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痛歼魔凶
2021-03-14 00:05:1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西门玉霜接着再道:“独乐宫是一片干干净净之地,这种地方,岂能容他们那种人居留,我已做了决定,今后他们要来只管来,来一个宰一个,来一对宰一双,他们在这里过夜,那是妄想!”
  黑凤凰也起立高声道:“西门宫主说得对,我完全赞成,那两名老魔头虽然武功高得出奇,但我们这里也有不少当代高人,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
  由于黑凤凰这一附和,众人越发不能再表示异议。
  这处独乐宫是西门玉霜所有,客人无法不尊重主人的意见。
  西门玉霜肯让丐帮的人进驻这里,已是莫大的面子了,岂能再做其他要求?
  于是,蒲公明不再坚持己见,点了点头道:“好吧,就照贤侄女的意思,不让他们在这里过夜。”
  西门玉霜问道:“他们真的都已睡着了吗?”
  蒲公明道:“他们在酒席散后便已回房,而且关起了房门,十有八、九是睡着了,如此一来,行动起来就方便多了。”
  西门玉霜不动声色。
  她再问道:“化子伯伯准备如何行动?”
  蒲公明道:“趁他们在睡梦之中,给他们个措手不及,他们武功再高,也没有施展的余地。”
  西门玉霜冷冷一笑道:“化子伯伯,我偏不想这样做。”
  蒲公明大感一愣道:“你想怎么做?”
  西门玉霜道:“把他们叫到大厅或天井,凭真功夫真本事制服他们,这样才显得正大光明,不带丝毫偷偷摸摸。”
  蒲公明两眼一阵急眨道:“你自信咱们有办法制服得了他们?”
  西门玉霜笑道:“化子伯伯,你好像已被他们吓怕了,你请看看,咱们在场这些人,唐仙子前辈、武当青阳道长,他们在武功上的造诣,哪一个不是当代高人。”
  黑凤凰也跟着道:“你蒲帮主照样也是绝顶高手,还有个袁老前辈;再以我们年轻一辈的来说吧,西门宫主、包少侠、还有我黑凤凰,总不能说身手太差吧?”
  蒲公明忙道:“好,好,其实老夫不是怕,只是不得不谨慎行事而已,贤侄女,是否要等到三更左右再行动?”
  西门玉霜笑道:“何必等那么久,办好了事,大家还要休息呢!化子伯伯,你现在就把他们引到大厅吧!’’“你们在场诸位呢?”
  “我们当然也要过去布置好,不过,最初必须由你一人应付他们,在这段时间,你老人家要特别提高警觉,千万不能被他们掳为人质,如果你做了他们的人质,我们就无法放手行动了。”
  散议后,众人立即由侧门来到另一院落。
  开始布置人手。
  蒲公明则负责把两名老魔头由房间内引出。
  杨彬原为两名老魔头准备了两个房间,但他们为了相互照应,偏偏却要住在一起,由此可见,蒲公明固然惧怕两名老魔头,而两名老魔头照样也有些心虚。
  蒲公明上前敲了敲门。
  他提高声音问道:“两位老前辈睡着了吗?”
  两名老魔头警觉性非常高。
  蒲公明问声刚过,便听到他们由床上坐起的声音。
  只听水灵没好气的问道:“是蒲帮主吗?我们睡得好好的,什么事把我们吵醒?”
  蒲公明极力缓和着语气道:“外面有人想见两位老前辈,说有非常重要的事要禀告,所以晚辈才不得不来打扰。”
  水灵急急问道:“可问过来人是什么人?”
  蒲公明道:“晚辈问过,但来人说,必须见了两位老前辈才肯讲。”
  两名老魔头心里全有了数。
  毫无疑问,必是天狗门派来的人和他们联络,也许是天狗门主或副门主有指示到来,他们当然必须和来人一见。
  于是,两人匆匆着好装,打开门来。
  蒲公明躬身施了一礼道:“就请两位老前辈在大厅接见来人吧!”
  两名老魔头点点头,大摇大摆的进了大厅。
  这时大厅上方的两盏垂苏宫灯已经点起,称得上是灯火通明。
  两名老魔头坐下后。
  弓满问道:“来人呢?”
  蒲公明道:“人在大门外,在未得到两位老前辈的允许前,晚辈不敢放他进来。”
  弓满挥挥手道:“快去把人叫进来!”
  水灵接着道:“人来了以后,蒲帮主就不必进来了。”
  蒲公明走到大门外,竟真的引进来两个人。
  这两人一个是西门玉霜,一个是黑凤凰。
  两人并肩进入大厅,在距水灵和弓满身前八、九尺外停下脚步,齐齐抱拳一礼。
  西门玉霜发出莺鸣燕啭般的声音,风致嫣然的含笑问道:“哪一位是水老前辈?哪一位是弓老前辈?”
  别看两名老魔头平日作威作福,目中无人。
  他们年纪虽大,色心却丝毫不减,一见进来的是两名国色天香、千娇百媚的妙龄少女,顿时现了原形。
  但见水灵脖子一直。
  眯起一对色迷迷的鼠眼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弓满也是色欲大动。
  他眨动着色眼咧嘴笑问:“别站那么远,近前讲话。”
  原来两名老魔头因已在江湖息隐多年,虽然复出后曾听人提起过西门玉霜和黑凤凰的名字,但却并未亲眼见过。
  西门玉霜并未稍动,脸上依然带着盈盈笑意,再道:“两位老前辈请先回答我刚才的问话?”
  水灵嘻嘻笑着,抬手指指鼻子道:“老夫就是五行尊者水灵。”
  弓满也连忙接着道:“终南神君弓满就是老夫,两位姑娘近前讲话。”
  西门玉霜笑道:“我们站在这里讲就成了,只要听得见,何必太靠近。”
  弓满眯起眼睛问道:“两位姑娘是从哪里来的?”
  西门玉霜道:“自然是从天狗门来的。”
  弓满哦了声道:“老夫在天狗门多日,好像没见过二位姑娘。”
  西门玉霜道:“我们是从不归谷分坛调来的,不归谷分坛已被人攻破,坛主和副坛主都被人杀死,两位老前辈一定知道吧?”
  弓满颔首道:“老夫和水兄两天前回去才听说过,如果当初老夫和水兄被派到不归谷去,这次意外就绝对不会发生,你们二位姑娘今晚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我们是奉了副门主之命,来请二位老前辈回老家。”
  弓满愣了一愣道:“回老家,这是什么意思?”
  西门玉霜笑道:“每个人都有老家,弓满前辈怎么连回老家也不懂。”
  弓满不觉呵呵笑道:“你这妞儿讲话真是别有一套,副门主要我们回总坛,就说回总坛,若说成回老家,那就很不好听了。”
  西门玉霜陪笑道:“因为这里是丐帮所在地,为了不使他们听到,所以才不得不这样说。”
  弓满把脑袋一歪道:“有什么可怕的,丐帮帮主蒲公明,在我们二老面前,乖得像儿子一样,你可知道副门主要我们回去做什么?”
  西门玉霜摇头道:“不知道,你们两位见到副门主就明白了。”
  忽听水灵道:“弓兄,咱们昨天下午才由总坛回到洛阳,如果真有什么要紧的事,田副门主当时为什么竟然不讲?”
  水灵的这句“田副门主”,已完全证实了田北斗就是天狗门的副门主。
  弓满摇头道:“田北斗这个老家伙也不替咱们想想,这么远的路,要我们深更半夜赶回去,简直有点岂有此理!”
  西门玉霜笑道:“回老家是件好事,两位老前辈发的什么牢骚。”
  一直没开口的黑凤凰,这晌冷冷一笑道:“二位用不着长途跋涉,你们的老家就在眼前,不必走路就到了。”
  两名老魔头顿时听出语气不对。
  水灵不觉两眼一瞪道:“你这丫头说什么,在我们二老面前,竟敢开起玩笑来!”
  黑凤凰冷笑道:“想的倒不错,谁跟你们开玩笑,我们是要送你们回老家!”
  水灵不觉两眼瞪得滚圆。
  他喝道:丫头,你说什么?”
  黑凤凰道:“本姑娘说的是标准官话,你这老混蛋耳朵里没塞驴毛,难道还听不清楚。”
  两名老魔头到这时才真正明白过来。
  但他们岂会把两个黄毛丫头放在心上。
  当下,水灵一声沉喝道:“简直太不像话,你们两个贱婢竟敢在老夫们面前来这一套,敢是要找死?”
  黑凤凰不动声色道:“究竟是谁找死,马上就可揭晓,两个老混蛋,你们就出手吧,本姑娘怕不了你们!”
  但见水灵骤起一掌,猛向黑凤凰劈去。
  水灵的内功修为,已达炉火纯青之境,掌力更是威不可当,这一掌劈出,掌风不亚狂涛巨浪,排山倒海般直向黑凤凰撞去。
  黑凤凰虽然早已有备,仍然被掌风震得体内气血翻滚,直向门外摔去。
  和黑凤凰并肩而立的西门玉霜,也被迫闪身避开掌风余力,趁机退出门外。
  两名老魔头立即追出门来。
  到这时,他们才发觉天井里站了不少人。
  连屋顶及围墙上都埋伏了弓弩手。
  月光下,两名老魔头依稀可以认得出,天井里的人中,赫然有唐仙子和武当青阳道长在内。
  这两人是他们在息隐前就见过的,至于老偷儿袁多才和包尚英,他们已在洛阳见过,自然感到事态严重。
  水灵眼尖,—眼就瞥见蒲公明站在天井一角。
  他立即问道:“蒲帮主,这是怎么回事?”
  蒲公明向前走出几步道:“刚才那位姑娘已对你们说得很明白,要送你们回老家,何必再问。”
  水灵大吼道:“蒲公明,原来你已早对我们二老存心不良?”
  蒲公明道:“谁对谁存心不良,彼此心里有数,这话应该是我蒲公明问你才对。”
  “你到忘了我们是令师叔引荐来的,令师叔完全是替你丐帮着想。”
  突听老偷儿袁多才接腔道:“”姓水的,你最好别提田北斗那老王八蛋!”
  水灵直着两眼道:“听你的语气,好像不是武当俗家弟子孙平南?”
  袁多才笑道:“反正你们两个老混蛋马上就要回老家,告诉你们也无妨,江湖上有个天魔手袁多才,你们总该听说过吧?”
  “你……你就是袁多才?”
  “不是袁多才,还是你们的祖宗不成?”
  水灵简直气炸了肺,“呼”的一掌,猛向袁多才劈去。
  袁多才闪身避开,也攻出一掌。
  以两人的功力而论,袁多才只是比水灵要略逊一筹,但袁多才身法的灵活,却又胜过水灵。
  两人直拼了三、四掌,袁多才才只是落入下风而已,却未被水灵击中。
  站在一旁的弓满,虽想出手相助,却又怕引起对方众高手的联手合击,因之,只好暂在一旁静观。
  就在这时,西门玉霜巳翻腕拔出长剑,向弓满攻去。
  黑凤凰岂肯让西门玉霜单手独斗,纵身跃进战圈,也展开了助攻。
  包尚英见袁多才已落入下风,也抡剑合攻下去。
  弓满和水灵面对着以一对二的局面,很快便被逼得连连后退。
  在当年,这两名老魔头曾有过一人被十数人联手合攻的经验,而且最后仍是战胜者。
  但现在则情势完全不同,因为当前的敌手,都是当今武林中的绝顶高手,他们以一敌二,当然无法支撑太久。
  好在包尚英并未施展如意金轮绝技,否则,水灵必定早就倒地不起。
  其实包尚英并非不想施展如意金轮,以便让打斗场面早些结束,皆因此刻他是和袁多才联手行动,若施展如意金轮,很可能反而伤了自己人。
  又拼战了十余招,水灵已大感不支,这名老魔头不但气喘如牛,身上也遭到数处的剑伤。
  水灵岂能等死?
  他拼力攻出三招,把袁多才和包尚英稍稍逼退,然后一个倒纵,同时大声叫道:“弓兄,咱们快走!”
  岂知,他人在半空,叫声尚未落音,便被一股有如狂飙一般的巨大暗劲扫得又倒撞了回来。
  原来此刻青阳道长正站在水灵身后不远,及时发出一掌,阻住了水灵的去势。
  就在水灵倒撞回来尚未落地之际,包尚英已遥空一指,点中了他的前胸“将台穴”。
  “噗哧”一声,水灵摔撞到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同一时间。
  弓满在看到水灵纵身后退之际,也以同样手法,拼力攻出两掌,也来了个仰身倒纵。但他的下场更惨!
  竟被站在身后的唐仙子手起鸠头乌木拐杖一记“玉女投梭”击中右肩,打得他顿时骨节脱落,也摔落地上。
  黑凤凰及时再补上一指,点了他的麻穴。
  不足盏茶工夫,两名老魔头全被制服。
  西门玉霜以主人身分,吩咐两名丐帮弟子道:“把他们两个拖进大厅问话。”
  然后再招呼众人道:“大家请回到大厅吧!”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二十九回 刀剑相向
上一篇:
第二十七回 严阵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