得多开口,短剑一转,再把钟子奇另一只耳朵割下,然后又一剑刺进肩窝,还故意把剑尖旋了几旋,这才出声道:“老小子,若不乖乖说出东西藏在哪里,本公子就活宰了你!”
  钟子奇实在忍痛不过,咬了牙道:“……我说!”
  “说!”
  “在……床下那铁皮箱子第三格里,用……黄绢包着的。”
  黑凤凰拔出短剑,在床下拖出那铁皮箱子,砍开锁,从第三格取出一个小小的黄绢包裹。
  打开包裹,果然里面是一块紫玉佩。
  黑凤凰仔细验看了一下,是真的无误,交与包尚英道:“收起来吧!”
  包尚英收起紫五佩。
  此刻,他真有些惭愧,在这方面,他自感不如黑凤凰多多,若今晚没有黑凤凰陪同前来,自己还真办不了大事。
  他望了黑凤凰一眼道:“咱们该走了。”
  黑凤凰道:“还没把这老小子处置掉,怎么能走?”
  只听钟子奇惨叫着道:“包大侠说过,只要本坛主交出紫玉佩,他就留我一命!”
  黑凤凰冷笑道:“老小子,紫玉佩是本公子搜出来的,不是你交出来的!”
  钟子奇叫道:“不管怎么说,反正你们已经到手了!”
  黑凤凰道:“不管怎么说,反正你已经死定了。”
  她话未说完,短剑便刺进了钟子奇的咽喉。
  当拔出短剑,钟子奇已直挺挺的摔在床下。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二十五回 误会消失
上一篇:
第二十三回 交换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