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两大魔头
2021-03-14 00:03:2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蒲公明略一沉吟,问周三立道:“就她—个人吗?”
  周三立道:“就她—人,而且看样子还鬼鬼祟祟的。”
  “你可问过她话?”
  “问过。”
  “她说什么?”
  “她说鬼鬼祟祟是怕被天狗门的人看到,本来她早就来了,因为当时天还没黑,不方便进来。”
  蒲公明点了点头道:“把她带进来。”
  周三立应声而去。
  蒲公明带些迷惑的望了袁多才和包尚英一眼道:“这是怎么回事?白蔷薇是天狗门的重要人物,而且已经暴露了身分,天狗门为什么却又要她冒险自投罗网?”
  袁多才皱下眉头道:“那只有等她进来以后,再见机行事了。”
  蒲公明暗忖了一下道:“你老偷儿和包少侠要不要暂时避一避?”
  袁多才道:“那倒不必,她虽然早就认识我老偷儿,但我现在易容变成了孙平南,她不可能认出,至于包老弟和你的关系,她也早就清楚,多两个人在这里,对你反而有帮助。”
  就在这时。
  周三立已带着白蔷薇走了进来。
  白蔷薇面容憔悴,似乎身上还有伤势,连走路都有些不方便。
  这情形,只看得蒲公明三人都有些愕然不解。
  这是因为白蔷薇既是天狗门主的掌上明珠,这些天她在天狗门中,必定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应该容光焕发才对,怎可能反而形容憔悴呢?
  周三立指了指蒲公明向她道:“那就是我们帮主,另两位是客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白蔷薇急急趋前儿步,竟双膝在蒲公明面前跪倒,热泪盈眶的道:“小女子白蔷薇参见义父大人!”
  蒲公明先是一愣,但很快他就想起对方原是自己老伴的义女,如今把自己称为义父,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
  他连忙一抬手道:“姑娘站起来说话,在老化子面前,用不着行此大礼。”
  谁知白蔷薇却摇摇头道:“女儿有罪,站起来内心反而越发有愧。”
  蒲公明不动声色道:“你有什么罪呢?”
  “女儿不该在义母和大嫂身上暗中下了毒,害得她们这两年全身病痛,也因而使得她们府上不安和难以和谐。”
  白蔷薇一见面就说出这样的话,实在大出蒲公明意外,连坐在一旁的袁多才和包尚英,也觉得不可思议。
  白蔷薇拭了一下眼泪。
  她再道:“不过,女儿做出的这些事,并非出于自愿,而是被迫,如果不这样做,自己就性命难保。”
  蒲公明终于哼了一声道:“姑娘不必作戏了,现在就说明你的来意吧!”
  白蔷薇抬起泪光莹莹的眸子道:“女儿说的全是真话,义父为何却认为是在作戏?”
  蒲公明冷笑道:“难道你还认为老夫不知道你的身份来路吗?”
  “义父知道哪些?”
  “你根本就是天狗门门主的亲生女儿,被派到犬子家中卧底,以你的身分,准敢杀你?”
  白蔷薇双颊猛地抽搐了几下道:“想不到义父真的被他们蒙骗了,其实女儿和天狗门根本扯不上半点关系,如果有关系,只是受他们利用而已。”
  “这话当真?”
  “女儿冒死前来,怎敢欺骗义父。”
  “若要老夫相信,总该拿出一些证据来。”
  “女儿已经三天没吃饭了,身上也遍体是伤,如果你老人家不信,女儿情愿当场脱衣相验,如果我真是天狗门门主的女儿,谁敢饿我三天?谁敢把我打成这种样子?”
  白蔷薇是位年轻姑娘,蒲公明当然不能让她当众脱衣服。
  他顿了顿道:“老夫相信你身上有伤就是,只是你要说明白,他们为什么不给你饭吃?为什么打得你遍体鳞伤?”
  白蔷薇淌着泪水道:“这要从头说起。”
  “好,你就从头说起。”
  “女儿原是生于苗疆,三岁时因家乡闹饥荒,便由父母带着北上中原投亲……”
  “你既是苗疆人,哪里来的中原亲戚?”
  “女儿有一伯父,幼年时被人带别开封,据说已在开封发了财,所以家父母便决定来投奔他。”
  “后来呢?”
  “谁知到达开封,却找不列伯父,家父母只好再回乡,为了筹措盘费,不得已把女儿卖给开封一户人家。”
  “于是你就在开封住下来?”
  “不错,那户人家的主人,待女儿很好,视若已出,女儿在他家里,总算过了几年好生活。”
  “再后来呢?”
  “谁知就在女儿十二岁时,那户人家的主人大妇,不幸意外亡故,女儿就被另外一人收养。”
  “另外那人待你如何?”
  “那人是个江湖人物,吃喝嫖赌,无所不为,我就随着他到处流浪,后来又遇到一个叫焦自安的,提起焦自安这人,义父一定并不陌生吧?”
  蒲公明不觉心头一震,他对焦自安当然不陌生,此入正是天南神丐田北斗的弟子,自田北斗离开丐帮后,他也随着离开丐帮不知去向,上次深夜不速而来,把蒲公明引去见田北斗的,正是此人。
  蒲公明极力保持着镇定。
  他问道:“遇到焦自安又如何呢?”
  白蔷薇道:“焦自安和另外那名江湖人原是朋友,为了得到我,他竟杀了那名江湖人,把我带走。”
  “他把你带到哪里去?”
  “他把找带去和一个老人见面,那老人便是义父的师叔田北斗。”
  “再以后呢?”
  “田北斗最初把我留在他身边,等于是他的一名侍婢,又过了两年,他们打听到义兄调为洛阳县令,就设下计谋,让我混进县衙,做了老夫人的义女,至于以后种种,义父已经清楚,用不着女儿再讲了。”
  大厅里开始沉寂。

×      ×      ×

  许久,蒲公明才再问道:“你可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白蔷薇道:“除了让义父和家人不得团圆外,最终的日的,是要把义父赶出丐帮,由他们的人来做丐帮帮主。”
  蒲外明略一沉吟道:“他们打算由什么人来做丐帮帮主?”
  白蔷薇道:“要做丐帮帮主,当然必须丐帮中人,否则如何领导?至于由谁来做,据说目前有两个人选,必须由田北斗做最后决定。”
  “哪两个人?”
  “一个是焦自安,另一个是目前正担任丐帮总护法的苟不理。”
  这次蒲公明并未震惊,因为他早已知道苟不理以及自己最相信的大弟子秦寿正在图谋不轨。
  上次护国寺和老夫人相会时,出现的那名黑衣罩面人,正是秦寿。
  蒲公明紧皱着眉头问道:“焦自安是老夫那田师叔的嫡传弟子,而且这些年来他们师徒一直在一起,看来我那田师叔,十有八九是要让焦自安做丐帮帮主了?”
  白蔷薇摇摇头道:“不—定。”
  “为什么不一定?”
  “因为田北斗认为焦门安已离开丐帮二十年,一下子就接任丐帮帮主,等于无功受禄,恐怕难以服众,而苟不理则是丐帮的老人,目前又担任丐帮总护法,由他来做,才比较适合。”
  “那么老夫那田师叔,目前究竞是做什么的?”
  “他现在正是天狗门的副门主,将来丐帮易主后,丐帮必定就要听命于他。”
  “天狗门的门主又是谁?”
  “这个……”
  “只管说!”
  白蔷薇顿了顿道:“女儿不敢欺瞒义父,实在是并不知道他是谁,当然更没见过。”
  蒲公明再问白蔷薇道:“说了半天,你还没说明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
  白蔷薇又流下眼泪道:“女儿是来避祸,换句话说,就是请求保护。”
  “你避的什么祸?”
  “女儿自回到天狗门后,便受到惩罚。”
  “他们为什么惩罚你?”
  “他们说女儿在蒲府执行任务不力,很多事情,并没照着他们的指示去做,但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田北斗逼女儿嫁给大红堂堂主柳世俊做侍妾……”
  蒲公明自言自语道:“大红堂堂主柳世俊?……”
  白蔷薇道:“这人义父上次见过,就是假装着和田北斗谈判,答应三条件把女儿带走的那人。”
  蒲公明立即想起当日所见。
  他忙道:“那人年纪甚轻,相貌也不错,以他那种年纪便做了堂主,不是武功高人一等,便是智谋出众,你为什么不肯?”
  白蔷薇道:“柳世俊的心狠手辣,在天狗门是出厂名的,他能登上堂主之位,正是求功不择手段。才受到上面的赏识,女儿就是死,也不会和这种人一起生活。”
  蒲公明低头思忖了半晌。
  他又道:“你既然已知有人要把我逐出丐帮,可见我这里已是岌岌可危,又怎可前来避祸呢?”
  白蔷薇顿了顿道:“听田北斗的语气,他虽然已决定要把义父在丐帮除名,但也并非短时内可以做得到的,何况义父这里更有包少伙以及不少高手,而且女儿自身也习过武功,必要时尽可和他们一拼。”
  蒲公明一沉吟道:“你说已有三天不曾用饭,现在就到厨房用饭去吧,如果还有什么话要告诉老夫,不妨吃过饭以后再说。”
  接着提高嗓门叫道:“周三立进来!”
  周三立本就站在大厅外,应声而入。
  然后再向周三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要注意白蔷薇的行动,防止她在厨房动什么手脚……
  周三立立即带着白蔷薇离开大厅。
  由于天色已晚,不大一会,大厅也摆好一桌酒食。
  蒲公明、袁多才、包尚英开始用餐。
  蒲公明道:“依两位看,这姓白的丫头前来,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
  袁多才不假思索的道:“依我老偷儿观察。她可能真是来避祸的,但不管如何,你老叫化子还是要提高警觉,防着她点儿。”
  蒲公明再问包尚英道:“包少侠的看法呢?”
  包尚英道:“晚辈很同意袁老哥哥的看法,她如果是假意,就不可能说出那些话来,这些话都是天狗门的秘密,没有理由泄漏。”
  就在三人酒饭尚未完毕之际,周三立又带着白蔷薇进入大厅。
  蒲公明问道:“吃饱了吗?”
  白蔷薇微施了一礼道:“吃饱了,多谢义父。”
  蒲公明道:“老夫已决定把你收下,后面尚有空房,你可以休息了。”
  白蔷薇神色显得有些凝重。
  她正容道:“女儿还有件大事,必须现在禀告义父。”
  蒲公明直盯着白蔷薇的脸道:“你说!”
  白蔷薇反问道:“那天义父在邙山那栋茅屋里,坐在田北斗身旁的那两个老人,义父可知道他们是谁?”
  蒲公明道:“老夫已听田师叔介绍过,一个是五行尊者水灵,一个是终南神君弓满,你为什么忽然提起他们来?”
  白蔷薇再问:“当时田北斗可对义父说过什么?’’蒲公明心头一动。
  他很快想起田北斗曾说过,要把这两名老魔头派来丐帮辅佐自己。
  这些天他正为此事担心。

×      ×      ×

  这两名老魔头,都是二、三十年前黑道上的一代巨擘。
  两人的武功,都已达炉火纯青之境,在武林中杀人无数,江湖中人对他们莫不闻名丧胆!
  若这两人来到丐帮,等于开门迎进两头恶虎,到那时自己必定完全落入对方的掌握之中,也就是丐帮的末日已到。
  而自己的帮主主座,也必定摇摇欲坠了。
  事实上,他对这帮主之位,可说并无丝毫恋栈之意,但他却决不能让数十万丐帮弟子,由自己手中陷于魔掌。
  否则,自己不成了丐帮的千古罪人?……
  白蔷薇再问道:“义父在想什么?”
  蒲公明长叹一口气道:“老夫那田师叔要请弓满和水灵到敝帮来协助老夫整理帮务,你问的是不是这件事?”
  白蔷薇点点头道:“正是这件事,难道义父就一点也不担心?”
  “你认为老夫该担心什么?”
  “田北斗派这两个老魔头来,目的就是要把义父控制住,到那时只怕义父对丐帮之事,已无法作主,一切都要听他们摆布了。”
  “你可听说他们真的要来吗?”
  “大约就在这一两天,他们便要来向义父报到。”
  蒲公明心头又是一震,几乎连脸上也变了颜色。
  他沉默了半晌,才极力保持着镇定问道:“你既然知道这件事,却为什么又要跑到这里来避祸?”
  白蔷薇眨动着眸子道:“义父可是担心女儿被他们看到?”
  蒲公明道:“这事老夫怎能不担心,他们都认识你,若看到你在这里,岂不增加了老大的麻烦?”
  白蔷薇道:“义父放心,女儿习过易容术,身上并有易容药物,明天起床后,女儿就会改变成另外一个人,他们绝对认不出。”
  这让蒲公明实在为难,但还是吩咐周三立道:“把后面的空房,整理出一间给白姑娘住,现在就带她去吧!”
  白蔷薇临走时又回头道:“义父千万不能小看这件事,一定要有万全准备。不然,丐帮的命运,很快就会掌握他们手上。”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二十七回 严阵以待
上一篇:
第二十五回 误会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