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血溅山庄
2021-03-14 00:07:2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次日天刚亮。
  张三阳和袁四海便把住在帐篷所有的人喊了起来。
  这两人称得上是大先生的左右手。
  大先生有事时,多半由他们代为指挥。
  早餐后。
  大先生集合所有旧属分配任务,并告诉他们,非到必要不必参战。
  但众人却都磨拳擦掌,希望能大显一次身手,以表对大先生效忠之忱。
  任务分配完毕,各就各位。
  现在,只等天狗门的人前来了。
  包尚英等六人,都紧紧跟随着大先生,有如保驾一般。
  大先生指指对面一处谷口道:“他们来时,十有八九会走那条路。”
  袁多才观望了半响道:“大先生,我老偷儿有个建议。”
  大先生道:“袁兄有什么高见?”
  袁多才道:“那处谷口,照样也是天险,只要在两边山壁上埋伏些人,多准备滚木擂石,等他们通过时滚木擂石打下去,岂不就可以把他们完全消灭?”
  大先生淡然一笑道:“老夫也早想到这个方法,但那谷内两旁山壁下方,有很多突出的巨大岩石,他们只要躲到岩石下,就可不受伤害,而且若那么做,也显得老夫太不光明磊落。”
  鲍光超大声道:“大先生说得对,咱们现在有这么多人还怕什么,能亲手把他们个个杀死,才是英雄好汉,再说鲍某这赤焰掌,已好多天没发威了,若不亲手击毙几个,还真有点发痒。”
  大先生带着包尚英等人在各处巡视了一遍。
  因并无状况,便又回到茅舍休息。
  就在回到茅舍不久, —杯茶尚未喝完、便见张三阳匆匆奔了进来道:“大先生,来了!”
  大先生连忙率领六人再来到外面,在一片宽敞的草坪停下了望。
  只见对面谷口果然人影蠕动,络绎而来,看样子足有十几人之多。
  大先生回头道:“各位不妨暂时在附近隐藏起来,待会儿暂时由老夫单独接见他们,看他们说些什么,然后各位再伺机现身。”
  包尚英等人立即隐身在大先生身后的一片浓密树荫中,距离有十余步远,随时都可上前接应。
  至于大先生的二、三十名旧属,此刻也都各就各位,未露形迹。
  来人进入谷口,渐行渐近,已看清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大先生数十年之交的好友谷超人。
  其实大先生此刻已不太感到意外,因为上次无影毒神童子基率众进行时,爪足谷超人的得意弟子王志平带的路。
  紧随在谷超人身后的,是王志平和无影毒神童子基。
  再后面是八、九名身佩各种兵刃的彪形大汉。
  大先生虽不认识后面的八、九人,但由他们太阳穴高高隆起和举止神态看来,不难知道全是一流高手。
  这时感到奇怪的反而是对方。
  因为对方来人,谁都想得到大先生必定以三山令召集昔日部属和他们对抗,此刻只见大先生只是一人昂然而立,不见其他人影,难免都为之一怔。
  不过对方来人并不曾因而失去警惕之心,看来大先生必有所恃,不然不会显得如此轻松镇定。
  谷超人率众在大先生身前两丈处停住,并向众人做了—个暗示动作,意思是他们暂时谁都不准轻举妄动。
  大先生则面上毫无表情,依然昂然而立。
  谷超人一抱拳道:“诸葛兄别来无恙?”
  大先生也抱了抱拳,不动声色道:“三日前和老夫有约的是天狗门的童护法,今日谷兄枉驾前为,不知为了何事?”
  谷超人嘿嘿笑道:“兄弟是不愿看到诸葛兄与天狗门兵戎相见,站在老友的立场来做和事佬的。”
  大先生依然不动声色,道:“原来如此,谷兄准备如何替双方和解?”
  谷超人笑道:“只要诸葛兄肯把三山令借与天狗门三月,谷某保证天狗门三月后原璧归还。”
  大先生终于忍不住冷笑道:“原来这就是谷兄的和解之道,如果这样,老夫尽可自行把三山令交给天狗门,何必谷兄多此一举?”
  谷超人顿了顿道:“诸葛兄话不能这样说法。”
  “要怎样说法?”
  “若由诸葛兄直接把三山令交出,没有谷某做见证人,天狗门不再把三山令奉还,诸葛兄又如何处置呢?”
  “这真是笑话了,老夫根本就没打算把三山令交出,谷兄说这些话,岂非一厢情愿?”
  “诸葛兄,谷某劝你最好仔细考虑一下,若一旦闹僵,吃亏的必定是你,谷某是不愿见老友令名不保,所以才愿意做一次鲁仲连。”
  “多谢谷兄如此关怀,三山令与老夫是令在人在,令失人亡。”
  “诸葛兄自信凭你一人之力,就能保得住三山令吗?”
  “保不保得住是另外一件事,但老夫却不能不保,因为……”
  “因为什么……”
  “三山令系中州武林同道所共有,老夫仅负责保管而已,并无权出借他人。”
  “如此看来,诸葛兄是决心走上绝路了?”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谁说老夫非走上绝路不可?”
  谷超人料定已无法说服诸葛龙,退后两步,转面望向无影毒神童子基道:“童老弟,此事老夫已无能为力,看你的了。”
  显然,前来的天狗门徒众,仍以童子基为首,谷超人虽然年高辈分在上,似乎却还做不了主。
  事实上,和大先生订下三日之期的,也正是无影毒神童子基。
  童子基向前一步道:“谷前辈,你认为三山令一定在他身上吗?”
  谷超人道:“很难讲!”
  童子基皱了皱眉道:“三山令只是一面小小的信符,他随便藏在一个地方,咱们就很难找到,所以,咱们必须先想一个妥善的办法。”
  谷超人点点头道:“老夫相信你童老弟一定有办法。”
  童子基冷笑道:“办法简单得很,只要把他拿下,押回咱们总坛,不愁他的手下人把三山令乖乖的交出来!”
  谷超人嘿嘿笑道:“童老弟的办法果然高明!”
  童子基转了转眼睛道:“不过晚辈有一事不解……”
  谷超人问道:“童老弟有何不解之处?”
  童子基道:“据说他手下的人不少,为何此刻天龙谷内只他一人?他的手下人为什么不来相助?”
  谷超人摇头道:“这就只有问他了。”
  童子基又上前几步,望着大先生连笑了几声道:“大先生,童某今天是如期赴约而来,想不到你身为武林前辈,竟公然失信于人。”
  大先生不动声色道:“不知老夫失信过谁来?”
  “三日之约已满,你为何不交出三山令?”
  “老夫何时答应过你的三日之约?”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对于你们天狗门的人,老夫是敬酒罚酒全然不吃。”
  童子基一按腰中扣把,解下腰问乌梢软鞭,冷笑道:“老小子,既然敬酒罚酒都不吃,本护法今天就给你另外一种酒吃!”
  听谷超人道:“童老弟,诸葛龙剑法神鬼莫测,你要小心了!”
  童子基傲然一笑道:“谷前辈用不着长他人锐气,晚辈第一次进天龙谷就和他交过手,当时若不是有个姓包的小子替他助阵,只怕这老小子上次就没命了。”
  这时,大先生也缓缓掣出长剑。
  忽听花树后一人朗声叫道:“诸葛前辈请暂退下,待晚辈来会会他。”
  话声甫落,包尚英已由花树后现身而出。
  原来包尚英虽明知大先生必可胜过童子基。
  但却不愿让这位主持大局的人最先出手。
  当下,他气定神闲来到大先生身前,不屑的瞥了童子基一眼道:“姓童的,应当还认识在下吧?”
  童子基先是脸色一变。
  但很快便恢复了镇定。
  他虽然曾败在包尚英手下。
  但此刻依仗自己人多,又有谷超人前来助阵,自然用不着胆怯,反而心怀旧恨,正好可以一雪前耻。
  他刚要出手,便听谷超人问道:“童老弟可认识这人?”
  童子基干咳了声道:“他就是姓包的那小子。”
  谷超人哦了声道:“听说这人年纪虽轻,身手却高得出奇,童老弟好像上次曾吃过他的亏?”
  童子基冷笑道:“上次是晚辈一时大意,才让他占了点便宜。”
  “不管如何,童老弟还是小心为是。”
  童子基不再答腔,乌梢软鞭一抖,绽开了一圈鞭影,喝道:“小子, 上吧!”
  包尚英右手持剑,左手再握一枚如意金轮,决定来个双管齐下,冷冷一笑道:“姓童的,上次是饶你不死,今天在下就没必要再客气了。”
  接着,两人便交上了手。
  包尚英最初几招并不抢攻。
  反而是童子基把一条乌梢软鞭,舞得风雨不透。
  这次童子基巳把剧毒暗藏在鞭梢内,只要鞭梢一扫中对方,对方在中毒之后,很快便会毒发无力再战。
  但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他哪里知道,此刻他的对手,根本百毒不侵,更何况他想以鞭梢击中对方,也实在不太可能。
  此刻,天狗门的一方,包含谷超人在内,全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场内交手的两人。
  他们都知道童子基身手高不可测,根本不相信像包尚英这样一个后生晚辈,竟能胜过童子基。
  转瞬间便是十几招过去,童子基虽表面看来愈战愈勇,但那一条鞭却始终无法扫中包尚英。
  渐渐,包尚英的剑芒已压住了童子基的鞭影。
  就在剑芒与鞭影纠结盘旋令人看得眼花撩乱之际,突然—道金光,雷电般射向童子基前胸。
  那金光一发即收,只听童子基一声闷哼,人便踉跄向后掉去,脚跟尚未站稳,张嘴便吐出一大口鲜血。
  包尚英跟上去一剑猛挥。
  童子基的软鞭已脱手而飞。
  当童子基再想后退时,包尚英的剑尖已抵上了他的前胸。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三十一回 虎口脱险
上一篇:
第二十九回 刀剑相向